剛剛更新: 〔王牌貼身高手〕〔第一狂妃:廢材三〕〔帝少追緝令,天才〕〔沈浪蘇若雪〕〔天才萌寶,媽咪要〕〔枕上名門:腹黑總〕〔邪王難寵,醫妃難〕〔逆天狂妃:邪帝,〕〔農家傻女〕〔一代兵王秦風〕〔林羽何家榮江顏〕〔太古龍神訣〕〔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〕〔顏汐洛喬陌漓小說〕〔魂破九天秦朗〕〔元卿凌宇文皓〕〔都市仙尊洛塵〕〔簡沫顧北辰〕〔霍長淵林宛白〕〔言安希慕遲曜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侯府嫡女成妃記 第十八章 談心
    惠莊皺眉,踏進堂里,正要往內閣走,正好錦青從閣里出來了。

    “娘怎么來了?”

    “來同你一起用膳。”惠莊將她上下看了一番,確認完好后,將她摟著往八仙桌去,“剛將公主府的東西都搬了來,便過來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錦青和惠莊并排坐下,吩咐了春燕和珠兒去備膳,喜鵲上了茶。

    “今個兒下午的事,我聽人說了,你也不必放在心上。惜柳畢竟是你的先生,雖說性子高傲、言語直白了些,你也還是要好好禮儀相待,有什么委屈與娘說,娘自會為你做主,別自己就沖到前頭去。”惠莊喝了茶,心里醞釀了一番,盡可能委婉的開了口。

    錦青看著惠莊,她猜想的沒錯,惠莊果然是知道了楚姨娘的話并且有所警醒,于是才會來這想要告誡她一番。

    惠莊看錦青不說話只是看著她,覺得是不是自己說得還是不夠委婉,心里有些忐忑。按她來看她的女兒確實受了委屈如此也并無不妥,但她不代表世人。她看過也經歷過被世人指點的感覺,她不愿意她的女兒也經受。索性她知曉的不晚,且錦青現下年紀尚小,她一點點教導便是了。

    “阿茵,娘并非是覺得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娘,女兒也有話要說。”錦青出口打斷了惠莊,“喜鵲你先出去候著罷。”

    喜鵲應聲退下,堂里只剩母女兩人,錦青起身,給惠莊行了一禮,惠莊不知她的用意,只聽她問道:“如今侯府眾人各懷心思,父親與你我間離,小人暗中窺伺,請問母親,你我當如何自處?”

    惠莊聽到這席話簡直猶如冰水從頭澆到底,她萬萬沒有想到,她嬌生慣養、自認保護得體的女兒居然會知道這些!

    錦青方才想了許多,前世與現下的場景輪番上映,最后停留在一個人身上,無論是前世還是今生,她絕對的依靠——惠莊。

    她決定要和惠莊攤明,不要再當一個天真的傻子,任人擺弄。

    “誰告訴你這些的?是春燕還是喜鵲?”

    惠莊盡力平復心情,開口還是有些止不住的顫抖。驚愕、憤怒與心疼交織,她分不清到底是哪種情緒致使她這樣。

    “娘親應當知道,往下人們中間散播些事,再經由他們神不知鬼不覺的傳到某處,并不困難。”錦青頓了一下,又道:“女兒很早便知曉了府中并非太平,這些年也都在私下觀察,才有方才那般言論。”

    錦青自然不能說自己重生的事,只能說是從下人口中得知。

    惠莊不覺有疑,只覺自己實在是太不配做人母親,自以為保護得體,其實早已讓人鉆了空子,又將侯府眾人狠狠記上了一筆。

    她的女兒才十二歲,應當是天真浪漫的,卻已然心思早熟。

    惠莊想到這又是一陣心疼,伸手將錦青抱入懷里,輕輕順著頭發撫摸:“是娘不好,讓你受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錦青頓時視線模糊,想好的其他話立刻出不出口了,淚水充盈整個眼眶。

    她努力去憋,只憋了更多,直直往下流。

    她最后控制不住,在惠莊的懷里放聲大哭起來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受了許多的苦,也是真的許久沒感受過這般溫暖的懷抱了。

