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將神歸來羅天塹〕〔皇天戰尊〕〔神化紀元〕〔三界云天〕〔無敵從淬體開始〕〔桀夫難馴〕〔變身之女俠時代〕〔韓少今天真香了嗎〕〔和親公主〕〔完美隱婚,老公已〕〔景家娘子會做媒〕〔大明星從十八線開〕〔清湛蜜事〕〔都市最強贅婿〕〔羅天塹顧伊人將神〕〔不死帝尊〕〔神醫妙相〕〔重生之微風不及你〕〔我真不想做主角啊〕〔穿書之許愿系統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二百八十二章 壽……壽兒
    ,。

    道長,哪個道長?

    山門前,身著青色長裙的妖族女子靜靜而立,三千青絲如瀑落下,由內而外散發著柔弱之感。

    但等她說出那句話兒,不僅度仙門眾仙一頭霧水,她身后的‘背景復雜之妖’,也是一個個豎起了耳朵。

    咋回事?

    有問題!

    而作為當事人之一的李長壽,此刻心底念頭急轉,立刻泛起了‘這妖族女子會不會是被人控制了心神’的懷疑。

    這狐妖之事,李長壽自然不會記錯。

    那次,蒯思道人算計自家師父,故意釣自己師父去俗世大城中;李長壽代師赴約時,在那座大城中抓到的此妖。

    事后也發現,這狐妖收留了被蒯思道人買通的殺手‘蜈蚣精’,也算歪打正著。

    因狐妖身上有功德,度仙門并未出手斬她,而是將她鎮壓在了山門之外的山地下。

    李長壽掐指推算,仔細回想。

    自己假扮師父,和酒烏師伯抓這妖族女子時,她是個花樓掌柜,拿著一只玉質煙桿,高挑的身段、妖嬈的曲線,明明是霸氣外露的花樓掌柜。

    隨后,李長壽與這個妖族女子接觸了幾次,她也展露了奸詐、險惡的妖族本性;

    最初她被擒拿時,還趁機用魅術算計酒烏師伯,讓李長壽不得不將老版《百美老了圖》獻給了門內。

    今天怎么就……就這樣了?

    裝的?

    想把事情搞大?

    李長壽躲在人群中,仔細盯著這個狐妖,很快就發現,對方要么是真的演技過人,要么就是真的因為某種原因……

    對酒烏師伯或者自己假扮的師父,一見傾心!

    ‘這怎么可能?’

    山門處安靜了片刻,內外都陷入了某種尷尬中,只有那狐妖帶著幾分迫切,不覺得她自己所說有什么不對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山門另一側,酒字九仙排位第四的酒施,此刻突然出聲。

    頓時,一道道目光匯聚了過去,先是落在了端莊得體、美麗大方的酒施身上,隨之又將目光下移,挪去了旁邊身高五尺半的矮道人……

    一群度仙門仙人頓時面露恍然。

    原來是這么回事……

    有殺氣!

    酒烏下意識哆嗦了下,急得猛拍大腿,忙道:

    “可不是這般!可不是這般!

    我跟這妖族女子毫無牽扯,當時確實是我跟齊源師弟將她抓回來,因她在南贍部洲大城中縱妖作惡。

    但抓回來之后,就把她鎮壓在了地下,我只去過一兩次查看她狀況,話都沒說過幾句!

    幾位長老,幾位賞罰殿長老都可以作證!”

    聽聞酒烏呼喊,一旁有幾位白發老者齊齊負手望天,保持著風輕云淡。

    酒施銀牙輕咬,但這么多人在,她也顧念自家道侶的面子,忍著沒發火。

    正此時,那狐妖再次開口,卻是喃喃道:

    “齊源……

    可以讓我,再見見這位齊源道長嗎?我有些話想對他言說。”

    酒烏頓時松了口氣,差點就給這位狐妖奶奶當場磕一個,謝過不殺之恩。

    原本還想看熱鬧的度仙門仙人們,此刻卻都是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若狐妖看上了門內執事酒烏,那也就罷了,多少還能解釋過去。

    酒烏的師父是金仙,酒烏自身修成天仙也是十拿九穩之事,會辦事、擅交際,而且稍微忽略下他的年齡,四舍五不入,那也是眉清目秀一少年。

    個頭方面,也能稱得上是別致二字。

    但齊源,度仙門門內唯一濁仙……

    這不人教,明顯不人教!

