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從反扶弟魔開始超〕〔生而為王免費閱讀〕〔重生之此女不好惹〕〔相公有點窮〕〔生而為王蕭陽葉云〕〔地獄使者〕〔蕭陽葉云舒免費閱〕〔生而為王〕〔蕭陽〕〔生而為王〕〔天衍亂紀〕〔無敵從時空吞噬開〕〔不死奧義〕〔宗主的都市奇妙生〕〔獵盡諸魔〕〔民國女校長〕〔金牌小廚神〕〔超級王者〕〔寒門棄少〕〔貼身戰兵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二百六十四章 真的,攔都攔不住
    ,。

    最后一道天劫持續了整整半個時辰。

    天劫帶著幾分‘發揮失常’后的不甘,恨不得擠出最后一點天劫之力,搞掉下面那個膽敢遁入天劫的渡劫者……

    但,真的一滴都沒了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懸空盤坐在巖漿湖上,身周滿是濃郁的仙光,元神與他道軀保持同一個姿勢,此刻已被金光浸滿,顯露著玄妙的道韻。

    對比之下,一旁那只小小的海神鋼叉,咳,海神神權寶器,都顯得黯淡了許多。

    渡劫成長生,是李長壽在仙道上的升華,與神道并無太多關聯。

    那三朵十二品青蓮的虛影,自他胸口、小腹、額頭現出,緩緩向他身后飄動,在他頭頂匯聚、綻放,緩緩旋轉。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一片空明,自身之道化自無形之間,在天地之間不停的延展……

    宛若這天地間有一面墻壁,自古而今已有數不清多少名字留在了上面,李長壽此時,也將自己的姓名刻了上去。

    胸口又有五色氣息繞動,化作純粹的五行氣息,歸于李長壽道軀各處,讓李長壽的道軀與元神完美相融。

    三花聚頂,五氣歸元。

    這就是金仙境?

    道軀輕靈空幻似要隨風而去,元神宛若仙玉雕琢而成;

    仙識緩緩鋪展開,已是能探查萬里之外。

    天地與我相近,萬物與我共生。

    命數與我無束,大道與我共鳴。

    自此躍出輪回,人書無此姓名。

    五行陰陽同生,自在還虛太清。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一陣安然,甚至……有點感動,鼻尖也有些酸澀。

    終于成金仙了。

    雖然在洪還沒什么自保的能力,更沒有什么厲害的法寶護身,只有一點點神通法術,能讓自己去應對一些不復雜的戰斗。

    但,他已經有了長生道果,有了正式成為圣人老爺法寶人的資格……

    再稍微努努力,找個角落躲起來,怎么也能活下去了。

    成仙,是螻蟻插上了翅膀;

    長生,也就是終于有了人形,在洪算是一個三流好手了……

    這一路走來,當真不容易。

    每日擔心被西方圣人碾死,擔心自己被卷入量劫,并為此奮不顧身的籌謀、算計,抱穩了人教大腿。

    不多說了;

    感動!

    給自家圣人和**師……比心!

    李長壽將口中的九轉金丹吐了出來,但想了想,又吞了回去。

    不急,再等等。

    如果這次真的用不上,還可以擦一擦,給靈娥成仙劫時用。

    反正是自己省下來的!

    煉氣士自修道開始,成仙前找尋自己的道,成仙后踏上自己的道,天仙境圓滿時,自身的道果已‘成熟’,迎接天道檢驗……

    渡過金仙劫,便證明此道可立足于天地之間,而煉氣士便可憑自身之道長生不老。

    入洪,拜師門,修無為,得太清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泛起了一幅幅畫面,自己原本入洪之前、真靈之中所帶著的那些記憶,在此刻也漸漸清晰了起來;

    許多被他忘記之事,透過大道映射,又落在心底。

    心底感悟緩緩而起,那一扇曾對李長壽打開過的眾妙之門,又在李長壽眼前露出了一條縫隙。

    接下來,只要推進去,自己就可如成仙之后的飛升一般,在成就金仙后,再向前邁出一小步……

    但,李長壽此時并未著急推門而入。

    他在等……

    空中那崩碎的劫云化作無邊靈氣,朝李長壽匯聚而來。

    那小小的元神張口一吸,這些純粹的靈氣灌入李長壽道軀中,被他道軀元神盡數吞掉,支撐他接下來的持續蛻變。

    正此時,方圓千里盡皆被霞光籠罩,天空中灑下金色光雨,但凡是被這些光雨沾到的生靈,病災者祛病消災,垂暮者生機勃勃。

    金色光雨中,有一道道仙子、老翁、天將的身影顯化,仙子翩翩起舞,老翁向前慶賀,天將在空中演練戰陣。

    又有仙鶴呈祥,幾只金鳳銀龍在天上不斷環繞轉動;

    一畝慶云托著李長壽緩緩升起,空中又有蓮花寶塔緩緩落下,宛若為李長壽加冕一般。

    但李長壽還在等,并未著急推開那扇大門,進入悟道境……

    他并非是怕自己陷入悟道境后有什么危險,**師就在不遠處;

    他在等,等……

    來了!

