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小說男主霍庭深溫〕〔小說主角霍庭深溫〕〔重生之此女不好惹〕〔完美隱婚,老公已〕〔團寵王妃美又颯〕〔離婚后忽然得寵〕〔鳳顏劫:爺的傾城〕〔重生六零我養活了〕〔愛情沒有那么甜〕〔高能廚娘:帶著微〕〔無敵從時空吞噬開〕〔多元宇宙之執劍求〕〔斬寒〕〔逃出世界〕〔天啟王座〕〔回來當醫仙〕〔我真不想做主角啊〕〔首席大人的掛名妻〕〔在美國當警察的日〕〔天降我才必有用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二百四十章 傳 統 藝 能
    萬幸,總算是救下來了……

    看著眼前這一團綠光,注視著里面那不過拇指大小、還有些輕幻的小小倩影。

    這般樹靈,讓李長壽想起了上輩子聽過的一些小故事。

    ——很正經的那種。

    找到了晥江雨師伯,李長壽心底再次浮現出師父垂垂老矣的模樣。

    人嘛,這輩子其實也只有幾個有數的追求,老有所依、老能解衣,都勉強算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若是師父也有希望長生不老,那李長壽做弟子的,也不會操這么多心。

    但師父……

    唉,就算今后有天庭神職、功德護體,也就勉勉強強能活個幾萬歲罷了。

    連洪荒中一些不修行的老靈獸都比不過。

    晥江雨的殘靈雖得以保存,但此刻依然十分虛弱。

    一個正常的樹靈,能夠幻化出大概的人形;

    此時皖江雨師伯的樹靈轉世身,卻只能躺在那顆光球中,氣息奄奄,似乎隨時都會消散。

    但只要趕回度仙門中,自有生機濃郁之寶地,讓她能修養生息……

    度仙門五人并未多耽誤,迅速飛離了這片大千世界,在虛空之中找好方向,趕回五部洲之地。

    后面的事該如何安排?

    總不能等師伯養好了傷,自己去找師父嘿嘿一笑……

    ‘師父,你要道侶不要?’

    呃,玩笑,玩笑。

    樹靈本身修行十分困難,它們就如在樹靈中棲息的靈體,很難去參悟大道。

    依照李長壽的個人觀點,其實最好的選擇,還是讓皖江雨師伯在樹靈壽元耗盡之后,重歸輪回,投生人道……

    當然,此事他一個人做不了主,后面還要跟小師祖、師妹一同商量。

    師父齊源暫時沒有知情權和發言權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江林兒將小樹靈捧在掌心、摟在懷中,是那般的小心翼翼,不斷為小樹靈注入仙力……

    順帶一提,那個名為蔡偉的天仙境道人,李長壽他們并未過多留難;

    李長壽跟蔡偉解釋清楚此事,并給了蔡偉足夠的謝禮,順便讓蔡偉立下了‘不再追究此事’的大道誓言。

    千字初級版。

    當時一同救下的其他幾只樹靈,掌門季無憂也隨手,將它們放歸到了叢林之中……

    它們后面能不能活,那就另說了。

    季無憂駕云,五人盤坐于云上,橫渡天外虛空。

    這位金仙境掌門,集‘運輸、斗法、解說、立旗’等功能于一體,這次也是給門內小弟子李長壽,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話說回來,這還是李長壽第一次,飛出五部洲之地這么遠。

    雖然是紙道人化身。

    漫無邊際的虛空中,所能見的獨特風景,便是偶然出現又迅速劃過的一方方天地、一處處世界。

    江林兒見多了這般情形,此時也沒心情欣賞;

    而忘情上人、有琴玄雅與李長壽,常年宅居修行,對這般奇景,都抱有濃濃地興趣。

    由洪荒碎片演化而成的大、小世界,都是‘天圓地方’的構造。

    大地與汪洋平鋪在一個水平面上,被半圓狀的天幕籠罩,天幕上有諸天星辰的投影;

