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翻手為云林云〕〔林云柳志忠華鼎集〕〔醫武狂婿〕〔林云王雪小說〕〔林云王雪〕〔叱咤風云林云〕〔柳志忠〕〔吳少〕〔叱咤風云免費閱讀〕〔頂級棄少〕〔巨富外公〕〔我的外公是西南首〕〔叱咤風云〕〔窮小子逆襲高富帥〕〔超級土豪〕〔都市劍尊凌霄〕〔豪門戰神〕〔至尊女婿〕〔超品醫圣〕〔前妻難追,周少請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至尊歸元 666 殘缺消息的震撼(下)
    姜雪說完,便徑直在楚軒身邊盤膝坐下,看了眼他后緩緩閉上雙眸,不一會兒靈識探出,在楚軒控制攝元瓶的前提下,緩緩沒入其中,如楚軒方才一般,靈識化作一個小人兒,很快便找到了此刻那魏萊的元嬰……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魏萊元嬰的剎那,姜雪也是不禁有些尷尬,她終究是明白過來,楚軒為什么會忽然這樣子了。

    很簡單……

    因為元嬰不比本體。

    本體是穿著衣服的,而元嬰則不著寸縷,光光的……

    如果是個男人還好,可偏偏人家魏萊是個女人,而且還是個單身的女人……

    “這臭楚軒,難怪會忽然這樣,他倒是……”

    姜雪心中暗暗的罵了一句,旋即飄到魏萊的元嬰旁邊,仔仔細細的檢查起來。

    哪怕是女人檢查女人,但此刻的姜雪還是多少有些尷尬,所幸性子清冷的她,倒也很快穩定情緒,用醫生看帶病人的目光,不夾雜其他任何的邪惡,只是很單純的就這么為其檢查著……

    而楚軒,此刻也是有選擇地避開,只不過在控制著攝元瓶,讓其不至于會給姜雪的靈識帶去什么損傷。

    畢竟如今的昊金崖不比其他地方,姜雪本就因為環境受到了極大的限制,若是靈識再有損傷的話,想要恢復也是極為困難的!

    “楚軒……”

    姜雪忽然通過靈識傳音,因為她知道,在攝元瓶這樣的極品靈器法寶中,楚軒是絕對能夠聽到的。

    果然,楚軒同樣很快通過靈識傳音,回道,“怎么了?有什么發現嗎?”

    “很奇怪!”

    姜雪一邊仔細觀察,一邊沉聲道,“魏萊的元嬰沒有任何反應,不管我如何呼喚,甚至用靈識刺激,都完全沒用!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用攝元瓶去刺激!”

    楚軒緩緩道,“只是這樣一來,我不敢保證會有什么后果!”

    “不妨一試!”

    姜雪想了想,繼續沉聲道,“現在,也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了!”

    “最可恨的是,陳武那廝竟然將元嬰主動封閉起來,我就算有攝元瓶,也不敢有過大的舉動,否則必定會對其造成極大損傷!”楚軒咬了咬牙,苦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管如何,現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,我先試試用攝元瓶!”

    楚軒話音落下,便是閉上雙眼,攝元瓶上剎那間灰色光芒閃爍開始,一次接著一次,相隔有一定的幾秒時間。

    而那魏萊的元嬰,也是在每一次灰色光芒閃爍的同時會隨之一顫,并且灰色光芒閃爍的次數越多,那元嬰的顫動幅度也會變得更大幾分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每一次的閃爍都會有些能量注入到魏萊的元嬰中,讓其本來看上去頗為萎縮的元嬰,逐漸的隨著顫動舒展開來,至少會起到一定的恢復作用。

    “好了,差不多了!”

    姜雪的傳音忽然響起,楚軒也隨之停下了攝元瓶的舉動。

    雖然‘看’是不能‘看’,但卻不妨礙楚軒時刻用靈識去‘聽’著,去關注著魏萊元嬰的一切變化。

    “魏萊,魏萊……”

    姜雪輕輕地用靈識呼喚著。

    不一會兒,魏萊的元嬰有所感知,總算是緩緩將眼睛睜了開來。

    “姜師姐?”

    或許魏萊的年齡要比姜雪大一些,但一個是宮主之徒,一個是大長老之徒,魏萊那一聲師姐的稱呼,也是理所當然。

    “是我!”

    姜雪的靈識化作小人兒呈現在魏萊面前,問道,“到底發生了什么,你和諸位師弟師妹怎么會成這副模樣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聽了姜雪的問話,魏萊眼中閃過一抹迷茫,微怔道,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?我……我怎么會成了元嬰?這兒又是什么地方?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諸多的疑問在魏萊口中問出,她迷惘的眼神讓姜雪頗有幾分失望。

    “我提醒你一下,陳武!”姜雪道。

    “陳武?”

    魏萊搖搖頭,“我不認識啊!姜師姐,這到底是怎么了?難道我已經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你別亂想,你沒事!”

    姜雪急忙道,“你先冷靜一下,好好回憶回憶,難道就沒有一點其他的印象?尤其是關于陳武的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魏萊張了張嘴,眼中盡是迷茫。

    但她還是按照姜雪所言,稍微平靜一些,努力的自我回憶。

    “我只記得,在進入星月秘境后,我隨意行走尋找機緣,但始終毫無所獲,也過去了起碼一兩個月之久,但秘境終究是秘境,哪怕沒找到機緣,但在這里修煉也要比外面更好一些!”

    魏萊一邊回憶,一邊緩緩說道,“忽然好像失去了意識一般,自己飄飄忽忽的,不知該往哪兒去,然后隱約間能感覺到自己被某種神秘的力量召喚走了,然后……然后模糊的看到一張臉,還感受到一些詭異的魔氣,正當我要反抗的時候,就什么都不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隨著魏萊的話,不只是姜雪極為無語,連外面用靈識去‘聽’著一切的楚軒,也是滿頭黑線。

    “如此說來,其他人也應該和你一樣?”姜雪頓了頓,又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不過應該差不多!”魏萊應道。

    “你說是有股神秘的力量?”

