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戰神之王〕〔做首富從撿寶箱開〕〔都市最強仙醫〕〔都市終極高手〕〔巨星從氪金開始〕〔病嬌反派又騙我寵〕〔妙手神農〕〔穿越財富人生〕〔我的員工賊強〕〔貼身狂醫混都市〕〔宋先生你頭發亂了〕〔紅塵籬落〕〔我主宰了靈氣復蘇〕〔我真是非洲酋長〕〔偷愛〕〔我什么都懂〕〔絕品校花保鏢〕〔炎少寵妻上癮〕〔超級學神〕〔誤惹總裁:穆先生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二百五十九章 金仙劫倒計時!
    ,。

    “別多想啊,本師叔剛才只是不小心柔弱了一下下,借你肩膀靠一靠!”

    酒玖抬手在李長壽肩頭拍了拍,“給你掃干凈了!”

    李長壽淡定的一笑,酒玖略微有些心虛地縮了縮脖子,又想起自己是師叔輩分大,輕哼了聲,全當剛才無事發生。

    鬼知道怎么就靠上去了!

    送皖江雨師伯入了輪回之地,李長壽和酒玖也沒在地府多留。

    臨別時,李長壽將自己來時準備的那份‘厚禮’,拿出來送給了牛頭馬面。

    那是一百條鱧鮪靈魚,以及六十六只養肥待宰的靈獸。

    牛頭馬面本是固辭不受,但李長壽的這份謝禮,就如一只靈貓鉆入了兩人心底,在那不斷撓來撓去……

    他們,真的饞了。

    除卻修行者之外,幽冥內無活物,他們也極少能去外面走動,當真是多少年沒吃上一口熱乎肉。

    巫族也就好這個。

    有個說法,是巫族妖族當年大戰,最初并非是因為妖族想要統治大地、或是巫族想要霸占天空。

    而是……吃出來的……

    很多仇視巫族的大妖前身,本就是被巫族捕獵的對象。

    ——只能說洪太奇妙,生物鏈不可靠。

    送李長壽和酒玖離開,牛頭馬面鬼鬼祟祟地回到了自己的值班點——那座高山之上。

    兩人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領,布置了一層隔絕外部探查的結界,又架起火堆,升起了大火,拿出了兩只法器靈獸球,看著上面寫的那兩行字:

    打開靈獸球,兩只乳豬大小的靈獸落在地上,被繩子捆起了足肢……

    牛頭馬面立刻忙碌了起來,不多時就將靈獸處理干凈,放在火上慢慢燒烤。

    “這是什么?”

    牛頭看著靈獸球中落下的兩只香囊,拿起來看了眼,其上還貼著標簽……

    “人族,這么講究的嗎?不是烤熟了就吃?”

    “搞一下搞一下,今天咱們也人一把!”

    片刻后,兩個蹲在火堆旁的巫族高手,口中齊齊發出一了一陣“香”、“香”的呼喊聲。

    一個時辰后,兩人終于吃到了嘴里……

    牛頭先撕下一小塊肉嘗了一口,閉上雙眼、細細咀嚼。

    他突然轉身跪坐在地上,拳頭猛力砸地,砸得下方山體光芒閃爍,層層禁制都被激發了出來。

    那馬面眉頭一皺,見狀有些狐疑地,撕下了一小塊后足肉,送到了口中,慢慢咀嚼。

    一瞬間,他頭上的那一溜鬃毛豎了起來,渾身像是過電一般,老馬的大眼中留下了兩行眼淚……

    “牛,這太美味了!

    啊,我渾身的筋骨像是舒張開了,可我竟動了羞恥的念頭,不想將這么美味的東西分享給我們的族人。”

    “馬,我恨!我恨啊!

    這么多年都沒去在意人族吃飯的方法,錯過了這么多年!”

    馬面雙手顫抖著撕下了第二塊前足肉,咀嚼過后,輕聲贊嘆:

    “心機深沉的人族,他們是想用這種辦法嘲笑當年的大地之主嗎?

    啊……不行,一次不能咬這么多。

    這個人族天仙留下的這種調料,實在是太厲害了!”

    “呃,天仙?他不是元仙嗎?我也沒細看。

    馬,你的那只吃得下嗎?”

    “自然吃得下,他隱藏了境界……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!

    牛,我們需要將他留下的東西平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,除非你打得過我,”牛頭果斷搖頭,“你知道我平常最喜歡占你便宜,這次肯定不能讓步。”

    “吃完了練練?”

    “慢品,慢品……哦,這該死的味道!”

