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快穿之被大佬盯上〕〔我有BOSS模板〕〔我只想安靜地打游〕〔我被小強咬了一口〕〔神道狂尊〕〔我混烘焙圈的〕〔超速流言〕〔無敵從靈氣復蘇開〕〔從電臺主持走進娛〕〔混子的江湖〕〔撒旦總裁晚上見〕〔1627崛起南海〕〔老婆大人有點拽〕〔狂醫凰妃〕〔世界末的鎮魂歌〕〔快穿:男神,有點〕〔婚途漫漫:甜蜜新〕〔穿越之不想做主角〕〔這個學渣我罩了〕〔名門婚寵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至尊歸元 480 收服(中)
    撇開白和紫兒不提,就算藍藍,恐怕也絕不是迷瞳靈貂那么簡單……這個如今被楚軒命名為軒轅山的山峰,乃是藍藍的家,這一點就讓在場所有人都極為不解,尤其想到當初與藍藍初見之時的情形,她看起來就根本不像是什么野生的靈獸,更如同是被圈養的一樣,與人類之間有種特殊的莫名關系,較之尋常靈獸更多出了幾分靈動……當然,這一點也成了楚軒埋在心底的疑惑之一。

    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他,也并沒有去太過的詢問,畢竟藍藍對他們來,至少現在看起來,也并沒有什么威脅,反而如果沒有藍藍的幫助,楚軒他們根本無法有軒轅山這么一個家。

    反而起來,他們更應該感謝藍藍才對。此時,看著楚軒微有些似有所思的模樣,那許月英和姜麗皆是對望一眼,有些微怔,有些苦笑。

    楚軒也未免太不將她們姐妹看在眼中了吧?如今可以是敵非友,此事竟在她們面前如此失神,難道就不擔心她們借此機會直接動手嗎?

    相視苦笑了一下,姜麗倒果真有種欲要出手的意思,但卻被許月英用眼神攔了下來,讓姜麗頗有幾分憤憤然的意思。

    好一會兒,楚軒這才回過神來,嘴角含笑的看向兩姐妹,道,

    “我也不問你們與斷門之間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,只是想問問你們,覺得如此下去,真有機會報仇嗎?”

    “嗯?”聽得此話,兩姐妹俱是一愣,眼神也再次變得警惕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你們的實力雖然極為不錯,也能得上是高手了,可據我所知,斷門沈旭乃是洞虛期!就算你們能飛速提升,可他的實力難道就不會變強了嗎?”楚軒翹起二郎腿,淡淡的言道,

    “再者,想利用碧云宮去對付斷門,這想法雖然的確很好,可你們覺得真的現實嗎?”

    “閣下到底什么意思?”許月英瞇著眼睛,沉聲問道,

    “這又與閣下有什么關系?”

    “沒有關系!”楚軒聳聳肩,出的這四個字,頓時讓姐妹兩人滿頭黑線。

    沒關系你個屁啊!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在這里立足!”楚軒聳聳肩,道,

    “也不怕實話和你們,我們來此不過月余時間!這個被你們稱之為寂云山脈禁地的山峰,已經被我命名為軒轅山,乃是我軒轅山莊的山門所在!”

    “軒轅山……就是我們上山之時,在半山腰處看到的那塊石碑?”許月英道。

    “不錯!”楚軒點點頭,許月英則頓了頓,又道,

    “閣下到底什么意思?還請明言!”

    “我剛已經過了,我們軒轅山莊只是想在這里立足而已!”楚軒淡淡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如今寂云山脈之中,斷門、碧云宮以及青木崖三足鼎立,也不是什么勢力想立足就能立足的吧?”楚軒繼續道。

    “那為何不擇其一而依附?”許月英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我楚軒從來沒有在人之下的習慣!”楚軒笑了笑,語氣中不乏傲然,尤其那雙眸子中泛出的點點精芒,更讓對面坐著的許月英和姜麗深感震撼。

    “那閣下的意思……”許月英心中一動,眸子中閃爍著駭然之色,凝聲道,

    “閣下是想讓三足鼎立變成四國爭霸?”隨著許月英的話,姜麗更是深深看了楚軒一眼,眼中浮現出幾分嘲諷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……”然而,楚軒卻是輕笑著搖搖頭,伸出食指輕輕左右擺動,道,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要悠閑的生活而已!”

    “這世上,哪有什么真正的悠閑?”姜麗撇撇嘴,道。

    “真正的悠閑,必定要有超強的實力!”許月英瞇著眼道,

    “閣下好大的氣魄!竟然想的是越之于三大勢力之上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姜麗聞言,頓時嬌容瞬變,不可思議的看向楚軒。而楚軒則只是淡然一笑,

    “怎么?難道這不可能嗎?”

    “恐怕,就憑閣下合體后期的實力,還真不怎么可能!”許月英道。

    “這不是不可能,而是你根本就在做夢!”姜麗冷哼了一聲,撇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楚軒笑了笑,毫不在意兩人的態度,淡淡繼續道,

    “若是再加上我這軒轅山呢?”

    “加上軒轅山?”兩姐妹聞言一怔,許月英頓時秀眉微微蹙了起來,驀地驚道,

    “莫非,閣下可以控制這……這軒轅山的古怪寒風?”

