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青葫劍仙〕〔廚神從蛋包飯開始〕〔學霸媽咪,尋子送〕〔神通之劫〕〔終焉時代傳說〕〔掌御諸天時空〕〔我真不想當圣師〕〔盛世嬌寵:不良王〕〔我能看見你高考多〕〔諸天白給煉金師〕〔上門后我成了爺〕〔我是武俠大反派〕〔大宋很野蠻〕〔鋼鐵城市〕〔劍仙在上〕〔太極醫仙〕〔尖碑漂流記〕〔神罰鬼門關〕〔御劫道〕〔龍騰傲天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至尊歸元 1031 吐血的提升
    2009年6月25日,楚軒畢業離校。

    坐在校車上,手機忽然響了起來,看著上面熟悉的名字,他默默的接通。

    “軒子,要不,要不我還是和你一起回家吧?”劉蕓的聲音,讓他心里很痛。

    “那你姐姐那邊怎么辦?還有阿姨……”

    楚軒回道。

    “這,我……我和她們解釋!”

    劉蕓回道,很猶豫,很遲疑。

    楚軒深吸口氣,轉頭望著那女生寢室樓的方向,五樓有陽臺的。

    他可以看到,劉蕓正站在陽臺上,默默地看著校車的位置,顯然她是看到了楚軒上車。

    “蕓兒……”

    隔著數百米,卻仿佛有著地球南北兩極般的距離,楚軒第一次感覺他和蕓兒之間隔得那么遠。

    聲音低沉,略帶著一絲哭音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劉蕓抿了抿唇,“軒子,等我,我馬上就下來!你別走,等我!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用了,蕓兒!”

    任由淚水沿著臉頰滑落,他哭著掛斷了電話。

    叮鈴鈴……叮鈴鈴……

    手機鈴聲再次響起,但楚軒卻沒有去看,掛斷之后發了一個短信:蕓兒,等我!五年后我去找你!

    他沒錢,家里很窮,父母都身體不好。

    作為家中的獨子,他不是在學校所在的大城市找不到工作,是因為想要回家照顧父母。

    但劉蕓那邊的家庭狀況卻比他要好很多,雖然去年的時候劉父因為車禍不幸身亡,但她有媽媽,有大姐,有弟弟,并且她的大姐劉慧更是沿海某個城市二本大學的教師。

    在這個金錢至上的社會,錢很重要!真的很重要!!

    楚軒清楚的記得,劉慧第二次打電話的時候,語氣更為不屑,對他進行各種嘲諷,最后提出了兩個要求!

    楚軒想要和劉蕓在一起很簡單,要一個一百平米的房子,一個四十萬左右的車子,再加上婚禮要大辦!

    不說別的,對楚軒的家庭來說,哪怕連大辦婚禮的錢都沒有,更別說什么房子車子了。

    現實,打碎了兩個男女的美夢!

    最終楚軒獨自坐上了回家的汽車,而這也是他和劉蕓的最后一次見面,哪怕是隔了數百米!

    回家之后,楚軒記得那五年的約定,各種忙碌各種存錢,還要盡心照顧自己的父母,讓他累的疲憊不堪,本來年輕的模樣也顯出了幾分蒼老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劉蕓回到她的家里后是不是受到了什么限制,兩人的交流越來越少,甚至很多時候都半個來月沒打過一個電話,到后面更是一個月,幾個月之類的。

    最終,在回家四年,一月一號元旦節的那天晚上,他接到了劉蕓的短信。

    她要結婚了。

    2013年1月4號,她結婚了!

    兩人的交談很平靜,宛如陌生人一樣。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!祝你幸福!”

    楚軒默默地發出最后一條短信,坐在電腦桌前的他仰起了頭,可淚水還是不要錢似的瘋狂流下。

    他不敢太大聲,唯恐會讓隔壁房間的父母聽到。

    默默地沉默,默默地流淚,許久之后他默默的走到窗邊,看著外面的夜晚,楚軒點起根煙深深吸了一口,煙氣入肺的時候,他感覺自己的心都碎了。

    這時的他,銀行卡里錢依舊不多。

    在這之后,他和劉蕓之間的聯系就更少了,完全成了陌生人一般。

    分手之后依舊是朋友?

    這話很可笑,也很白癡!

    因為每天坐在電腦面前,缺少鍛煉的緣故,楚軒長得越來越胖,完全沒有讀書時候的瘦弱。

    從剛畢業的月入一兩千元,到后面的萬元,楚軒一家人的生活也算好了一些,最起碼買了自己的二手房,買了一輛十萬塊左右的車子,可一直以來他都沒有女朋友,因為每次被父母拉著去相親的時候,他都會想起大學時候的那個她,那個本以為自己能夠忘記,但卻始終印在心底最深處的蕓兒!

    楚軒的婚姻,也成了父母最大的,最擔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2018年6月,楚父查出肺癌晚期,接連跑了好幾家大醫院,醫生教授們不敢做手術,成功率太低,只能放化療,最終楚父回家了,說是回家好好療養,可說穿了就是等死!

