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王牌貼身高手〕〔第一狂妃:廢材三〕〔帝少追緝令,天才〕〔沈浪蘇若雪〕〔天才萌寶,媽咪要〕〔枕上名門:腹黑總〕〔邪王難寵,醫妃難〕〔逆天狂妃:邪帝,〕〔農家傻女〕〔一代兵王秦風〕〔林羽何家榮江顏〕〔太古龍神訣〕〔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〕〔顏汐洛喬陌漓小說〕〔魂破九天秦朗〕〔元卿凌宇文皓〕〔都市仙尊洛塵〕〔簡沫顧北辰〕〔霍長淵林宛白〕〔言安希慕遲曜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侯府嫡女成妃記 第十一章 讀書
    初春的太陽出來的晚,喜鵲起來的時候才見到天邊剛剛泛白。屋里錦青還在睡,昨夜休息的遲了,今日必不會起的早。她輕手輕腳的走出去,自己收拾了一番,這時候院里的人都已經起來了,各自開始做事。

    春燕找了人來去給前院的花圃修茸,錦青推錦綰那一下也壓壞了一片花。喜鵲自己用了點粥,無所事事,坐在一旁看著春燕指揮人干活。

    摸約巳時錦青醒了,喜鵲服侍了她起床穿衣洗漱。她含了口茶水,漱口后吐到喜鵲端來的痰盂里,再拿了帕子拭嘴,覺得肚里空空,便問:“今個兒早膳有什么?”

    喜鵲將帕子洗凈了,回道:“廚房煮了紅豆粥,燉得稀爛,香甜濃稠得很,姑娘要來一碗嗎?”

    錦青點頭,“來一碗罷,再上幾個小菜。”

    喜鵲應了,吩咐別的小丫鬟去廚房端來,她自己又開始給錦青梳頭。

    “姑娘想要梳個什么頭?”喜鵲拿了梨花木梳,從銅鏡里看她。

    錦青的五官都隨了惠莊的形,小山眉、水杏眼,線條圓潤而流暢,似山色朦朧、水光瀲滟。

    她這般年紀的小姑娘發式總統也就那么幾樣,她挑了一個,喜鵲雙手靈巧的在發間一挽,便利利索索的梳好了。正巧小丫鬟端了飯食進來,錦青便坐到桌前去用飯。

    紅豆粥確如喜鵲所說燉得稀爛,香甜的味道,入口極佳。錦青有些嗜甜,惠莊特意找了擅做甜食的掌廚。旁邊配了幾碟爽口的小菜,讓她不至于太膩。

    用過飯后花圃也修好了,春燕進了堂里,看見錦青正靠在窗邊的塌上看書,有些驚奇:“姑娘怎么看起書來了?”

    錦青抬頭看了她一眼,低頭繼續看書,愁道:“昨日祖母問我課業,我一點都答不上來。”

    錦青昨晚睡前又想了一陣,覺得現在正是自己學習的好時候,且她打算去蘇州,總不能肚子沒點墨水,凈丟人。前世她貪于玩樂,只學了字念了一些書,琴棋書畫半吊子,實在不像樣,于是今早便想著看些書。但這本書對她來說又晦澀了點,正讀得艱難。

    錦青又問:“下回先生教課是什么時候,上回有布置課業么?”

    春燕神色有些奇怪,喜鵲反倒一下笑出聲:“我的好姑娘,可不就是今日嗎?您起得遲,早過了早課,我們都以為你又不去上了,沒成想還在這看書做課業呢。”

    錦青一愣,反應回來后有些臉紅,放下書罵道:“好你個喜鵲,都敢笑話起姑娘來了?”

    喜鵲嬉笑道:“奴婢可不敢,奴婢在笑自己呢。”

    錦青也不能真拿她如何,放下書從塌上下來,準備收拾收拾去聽學。她總不能前晚才想好要好好讀書,今日卻不去上了。

    春燕之前給她縫了個布包裝書,面上繡了只黃雀,她將書裝進去,喜鵲給她拎著。春燕怕她饞了,又給裝了一些糕點。

    “這眼瞅著便要晌午了,這會過去待不了多久又得回來了,不如下午再去罷?”春燕看了看天,日頭已經很高了,慢慢向正中移。

    錦青記得私塾里是有廚房供午膳和房間供休息:“那就不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春燕驚訝:“姑娘要待在私塾休息么?”