    “控制寒風?這怎么可能?”姜麗聽了,再次驚呼出聲。她敢,自從成為斷門的三長老之后,她這個毒寡婦今日感受到的震驚與震撼,真正是有史以來的第一次那么多,那么讓她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不可能?”楚軒看了她一眼,輕笑道,

    “若非我能控制,你們后面的登山之路會那么輕松?”

    “看起來,閣下心中定然已經有了計劃!”許月英強忍住心中的震驚,沉聲問道,

    “可這又與我們姐妹二人有什么關系?閣下到底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請兩位為我軒轅山莊做事!”楚軒笑了笑,而后忽然面色一肅,看向兩人凝聲道。

    “為你做事?”聽了楚軒這話,許月英和姜麗頓時有些神色瞬變,氣氛也在這時變得冷凝了不少。

    她們想過很多種可能,卻從沒想過,楚軒竟欲要收服她們。須知,合體前期的人,別在這寂云山脈了,就算整個云浩星,整個修真界中,也斷然不是想收服就能收服得了的。

    合體期,都勉強可以是一方高手了。

    “閣下,這是在開玩笑吧?”許月英面色一沉,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!”姜麗也隨之冷哼道,

    “你憑什么?就憑你是合體后期,憑你是這勞什子軒轅山莊之主?我告訴你,姓楚的,你休想!”早已想到兩人的態度,楚軒也絲毫沒有介意,只是笑了笑,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在許月英沉凝,且姜麗震怒的面色中,他緩緩開口道,

    “每人一件上品靈器武器,和中品靈器護甲,同時我可以為你們提供修煉必須的丹藥!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?”聽到楚軒的話,姐妹兩人再一次震驚了。上品靈器的武器和中品靈器的護甲,還有丹藥提供?

    這怎么可能?世上會有這么好的待遇?需知,整個修真界中,在仙器極其稀少的情況下,靈器和寶器才是真正的主流。

    一般情況下,大多數人使用的都是寶器,另外不過一些下品靈器罷了。

    極品靈器都不算多見。例如,斷門門主沈旭,這么一個洞虛期的高手,手中也不過只有一件上品靈器的斷刀,以及中品靈器的護甲罷了。

    并且,這斷刀還是前幾代門主傳承下來的!整個斷門中,靈器的數量不超過二十件。

    至于碧云宮,也和斷門差不多。整個修真界中,一柄上品靈器的武器,絕對足以讓人爭得頭破血流。

    更何況,還有比武器更為珍貴的護甲。畢竟任何情況下,自身性命和安全才是最重要的!

    在鍛造方面,護甲的難度遠遠要高于武器,這也就導致在修真界內,一件中品靈器的護甲的價格足以與一件上品靈器的武器相比,且相當于至少三件中品靈器的武器價格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信?”瞥了一眼震驚的兩人,楚軒嘴角微微一翹,右手一揚的剎那間,便立時有四件靈器飛旋而出。

    兩件武器,兩件護甲!霎時,這兩姐妹目瞪口呆,尤其看著那明顯是適合自己的武器,簡直很是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許月英的雙劍,以及姜麗的利爪,都赫然懸浮在各自面前,再加上那流光溢彩的護甲,讓她們看的睜大了雙眼。

    “這,這些……”許月英從未感覺自己會如此失態,連話語都變得顫抖了許多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們答應替我做事,這些就算送給你們的見面禮!”楚軒聳聳肩,道,

    “至于丹藥,也會每個月提供一定的數量!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很是艱難的將眼神從面前靈器上收回,許月英面色復雜的看向楚軒,蹙眉凝聲道,

    “難道閣下就不怕我們姐妹只是隨口應下嗎?”

    “怕!自然怕了!”楚軒聳聳肩,道,

    “所以,還要麻煩兩位發誓!”或許,對于普通人來,誓言也算不得什么,甚至許多人更每將誓言隨口放在嘴邊。

    但對于修真者而言,誓言卻是絕不可違背的。否則,即便誓言不會成真,也會給你將來的修煉之途帶去無休止的麻煩,尤其在今后渡劫后期渡劫之日,更可能因此產生心魔,甚至遭到道的譴責,那樣的后果不堪設想。

    “發誓……”聽到楚軒的話,兩姐妹再次面露猶豫。

    “對!”楚軒輕輕彈了彈指,繼續道,

    “而且,要是道誓言!”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這話一出,讓許月英和姜麗再次色變。道誓言,可以是所有誓言中最重的一個。

    若非逼不得已,沒有人會愿意選擇這樣。當然,相較于鄭霄針對楚嘯而交出的心魔烙印,這道誓言也并沒有那么諸多的限制,要更加自由一些。

    心魔烙印,主要是針對修魔者而去的!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山海意難平〕〔山野醫龍〕〔詭秘之主〕〔天價狐寶:娘親,〕〔第一序列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仙王的日常生活〕〔學霸的黑科技系統〕〔伏天氏〕〔承蒙你出現〕〔向往的生活之最強〕〔霍夫人是個小哭包〕〔林辛言宗景灝免費〕〔江顏林羽免費小說〕〔從我是特種兵開始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