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極品神醫闖都市〕〔農門醫女:獵戶王〕〔絕世戰神〕〔狩獵好萊塢〕〔御天〕〔甜妻還小,總裁需〕〔惟有余笙不負卿〕〔修真萬年歸來〕〔第一暖婚:穆先生〕〔萬古丹帝〕〔這個瘋子惹不起〕〔手術直播間〕〔我的人生變成了通〕〔我家師姐可能要殺〕〔我真沒想入贅〕〔狂婿〕〔拋棄一切只愿換你〕〔福運小嬌娘〕〔神偷世子妃〕〔毒醫傾城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至尊歸元 36 王長風,風云鎮!
    “長風,你真的準備見一見薛飛?”

    行走在路上,楚軒淡淡的問道。

    王長風,也就是王青改了之后的名字。

    為了暫時不引起懷疑,王青不僅名字改了,連相貌都有所變動,哪怕就算親近之人,如果不是長期交談和觀察的話,定然不可能發現任何破綻。

    有楚軒這個修真者在,又有什么不可能的?

    此時聽到楚軒的話,王長風面色復雜的點點頭,道,“雖然利刃傭兵團的事情,并非我所想所愿,但終究是我!這段恩怨,解決了更好!大不了,要打要殺任由薛飛,我絕不反抗便是!”

    “到時候,你們自己解決!我希望你能夠毫無保留的解釋,不管薛飛是否原諒,但你終究也有責任!”楚軒點點頭,淡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王長風默默頷首,沒有再多說什么。

    他這一路上都有些沉默寡言,時不時看向筱雨和筱悅兩姐妹的目光也滿是驚駭,兩個二十多歲的小姑娘,竟然有著那么強的實力,簡直讓他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王長風更敏銳的注意到,在筱悅懷中的小白也絕不好惹。

    “對了,你接下來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楚軒頓了頓,又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王長風苦笑著搖搖頭,“等見過了薛飛再說吧!若是我能僥幸留的性命,我只想專心修煉,爭取能夠盡快突破到圣級,至于其他的也不想管了!”

    “看來,你倒是真的看透了!”

    楚軒深深看了王長風一眼,笑道,“也罷,到時候我自會給你安排!你若想修煉,我會給你提供一個地方!”

    “一切聽憑少爺做主!”

    王長風恭聲應諾。

    楚軒笑呵呵的擺擺手,而后也不再多言,大家繼續便朝著前方而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也有不少的人擦肩而過,或許筱雨與筱悅的容顏的確引起一些人注意,但出門在外,許多人也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索性也并未引起什么太大的轟動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萬獸山脈,是貫穿于整個魔武大陸的巨型山脈,根本沒有人知道到底范圍有多大,而在青云帝國這邊,離萬獸山脈大概有三十余里開外的地方,卻是有著一個十分繁榮的鎮子,名為風云鎮。

    在這里,沒有什么規矩可講,唯一認可的便是實力!

    一切,都以實力為尊。

    當楚軒他們一行四人進入風云鎮的時候,除了兩女那嬌艷的容顏之外,倒也沒有什么引起太多的注意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卻仍舊讓不少人的目光落在他們身上,尤其筱雨和筱悅現在乖乖跟在楚軒身邊,更是讓楚軒成為了不少男人各種羨慕嫉妒恨的對象……

    “這里人真多哎!”

    筱悅環視周圍,美眸泛光的道。

    雖然她經常在外面跑著,也來過幾次風云鎮,但每次見到這鎮子上的人,就有些無奈。

    這人,也太多了一些。

    起碼有將近五分之四都是為了魔核,畢竟風云鎮這里是離萬獸山脈最近的地方,有許多傭兵就是獵殺魔獸,收集魔核為生,若是想要買賣魔核,這里無疑是最便宜的地方。

    當然,這里也是龍蛇混雜,武者和魔法師隨處可見。

    “少爺,看這天色已經晚了,我們到底來這兒是要做什么?”王長風問道。

    “先去找個地方休息!至于做什么,你會知道的!算算時間,薛飛專程趕過來的話,最遲后天就會到,你不需要準備什么嗎?”楚軒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準備好了!”王長風平靜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那就好!走吧,先找地方休息!”

    楚軒笑著道,很快便在筱悅的毛遂自薦下,來到了一處三層樓高的酒樓中。

    這也算頗為不錯了,至少在風云鎮中是如此,畢竟雖然這里人多,可卻因為混亂而導致沒有多少人愿意費心思去裝修,能夠有這樣的地方,已經算是很好的。

    “老板,后面的獨門院子還有吧?”來到柜臺上,筱悅直接問道。

    “有的!”

    老板點點頭,招呼一個伙計便帶著楚軒他們朝后面走去。

    這后面好似換了一個天地似的,總共有五個院子,每個院子獨門獨院,與前面的那些喧鬧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

    “準備一些洗澡水,另外吃的喝的也弄好端過來!”筱悅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好嘞,客官!”

    伙計應了一聲,便離開去準備了。

    院子雖然不大,但房間也夠,每個人分了一間,等洗澡水弄好之后便好好的洗了一個澡,將這幾日趕路的風塵仆仆全部洗盡,而后又在院子中吃了一頓晚飯。

    此時的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,吃飯之后也沒有再多說什么,便各自回房休息。

    “喵嗚……”

    當楚軒躺下不久,小白從打開的窗戶那跳了進來,直接跳到他的床上。

    “小白,你這個沒良心的家伙!看我明天還理不理你,哼,氣死我了!”