    她錦衣玉食的時從未感謝過上天,經歷難堪時也從未抱怨過,而現在她真切覺得,老天給予她了最大的優厚,讓她得以重過一回。

    惠莊當晚在和錦青一同睡下,第二天早早便走了,等錦青起來早已不見人影。

    今日姑娘們歇息,不必去私塾,錦青梳洗好用好早膳,到前院晃了一圈。前院的花圃被春燕打理的很好,花雖還是開的很亂,但也算是亂中有序,一眼看去倒也不覺得突兀。錦青起了想采花做花茶的念頭,于是便叫了幾個丫鬟去采花,自家院子里不夠便去主院采。她自己采了一會覺得累了,便讓人搬了藤椅,坐在一旁吃著點心歇息。

    這期間錦綰帶著小萍兒來了一趟,知道錦青想做花茶,就讓小萍兒也回院子里采,小萍兒有些為難,到處找理由,錦青見了便出聲制止了。

    錦綰纏著她說了會話,又說到昨日琴閣的事,錦青其實都不怎么放心上了,本就是她的一個試探,但錦綰卻計較得很,總覺得自己最后被錦霜噎住了,沒能繼續為她說話。

    錦青至此才確定自己這個庶妹是真心對自己的,但是為什么呢?

    她想不透。

    不過一個小孩子的心思也沒什么好想的,只要不做什么逾矩的事,她便放任自由了。

    錦青留了錦綰一起用午膳,小丫頭高興得很,眼底眉梢都是喜悅,五官靈動起來,像是盛開的芍藥,用過飯后戀戀不舍地走了。

    錦青睡了午覺起來,喜鵲說惠莊從宮里回來了,聽說就惜柳的事又和裴縉吵了一架。

    錦青問具體的,喜鵲說惠莊想將惜柳換掉,裴縉不肯,兩個人互相找對方的錯,最后各退一步,惠莊另找人教錦青學琴,惜柳還留在私塾教其他姑娘。

    昨日錦青便和惠莊商量過此事。從惜柳有恃無恐的舉動來看,裴縉絕對有所圖謀,不會輕易將惜柳從私塾換掉,她們現在因此與裴縉爭執并不劃算,既然這樣那她便不去私塾,另請先生自己在院子學。所以今早惠莊進宮,多半是為了請琴藝先生的事了。

    錦青下午讓喜鵲將她許久沒用過的琴拿了出來。這琴還是惠莊從宮里大司樂拿來的,雖說比不上惜柳的惜柳琴,但也算得上是一把好琴。琴身流暢,聲音清透,她還是蠻喜歡的,只是太久沒用,她彈了幾個音,覺得弦有些松了,音不太準,也沒接著彈的興致了,吩咐春燕明個兒拿出去調音,自己跑去書房作畫去了。

    錦青在作畫上的天賦遠大于琴,前世她的畫在京城才女中是唯一名列前茅的。她向來喜歡畫活物與山水,畫意靈動恣意,給人以遼闊輕快感。就算后來約等于被軟禁,她作的畫也依舊是生意盎然、不覺疾苦的。

    錦青一作畫便是好幾個時辰,到了天黑了才從書房里出來,喜鵲拿了茶水給她潤口。

    她畫了一副芍藥戲蝶圖,整幅畫上就一朵層層綻放的紅芍藥和一只要停不停地黑蝴蝶,紅黑碰撞,相克又相融。

    錦青將畫交給春燕,讓她找時間拿到東街去找裱畫的師傅細細裱好。她也是突然興起,作了這幅畫,打算將它送給錦綰作生辰禮,摸約還有三四個月,到時候她再準備些首飾之類的,一同送去。

    這樣安閑的日子又過了五六天,錦青的姑姑裴文快要到京城了。

    ------題外話------

    感謝觀看。

    如果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我有一座巨龍城〕〔萬族之劫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第一序列〕〔不過爾爾〕〔記憶殺場〕〔冷王寵妻神醫狂妃〕〔農家甜寵錦鯉妻〕〔民國盜墓往事〕〔網游之白骨大圣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拉斐爾的復仇〕〔絕對一番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捕鱼来了工作室刷2 台湾宾果快乐28走势图 广西快乐双彩复式计算 微乐长春麻将安卓版下载 快乐十分必赢技巧 华东15选5走势图2元彩票网 中小盘股票推荐 开奖结果 丫丫陕西麻将手机版下载安装 秒速快3全天计划 3d字谜藏机图 股市大盘分析 网上赚钱项目 九五至尊棋牌苹果版在线安装 快三走势图安徽 极速11选5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