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快穿女配反派boss〕〔我靠作弊神器變強〕〔靈氣世界之登仙路〕〔神魔之上〕〔帝道為王〕〔廢材修仙錦鯉多〕〔斬云紀〕〔逆襲從渡劫失敗開〕〔全職武神系統〕〔至尊全能戰神〕〔米奈希爾之力〕〔小說上門龍婿葉辰〕〔神魔召喚〕〔萬古第一狂帝〕〔都市極品醫神〕〔都市超級雇傭兵王〕〔超級汽車銷售系統〕〔美女總裁的超級女〕〔我有一個屬性板〕〔刀風鎮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二百七十章 初‘戰’燃燈
    ,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海神?”

    燃燈道人帶著童子駕云而來,剛到海神廟后院上方,便神情冷淡著道了句。

    李長壽略微點頭,對著燃燈道人甩了甩拂塵,淡然道:“我得天庭誥命、玉帝冊封,巡查四海、主掌海事,自然就是海神。”

    燃燈道人眼底透出少許厲色,言道:“好一個玉帝冊封,天庭誥命,怪不得如此目中無人,連我闡教也不放在眼中!”

    李長壽聽燃燈一開口,就知對方是個老生靈了。

    只是輕描淡寫兩句話,直接把問題拉到了大教的高度,把‘不遵他命’,上綱上線到‘輕視闡教’……

    好在李長壽早有準備,警惕性拉滿,此時直接跳出了對方的話語節奏。

    李長壽又一甩拂塵,皺眉道:“道友來勢洶洶,到了我海神教便是一句‘你就是海神’,又直接問責貧道不尊闡教。

    這該如何說起?

    道友可曾自報家門?可否讓貧道知曉,貧道是如何不尊的闡教?”

    燃燈身旁跪坐的童子立刻高聲喊道:“睜眼看看,這是我家老爺!”

    李長壽眉頭緊皺,罵道:“你這來路不明的童子!

    此前來我海神廟中囂張跋扈、惹是生非!

    還膽大包天,說是奉了那位德高望重的闡教副教主之命,讓我本體現身外出!

    哼,分明就是前來誘我外出,意圖害我性命!

    怎得,你被我喝退走了,還不甘心,又拉了不知從哪招來的妖魔,還要冒充是闡教燃燈前輩親臨!

    你以為我會信嗎?”

    那童子眼一瞪,“你!”

    燃燈道人剛要開口,李長壽又指著童子繼續喝罵,嘴力全開,如連珠炮般!

    “就這?還想冒充那位仙風道骨、品格清高、和藹可親的闡教燃燈副教主?

    你可知,那燃燈副教主可是遠古時的先天生靈,天道未全他已生,如今玉虛稱德行!我道門之中,能跟燃燈副教主相比的,屈指可數矣!

    你瞧瞧你找的這老道,與你便是那一丘之貉!

    看似忠善、目露奸詐,寡廉鮮恥、為老不尊,道貌岸然、后生反骨,充其量不過是一大耳賊矣!

    連玉清大道之道韻都模仿不來,還敢冒充是那闡教之副教主!?

    呵呵,可笑謬之極!”

    呀,痛快了呀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這一番喝罵,直接抓住對方少許話語邏輯上的漏洞。

    直罵得——

    燃燈道人面色陰沉如水,那道童小臉漲紅、話不成聲;

    黃龍真人一陣哭笑不得,趙大爺忍笑直掐大腿,兜率宮后院的那個男人笑翻了寶身。

    有一說一,李長壽也沒見過燃燈道人,此前有所交集,不過是上次燃燈忽悠了黃龍真人,黃龍真人跑來問自己是不是在算計龍族……

    此時先認定是這童子在搞鬼,用‘燃燈道人可是世外高人,不可能這樣’,明捧暗貶,扔出去幾個圈套,看對方是否上鉤,進而也探一探燃燈的底。

    實可謂一石好幾只鳥之妙計。

    至于燃燈道人是否會氣極出手……

    這是李長壽最想看到的局面,而且保證自己的這具紙道人能搶先一步自揚。

    高手過招,只在一念之間!

    “海神,可罵夠了?”

    “哼!假冒我道門高人,貧道不與你動手就算是好的,如何能罵夠!”

    李長壽冷笑一聲,心底暗嘆。

    果然不好對付,燃燈道人也是臉皮夠厚,不是罵幾句就能逼他出手。

    李長壽心中于是更為警惕。

    就聽燃燈再開口,嗓音帶著幾分幽冷,“貧道修行如此多歲月,還是第一次被人這般辱罵。

    念你不識貧道,貧道不與怪罪。

    海神你且聽好,貧道便是玉虛宮中副教主,燃燈!”

    “哦?”李長壽點點頭,按慣例問了句:“有何憑證?”

    “憑!”

