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小說男主霍庭深溫〕〔小說主角霍庭深溫〕〔重生之此女不好惹〕〔完美隱婚,老公已〕〔團寵王妃美又颯〕〔離婚后忽然得寵〕〔鳳顏劫:爺的傾城〕〔重生六零我養活了〕〔愛情沒有那么甜〕〔高能廚娘:帶著微〕〔無敵從時空吞噬開〕〔多元宇宙之執劍求〕〔斬寒〕〔逃出世界〕〔天啟王座〕〔回來當醫仙〕〔我真不想做主角啊〕〔首席大人的掛名妻〕〔在美國當警察的日〕〔天降我才必有用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二百四十四章 即將上天!
    玉帝陛下,到底是來做什么的?

    目送著玉帝化身駕云升天,李長壽心底的疑惑一層又一層。

    這兩天,他都陪著玉帝干了些啥?

    逛街、聊天、談天說地,游山、玩水、策馬奔騰。

    他,度仙門新晉元仙境小弟子、龍族的茍頭軍師、南海海神、人教小法師,做了兩天男陪玩?

    這……

    難不成,自己上天任職前,天庭對自己的終極考核,就是是否能陪玉帝游山玩水?

    這年頭,迷惑行為當真太多了……

    “三年后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沉吟幾聲,開始細細盤算此事。

    這是玉帝這次下來‘巡查’,給出的唯一一個有價值的訊息了。

    三年后旨意就會下達,這比自己所預料的,要提前了不少。

    之前不是說那旨意需要一兩百年才能凝成嗎?莫不是給他開了天道下載加速通道,提前安排上了?

    不過,在此時讓天庭正式介入龍族之事,倒是不錯的節點。

    自己數十年前就做好的一點小計劃,也能提前派上用場了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等了一陣,一直躲藏在遠處的蚊子小心翼翼地飛來,落在了李長壽肩頭。

    “大人,剛才那位功德化身,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些事、有些人,不要多問,能讓你知道時,自會讓你知道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溫聲說著,文凈道人頓時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文凈道人徑直說道:“是屬下多嘴,大人,西海龍宮即將選派三十六名龍子龍女拜入三教道承,半數要拜入總共六家的人教道承。

    此乃西方教算計,是一個名為金蟬、與屬下差不多跟腳的兇靈所提。

    這批龍子龍女會被西方控制,找準機會惹怒三教道承,從而讓龍族陷入孤立無援之態勢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李長壽緩緩點頭,言道:“麻煩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屬下能做之事,屬下告退。”

    血蚊化作了一縷血色云霧,漸漸消散。

    李長壽又補充了一口三昧真炎,將這云霧徹底燃盡,不留半點痕跡。

    文凈道人似乎變了許多?

    怎么可能這么容易。

    正所謂,江山易改本性難移,文凈道人此時不過是在自己面前,表現出了自己想讓她表現出的樣子。

    這般兇惡之靈,李長壽是絕不會相信,她被自己灌輸了一點成功學,就變成了良善之輩。

    又在海神廟各處檢查了一陣,這具紙道人悄然回歸地下紙道人小院中,在相思寶樹旁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靈山腳下,蚊子洞中;

    盤坐在床榻上的文凈道人,緩緩睜開那雙狹長的鳳眼,眼底帶著幾分疑惑。

    剛剛如果她推算的沒錯,那個幾乎完全是功德構成的化身,應是道祖的童子、與圣人同輩的玉帝昊天之化身……

    玉帝,人教,海神……

    第一次接觸南海海神時,海神給她畫的那些餅,現如今已是切實展露在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大教之爭,亂局難控,文凈道人漸漸有些看不懂如今的局面了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本女王大人就先跟著你混些年頭,再觀后事如何。

    不過,這家伙此前說的那些話,倒也蠻有道理。

    本我的追求……

    ‘我,這么多年,到底在追求什么呢?’

    文凈道人的雙眼,漸漸變的空洞、迷茫,她慢慢從盤坐變成了側躺,又漸漸將身子蜷縮了起來……

    這洞府有些空曠,只有些許滴答的水聲,輕輕回蕩。

    還好,李長壽當時只是拿了幾個小問題,若是拿出三大終極問題‘我是誰、我從哪來,我去往何處’……

    后果不堪設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玉帝的化身離了安水城,整個神都是元氣滿滿,心底舒適無比。

    ‘跟長庚愛卿巡查凡俗之事,竟也是這般有趣。’

    玉帝輕笑了聲,并未著急回返天庭,而是駕云朝著東北方向而行,用仙識注視著下方凡人的生活。

    ‘仔細琢磨,長庚愛卿的每句話,似乎都能剛好在點子上,不露機鋒、卻又讓人回味無窮,妙啊,妙。’

    長庚愛卿從哪練就的,這般為人處世之道?

