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極品神醫闖都市〕〔農門醫女:獵戶王〕〔絕世戰神〕〔狩獵好萊塢〕〔御天〕〔甜妻還小,總裁需〕〔惟有余笙不負卿〕〔修真萬年歸來〕〔第一暖婚:穆先生〕〔萬古丹帝〕〔這個瘋子惹不起〕〔手術直播間〕〔我的人生變成了通〕〔我家師姐可能要殺〕〔我真沒想入贅〕〔狂婿〕〔拋棄一切只愿換你〕〔福運小嬌娘〕〔神偷世子妃〕〔毒醫傾城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至尊歸元 47 警告錢鏞,途中救人
    從帝都東門離開的道路上,有著一道奇怪的景象……

    一輛馬車在前面緩緩馳行,而馬車后面則是跟著七個全力奔跑的男女,讓周圍路人們為之側目。

    他們,正是坐在馬車上的楚軒等人,以及跟在后面的孫昊與蔡素素等七人。

    車廂中,筱雨乖巧的為楚軒捶著肩膀,筱悅則是坐在邊上逗弄著一旁昏昏欲睡的小白,弄得小白齜牙咧嘴,而筱悅這丫頭自己則是咯咯直笑,讓楚軒看的一陣無語。

    至于孫冰萱,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,糾結萬分。

    從帝都到碧蓮山的軒轅山莊,至少也需要幾天時間,更別說如今馬車后面還跟著那七個人了。

    所以,楚軒便存著一邊趕路,一邊游玩,順便還能鍛煉那七人的心思,令周虎駕車的速度并不算快,倒也顯得頗為愜意。

    轉眼,白晝的時間就這么過去,當夜晚時分來臨之際,他們終于是來到了一處樹林之內,前臨小溪后靠群山,倒也算是一處十分優雅的所在。

    “好好休息!明天繼續趕路!”

    在楚軒一聲令下后,那跑了差不多一天時間的七人,包括其中蔡素素和另外一個女子都紛紛毫無姿態的直接躺倒在地,累得不一會兒便進入夢鄉……

    至于筱雨和筱悅,則是在周虎的幫忙下弄出了幾個帳篷,其中自然也包括孫冰萱的。

    在這邊,一夜無話,夜涼如水,大家休息的也很好。

    可帝都那邊,宰相錢鏞的錢府內,卻是在夜深人靜之時,有著三道身影從外面的圍墻一躍而入,靜悄悄的沒有引起任何錢府護衛的注意。

    這三人身穿黑衣,皆是以黑巾蒙面,但看其身材卻應該是兩男一女。

    他們借著夜色的掩護,很快的便來到了錢府后院。

    三人露在外面的眼睛相互對視一下,旋即便各自分散開來。

    不多時,除了居于正中那處院落的幾人外,這后院的其他人紛紛昏迷過去,毫無一點還手之力。

    很快,三個黑衣人重新在這正中院落門口聚集,毫無二話的閃身而入,并且似是早有準備的直接進入其中一個房間內。

    這個房間裝飾的并不算豪華,也有著幾分書香氣息,而在房間最里面的大床上,正有一個約莫六十來歲的男人擁著兩個妙齡少女睡著,尤其看他們的樣子,肯定是才經過了一場大戰不久,甚至連整個床上都飄散著一種怪異的氣息……

    聞到這種氣息,黑衣人中的兩個男人不禁一陣怪笑,引得那黑衣女子俏眼一瞪,“笑什么笑?你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說話間,黑衣女子猛地一個巴掌甩在那床上男人臉上,啥時便有五根鮮紅的手指印浮現出來。

    “誰?誰竟敢打老夫?”

    男人猛地痛醒,從床上翻身而起。

    此人并非別人,正是這青云帝國的宰相,也是這錢府的主人錢鏞。

    六十來歲了,竟然還能夠有這種夜御兩女的精力,也算他很強了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幾乎在錢鏞怒吼出來的同時,他身邊的兩個妙齡少女也隨之驚醒,可尖叫的時候,卻是又隨即昏睡過去,毫無任何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這時,錢鏞反而平靜了一些。

    能夠成為一國之宰相,他自然有著超越常人的心理素質。

    “三位究竟是什么人?來找老夫有何貴干?”

    錢鏞看也沒看身旁昏暈過去的兩女,淡淡的言道,“可否容老夫先穿好衣服?”

    “錢相請便!”

    其中一個黑衣男人輕笑著開口,與其他二人轉過身去,頓時又道,“希望錢相不要做其他無謂的舉動!”

    此話一出,讓錢鏞動作一僵,干笑道,“閣下說笑了!”

    一會兒后,錢鏞穿好衣服,從床邊走了過來,道,“三位深夜過來,應該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吧?若有什么事情需要老夫幫忙,盡管直說!”

    錢鏞此刻強忍著憤怒。

    作為一國之相的他,明白什么時候該說什么。

    既然眼前這三人能夠如此無聲無息的進入這里,又并不殺他,那就說明他們之間并沒有什么深仇大恨。

    至于到底是因為什么,錢鏞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啪……

    然而話音剛落,黑衣女子便又是一個巴掌甩在了他的臉上,打的錢鏞猝不及防……

    “三妹,不可無禮!”

    一個黑衣男人立時做作的呵斥了一句,旋即朝錢鏞笑道,“不好意思,錢相!我這三妹性子急了一些!”

    “無礙,無礙!”

    錢鏞捂著臉,雖說心中憤怒至極,但卻不敢有任何表示。

    “呵呵,錢相果然宰相肚里能撐船!”

    黑衣男人笑了笑,隨即道,“不過,我們兄妹三人今日過來,也的確是有件事要和錢相說清楚!”

