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都市之最強仙尊陳〕〔主播好難:老公比〕〔神秘山里漢:辣妻〕〔侯門有卿卿〕〔腹黑四公主的霸道〕〔傲世劍神〕〔親君笧〕〔都市至尊奶爸〕〔謀殺回憶〕〔權臣盛寵〕〔縱刀長嘯〕〔萬古巨頭的養成〕〔銀子太多怎么辦〕〔太上圖騰〕〔全職武神系統〕〔論咸魚的自身修養〕〔惡魔就在身邊〕〔蓋世〕〔無敵之最強神級選〕〔她來運轉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二百七十九章 白衣天帝起殺心
    ,。

    大軍開拔,直奔西海。

    李長壽的紙道人化身緊跟在玉帝化身旁,卻一心兩用,不斷思量著有關陸壓道人之事。

    小瓊峰的丹房中,李長壽拿出一張模擬仙生中的木牌,嘆了口氣,將這木牌扔了回去。

    真的太難了。

    封神大劫中與燃燈道人齊名,不斷跳出來搞風搞雨,直接害死了趙公明趙大爺,最后還能全身而退的陸壓道人,現在這個時間點就被自己給撞上了!

    他還是個剛邁入金仙境,修行不過幾百年的人教小弟子啊!

    撞上也就算了,雙方彼此的立場還決定了,他們必須針鋒相對……

    偏偏,自己現在又不是陸壓道人的對手,也無法趁機出手將陸壓道人給揚了,了斷這段因果。

    想辦法,必須想辦法!

    ‘這位陸壓道人……此時從屬于哪方勢力?’

    李長壽沉吟幾聲,心底一陣琢磨。

    又或是,陸壓道人靠著妖族積累修行,并未投靠哪方勢力?

    妖庭雖隕落,但妖族留下的遺產不容小覷,比如那遁入混沌海中的混沌鐘——也就是東皇鐘。

    陸壓道人如果真的是妖庭舊太子,那他很有可能得了妖族之‘財’。

    開天辟地時,盤古大神雙眼化作日月,為太陰星、太陽星,鎮壓天地陰陽二氣。

    上古典故,金烏族帝俊、東皇太一自太陽星中孕育而出,實力強橫,各有至寶,后為妖皇。

    帝俊與妖后羲和生有十子,便是妖族十太子;妖族十太子皆有金烏真身,可短暫化作太陽星。

    巫妖大戰持續了半個上古時期,斷斷續續,時戰時停。

    在巫妖大戰的一段沉寂期,有妖族太子與巫族大巫夸父立賭約,比腳力與飛速,這就有了。

    據人族典籍記載,其時夸父將贏賭約,十名妖族太子耍賴飛出扶桑樹,化作十顆太陽,炙烤大地,暗中為難夸父,卻令夸父干渴致死。

    這就有了的典故。

    巫族有擅射大巫名為后羿,舉弓射日,一連射殺九只金烏太子,妖族大能及時趕到,救下了第十子……

    這就是洪中流傳的了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后羿射日其實不是人族流傳那般,因妖族十太子烤死了不知多少人族,后羿為此大怒。

    這不過后來人族傳頌時,習慣以‘人’為本位罷了。

    后羿射日后,巫妖大戰再次爆發,天地再次陷入無邊戰火。

    而最后逃過一劫的‘金烏第十子’,自那之后就沒了什么消息,妖庭破滅后更是不知所蹤……

    今日天庭來西海蕩妖,陸壓道人主動站出來阻攔,倒是意外暴露了他的跟腳。

    事后來看,今日之陸壓道人,心機有余、沉穩不足,完全不配與闡教副教主燃燈道人相提并論。

    ‘陸壓,六鴉?

    當年逃走的妖族太子,有可能并非是最小的第十子。’

    小瓊峰丹房中,李長壽起身來回踱步,細細思量著剛才在西海發生之事,分析著此事在今后可能產生的影響。

    剛才如果李長壽能不站出來,自然不想站出來。

    重點就在于,李長壽完全無法確定,玉帝的化身與玉帝本體之間的關系。

    按洪最普遍流傳的化身之法,若化身被斬、本體便會大損,那玉帝平白無故重傷,后果必然難以控制。

    輕則玉帝大怒,不惜一切代價干掉陸壓,封神大劫劇本因此大改,圣人老爺提前有所感應;

    參照上次文凈道人之事,怕是會誘發其他因果。

    重則玉帝大哭,轉身去紫霄宮找道祖哭訴。

    ‘老爺啊!不知道哪來的癟三都能把弟子欺負了,這玉帝當的也太窩囊了!’

    然后,封神大劫提前,道門三教被劫運纏繞,三位圣人老爺對自己和陸壓道人,投來溫柔的目光……

    想想就口怕!