    有一朵灰云憑空出現,擠入眾異象之中,朝李長壽下壓而來,懸停在千丈高度。

    這灰云之上,再次凝出了一張虛無的老者面容,與李長壽對視。

    天地間的異象還在持續,但李長壽又禁不住有些提心,心底斟酌著自己該說點什么……

    百里外;

    渡劫觀察團都已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他們本打算向前為李長壽慶賀,又見到這灰云現身,齊齊停下了身形。

    “還有天劫?”瓊霄皺眉問了句,“這弟子修個長生,天道至于這么為難嗎?”

    云霄訓斥道:“勿要多言,這些都是海神道友的機緣。”

    玄都**師掌托太極圖掐指推算,很快就笑道:“無妨,這是因長壽修行進階太快,與天道常理不合,故降下天罰。

    這般天罰是為了與他多增歷練,并不會傷他性命。”

    玄都**師話音剛落,那灰云之上的老者面容消散,一道紫色神雷自天而落!

    李長壽身周青光閃爍,凝成一顆光繭……

    直接動用了剛升華的金仙境仙力!

    但,那神雷落下,不破漫天異象,無視李長壽的仙力防護,徑直劈在了李長壽胸口,將他打的皮開肉綻,胸口出現了一條可怖的傷痕!

    不過,這般傷勢并不算嚴重,李長壽元神安然無恙。

    “謝天道降責罰!”

    李長壽高聲呼喊,身形搖搖欲墜,卻堅持做了個道揖。

    圓滿了,少了最后的天罰環節,自己總覺得缺了點什么。

    到此時,李長壽才安心……

    呃?為何灰云還不消散?是了,這應是要劈自己兩次了。

    見到這一幕、聽到這般話,**師和三霄的面色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**師與云霄都是含笑點頭,一旁碧霄和瓊霄都是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李長壽那邊,又是一道天罰神雷落下,打的李長壽吐血三升,單膝跪在空中。

    “謝天道……降責罰!”

    李長壽高聲呼喊著,隨后便皺眉注視著空中的灰云。

    都劈兩道了,怎么還不消散?

    而抱著同樣的疑惑,**師請動太極圖威能,掐指推算,很快就道:

    “這是在罰他此前渡劫時遁入天劫。”

    云霄輕輕頷首,又問:“那為何天罰之云還不消散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**師沉吟兩聲,又推算一二,言道:“天機彰顯,是要罰他此前九次斬道境,違背天命有缺……

    好像,還不只是三道。”

    百里之外,第三道天罰神雷砸落,這次直接將李長壽劈翻在了慶云上,打的李長壽渾身抽搐。

    那灰云,還未消散!

    **師和云霄對視一眼,兩人瞬間化作兩團流光,眨眼出現在李長壽左右。

    而此時,李長壽將口中九轉金丹周遭仙力散掉,九轉金丹輕輕震顫,化作一縷縷金光,鉆入了李長壽身周各處其實……

    連續糟了三道天罰,李長壽已是意識模糊;

    此時他感受到了**師和云霄仙子的氣息,心底莫名安穩了些,口中仍然不忘道一句:

    “多謝天道老爺……百忙之中來劈……”

    本是嚴肅表情的云霄,聞言禁不住笑了聲,一旁**師也是以手扶額。

    接下來,云霄與**師同時出手,前者手中金斗一轉,化作半丈多高,將李長壽直接攝入其中。

    而**師長袖舞動,一張太極圖的虛影遮擋在混元金斗之上。

    但讓云霄與**師措手不及的是……

    上方,那劫云輕輕一顫,徑直消失無蹤。

    混元金斗之內竟然傳出‘咔嚓’的響聲!

    卻見混元金斗之內,一小塊灰云出現在了李長壽頭頂,對著李長壽再次爆發天罰神雷!

    “這!”

    **師和云霄面面相覷,兩人都非尋常人物,自然知道這是何意。

    這天罰,不能攔,也根本攔不住!

    “玄都師兄!”

    “不急,他用了九轉金丹,這天罰之力并不算太濃郁,無法滅他神魂,只是讓他重傷。”

    云霄皺眉道:“可,為何如此?”

    玄都**師沉吟幾聲,這次卻是直接盤腿坐了下來,雙手迅速掐弄法印,隨后一只手抵在混元金斗上,一只手掐指推算。

    而在玄都**師背后,一張三尺直徑的黑白太極圖現出影蹤。

    這次,玄都感受到了一縷有些異樣的天機,仔細體會之下,心底就出現了些許訊息……

    再看此時混元金斗之中的情形;

    原本昏迷的李長壽,被天罰劈的抱頭亂跳,靠著九轉金丹不斷恢復傷勢,又不斷被天罰制造傷勢。

    玄都**師頭一歪,心底浮現出了這般畫面……

    那朵劫云上仿佛有個火氣沖沖的老道,對著下方李長壽甩出雷霆之鞭,每甩一次,還喊一句:

    ‘渡不渡?’