    喜鵲也插嘴道:“姑娘不是吃不慣私塾廚房的飯菜么?”

    錦青對私塾的飯菜是什么味道的早已經沒有印象了,但她對自己的挑剔還是心知肚明的:“那春燕晌午的時候給我送飯來罷。先不說了,快走快走。”

    忠慶侯府的私塾辦在府邊上的一棟小院子里,請的是學識豐富的老先生,之前在許多府邸辦的私塾里都教過書,名聲很好。這私塾主要是教裴放、裴斂和裴家二房的幾個小子,順帶隔個幾天讓小姑娘們在一旁聽聽。而裴致年紀尚小,有時候也會去聽課,但多數時候是不在的。

    錦青和喜鵲到私塾的時候先生正在提問。書堂里分為兩部分,左邊是小子們,右邊是姑娘們,因為都是兄弟姊妹,也沒什么需要避諱的。只見堂上先生那些書,七八個年齡相差無幾的孩子們端端正正坐在堂下,其中一個穿著整潔,模樣俊朗的男孩子站起來,正回答先生的提問。

    “……這便是小子對此句的理解,請先生教誨。”回答不疾不徐,緩緩道來,說罷他對著先生一拱手。

    先生聽了,滿意的點點頭:“你已然講這句話的表面意思吃透,而深層還需加入自己的親身經歷才能真正理解。現下也不必著急,日后你自有體會。”

    男孩子聽了默默記下,又是一拱手后才坐下。他一坐下旁邊座位的男孩子便偷偷給他打眼色,夸他厲害。這兩個男孩子眉眼相似至極,細看之下整體五官又與錦青有幾分相似,正是比錦青大兩個月的雙生子哥哥們。

    裴放、裴斂身前坐的是裴家二房的兩個堂兄裴攸、裴敦,身后空著的位置是裴致。右邊前頭坐著堂姊裴錦素,錦素旁邊空著的位置是錦青的,錦素身后是堂妹裴錦霜,錦霜旁邊是錦綰。

    錦青和喜鵲偷偷趴在窗外往里看,喜鵲悄聲給她介紹人,她心里默默記下了。除了自家的兄弟姊妹,她對于二叔家的人都沒什么深刻印象,前世來往也少,今世如若聊得來,結交一番也是不錯的。

    錦青正想著如何才能合適的進去,她總不能在堂外待到他們晌午下堂,結果錦綰走神亂瞥,就瞥到了窗外探頭探腦的錦青,頓時一喜:“啊,二姐姐來了。”

    這聲音一出,堂里所有人都轉頭向窗外看來,錦青只覺得臉上的溫度驟升。

    她穩住心神,面色淡定,落落大方走到門口,對著先生行了一禮:“學生身體不爽利,故而來遲了,還望先生體諒。”

    先生聽了,挑眉:“二姑娘如若身體有恙便不要來了,老夫也能體諒。”

    錦青眨眼,看來先生對于她三番兩次不來學堂頗有意見。她想了想,亂編道:“學生許久不曾聽先生教誨,實在想念的緊,且學海無涯,即便身體有恙也是要來的。”

    堂里的人都對錦青說的一番話感到詫異,這實在不是尋常的她會說出來的話。但先生畢竟是先生,教過多少心思稀奇的小子們,面不改色,對她點點頭,讓她入座。

    錦青謝過先生,從喜鵲手里接過布包,走到錦素身邊坐下了。喜鵲看她拿出書本來看樣子是真的打算好好讀書,心里也很驚奇的嘀咕了兩句,然后到一邊的偏房里找其他丫鬟小廝們說話去了。

    如果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我有一座巨龍城〕〔萬族之劫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第一序列〕〔不過爾爾〕〔記憶殺場〕〔冷王寵妻神醫狂妃〕〔農家甜寵錦鯉妻〕〔民國盜墓往事〕〔網游之白骨大圣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拉斐爾的復仇〕〔絕對一番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体彩超级大乐透开奖查询 好玩的棋牌游戏软件 5分赛车官方 河南11选5开奖号码查询 30选5最近一期开奖 青海快三跨度规律 2012年股票推荐 能赚钱的网游 1分快3官方注册平台 全民福州麻将苹果版 福彩3d2019年走势图带连线 哈尔滨麻将下载 甘肃新11选5开奖结果 股票融资100万一 今天打麻将坐哪个位 三分赛车口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