    若是可以,讓天庭仙神都學一學,自己這個玉帝做的,肯定不會枯燥又乏味。

    這一路走過紅塵,玉帝突有所感,看到了一條修行之道。

    這條道此時還有些模糊,并未顯露出真正的影蹤,玉帝也只是有所感悟,而無法確切地握住。

    “紅塵俗世,莫非還有吾的機緣在?”

    玉帝化身挑了挑眉,卻也沒多想,駕云朝著高空而去。

    玉帝自然明白,自身有天道壓制,絕對無法邁入圣人之境;而自己又有天道守護,圣人之下無人可傷。

    與其花心思在修行上,不如全身心投入到三界管理。

    這一路,行蹤縹緲,云霧翻生。

    因玉帝化身回返天庭時,已是在東勝神州與南贍部洲的交界處,去的自然就是東天門。

    順便,還能考核下東天門守門天將。

    待玉帝化身飛到東天門附近,禁不住輕輕皺眉。

    堂堂天庭的東大門外,怎么……

    還躺了一個?

    東天門前,一道身影躺在云路上,像是在呼呼大睡,幾名守門的天將眉頭緊皺,那群天兵也是一陣咬牙。

    而在天門不遠處,幾名老者蹲在一朵白云之后,一個個遮著自己的面容,顯然是沒臉見人了已經。

    躺在那的青年道者天仙境修為,躲藏在遠處的那些老者中,有一人還是金仙境高手。

    ‘這是哪般陣仗?’

    玉帝化身皺眉向前,到了那東天門前;

    地上躺著的那青年天仙,還睜開眼看了玉帝化身一眼。

    “華大哥,這是從外面剛回來?”

    有天將在前打著招呼,強顏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不錯,出去辦了點私事,”玉帝化身問道,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嗨,別提了!”

    一名天將嘆道,“外面這家伙還是個癡情種,因為看上了咱們天庭瑤池中的一位仙子,就非要過來加入天庭。

    兄弟幾個不讓他進去,他還就在這里躺下了,耍起了無賴!”

    玉帝化身也是一樂,“他看上的是哪位仙子?”

    一天將向前傳聲道:“是王母娘娘駕前的掌燈仙子,此前百年,只有這位仙子進出過東天門。”

    玉帝略微點頭,又道:“那為何不將他趕走?”

    “這個,”一天將苦笑道,“萬年前通明殿就有令傳下,若要有人想入天庭為兵將,就將此人帶去兵閣受審。

    按規矩,是要放他進去的。

    可他動機不純、來路不明,這般情況,咱們也拿不準,不知是該趕還是該放。”

    玉帝化身想了想,笑道:

    “此事也不難解決,可以先帶他去兵閣受審,讓他入個天兵天將之列,而后他就必須遵守天規天條。

    若敢冒犯瑤池仙子,直接亂雷劈掉修為,貶下凡間不就是了?”

    聽聞此言,地上躺著的卞莊哆嗦了下,睜開眼瞪著玉帝化身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這人怎得如此歹毒?”

    那幾名天將卻是眼前一亮,各自笑著走向前去,溫聲問卞莊想不想加入天庭序列……

    玉帝化身見狀略微搖頭,飄然入內。

    剛才那話,不過是嚇一嚇外面這人罷了。

    只是一心愛慕,前來投奔天庭,賴在東天門前不走,也罪不至此,讓他受些皮肉之苦也就算了。

    天庭雖然缺兵少將,卻也不缺這般,一看就是哪家洪荒勢力的嬌慣子弟。

    不過話說回來……

    剛才幾名天將查都不查他身份、令牌,就直接放他入內。

    嘖,每個人各扣三百年功德俸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瓊峰,地下密室。

    “三年,說長不長,說短也不短吶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嘀咕一句,在袖口中的寶囊翻找一陣,取出了一摞布帛。