    玉帝又是遇剛則剛的性子,忍下這口氣自是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這是在他海神的地界,玉帝化身也算是因他一本奏本‘請來’的,如果真的出事,李長壽便有推卸不掉的責任。

    而李長壽敢用紙道人去擋斬仙飛刀,所憑的,便是自己的紙道人特殊性。

    ——紙道人只有少量元神之力,卻能實時與自身元神關聯,自己心神能無視距離、無視普通陣法阻隔,寄托其上。

    這種原理,李長壽很難解釋清楚。

    當年鉆研紙道人時,也是一步步摸索,最后稀里糊涂的發現了,也就用了起來。

    但李長壽玩紙人這么多年,對紙道人特性的理解,已經十分透徹。

    當時是有一定的把握,才沖了上去。

    再者,法寶傷人,絕非無跡可尋。

    若斬仙飛刀是直接取人首級,自己紙道人死了就死了;

    若是斬仙飛刀直接斬元神,自己紙道人也無元神可斬。

    李長壽自然考慮到了,斬仙飛刀這件,在今后封神大劫中名聲大作的大殺器,或許存在,順著‘網線’沖過來的微弱可能性……

    所以,紙道人攔在玉帝化身前的那一瞬,李長壽已將那顆九轉金丹扣在手邊,并隨時準備呼喊圣人老爺!

    第一只紙道人被斬后,李長壽迅速總結,發現這斬仙飛刀也沒有所想的那么‘嚇人’。

    首先,這確實是一把斬元神之利器。

    先將元神定住,隨之斬殺元神,最后取其頭顱。

    斬仙飛刀發難時,李長壽看到了翻涌而來的血浪,自己的紙道人無法做出任何反擊,已是被斬殺。

    但遠在小瓊峰的本體元神安然無恙,只是在心底,留下了少許驚懼之感。

    這就好比是,自己的紙道人能承傷‘十’,斬仙飛刀造成了‘九百九十九’的傷害,只能把紙道人毀的更為徹底,沒有其他意義。

    于是,李長壽的底氣更足了些,最后為了讓陸壓早些離開,還罕見地吹了一次牛……

    今日之陸壓,與封神時那個‘談笑間,趙大爺慘死于床榻’的‘神秘道人’,差別確實有些大。

    李長壽沒見過陸壓道人之前,對這位左手、右手的道人,就已經無比忌憚。

    今天意外在西海碰了碰,李長壽心底的忌憚非但沒有減少,反而更濃了些。

    如今的陸壓道人,必然還存在著再次提升的可能!

    斬仙飛刀似乎也不完美,之法有待提升,這應是斬仙飛刀發動的先提條件。

    而且那有些玄乎的……

    ‘有一說一,要不要稍作設計,讓趙大爺提前搞掉陸壓道人?’

    心底剛剛泛起這般想法,李長壽捏了捏下巴,立刻就將其打消。

    若自己真的去這般做了,而趙大爺未能殺了陸壓道人,反倒是跟陸壓結下仇怨因果,這不正是合了趙公明的命數?

    穩妥起見,自己此時不能去多管封神之事。

    李長壽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,而現在也算有了眉目。

    想要保住趙大爺的性命,絕對不能干涉太多、太早,必須要讓趙大爺走到原本的命中大劫,在被封神時,稍微更改一下的方式。

    這里面大有講究。

    被打死之后,一縷元神上封神榜,今后便是天道之傀儡,玉帝隨便一道旨意就會被天道強制執行。

    肉身直接上封神榜,卻是如李長壽這般,在天庭中任職,自己想走就走,有最基本的‘選擇權’。

    當然,最慘的還是被打死了,卻沒辦法上封神榜之人,那是純白死。

    想救趙大爺,最穩妥的出手時機,就是在封神大劫中,趙大爺應劫前的時刻。

    那樣才能最大限度的減少因果,只需稍微改變趙大爺上天的‘形式’罷了……

    ‘現如今,自己在天庭尚且立足未穩,還是安心做好這個海神吧,那些都是后話了。’

    李長壽輕輕一嘆,將這些想法埋在心底,全身心做好自己現如今的‘本職工作’。

    保護己方日天元帥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來,玉帝的化身去到哪,李長壽的化身就跟到哪。

    這可是功德金身,離體的功德金身……

    磕著碰著,那就是漫天功德金粉!

    李長壽迫切想跟玉帝商量商量,自己把龍族扶上天庭,也不求別的了,玉帝陛下幫自己定制一個功德金身就夠了!

    想桃子、想桃子。

    天庭與龍族的聯軍掩殺而至,西海群妖象征性地反擊一下,隨之就四散而逃。

    但逃出洪天地的路徑,此時已經被完全封死,他們東奔西走,也只是給天兵天將增加一些腳程。

    用天庭官方的說法——

    這一場大戰,如火如荼、生死搏擊,雙方打的昏天暗地,海水之中海鮮歡騰。

    很快,浴血奮戰、持劍砍妖的玉帝化身,豁然轉身,看著一直跟在自己三丈之內的老神仙……

    玉帝化身傳聲道:“長庚愛卿,你這!”