    2018年9月21日22點13分,在查出肺癌晚期到病逝,才過去區區三個月的時間。

    “爸爸,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病房中,楚母站在旁邊淚流滿面,而楚軒緊緊抓著楚父冰冷的手不斷地哭泣嘶喊著,可無論如何,始終都無法喚回父親的意識,最終還是走了。

    悲涼的氣氛,渲染了整間病房,醫生護士們的最后搶救也宣告了失敗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幾天時間,在親戚朋友們相繼安慰中,楚軒強忍悲痛,將父親的后事辦完,一切的一切暫時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可父親去世的悲痛,卻一直縈繞楚母和楚軒心中,或許兩人都不太善于表達自己的感情,但卻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們的那種悲傷。

    為了讓母親能夠盡快從悲痛中恢復,楚軒帶著她老人家去外面旅游了半個月左右。

    叮鈴鈴……叮鈴鈴……

    旅游回來剛收拾完家里一切的楚軒,電話忽然響了,他看也沒看就接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喂,軒……軒子,是我!”

    印在記憶深處足有九年之久的聲音響起,令得楚軒腦海中一陣恍惚。

    “軒子,你在聽嗎?是我,劉蕓!”

    見楚軒許久沒回應,劉蕓再次道。

    “是,是我!你……還好嗎?”

    楚軒回過神來,默默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老公肯定對你很好吧?不好意思,我不該這么問的!”楚軒緊接著又道。

    “軒子,節哀!叔叔的事情,我都聽晶晶說了!”

    劉蕓輕聲道。

    晶晶,是楚軒的表妹!

    以前在讀大學的時候,晶晶去過幾次他和劉蕓的學校玩耍,也和劉蕓認識且熟悉起來。

    楚軒聽晶晶提過,她和劉蕓一直都有聯系,只是從劉蕓結婚以后的聯系才少了很多!

    “謝謝關心!已經過去了!”楚軒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還好嗎?結婚了嗎?”

    劉蕓沉默了一會兒,低聲問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怎么?”

    楚軒忽然笑了一下,“你想給我介紹女朋友?”

    “別誤會,我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劉蕓連忙道,可話沒說完,楚軒便再次笑著打斷,“你只是隨便問問,我明白!好了,我這邊還有事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軒子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劉蕓急忙又道,可當楚軒停下來等她的時候,她卻又沉默了許多,“我知道,是我對不起你!”

    “愛情這回事,沒有誰對不起誰的!要怪也只能怪我自己沒那個福氣吧!好了,真的不說了!拜!”

    楚軒掛斷了電話,但整個人卻忽然陷入了回憶。

    時隔九年,對方現在也都結婚生子,楚軒又怎能去亂想什么?

    可偏偏,大學時期的記憶卻如泉涌般在他腦海不斷浮現,本以為已經忘卻,可現在的他才發現,有些記憶是永遠忘不掉的!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大口鮮血忽然噴了出來,染紅了楚軒的床單。

    “軒兒……”

    楚母聽到動靜趕緊跑過來,卻發現楚軒已然昏迷。

    “媽,我沒事!”

    當楚母剛要撥通救護車電話的時候,楚軒竟然醒了。

    而他們卻沒看到,或者說根本看不到,就在他們身邊,另一個透明的楚軒就站在那兒,宛如鬼魅的身形緩緩消散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爸爸,媽媽,蕓兒……”

    楚軒回到了之前那片灰色的虛空,手里依舊握著那顆金色光球,可神色卻有著幾分悲哀,幾分凄涼。

    “九年啊,我竟在幻境中生活了九年!雖然我非我,你非你,但卻讓我有種難以忘卻的懷念!”

    “那里是地球?或許,若有可能的話,我未嘗不能回去再陪陪媽媽,再看看蕓兒!”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長吐出口氣,楚軒運轉真元強行將紊亂的心神壓制下來,但隨即卻心頭一喜,“心神境界果真提升了!加上之前我的經歷,若有機緣的話,或許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再次提升!”

    渡劫中期!

    沒錯,楚軒若再突破的話,必將會從渡劫前期突破至渡劫中期。

    那九年的記憶,也被楚軒珍藏在了腦海中!

    “軒子!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同樣手握金色光球的兩位老爺子出現在了楚軒面前。

    “爺爺,藍爺爺!”

    楚軒應了一聲,走到二老身旁。

    “軒子,你怎么樣了?沒事吧?”

    察覺到楚軒的氣息有些不對,聞人鴻立刻關心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爺爺放心,只是剛才有所提升引起的,無妨!”

    楚軒含笑擺手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!那就好!”

    已經知道了此次第三重考驗過關要求的二老,也沒有再多說什么便開啟了他們各自的幻境試煉。

    而楚軒則默默站在一旁,表情再一次變得復雜了起來。

    幻境中九年的經歷,讓他覺得自己好像變了許多,變得更加平凡,變得更加純粹,但心中卻越發有股想去見到劉蕓的沖動。

    “算了,先不去想這些有用沒用的了!”

    楚軒苦笑的自嘲了一下,道,“接下來,就開始第二層的幻境吧,我倒要看看又會是什么樣的!”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山海意難平〕〔恐怖復蘇〕〔霍夫人是個小哭包〕〔仙王的日常生活〕〔無限先知〕〔山野醫龍〕〔相醫戰紀〕〔召喚萬歲〕〔趙璐的歷程史〕〔爛柯棋緣〕〔生活系男神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豪門權少又黑化了〕〔世俗大亨〕〔女神的超級贅婿(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