    楚軒忽然心中一動,傳音讓姜雪幫他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錯!無法描述,只是一種感覺,好像……好像就是讓人情不自禁的去聽話,連身子都有些不受控制!”魏萊苦澀道,言語中滿是無奈。

    “對了,姜師姐,到底發生了什么,我現在這又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魏萊著急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是這樣的……”

    姜雪想了想,暗暗又與楚軒交流一番,這才將事情始末全部講了出來,并沒有什么隱瞞。

    當然,如此的和盤托出,前提是經過攝元瓶的探查,能夠發現魏萊并不是什么魔道中人。

    畢竟現在的他們,誰也不知道在那些人中,是否還有星羅門的人,或者說是陳武的同黨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?怎么會這樣?那星羅門竟敢……”

    魏萊聽得怒氣非常,小小的元嬰也是因為憤怒而不斷顫動。

    幸好楚軒沒有看到這一幕,否則不著寸縷的魏萊元嬰,還不得讓他再次尷尬一番?

    “對了,姜師姐……”

    憤怒中,魏萊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驀地開口道,“我記得,我模模糊糊的好像聽到了一個情況!”

    “哦?是什么?”

    姜雪聞言,頓時迫不及待的追問道。

    “具體也聽得不是很清楚,但好像……好像其中有‘修羅’、‘星羅’、然后,唔……是了,是‘星魔傀儡’!”

    魏萊努力的回憶著,元嬰的臉都好像皺成了一團,繼續緩緩道,“另外還有一句較為完整的話,是……”

    稍微一頓,魏萊仔細回憶,驀地又道,“是了,那句話是,要借助星月秘境,提升什么威力……”

    這,算是完整的話嗎?

    好吧,較之之前的那幾個詞,的確算是完整的了。

    楚軒頓時滿頭黑線,而姜雪也是有些無語。

    這消息很是殘缺。

    “這樣吧,魏萊你且先在這里好好休息,你的本體我會替你好好保存,等出去之后再讓你回歸!如此,也避免你在秘境中再受到什么傷害。”

    看到魏萊其他再也想不起來的樣子,姜雪便如是說道。

    對此,魏萊自然不會反駁。

    很快,姜雪便靈識重歸本體,緩緩睜眼站了起身。

    楚軒則是將攝元瓶收好,并且在姜雪的示意下,也是把魏萊的身體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正巧這時,姜雪忽然心中一動,道,“楚軒,你感覺到沒有,這里的魔氣似乎少了一些,對靈識的壓制也松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難道說……”

    楚軒也敏銳的察覺到這一切的變化,當即眼睛放光。

    “可惜,不能試,總不可能讓你將每一個人的元嬰都強行攝取出來!”姜雪隨之無奈嘆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!”

    楚軒輕輕點頭。

    他倒沒說她的擔心根本不是問題。

    有海神空間在,別說元嬰了,就算這些人的身體也絕不是問題。

    “先不說這個了,反正陳武已經盡在掌握,不至于會讓這里發生什么異變!”

    楚軒沉聲說道,姜雪也隨之輕輕點頭。

    “剛才你聽出來什么了嗎?”楚軒問道。

    “很雜亂!似乎又有修羅宮的事情!”

    姜雪用她的纖纖玉指點了點下巴,凝聲道,“我最擔心的還是那個什么星魔傀儡,還有星羅門到底想奪走星月秘境做什么!說是提升威力?到底是威力,還是他們星羅門的實力?”

    “我擔心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楚軒深吸口氣,環視那十九具僅存微弱呼吸的身子,沉聲說道,“星魔傀儡的來源,就是他們!”

    “你是說,借助星月秘境的力量,來將他們煉制成所謂的星魔傀儡?”

    姜雪也倒吸了口氣,震撼萬分。

    這殘缺消息,如果真是按照楚軒這么理解的話,真正是駭人至極。

    而如果這個說法成立,那么提升威力,會不會就是提升星魔傀儡的威力?

    想到之前跟在陳武身側,那兩個傀儡般的人物,姜雪便有種心驚膽跳之感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震撼,除了震撼之外,還有就是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星羅門的膽子,也未免太大了一些!

    就算無量宮的實力比不過它,可這么做,難道就不怕引起修真界的又一次大戰嗎?

    亦或者說,星羅門還有什么后手,根本無懼無量宮?

    只是,這可能嗎?

    ……不管如何,現在的楚軒和姜雪,因為魏萊說出的那些殘缺消息,已經被弄得滿心困惑和駭然,根本無法推斷出什么真正完美的答案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幸福人生護士蘇鑰〕〔我有無敵升級系統〕〔快穿之美人傾城〕〔萬族之劫〕〔叱咤風云林云免費〕〔從亮劍開始打卡〕〔大奉打更人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誤入歧途蘇玥〕〔裙下之臣〕〔一劍行道〕〔超甜蜜寵,我家夫〕〔占鋒〕〔科學叛逆者〕〔穿成反派的作死未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江苏11选五乐选玩法介绍 云南快乐10分分布图 彩票分析投注技巧篇 辽宁体彩11选5计算方法 河北11选五最大遗漏一定牛 腾讯二分彩开奖号码 华东15选5走势图表 3d试机号后一语定胆 北京11选五开奖规则 甘肃快三20200404029期开奖 今天股票跌还是涨 内蒙古11选五手机版 最新棋牌捕鱼娱乐电玩城 湖北30选5今天开奖号码 四川金7乐开奖结果查询 双色球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