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將神歸來羅天塹〕〔皇天戰尊〕〔神化紀元〕〔三界云天〕〔無敵從淬體開始〕〔桀夫難馴〕〔變身之女俠時代〕〔韓少今天真香了嗎〕〔和親公主〕〔完美隱婚,老公已〕〔景家娘子會做媒〕〔大明星從十八線開〕〔清湛蜜事〕〔都市最強贅婿〕〔羅天塹顧伊人將神〕〔不死帝尊〕〔神醫妙相〕〔重生之微風不及你〕〔我真不想做主角啊〕〔穿書之許愿系統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二百六十九章 硬懟是不可能硬懟的
    ,。

    一首出場詩被這童子念的,李長壽最初還以為是哪位大佬……

    結果到最后點明了靈鷲山元覺洞,竟是今后大名鼎鼎的‘燃燈古佛’,這讓李長壽趕起人來,頓時沒了什么心理負擔。

    倒不是李長壽膨脹了,敢不把燃燈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實際上,李長壽對各位道門前輩,都保存著一份深深的敬意,能用十成心力去算計的,絕對不會用九成九。

    此時這童子太過傲慢,燃燈又自恃闡教副教主身份,直接點明讓他真身去見……

    逼他現身?

    其心未免有些歹毒。

    若是**師不在此地,李長壽可能還要多費點功夫,用已經記錄下剛才這童子話語的留影球,作為稍后自證的手段。

    也不可能好臉相對。

    而此時,**師就在上面看著,李長壽非但不能軟、更不能退。

    莫說是這個童子,便是燃燈親自前來,若是態度傲慢、目中無人,自己也只能保持距離、不卑不亢,喊一聲‘前輩’算是敬重,奉一杯茶水便是禮數。

    思路必須清晰,原則不能放棄。

    尤其是……

    對方都派童子騎臉輸出了,自己適當的甩些臉色,表達出自己的不滿,才是最穩妥的選項!

    像燃燈道人這般自遠古時代活下來的大能,李長壽絕不信對方不知這童子脾性如何。

    反倒是,恰是這般魯莽的童子,既可給自己施壓,看能否詐出自己本體;若發現事不可為,燃燈道人還可訓斥這童子幾聲,將鍋甩給‘臨時工’,自身不丟顏面……

    這些大能的心思,嘖,細的很。

    這些念頭晃過,其實不過剎那;

    分析完此事后續的可能性,李長壽甩起拂塵,一句:

    “請便,不送。”

    那童子頓時瞪圓了小眼,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一般。

    童子稚聲喊道:“海神,你可知我說的我家老爺是誰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李長壽冷哼一聲,淡然道:“單憑你這目中無人的性子,貧道也難給你好臉色,回去吧。

    貧道真身遨游四海,不便相見。”

    言罷轉身就走,讓那小道童在白鶴背上看的傻了眼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當真!”

    這童子立刻跳了下來,小臉漲紅,喊道:“你可知我家老爺是闡教副教主!

    便是十二金仙見了,也要喊一聲老師!

    你竟如此大膽!”

    李長壽理都不理,身周飄起淡淡的云煙,自行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走了?

    那道童頓時傻了眼,那些神使和凡人香客大多笑出了聲。

    就聽幾位神使調侃道:

    “想見我們家海神,脾氣還這么沖,慣得你喲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海神忙的很,可不是誰都能見的!”

    “你們!”

    這童子哪里受過這般委屈,當下直接跳起,要沖入海神廟大殿!

    側旁突然竄出了三五個壯漢,一人直接擋在這童子面前,用自己壯碩的真·胸肌,將這童子直接擋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其他幾個壯漢立刻向前,一個個穿著黑色皮甲,渾身肌肉散發著刺目的光芒,對著這童子齊聲……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這童子哆嗦了幾下;

    他雖是有真仙境后期的修為,但也不過是被點化的生靈,在這般局面之下,頓時面色蒼白、陷入慌亂。

    “你們要做什么!我、我只是個童子!我家老爺可是闡教副教主!”