    “齊源師弟這般有魅力嗎?”

    “了不得啊,了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喊齊源師侄過來一趟?”

    不少度仙門仙人紛紛開口,大多都是感覺新奇。

    而酒烏卻趕忙看向了李長壽,這對師伯師侄一陣擠眉弄眼,眼神交流。

    滴滴——‘長壽啊,你搞了什么!’

    嗒嗒——‘是我師父搞了什么才對……’

    滴滴滴滴滴——‘真當你師伯我那么傻啊,當日不就是你假扮的你師父嗎?你可注意著點,我十師妹入門就常住你們小瓊峰了!’

    李長壽頓時一陣頭大,只能給了酒烏一個無奈的眼神,讓酒烏稍安勿躁。

    現在只能一個字,拖。

    無論這個妖族女子的目的是什么,都不能讓事情肆意發展下去。

    “咳!”

    李長壽清了清嗓子,在人群中稍微飛高半尺,對著山門外尷尬的一笑,言道:

    “這位……前輩,我師父正在閉關,不如您隨自己族人先行回返,待我師父出關之后,此事再談?”

    那妖族女子輕輕眨眼,頓時露出了一種、一種,滿是慈愛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你是他的弟子嗎?”

    有門內長老立刻介紹道:“這是我度仙門弟子李長壽,是齊源師侄的大弟子。”

    妖族女子向前半步,喜道:“那,我可以喊你一聲壽兒嗎?你師父收的弟子都是這般不凡呢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額頭瞬間掛滿黑線,右手縮回袖子中,握住了一把刻刀!

    算!馬上算!

    當場揚了這些妖族,自己要承擔多少因果!

    到了此刻,這妖族女子身后的那幾名天仙境妖族,終于有一女子站了出來,忙問:

    “小蘭,你這是怎么了?

    可是被這些人教中人施了什么咒法?”

    “大膽!”

    一位脾氣暴躁的度仙門長老豎眉瞪眼,喝罵道:“我度仙門乃人教道承,傳太清無為大道,如何會做這般伎倆?

    當日若非她有功德護身,應是祖上曾對我人族有恩,貧道豈能容她在俗世為禍!”

    “笑話,”一妖族男子冷然道,“你們明明是看我家小妹功德護體,斬之就增業障!

    竟還說的如此冠冕堂皇!人族煉氣士當真為了面皮,什么都敢做!”

    咚!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拄著銅皮拐杖緩緩前行,他前方的兩名度仙門長老立刻朝著左右讓開。

    這老爺子拄著拐杖,憑空走出兩步,出了山門,沒什么神采的雙眼掃過這幾人,淡然道:

    “我來斬。”

    霎時間,那幾名妖族如臨大敵,將那個‘小蘭’的女妖藏在身后,一個個滿是警惕的看著萬林筠;

    修為稍弱的那對妖族男女,身體都在不斷輕顫!

    遠處木船上,道道身影沖天而起,有金仙境大妖的威壓橫空而來,朝度仙門席卷而來。

    但這威壓有些斑駁,顯然道境不夠純粹;

    度仙門中三位金仙高手的威壓隨之爆發,反朝著這群妖族壓去。

    一男妖高呼:“快去請咱家老祖!”

    局勢頓時急轉直下,度仙門內聚集在山門處的眾仙人,齊齊就要暴起發難!

    先下手為強,后下手被揚!

    李長壽在旁眉頭輕皺,這般打起來,對度仙門委實不利……

    他立刻就要對萬林筠長老傳聲勸說,但話還沒出口,剛被放出來的狐妖‘小蘭’,突然有些凄厲地喊了聲:

    “不,不要!”

    這一聲呼喊,若杜鵑啼血,讓已經拉開架勢、摩拳擦掌地雙方,頓時停下了動作!