    燃燈道人差點破口開噴,此時卻又忍住,肩上的青銅燈盞綻放出璀璨流光,將安水城的天空都染成了彩虹之色。

    燃燈道:“如何?”

    李長壽皺眉,眼底有些慌亂,問道:“莫非道友真是那玉虛宮中座上客,元覺洞內老仙翁?”

    “哼,”燃燈冷笑道,“莫非我這琉璃盞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,”李長壽一陣搖頭,“洪法寶多不勝數,有幾個類似的也算正常。”

    燃燈罵道:“休要胡攪蠻纏!”

    “道友莫非心虛了?”李長壽笑道,“其實要我說,道友的道境也不低,為何非要假冒旁人在洪行走?

    這若是被燃燈前輩知曉了,豈非會對道友出手?”

    “貧道就是燃燈!”

    “真的嗎?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燃燈雙目瞪圓,此時當真想直接一盞琉璃燈扔過去,但卻明白自己若出手,便是中了此賊道的算計。

    燃燈道人一口氣拿出幾件寶物,有一串念珠,一座黃金寶塔,一只蓮花蒲團。

    “你可信得!”

    李長壽搖搖頭,“現如今,在洪行走,假冒知名高手的成本都如此高了嗎?這些法寶竟然都仿做了出來。

    不過話說回來,我與燃燈前輩素不相識,他有什么法寶也是一概不知。

    道友,你若真是那燃燈上人,不如就請天道為證,立個大道誓言自檢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貧道如何不敢立?”

    當下,燃燈對天道立誓,自證我便是我;

    天道之力降臨,卻并未有什么異樣。

    李長壽見此狀,頓時變了面色,在空中蹬蹬蹬后退幾步,額頭見汗、雙手顫抖,深深地做了個道揖:

    “哎呀呀!

    人教弟子多有冒犯,不知前輩竟真的是闡教副教主燃燈前輩!失敬失敬!”

    雖見李長壽如此‘驚恐’,又聽李長壽這般道歉的話語,燃燈卻是毫無半分快意。

    反倒是有種……

    對方敬畏的只是闡教副教主,而非是他燃燈道人,若他沒了這個頭銜便什么都不是……之感。

    這讓燃燈更是憋悶,一口火壓在心底,卻是罵不出、打不得,只能扭頭瞪一眼那道童。

    道童渾身一軟,癱倒在云上,呼吸都停了。

    “前輩恕罪、恕罪,晚輩這是第一次見前輩真容,當真有眼不識真豪杰。

    快,前輩里面請!”

    李長壽不等燃燈道人回話,已是先一步落了下去;

    燃燈眉頭一皺,此時也發覺,自己已處處被這海神牽著鼻子走,一時竟找不到發難之處,只能駕云隨著落下。

    若是今日就這般走了,他這面皮也就不必要了。

    然而,剛踏入海神廟后堂,燃燈就感覺到了一絲絲異象,視線余光撇向了趙公明與黃龍真人所在的角落。

    李長壽:……

    趙大爺這藏匿的功夫,顯然是不到家,竟然直接暴露了?

    正此時,一縷道韻顯現,在房梁、后堂的四個墻角,各自顯露出了陰陽雙魚互相追逐的淡淡虛影。

    太極圖威能?

    燃燈道人面色一變,看李長壽的目光更顯忌憚。

    怪不得,此人能跟西方那邊周旋如此之久,果然是太清圣人在打壓西方!

    燃燈心底火氣又去了三分,對李長壽扯出少許笑意,又見李長壽抬手相請,只是讓他坐左側賓客之位,不由更增幾分不滿。

    當下,賓主入座,李長壽先是親手奉茶,又晚一步坐回自己的主位。

    這是執,與有較大不同。

    李長壽搶先開口,指著那道童笑道:

    “他當真是前輩的道童?”

    “不錯,”燃燈緩緩點頭。

    “還真是聰明可愛、彬彬有禮,”李長壽頓時笑瞇了眼,這話說出來也是絲毫不違心,“此前來我這,我一見他就知是大家子弟。”

    燃燈道人擠出少許難看的笑容,“既如此,貧道讓童兒來請你去玉虛宮一見,海神為何斥責了我這童兒一頓?”

    “前輩,您怕是誤會了什么,”李長壽在袖中拿出了一只留影球,用仙力遞了過去,不經意間顯露出自己的仙力道韻。

    李長壽道:“前輩請看,事情原委就在其中。”

    燃燈道人略微猶豫,并未將這留影球直接捏碎,而是閉目探查其內訊息。

    其實,燃燈從現身到此時,每做出一個決定,在李長壽心底就會出現幾個選項,當燃燈做出決定的瞬間,李長壽已是有了應對之法,且在心底出現了后續給燃燈副教主備下的選項。

    簡而言之,被他李長壽在話理上占據主動,想翻身只能全盤推倒,或是一巴掌拍死他這具紙道人。

    可惜……

    太極圖警告。

    但燃燈也非易與之輩,言語之中暗藏機鋒、處處陷阱。

    片刻后,兩人不過寥寥十數句,卻像是過招千百回合,每一句話細品都別有深意,笑聲中藏著的都是殺人誅心之語!