    不多時,這一線天雄關旁的一座大山開始不斷搖晃,其上的禁制光亮閃了又閃,兩股強悍的血氣驚懾千里幽魂!

    路過此地的幾名人族煉氣士,見狀不由一陣皺眉,交了過路費之后,又有些擔心地不敢向前。

    這……靠不靠譜?

    “快過去,放心就是,兩位大人在活動筋骨,傷不到你們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,酆都城東數萬里。

    告別了‘哞咴’頭套客,朝幽冥界邊界飛去的大葫蘆上,李長壽嘴角帶著淡淡的微笑,品讀著手中丹經。

    因為不放心酒玖師叔的人身安全,他大半心神都在此處守著。

    畢竟小師叔屬于珍稀保護的那一類女子,當然不能出什么差錯。

    酒玖問:“長壽,咱們現在要直接回去嗎?”

    李長壽笑道:“難得出來一趟,咱們去皖江雨師伯要投胎的那戶人家看看,再回山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”酒玖咧嘴一笑,開心地答應了聲。

    然而,飛了一陣,酒玖又沉吟兩聲,問了句:“這個,那戶人家在哪?”

    李長壽:……

    感情您也是‘過目就忘’、‘轉念就沒’。

    “先出幽冥界,直接去南贍部洲,到時候再找尋吧,我記下了大概的位置,應該不會找錯。”

    酒玖挑了挑眉,贊嘆:“嘖,跟著小長壽出來,本師叔果然不用多擔心什么,那就都交給你了喔!”

    李長壽笑而不語,繼續品讀丹經,心底反復計算著,還有多少可以準備的渡劫小玩意。

    一路向東,出得幽冥界,取路南洲行。

    酒玖駕著大葫蘆總共飛了兩日,抵達了南贍部洲東部臨海的一座大城附近。

    皖江雨投胎的那戶人家,就是這城中的守備將軍。

    仙識掃過,城中繁華盛景映入道心之中。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,突然又泛起了少許感悟,似乎有個聲音告訴自己,可以趁這個機會,在俗世走走看看,補全自己只差一絲圓滿的道心。

    此時渡劫把握只有九成七,準備的東西再多,也一直達不到理想狀態的九成八,就是在道心上還有一絲不圓滿。

    李長壽道:“師叔,咱們在俗世中走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,”酒玖背起誅邪如意劍,與李長壽一同落在城外的一處桃花林中,各自收斂氣息,朝大城而去。

    此時酒玖在地上行走,李長壽才注意到,她腳上踩著的,還是那雙舒適的柔草鞋。

    李長壽對穿衣打扮,追求的只是普通潔凈。

    酒玖對此倒是全然不在意,也就多虧了仙人都有仙靈之體,自身無垢。

    入了城中,酒玖滿是新奇地打量著各處,而凡人們也都新奇地打量著這個少女……

    辣么大……

    怎么生的……

    她背上的葫蘆!

    酒玖修行千多年,進入俗世的次數卻是寥寥,只是在山中混著。

    今日到了俗世之中,她很快就被俗世的熱鬧所吸引,東看看、西湊湊,觀察一些奇怪的凡人,也會在路邊乞丐面前駐足,拿出兩顆靈丹豆。

    然后被乞丐罵了句:“別啥都往咱碗里面放!咋地,你還想下毒啊!”

    酒玖呸了一聲,倒是沒跟凡人計較,邁著輕盈的步伐,尋找著最繁華之地。

    她會買一只花花綠綠的面具戴上,又悄悄摸到李長壽身旁,突然‘哇’的一聲出現;

    也會在那香甜的糖葫蘆面前駐足停步,禁不住小手抹抹嘴角,問能不能用玉石換它兩串。

    李長壽就在一旁含笑看著,目光帶著幾分安然,這滿滿的……

    老父親帶小女兒逛街既視感。

    酒玖在街上玩鬧一陣,惹來不少目光注視,卻是渾然不覺;

    她又嗅到了一旁傳來的飯菜香味,拉著李長壽跑去了不遠處的酒樓。

    但很快,酒玖乘興而去、敗興而歸。

    吃慣了山中養的靈獸,這些凡塵俗味,確實有些無趣。

    此時酒玖也注意到,李長壽似乎狀態有些不對。

    目光猶疑瞳無定,自身道韻若隱現……

    這,明顯是有所感悟的征兆。

    酒玖平日里雖然喜歡胡鬧,但這般時刻也是頗為正經;

    先是不著痕跡地后退半步,跟在李長壽身后,又拿出了一把連鞘的短刃提在手中,放出一縷仙人威壓威懾周遭凡人,為李長壽護法。

    李長壽此時,心底被一縷縷道韻所填滿……

    他問了自己這么一個問題,就在這大城中漫步而走,思索著、回味著,聽著,看著,回憶著……

    “窩窩頭,一文錢四個!”