    這狐女幽幽一嘆,在族人的護持下,修長纖美的雙腿彎曲,徑直在空中跪伏,對著度仙門叩首。

    “此事因我而起。

    暗中離開族地,留戀紅塵俗世,又縱容依附我的幾只精怪為禍,我甘愿受度仙門再三百年囚禁。

    但,可否讓我見一眼他……

    我已是對他起了魔、有了瘴,此生再無旁愿,只想與他恩愛廝守,白骨同塋。

    愿立大道誓,以證結緣心。”

    她這番話……

    若是被闡教道承聽去,必是一群老道大呼‘妖孽受死’!

    若是被截教道承聽去,大概就是被一群男女拉著入伙。

    但今日,卻是被人教道承聽去……

    人教道承,那是出了名的道侶成風!

    狐妖話語中的卑微與癡情,讓在場半數度仙門仙人為之動容。

    酒烏沉吟幾聲,關鍵時刻站了出來,問道:

    “你與我齊源師弟不過見面數次,又如何會有這般魔障?

    若你說不出個所以然來,今日我自不會讓你見到我齊源師弟。”

    這個問題也是問到了要害處,那些妖族來人也連忙問了幾句。

    當下,狐女輕嘆,跌坐在空中,雙目無神地低喃著:

    “那日我為這位道長與齊源道長所擒,找準機會,以我族血脈神通魅惑之法算計,說話的這位道長丑態百出,但齊源道長卻不為所動,還只是用一幅畫作,就解了我的魅術……”

    狐女說起往事,周遭都是一片安靜,只聽她在那緩緩傾訴。

    酒烏身旁,一只纖手不動聲色地探了過來,抓住他耳朵,狠狠一拽。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

    這矮道人的眼淚都下來了。

    就聽酒施傳聲罵道:“哼!丑態百出!回去給我好好解釋!”

    酒烏一陣尷尬,連連拱手賠禮。

    又聽狐女話語漸轉……

    “后將我關在地底,我心底對齊源道長還有怨懟。

    不知多久,他突然現身來見我,讓我立下誓言,不因此事報復針對度仙門內任何一人。

    我當時自是答應了下來,又氣不過,便對他全力施展魅術,但得來的,只是略微有些諷刺的笑容。

    就是這個笑容,讓我心底泛起了不服的念頭,此后苦心修行神通。

    定要讓這個男人拜倒在我面前!

    我當時如此想著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,已經不著痕跡退到了角落的李長壽,此刻也是暗自點頭。

    這事,是他做的沒錯。

    山門內的一女仙禁不住追問道:“后來呢?”

    “后來……”

    狐女苦笑著,繼續慢慢講述。

    “就在我神通再有進展時,他很快又出現在了我面前,就在那地下陰暗的囚牢中,與我隔著幾層禁制。

    他當時對我笑了下,我記得很清楚,這個笑容既輕松,又愜意。

    他問我,能否用我的魅術神通,試試他此時的道心是否堅固。

    我暗道唐,卻是趁機出手,全力催動神通惑他心神,可他、他!”

    一妖族女子大驚,忙問:“他莫非獸性大發!?”

    狐女癡癡的一笑:“他竟在牢籠之外拿了一只書簡,不斷寫寫畫畫,還對我的魅術指點了幾句。

    他低頭寫字時的樣子,我至今都未能忘卻半分……

    我當時就想,世上怎么會有這般男子,對我竟沒有半點綺念。”

    角落中的李長壽:……

    有,當時真的有綺念,只是他的百美老了系列圖勁更大罷了。

    狐女說的這些,都是煉制心火燒那段時期發生之事。

    李長壽當時考慮周全了所有情況,卻是真的沒想到,是這狐妖本身竟出了錯漏……

    這咋辦?

    揚了吧,只能揚了吧?