    “陛下您砍您的,不必擔心小神,”李長壽含笑點頭,傳聲道:“小神在陛下身旁守著,別讓那道人殺個回馬槍。”

    玉帝化身傳聲道:“愛卿莫要擔心……罷了。”

    看著眼前這慈眉善目含笑而立的老者,玉帝也是沒辦法端起天帝威嚴,轉身繼續率軍沖殺。

    李長壽想了想,在袖口拿出兩只紙道人扔出去,化作了兩名銀甲壯漢,一左一右跟在玉帝身側,各自持劍、持槍與敵酣戰,護衛在玉帝化身身旁。

    提供全方位保姆式,戰斗服務!

    而在大戰中,李長壽也發現了幾個不錯的天將苗子。

    比如自家二教主敖乙,一聲不吭帶著一批龍族兵馬,啃最硬的骨頭,殺最強的大妖,青龍真身不斷翻騰。

    那個‘見一個愛一個’的‘天豆元帥’卞莊,這次也混到了一個小將軍之職,帶領兩千天兵不斷沖殺。

    意外的,卞莊在大戰之中,還真有幾分男兒風采,手中九齒釘耙更是大戰之利器。

    也不知卞莊是否有水中斗法的神通,身形比在水外還要靈活,九齒釘耙之下,除卻那些上了年歲的老妖之外,幾無一合之敵!

    李長壽將這些都暗自記了下來,稍后還可以上奏給玉帝陛下。

    是人才就善用,天庭現在就缺這個。

    然而李長壽最后才發現,自己記錄這些,完全沒什么用。

    半日后,西海戰事稍停,天兵天將與龍族兵馬合軍一處,隨后便一南一北掃蕩西海深處。

    玉帝化身總算做足了大將軍的癮,回了中軍端坐,這讓李長壽著實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該想個辦法,讓玉帝今后別搞這種‘御駕親征’的幺蛾子才行……

    這股大軍在四海中巡查半個月,將那些深海妖族殺的殺、抓的抓,也順帶襲擊了幾處海族叛軍。

    龍族對天庭越發信任,那些龍族長老看天庭天兵天將的目光,也滿是善意。

    待東木公道:“如今深海妖族已被驅逐,四海清寧!”

    前后不過十六日的,熱熱烈烈落下帷幕。

    而東木公話語剛落,天地間出現了一道道金光,天道降下天道功德,化作漫天金雨,撒向了天庭與龍族大軍!

    原本有些疲憊的天兵,被金雨落在身上,頓時精神抖擻;

    而龍族仙蛟兵、蝦兵蟹將沾了毛毛細雨,也是激動莫名。

    天道降下的功德,一按此次征戰中所做貢獻,二按神位品階高低,如此判定多寡。

    龍族一方,敖乙獲得功德最多,一縷金色光柱被他接納,自身境界又有小小上揚。

    其他龍族長老、龍族高手,各自都得了十多片金色‘羽毛’,自身業障被清洗了少許,多多少少都表露出了自身的激動。

    功德雖少,卻是希望。

    一龍族長老高聲喊道:“天道有感,降下功德!吾龍族,終于又能得天道認可!”

    而場中,唯獨華日天與李長壽,與這些金光無關。

    玉帝陛下要這點功德沒用,天道也不會因此事就給玉帝單獨降功德。

    而李長壽……

    小瓊峰上,一道金色光柱從天而降,無視度仙門護山大陣,直接砸在李長壽頭頂。

    哪怕這金光閃的迅速,只是轉眼就消失不見,依然引起了不少關注。

    還好,掌門季無憂及時從度仙殿中飛了出來,站在小瓊峰上方,在道道仙識矚目中,自言自語道:

    “不錯,貧道在此地設下的金光大陣,有效果了。”

    如此,幫李長壽遮掩了過去。

    季無憂也沒辦法,剛才這種情形,明顯是玄都**師在給小長壽搞功德。

    唉……

    跟腳深厚了,就是幸福啊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回返天庭的路上,主帥華日天,主動邀海神在云路上故意慢了幾步。

    “長庚愛卿,這個陸壓是個麻煩,我看他運道不弱,應當還有妖族復興氣運的加持,今后怕是個難纏的角色。

    不如現在你我合計合計,想個完全之策,將他盡早……”

    日天元帥抬手輕輕一揮,眼中露出幾分殺意。

    李長壽眨眨眼,隨之明白了玉帝這殺意從何而來。

    嘖,前朝太子。,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男神大人太難追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陰山密檔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我!巨龍領主〕〔烈火焚身[巴黎圣母〕〔平平無奇大師兄〕〔詭秘之主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3d历史开奖结果 3g足球即时比分 股票融资融券是什么意思啊 广西快乐十分 云南快乐十分 广东十一选五稳定计 15选5 12116期足彩即时比分 11选5遗漏数据查 黑龙江福彩p62中奖号码 吉华股票 快乐双彩 北单比分过滤软件 新十一选五走势 黑龙江省36选7最新开奖结果 河北20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