    于是,這幾位神使的嘿嘿聲,變得更響亮了些……

    片刻后;

    這童子嚎啕大哭,坐著白鶴沖天而起,朝西北方向激射而去,速度卻是極快。

    李長壽暗中挑了挑眉,若非這白鶴是玉虛宮中的靈禽,自己就將它暗自扣下了……

    這應是頂好的靈種,最好是能搞一對公母。

    又聽后堂之外傳來一聲輕笑,**師駕云飄然而來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向前行禮,**師很自然地坐在后堂主位,笑道:

    “這燃燈道人也不知是何意,竟讓這童子來試探與你。

    長壽,你此前可是跟闡教之人起了沖突?”

    “弟子唯二相識的闡教高人,一是黃龍真人,二為云中子前輩,弟子都是以禮相待,不敢有半分怠慢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,且等我推演一番。”

    **師掐指推算,面容頗為認真;

    片刻后,**師輕咦了一聲,左手在面前緩緩畫了個圈,其內顯露出互相追逐的陰陽雙魚,借來了太極圖的威能。

    **師像是發現了什么有趣之事,嘴角漸漸揚起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在旁靜靜等著。

    神通不夠,心力來湊,心底推演著各類可能性,料想今日之事,應該很快就有后續……

    “哈……竟然還有這等唐事。”

    **師突然笑了幾聲,李長壽頓時有些納悶。

    就聽**師道:

    “這燃燈道人此次,竟是要受西方教一位圣人弟子所請,要做擔保之人,帶你去西方教商談有關龍族之事。

    當真有些唐。

    燃燈道人輩分頗高,交友頗廣,認識西方教之人也不足為奇。

    但如今我人教站在天庭之后,要助天庭大興,這燃燈道人不念天庭是道門所立也就罷了,竟直接要你真身現身,去個化身還不行……

    這架子,也未免擺的太大,太過不將我人教放在眼中了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問:“**師,此事咱們該如何處置?”

    “不必多理會,你該做什么就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**師輕笑了幾聲,起身在海神廟后堂走了幾步,左手輕輕一送,那道太極圖的虛影緩緩飛起,懸浮在后堂正中房梁下,旋轉兩周,自行隱沒。

    一抹難以言喻的道韻,在后堂各處彌漫開來,又漸漸的隨風隱去。

    **師笑道:“如此就可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**師愛護!”

    李長壽先對**師做了個道揖,又朝著后堂之外做了個道揖,朗聲道:“弟子誠心拜謝圣人老爺庇護!”

    **師不由笑瞇了眼,又溫聲勉勵了李長壽幾句,隨后身形就消失不見,沒在此地繼續看戲。

    “好好干,”**師臨走前,抬手錘了李長壽肩頭一下,“有些人心在道門之外,就不必多給他留情面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頓時明白了自家大佬的態度,鄭重地點頭答應兩聲。

    送**師離開后,李長壽抬頭看著房梁,也是一陣感慨。

    太極圖的威能,自己總算也有一縷了。

    要不要把本體藏在此地?

    呃,算了,這個倒是沒什么必要。

    這份庇護,其珍貴在于象征意義,而非威能如何。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也是頗感溫暖。

    這般人教,自己為之奔波操勞,有何不值?

    “接下來該如何應對?”