    隔壁房間傳來筱悅那不滿的嬌嗔,讓楚軒一陣莞爾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,怎么,非的和我一起睡啊?”

    楚軒笑著將小白抱起來放在床頭,揉了揉她的小腦袋,道,“你看看你把你二姐給氣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喵……”

    小白又是一聲輕叫,蜷縮成一團緊緊依偎在楚軒腦袋邊上,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你啊……”

    楚軒哭笑不得,不過也沒有什么責怪,畢竟小白可不是一般的貓咪。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睡覺!”

    楚軒閉上雙眼,很快就已經進入了夢鄉。

    畢竟這一路上也是辛苦了,就算他有著心動后期的實力,也多少覺得有些疲倦。

    “喵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在半夜的時候,小白忽然叫了出來。

    聲音雖然不大,但在這安靜的夜晚卻顯得那般清晰,蕭天驀地睜眼起床,還以為是來了什么敵人,結果看著小白蹲坐在窗邊望著萬獸山脈的方向,靈眸中滿是思念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了?少爺,小白怎么了?”

    還沒等楚軒說什么,門口便傳來了筱悅的聲音。

    不只是她,連筱雨和王長風都被驚動了。

    “沒事!你們回去睡吧!”楚軒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的!臭小白,沒事就知道瞎叫,嚇死我了!”

    筱悅不滿的嗔了一句,旋即在筱雨的勸說下離開了,至于王長風也是如此,乖乖的回房睡覺。

    “小白?”

    三人回房后,楚軒有些古怪的叫了一聲,可小白卻沒有任何動靜,依舊望著那萬獸山脈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楚軒起身披上衣服,走到窗前,伸手輕輕的撫過小白那柔順的毛發。

    “喵……”

    小白這才回過神來,躍入楚軒懷中,前爪指著窗外,可憐兮兮的輕叫著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想家了,咱們后天就去!”

    楚軒將小白抱在懷中,輕聲道,“放心,你老爹和老媽看到你,肯定會很開心的!說不定啊,他們都還給你生了一個弟弟或者妹妹,嘿嘿!”

    “喵嗚……”

    聽了楚軒的話,小白用一種很是鄙視的目光掃視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知道你們這一脈生孩子很不容易,還用得著你鄙視我么?現在,老實的回去乖乖睡覺!”

    楚軒哭笑不得,走回床邊后將小白放在床頭,這才重新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幸好,這后面小白也是乖乖的蜷縮在楚軒身邊睡覺,一直睡到了第二天快要中午的時候才起來,也讓楚軒能夠得以睡個安穩覺了。

    起床簡單的洗漱了一下,楚軒看著正在自己準備午飯的筱雨,以及在旁邊時不時偷吃一點的二丫頭筱悅,這才問道,“對了,長風人呢?”

    “薛飛來了,看著少爺你正在睡覺,我和妹妹就沒叫你!”

    筱雨笑著道,“不過王哥和薛飛一起出去了,說是解決了他們之間的事情再回來!”

    “噢,知道了!”

    楚軒點點頭,抱著小白來到院中坐下。

    “臭小白!”

    筱悅端著兩盤菜肴過來,‘惡狠狠’的瞪了一眼小白,可這小家伙卻絲毫不予理睬,靜靜地趴在楚軒腿上,直愣愣的看著那桌上的美味佳肴。

    她也是筱雨廚藝的絕對鐵粉呢!

    “少爺,差不多了,吃飯吧!”

    筱雨接連又端上來幾碟菜肴,這才笑盈盈的坐在楚軒身邊,一邊給他盛飯夾菜,一邊問道,“你就不擔心薛飛真的把王哥給殺了?這幾日相處下來,王哥他并沒有傳言的那么壞,反而好像完全是另一個人!”

    “對了對了,少爺,你知道之前讓王哥做那么多壞事的人是誰吧?”筱悅也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楚軒笑了笑,將小白放在一旁讓她吃飯,這才言道,“薛飛是個明事理的人,長風的安危我倒并不擔心!至于王哥背后之人,其實你們都應該能想到的!”

    “我們能想到?”

    聽得此言,筱悅眼中滿是困惑,她可想了這一路都還沒想起來到底是誰呢。

    筱雨手拿筷子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在楚軒自顧自吃飯不久,筱雨卻忽的美眸一亮,“我想到了!少爺,莫非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誰是誰?姐,你倒是快說啊!”看著筱雨停下來,筱悅那急性子根本忍不住,連聲催促。

    “錢!”

    筱雨紅唇微啟,吐出一個字來。

    “錢?錢家?”

    筱悅一怔,而楚軒則笑著點頭,眸子瞇了瞇,“不錯,就是錢家!這個錢家,恐怕所圖不小啊!如果我沒猜錯的話,連我遇襲幾次,都是他暗中示意某個傭兵團做的,可惜就是連傭兵公會那邊都查不出來!”

    , !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果核啟示錄〕〔仙王的日常生活〕〔山海意難平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我家夫人是全系廢〕〔山野醫龍〕〔葉飛太極玉〕〔伏天氏〕〔第一序列〕〔霍夫人是個小哭包〕〔降魔專家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學霸的黑科技系統〕〔顧先生愛妻如命〕〔未曾消失的亡陵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