    當時為了研究心火燒仙識毒丹,在師父的允許下,用師父的形象去見的這頭妖狐,那幾個月去了幾次,自己也沒發現這狐妖有什么異樣……

    “我真傻,真的。”

    狐女蘭兒有些無神的目光中,此刻已經有了點點星光……

    “我如今只覺得,那幾次與他相見,是生命中最美好的歲月。

    但當時我心底總覺得有些不服氣、不甘心,每次都是全力用魅術去對付他,卻不曾對他袒露過自己的心意。

    而自那之后,他就再沒來見過我。

    每次閉上雙眼,卻都是他最后離開時的背影。

    年復一年,不知不覺間,我心底已只有他的身影,再沒了旁人、旁事……

    如今,我出來了。”

    狐女蘭兒緩緩站起身來,從自己族人身旁走過,聲音雖輕柔,但目光無比堅定:

    “我族中的規矩,若我心有所屬,無人會阻攔我離開。

    今日我站在度仙門之前,只求能再見他一面。

    哪怕他一劍殺了我,我也不會有半分怨懟,只愿他留我一縷魂魄,我去投胎路上央求地府陰差,求他們讓我轉世投胎成齊源道長喜歡的女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一名不知何時趕來的妖族老嫗,聞言一聲輕喝,禁不住擦了擦眼淚,“我青丘狐族,按族規,全力支持小蘭找尋自己的姻緣!

    姻緣本是無價寶,何必強拆有情人?!

    度仙門你們聽好了,小蘭祖母的三姨母便是媧皇宮中侍奉圣人老爺的上仙。

    我們家小蘭的跟腳,與你們度仙門的門人弟子,比起來不差什么。

    他答應還是不答應,讓他先現身,給個痛快話!”

    于是,李長壽默默收起了自己的刻刀。

    而山門之外,一群妖族男女匯聚而來,一個個站在狐女小蘭身后,齊心協力,鼎力相助!

    度仙門眾仙一時間也是有些懵了。

    活了這么多年,各位仙人還是第一次處理這種情形……

    打殺?

    好像也不敢動手,青丘一族在洪也是名聲不錯,而且此時這狐女如此癡情,唯一的要求也只是想見齊源一面。

    要不,讓他們見了?

    但這般又覺得,像是他們度仙門對妖族低頭一般,他們本就跟妖族敵對,青丘一族雖然背景復雜,有功德護身,但底子必然也不是那么干凈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們青丘一族,還敢在我度仙門搶人?”

    又聽一聲冷笑,度仙門中飛來一抹倩影,徑直落在山門之外。

    她穿著淺藍羅裙,長發無論是在身前還是身后都能一順到底,自然就是小瓊峰的師祖江林兒。

    江林兒用仙識聽了半天,忍不住主動跳了出來,背著手走到這狐女身前,當著眾多妖族的面,圍著狐女轉了兩圈……

    “嘖嘖,身段不錯嘛……嚯,罪惡也挺大,不過不如我家小玖。

    你叫小蘭?全名是什么?”

    這狐女輕輕皺眉,低聲道:“您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林江散人,江林兒!”

    江林兒把胸口拍的砰砰作響,“我夫君是本門金仙,我徒孫能耐不凡,不過這些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嘖嘖,我是你要找的齊源道長的師父,他小時候可是被我一把屎一把尿喂大、呸,拉扯大的,怎么樣?”

    狐女眨眨眼,倒頭便拜,“蘭兒拜見師尊。”

    “別拜的這么急,”江林兒輕笑了聲,目光掃過人群,只看到了李長壽的頭頂道箍,“這件事呢,想必存在于一定的誤會。

    這樣,你跟我去小瓊峰,我把事情給你搞清楚了,如何?”

    “蘭兒但憑師尊做主!”

    這狐女頓時一陣激動,聲音更溫柔了些。,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重生千年前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末日樂園〕〔黑金繼承人〕〔超次元女子監獄〕〔快穿:反派洗白攻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新三板股票 我想学炒股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江 债券基金配资 股票配资怎么辨别实盘虚拟盘(假盘) 安徽省十一选五一定 大逃杀 北京11选5 江苏11选5 东方财富网股票行情 炒白银合法吗 南京股票期货配资 炒股网上开户 排列三怎么玩才赚 福建37选6开奖结果 排列三试机号开奖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