    李長壽沉吟幾聲,在后堂中慢慢踱步,細細思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童子駕鶴北去,算那白鶴的腳程,到玉虛宮也要花費一二個時辰;

    稍后燃燈大概率會借機前來,以道門前輩的身份,問責自己為何打了他童子、落了他面皮。

    此事可大可小,燃燈表面上,已經占據了主動。

    按**師的安排,自己只需要將太極圖顯露出來,讓燃燈知難而退。

    但,這并不算最穩妥的策略。

    李長壽很快就理清思路……

    燃燈道人是為西方教出頭,借他闡教的身份前來打壓自己這個道門后輩,若自己這強行頂回去,就是不給闡教面子,八成會與闡教交惡。

    自己完全可以用其他算計,避免與闡教交惡,將,作為自己面對燃燈道人的底牌。

    此事……

    “有了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停下腳步,這具紙道人立刻施展土遁回了地下的紙道人庫;

    心神流轉間,李長壽已開啟了,在東海龍宮附近某處海底石縫中躲藏的一只紙道人……

    這紙道人化作海神常用的老神仙形象,施水遁趕去了東海龍宮,一路暢通無阻。

    半個時辰后,李長壽又一次出現在了龍宮的歡宴上。

    這次李長壽并未耽誤,徑直找到了黃龍真人。

    李長壽向前,對著同桌的各位道門前輩行禮,笑道:“黃龍前輩,晚輩有一事相請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黃龍真人聞言頓時來了精神,忙道:“何事,海神道友但講無妨。”

    當下,李長壽當面施展傳聲之法,將燃燈道人派了個無禮童子之事,對黃龍真人詳細言說了一遍。

    黃龍真人越聽,眉頭皺的越深;

    待李長壽講完,黃龍真人起身對同桌的眾截教道友做了個道揖,笑道:

    “各位道友,容貧道有事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隨之,就帶著滿座賓客的少許疑惑,與李長壽一同離了主殿……

    請黃龍真人出面,算是李長壽此時能想到的最便捷之法。

    如此便可將今日之事,定性為自己與燃燈道人之間的矛盾,并非是自己不給闡教面皮。

    “教主哥哥!”

    敖乙從一旁跑了過來,忙問:“可是有什么麻煩?”

    李長壽笑道:“安心就好,不過是一些小事。”

    敖乙頓時松了口氣,定聲道:“哥哥若有用得上敖乙之處,又或是需要龍人手助陣,務必及時告知。”

    “善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含笑頷首,在敖乙護送下,與黃龍真人一同出了龍宮,朝海面飛去。

    待他們駕云到了海面之上,黃龍真人又問:

    “那童子,當真是蠻橫無理,徑直要讓道友你真身顯露,去玉虛宮一行?”

    “稍后真人到了那我海神廟中,只需看一眼留影珠就可知曉前因后果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嘆道:“晚輩一直不以真身在外難行走,是因,此時正相助龍宮、天庭,與那西方為敵。

    若有高手偷襲晚輩,后果當真不堪設想,根本不敢答應此事。”

    黃龍真人嘆了聲,“讓道友受委屈了,這位副教主……唉,總是有些讓人費解之舉,此次也不知想作甚。”

    “聽前輩這話,似乎這位燃燈副教主……在闡教之內并無太大威望?”

    “他輩分高,貧道與各位師兄師弟都尊他一聲老師或是師叔。”

    黃龍真人老老實實地解釋道:“不過是老師看在與他遠古時的交情上,給了他一個副教主之職,平日里便對我們發號施令。

    而且有些事,貧道也不好多說……”

    李長壽頓時明白了點什么。

    說話間,他們一老一青、一龍一人,已是到了南贍部洲邊緣。

    ——為了搶在燃燈興師問罪前趕過去,自然是橫跨南贍部洲最迅速。

    正當他們飛出東海邊界,背后突然傳來一句熟悉的嗓音,飄來一縷熟悉的道韻:

    “咦?也是巧了,怎得在這里遇到了?”

    黃龍真人連忙停下白云,李長壽扭頭看去,卻見一位身穿金色鎖子甲、面容威風堂堂的中年道者駕云而來。

    正是此前與**師一同在龍宮看戲的趙大爺,趙公明!