    “閣下請講!”錢鏞瞇了瞇眼,黑夜之中有著一道寒光閃過。

    這些變化,自然也落入三個黑衣人眼中,但他們卻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其實也沒有什么,我們只是受少爺吩咐,請錢相注意一點,不要誤人誤己,否則我們少爺真的不介意提前送錢相上路!”

    黑衣男人露在外面的眼睛瞇了起來,冷芒如實質般射出。

    聲音,也是冷厲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錢鏞聞言卻是在震怒不已的同時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敢問,閣下所說的少爺是?”

    錢鏞故作幾分惶恐的道,“老夫自認應該沒有得罪貴少爺才是!”

    “老匹夫,你最好老實點,不然姑奶奶扒了你的皮!”黑衣女子嬌斥道。

    “三妹……”

    黑衣男人擺手阻止了黑衣女子的話,旋即繼續道,“錢相,有些人不是你能夠碰的!我家少爺的身份,也不是你能夠知道的!”

    “話已帶到,告辭!”

    話音落下,三個黑衣人便閃身離開,而那原本打開的房門也隨之‘嘭’的一聲關閉,錢鏞整個人站在原地,表情無比猙獰可怖。

    到底是誰有這等實力?

    是誰?到底是誰?

    錢鏞想不出來,最終目光落在床上那兩個妙齡少女身上,走到床邊只聽得‘咔嚓’兩聲,昏暈過去的她們便立時成了兩條無辜冤魂。

    “來人!”

    錢鏞走出院落,大喝一聲,雖然后院護衛毫無反應,但前院的諸多護衛卻是很快聚集而來……

    這一夜,在錢府中死了一大波的人,尤其后院的所有護衛,在第二天清晨便全部被換,而這一切除了錢鏞之外,整個錢府再無人知道原因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少爺,前面有狀況!”

    轉眼又是兩日過去的下午時分,行進在山間道路上的馬車上,周虎忽然輕聲道。

    “狀況?”

    楚軒微微一愣,正享受著筱雨按摩的他,卻是將精神力散發出去,片刻間便‘看’到了前方大概數百米開外的情形。

    “看看去吧!”楚軒如是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應諾之后,周虎駕車便繼續朝前而去。

    很快,便看到了前面情形。

    這條山間道路上,到處都是鮮血,尤其路旁不少的樹木呈現出各種姿態倒地,地面也是坑坑洼洼的,顯然經過了一場大戰,尤其還見到了十數具尸體……

    周虎停住馬車去檢查了一番,這才回來稟報道,“少爺,看樣子大概是在半個小時之前,這里有一場戰斗!死去的人身份不明,不過看他們穿著的衣服,應該有些來歷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楚軒點點頭,忽的指著左邊道,“那里有個人應該還活著,去帶他過來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周虎很快按照楚軒所指的方向,將一個渾身到處都是傷痕,顯得出氣多進氣少的年輕男子扶了過來。

    此人身著華麗,顯然有些身份。

    “少爺,他快死了!”筱悅嬌聲道。

    “來,給他服下!”

    楚軒掌心一翻,便有一顆綠瑩瑩的丹藥出現,周虎聞聲將丹藥喂入此人嘴里,不多時便見得此人原本血流不已的傷口紛紛止血,甚至一些小的傷口都開始結痂,尤其最主要的是,此人剛才還孱弱的生命力,卻是在此刻得到了一定恢復。

    雖說沒有徹底恢復,但至少并不會再有任何的生命危險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車廂內的孫冰萱,以及一直跟在后面,如今氣喘吁吁圍過來的七人也紛紛瞪大了雙眼,好似看到了什么神跡似的。

    那是什么東西?怎么可能有如此強大的恢復效果?

    “帶上他,我們繼續趕路!”

    楚軒注意到了他們的驚詫,卻并沒多做解釋,便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周虎乖乖點頭,繼續駕車往前行去,至于這個傷勢恢復不少,仍舊昏迷中的年輕男子,則是被放在了周虎身旁。

    畢竟這輛車的車廂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進的。

    “少爺,我想起來了!”

    馬車走了一會兒,筱悅忽的驚呼出聲,將身旁幾人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妹妹……”

    筱雨沒好氣的朝那丫頭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筱悅吐了吐香舌,卻沒有一點認錯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!”

    楚軒擺擺手,問道,“二丫頭,你知道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些是星辰商會的人,外面那個如果我沒猜錯的話,應該是星辰商會的三少楊峰!”

    筱悅說著,還特地打開了車門,指著那年輕男子的被鮮血浸染不少的衣袖,道,“喏……你們看,這里有星辰商會的標志!”

    那標志是一顆七芒星,雖然鮮血浸染,但依稀可見七芒星邊緣的金絲。

    “我不久之前見過星辰商會的二小姐,楊敏!”

    此時,一路上幾乎無言的孫冰萱也開口道,“看此人的樣子,倒是與楊敏有幾分相像!”

    “星辰商會的三少爺?有點意思!”

    楚軒摸了摸下巴,將趴在旁邊的小白抱在懷中,邪笑道,“看樣子,咱們這一路有點意思了啊!呵呵……有意思!”

    連著三個‘有意思’,楚軒說的車廂內其他三女面面相覷,根本不明白他到底在說什么,而懷中的小白也‘嗚嗚’的叫了幾聲,似是在附和一樣。

    而就在這時,周虎的聲音也從外面傳了進來,“少爺,有人攔路!”

    , !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果核啟示錄〕〔仙王的日常生活〕〔山海意難平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我家夫人是全系廢〕〔山野醫龍〕〔葉飛太極玉〕〔伏天氏〕〔第一序列〕〔霍夫人是個小哭包〕〔降魔專家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學霸的黑科技系統〕〔顧先生愛妻如命〕〔未曾消失的亡陵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