    之前小瓊峰比較窮苦,有點資源也都投入到了修行和底牌上,所以很多時候,都是用比較廉價的獸皮、竹簡,做手寫之物。

    而奉行著‘窮什么不能窮孩子’、‘師妹如果不富養容易被人拐走’的理念,李長壽倒是沒讓靈娥有過半分節省。

    現在小瓊峰也算勉強‘洪荒小康’水平,布帛和玉符也都能用上了。

    搬出一摞布帛后,李長壽又搬出了另一摞,如此重復數次,將這些布帛按照編號依次在地上攤開……

    頓時,一張密密麻麻地思維導視圖,出現在了李長壽面前。

    這,就是那點小計劃的部分內容了。

    借‘天庭降旨、海神上天’搞事,是李長壽此前就已定下的策略,一直在等玉帝的旨意。

    這也是之事中,較為重要的一步。

    他需邀請龍族前來觀禮,讓龍族看到上天庭之后的好處,功德之力必須肉眼可見,對龍族有所觸動。

    又需注意,此事會不會暴露自身之所在,畢竟神位不可能給紙道人,必然是天道降在自己本體身上。

    他也是第一次做正神,沒什么經驗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李長壽還要考慮的更多一些……

    戰略層次需要自己大張旗鼓、耀武揚威,但戰術層面,還是要能穩則穩,穩中求利。

    要趁這次機會,進一步宣揚天庭威儀,提升天庭在洪荒中的存在感。

    而自己若是布置、安排的好了,也能從各處借勢,繼續加厚南海海神的跟腳。

    稍后要請之人,也不必太多,分量夠就行了。

    他初擬的觀禮名單中,需有東木公代表天庭。

    也必須有足夠多的天兵天將,增加天庭威勢,給人一種‘天庭不知不覺就已發育起來’之感。

    龍族方面,敖乙必須在場,敖乙能請動的龍族高手越多越好,但要防備有西方教安插的奸細搗亂。

    三教方面,自己倒是可以請金鰲島煉氣士,如金光圣母,在截教中地位不高不低,與自己也有一些交集,就是挺不錯的人選。

    而闡教方面,只需要請一個黃龍真人就足夠了,還能趁機緩和黃龍真人與龍族的關系。

    像趙大爺、云霄仙子,以及自家大法師這般高手,不太適宜在這般場合露面,單憑南海海神的份量,并不值得這般高手前來觀禮。

    凡事過猶不及嘛。

    李長壽很快就盤坐在地上,注視著面前這些布帛,手指輕輕一勾,一支毛筆蘸了些墨水,飄在了他面前,開始寫寫畫畫。

    “再推導一遍,這事可不能出什么差錯……”

    李長壽在地下密室中忙碌了半年,確定自己的計劃沒有太大紕漏之后,就開始全方位實行。

    首先,是與天庭確定降旨的時間。

    李長壽主動跟東木公聯絡了一次,上了一份關于此事的奏表,得到的回復,是玉帝讓他放手來做,不必拘束。

    此時旨意大概還有兩年零五個月凝好,李長壽穩妥起見,又向后推遲了半年,作為天庭降旨的日子。

    為何推遲……

    萬一旨意下載到百分之九十九,突然卡了怎么辦?

    上輩子可沒少遇到這種事!

    隨后,李長壽就找來敖乙,對敖乙詳細言說了此事。

    南海海神若得正神之位,敖乙身為二教主、大護法,自動獲得輔神之職,雖然只是第六階,但也可得到純粹的天道功德,受天道‘輕微’庇護。

    這對龍族,應該會有一定的刺激。

    而李長壽反復叮囑敖乙,此事必須謹慎再謹慎,不能提前暴露出去,免得給西方教謀劃搗亂的時機。

    這點,就很考驗敖乙睜眼說瞎話的本領了。

    龍族這邊穩住大局,李長壽就親用紙道人,去黃龍真人的洞府——二仙山麻姑洞,邀黃龍真人在那一日前來觀禮。

    黃龍真人自是一口答應。

    而金光圣母那邊,可以讓敖乙去請,倒是不用他親自跑一趟。

    可惜,人教少人,哪怕圣人老爺的記名弟子都不多,李長壽也找不到合適邀請的人選。

    總不能喊自家開山祖師度厄真人吧?

    南海海神也不認識這位大佬,毫無緣由請人過來。

    “有黃龍真人撐場子,差不多已是夠了吧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輕嘆了聲,開始了緊鑼密鼓地準備工作。

    然而,李長壽所不知的是……

    兜率宮中的風兒,又喧囂了一次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重生千年前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末日樂園〕〔黑金繼承人〕〔超次元女子監獄〕〔快穿:反派洗白攻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最新全球股市行情总汇今日国际股市行情 000007股票行情 股票走势趋势分析 黑龙江数字6十1开奖 澳洲幸运5计划 燕赵河北排列七今晚开奖结果 和讯股票 深信服股票 山西十一选五 天津十一选五 35选7 橄榄球明星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 5分11选5app 双色球3d开奖结果 股指期货配资最大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