    ‘就問你渡不渡!’

    ‘還九成八的把握再渡劫,你咋不十成把握直接拿大羅!慣的你是不是?’

    ——腦補,純腦補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玄都**師嘴角一陣抽搐,額頭掛滿黑線。

    云霄忙問:“玄都師兄,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這個,”**師沉吟兩聲,言道,“天機,不可泄露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九轉金丹還是用了。

    李長壽當真不理解,自己又沒做什么傷天害理的事,天道老爺怎么就抓著他劈了整整十二道天罰神雷?

    還好有一顆九轉金丹吊命,又有混元金斗給自己迅速穩定傷勢、恢復元氣,不然自己可能真的會成洪史上最短命金仙!

    洪真的,太兇險了。

    本來渡劫之后,自己已經反復告誡,不能飄、不能膨脹,腳踏實地一點,金仙境,在洪之中不過只是中等意思。

    封神量劫就在前面,如果沒有什么變數,趙大爺和三霄這般高手都逃不過……

    然而,李長壽的這般思想工作,根本沒什么意義。

    剛剛渡了金仙劫,轉眼被天道老爺教做人!

    那一次次天罰神雷的鞭撻,幾次在生死之間徘徊,方知自己依然是如此渺小,長生不過是捧在掌心的一粒沙子,握不緊、就沒了……

    不過話說回來,云霄娘娘的混元金斗中,還挺舒服。

    李長壽輕輕呼了口氣,檢查著自己的傷勢,九轉金丹那強悍的藥力還在持續散發,自己的傷勢不用管就能恢復。

    道基無損,道果無恙,就是……

    疼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這金仙劫總歸是熬過去了,邁入了一個全新的臺階。

    稍后可放緩悟道的步伐,將精力投入到功德、丹道、靈寶、遁法等方面,全面提升自己的實力,以及保命的能力。

    現在倒是可以說一句:

    金仙境,穩了!

    李長壽凝心靜神,推開了那扇眾妙之門,朝著其內踏步而去!

    當然,在此之前,李長壽借用紙道人,將自己要閉關大概十二年之事,用寫紙條的方式,放在了自己在天宮中的府邸,以及海神廟敖乙神像腳下,并通知了守在府邸的天將,用神念呼喚了敖乙一聲。

    成仙劫時入眾妙之門,大幅度跨越境界,稱之為飛升;

    金仙劫時,就算再入眾妙之門,想飛升卻是不太可能了。

    金仙九品,圓滿可稱大羅金仙;

    這是一個全新的境界,也是一個嶄新的生命層次,李長壽也不知自己能前進多少步,他也不急。

    穩健一點,這次就是鞏固境界,不圖晉升。

    正當李長壽在混元金斗中開始養傷閉關……

    天庭,凌霄寶殿中。

    東木公將一份奏表呈上高臺,笑道:“陛下,按您的要求,已是將天庭正神之位的各類便利整理好了。

    想必,這對龍族來說,也有莫大的吸引力。”

    白衣青年低頭看了一陣,很快就笑道:“嗯,不錯,記得在公示之前,將此奏表的內容,盡數告知長庚愛卿。”

    “老臣領命。”

    “對了木公,”白衣青年看著奏表中寫的第十八條,笑道,“你猜,長庚愛卿的修為境界會是在哪般?”

    東木公沉吟幾聲,道:“老臣只見過海神的化身,著實看不透,但最少也是金仙之上,大羅境也有可能,這奏表中的內容應該對他可有可無,老臣此前也就沒對他多提。”

    “吾也這般覺得,這些正神的便利,對長庚愛卿意義都不大。”

    白衣青年緩緩點頭,目光從奏表中的第十八條‘正神福利’上挪開,繼續與東木公說些無關緊要的話語。

    那奏表上赫然寫著:

    第十八:若入天庭為正神,可免成仙劫,金仙劫時只需手持天道神權寶器,可免一重天劫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(ps:感謝白銀大盟‘再三須重事’的飄紅打賞!感謝新盟主‘c君的節操’大力支持!),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男神大人太難追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〕〔陰山密檔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最終進化體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我!巨龍領主〕〔烈火焚身[巴黎圣母〕〔平平無奇大師兄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股票分析师证怎么考 南昌配资 广东快乐10分开奖 棒球比分直播运彩即时比分 江苏11选5遗漏号 银行基金配资业务 山东十一选五 澳门球盘即时赔率 秒秒彩官网 怎样判断股票涨跌 0120903足球直播 3d近十期开奖号码 p2p理财平台可靠吗 北京快三 浙江十一选五遗漏 正规期货配资公司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