    若非趙大爺身周還纏繞著乾坤遁術的道韻,李長壽真信了跟趙大爺是‘湊巧遇到’,而非趙大爺疾追而來。

    “拜見公明前輩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老弟,你又忘了?”

    “呃,拜見公明老哥!”

    “善!看你們行色匆匆,可是有什么樂子?何不帶老哥一程!”

    李長壽:……

    果然,義薄云天什么的,都是無聊閑出來的!

    趙公明憑定海神珠施展遁法,直接帶黃龍真人與李長壽抵達海神廟后院。

    李長壽去前殿取來幾顆留影寶珠,將那童子言行展示了一遍。

    趙公明頓時破口大罵:

    “這位燃燈副教主幾個意思?

    竟開口就讓你本體現身?莫不是想替那些欲害你性命之人找好靶子!

    走,咱們去玉虛宮找他理論!”

    “老哥別急,老哥別急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忙道:“我料定燃燈副教主定會前來問罪。

    稍后只需老哥與黃龍前輩躲在暗中,各自拿一顆留影球,將我與他言說的話語盡數記下來。

    如此,若是事情鬧大,我也有理可說,免得被這位副教主扣幾頂不尊師長的帽子。

    若稍后無事,也就當此事并未發生,弟子也不想與這般前輩高人交惡。”

    黃龍真人聞言含笑點頭,目中帶著幾分贊賞,“道友心胸何其寬廣矣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笑道:“不過是冤家宜解不宜結罷了。”

    當下,趙公明催起定海神珠,與黃龍真人隱于后堂角落,兩位大佬各自拿著李長壽給的留影寶珠,從此時就開始記下此地之景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兜率宮中,那顆大樹下。

    玄都**師斜靠在樹干上,面前懸浮著一團云霧,其上清晰顯露著海神教后堂的畫面。

    看這‘拍攝’的角度,應該是借那道太極圖的虛影在暗中觀察……

    當**師看到趙公明和黃龍真人前來,聽到李長壽所說之法,也是撫掌笑了幾聲。

    好整以暇,靜待后事。

    李長壽在后堂坐了大概個半個時辰,一朵白云自西北方向飄來,其上坐著一位被金光包裹的老者,老者身旁跪坐著那個此前來喊人的童子。

    這老者,遠看還以為是清瘦面容,近看卻是方正臉型,倒也算是奇特。

    他穿著棕色道袍,坐在白云之上,雙手揣在寬袖中,肩頭漂浮一盞青銅燈盞,眼皮半睜、濃眉迫長,又有雙抓鬢、大垂耳。

    動靜之間,自有寶相威嚴;

    道韻流轉,自成高人風范。

    李長壽對燃燈道人的認知,其實并不算多。

    只知燃燈道人是封神大劫中添油加醋的一把好手,與來路不明的陸壓道君一唱一和,就把封神劫難越搞越大;

    而后封神大劫還未完結,燃燈又把自己名號中的‘道人’二字拿了,加上了‘古佛’的后綴,帶著幾名闡教十二金仙,叛出了道門。

    但對燃燈的具體跟腳、修為神通,李長壽都未曾聽聞過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站起身來,這次主動飛到后堂院落上方,這般細節也是藏了算計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(ps:感謝新盟主‘我的肝在求我饒他不死’、‘逗逼哪里跑’、‘一片回家的葉子’大力支持!

    上章章節數差錯了,刪稿刪的頭暈眼花~),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重生千年前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末日樂園〕〔黑金繼承人〕〔超次元女子監獄〕〔快穿:反派洗白攻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配资平台 股票配资平台全国招商 广东十一选五稳定计 重庆时时彩app老版本 重庆幸运农场app 山东老11选五走势图旧版 3d开奖今天结果号 广西快乐十分 重庆最新幸运农场开奖 楚天30选5开奖结果 10万元闲钱怎样理财好 贵州茅台股票代码 云南快乐10分 七星彩开奖结果50期 河北燕赵河北排列五走势 安徽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