    “菜,賤賣了!賤賣,都是菜!”

    “娘親,我想吃烤瓜!”

    不知不覺走到了一處市集,李長壽腳下隨意邁動,隨波逐流,找尋著自己的機緣。

    他沒想到什么典故,此時也沒太多忌憚,唯一想著的,就是穩妥起見,有感悟、找到方向就壓一壓。

    酒玖靜靜跟了一陣,很快就發現了一點小問題……

    眼前這個小師侄身上的道韻,自己怎么,完全看不明白了?

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酒玖眨眨眼,這還是第一次感受到李長壽的道韻,而這股道韻晦澀難明,與她所修之道雖同源,卻是毫不相近。

    一樹開千花,芯蕊各不同。

    但小長壽的道韻,她這個師叔竟參悟不透,這就很說明問題了!

    ‘怎么回事?小長壽壞掉了?’

    酒玖嘴角一撇,莫名泛起了幾分爭強好勝的念頭,越是自己感悟不透,越是開始用心感悟。

    于是……

    她也悟到了。

    李長壽走著走著,已是大概明白自己道心得欠缺在何處,從悟道中掙脫了出來。

    自己就是一個俗人,不必壓制自己心底的念想,不必覺得‘此事與修行無益’,就壓抑自己的天性。

    嗯……穩字已經寫進了他的性情之中,還處于比較核心的位置。

    上輩子常聽人說,有人的地方便是江湖;

    而自己如今所要明白的道理,其實就是——但凡生靈,都有‘人性’,有人性之地便是在凡塵之中。

    道非本我,性為本真。

    最后這一絲道韻,今日便補上了。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安然一笑,仿佛已經看到了一閃大門就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只要向前邁出半步,推開這扇門,就能抵達一個全新的生命境界……

    長生,觸手可及。

    渡劫,已進入了預啟動階段。

    李長壽收斂心境,從感悟中回轉了過來,準備回山之后就開始著手渡劫前的最后準備。

    正此時,背后有一縷道韻涌動;

    回頭看了眼酒玖,發現小師叔身周道韻環繞,體內仙力涌動,大眼中帶著些許疑惑……

    怎么師叔也要突破境界了?

    **,這么管用?

    李長壽掐指推算,立刻明白,是自己剛才感悟道心時不小心流露出的道韻,影響到了酒玖師叔。

    酒玖師叔本已是真仙境巔峰,如今向前邁出一步,很可能就直接踏入天仙之境。

    這次師叔的突破,同樣不可大意。

    李長壽仙識探查城中各處,迅速鎖定了一處將軍府,看到了那位小腹微隆、被侍女攙扶在院中散步的年輕夫人。

    李長壽袖中跳出了兩只紙道人,在他腳邊直接沒入地下,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隨之,李長壽身周出現一層云霧,將陷入感悟中的酒玖用仙力包裹,施展土遁帶離了此地,就近趕去東海。

    此地濁氣混雜,若在這里突破,很容易污了小師叔的無垢仙軀。

    這也算無心插柳柳成蔭吧。

    在東海找到一處小島,李長壽布置了兩層陣法,在小師叔耳旁輕聲道:

    “師叔你在此地閉關,我在一旁守著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酒玖答應了一聲,很快就閉目凝神,在陣中坐了下來,心底莫名地安穩。

    李長壽一心二用,在此地用紙道人為小師叔護法,本體卻在丹房下的密室中,開始檢查自己所準備的字寶囊。

    一只只寶囊依次在掌心閃出、隱沒,里面準備的法寶、法器、丹藥、微型陣法等渡劫必需品,盡皆充分。

    待酒玖師叔完成突破,自己剛好可以請**師動身下凡,為自己渡劫護法。

    這個算是他一直為人教辦事得到的‘優秀員工福利’,比忘情上人渡劫時的護法團隊,略微高檔了……

    一點點。,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男神大人太難追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陰山密檔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我!巨龍領主〕〔烈火焚身[巴黎圣母〕〔平平無奇大師兄〕〔最終進化體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河北排列7 江苏11选5前三组 22选5 e球彩 钻石帝国 古墓丽影 奥克竞彩比分直播 体彩浙江11选5开 3d独胆王独胆预测 看图能预测股票涨跌吗 上证指数 秘密行动 3d开奖结果今天结 极速11选5 快乐十分钟开奖号码广西 乐透游戏大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