    角落中的趙公明和黃龍真人,此時也是聽的一陣皺眉。

    黃龍真人還好一些,大概能體會到李長壽與燃燈道人言語交鋒之激烈。

    再看趙大爺那蓄著美髯的面容上……

    分明寫著、、,之類的……

    不多時,李長壽與燃燈已是‘揭過前事’,開始商談龍族之事。

    李長壽先是一句:“前輩說為龍族之事而來,莫非是龍族之中有前輩……什么親戚?”

    燃燈道人淡然道:“自然不是,貧道是為西方而來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來前輩是在西方教有親戚。”

    “親戚二字當真有些失妥,”燃燈道人淡然道,“貧道只是交友廣了些,欠了一些人情,如今趁此事還上罷了。

    道友,可否看在我闡教的面皮上,在龍族之事上,讓一些好處給西方?”

    李長壽眨眨眼,笑道:“前輩,晚輩在回答這個問題前,有一問想問前輩。”

    “但講無妨。”

    “前輩到底,是以自身之立場,為還西方教某位前輩高人的人情,來找晚輩商談此事,還是以闡教副教主的身份,命晚輩給西方讓利?”

    燃燈道人眉目一凝,卻不正面回答,只是道:“道友是不肯答應的意思了?”

    “晚輩還未回答,要看前輩的意思,才能給前輩答復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笑道:“晚輩是道門弟子,若前輩以闡教副教主之身份下令,晚輩自然受領。

    但前輩,晚輩也著實不知該如何對西方教讓利。

    晚輩與龍族交好,這海神教還是龍族出龍出力,幫晚輩一手建起來的,晚輩之前不忍龍族被算計,故多次暗中出手相助,也是還些人情罷了。

    晚輩又是玉帝陛下冊封的四海海神,無法眼睜睜看四海生靈涂炭,故幾次阻止了西方對龍族下殺手。

    若前輩以靈鷲山元覺洞之修道高人的身份,找晚輩商談此事,那晚輩當真要提醒前輩一句——

    龍族是遠古遺族,若歸順于天庭,對天庭大有裨益;

    天庭乃道門三位圣人老爺所立,更是道祖欽點執掌三界的神權之所在。

    其他先不提,前輩身為闡教副教主,卻幫外教來折損天庭、折損道門之利,這恐怕有些說不過去。

    若坐的不正,行又如何能端?

    屁股決定高度啊,前輩。”

    燃燈雙眼微微瞇了起來,突然對李長壽一笑,嘆道:“是貧道此前思慮不周,多有得罪。”

    言罷,燃燈道人直接站起身來,腳下生出一朵白云,將那童子也隨手帶上。

    燃燈道人笑道:“今日與道友相談甚歡,大受裨益,咱們改日再談。”

    “我送前輩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:……

    跑的倒是挺快。

    這位燃燈道人本身極難對付;

    自己點到了有關‘叛教’二字的邊緣,燃燈立刻賠禮告退,雖側面表明他心底確實有鬼,但自己抓不到半點把柄。

    莫非,燃燈投靠闡教,本就是多年前的一場算計?

    燃燈道人本就是西方那邊的棋子?

    李長壽站在后堂門口,仔細思索了一陣,待燃燈走后,掌心甩出一口三昧真炎,將燃燈坐過的椅子燃掉。

    又在燃燈剛剛站立之處,朝著地面甩出拂塵,將隱藏在地下的一縷氣息直接擊散。

    而后,房梁上的太極圖緩緩現身,一抹道韻在各處流轉,似乎在幫李長壽檢查是否有問題。

    等太極圖隱退,李長壽才道了句:

    “老哥,真人,可以出來了。”

    墻角水波晃動,神情復雜的黃龍真人慢慢顯露蹤跡,趙公明卻是不見蹤影。

    李長壽眨眨眼,忙問:“公明前輩呢?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氣不過……”

    “碰、碰去了?”

    “嗯!”黃龍真人老老實實點了下頭。

    李長壽禁不住呻吟一聲,抬手揉了揉眉心。,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男神大人太難追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〕〔烈火焚身[巴黎圣母〕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平平無奇大師兄〕〔我!巨龍領主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詭秘之主〕〔陰山密檔〕〔太虛化龍篇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什么是股票融资余额 3d试机号是多少 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26选5今晚开奖结 期货配资·杨方配资开户 nba比分188 3d开机号试机号开 炒股指南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直 彩经网排列三走势图 福彩3d走势图500期 天津11选5 26选5 山东十一选五*遗漏 股票分析师证报考条件 东方6十1开奖结果今天晚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