    這些投影大多都是殘缺不全,對應著各處世界的‘道則’是否圓滿。

    因急著趕回度仙門,他們也沒機會,找一方世界細細觀看。

    而且,憑度仙門一行五人此時的修道境界,便是盯著這些‘世界’看個幾千年,也很難有所感悟。

    再造乾坤乃大術,非大能不可領悟。

    想到世界,李長壽就不免想到那二十四顆可自成乾坤天地的定海神珠;

    想到了定海神珠,李長壽就想到了那位‘義薄云天、雙腿無骨’的趙大爺,禁不住露出幾分笑意。

    趙大爺還是挺可愛的。

    “長壽師兄,”有琴玄雅見狀,在旁輕聲問,“今日可是放下了一件心事?”

    “嗯,”李長壽輕輕頷首,瞧了眼前面三位門內長輩,對有琴玄雅做了個‘傳聲說話’的手勢。

    也不知,上次的誓言后續效果如何;

    李長壽決定趁這個機會,與有琴玄雅交談幾句,鞏固下療效。

    李長壽隨便找了個話題,“師妹修行時,可有什么修行之疑難?”

    這本是隨意一句開場白,但有琴玄雅卻是淡定地點點頭,直接問道:

    “師兄,《無為經》中有一句‘唯利因導、為勢不爭則進、為惑不明則明’,是否可以理解為……”

    如此如此,這般這般。

    李長壽當真想給自己兩個耳光,自己客套什么?亂說什么?

    跟有琴玄雅說話,必須直來直去,不能拐彎抹角,不然這妹子說什么都是信的。

    結果就是,他閑著沒事給自己找了個活干,在路上與有琴玄雅開始……

    談經論道,印證道法。

    怎么突然感覺,這種情形如果放在上輩子,應該就是……

    ‘震驚!平平無奇的宅男大學生,與校花深夜開房卻復習功課!’

    嗯,充滿了正經能量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掌門季無憂估算了下腳程,大概十三日之后就能抵達度仙門。

    這一路,江林兒和忘情上人用仙力不斷給樹靈療傷;

    估計回到度仙門之前,這樹靈已經不用去找什么寶地療傷,必然能再次活蹦亂跳。

    江林兒還特意叮囑了李長壽一句,讓他不要對齊源老道言說此事。

    待今后樹靈壽元耗盡,皖江雨的真靈再入‘人道’,重啟仙人路,再對齊源提此事其實也不遲。

    但齊源和晥江雨今后之事究竟如何,這卻也是誰都說不準的……

    這一路,李長壽也是真沒閑著。

    他為有琴玄雅解釋了幾個問題之后,有琴玄雅就拿出了自己的‘錯題本’……咳!

    拿出了自己積累了多年、她師父姜京珊已無法解釋明白的問題,不斷問詢李長壽。

    李長壽漸漸也覺得,這般倒也不錯。

    多個講道論道、互相討論修行之事、還頗為養眼的道友,比多個整天胡思亂想搞事情的道侶要強上許多。

    而且,有琴師妹資質不錯,在修道之上也懂何為變通,稍加培養,今后又是一位出色的法寶……

    人教精英!

    橫渡虛空的第六日,李長壽正為有琴玄雅講道,心底突然泛起了少許波瀾。

    神念被略微擾動,又聽到了那一聲:

    “教主哥哥~”

    呃,今日之二教主,怎得如此春光浪蕩?

    從這聲呼喊中的尾顫音,李長壽就聽出了,敖乙心境一絲絲的不穩……

    “有琴師妹,稍后再講吧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看著有琴玄雅,傳聲道:“我有些體悟,先自行體會。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忙道:“師兄請便,是我一直在打擾師兄修行。”

    “這不礙事,”李長壽道,“若只是修行之事,我也樂于與你互相印證。”

    言罷,李長壽閉上雙眼,雙手抱元守一,一幅修行的模樣。

    其實大半心神回歸本體,又借神像勾連神念,與敖乙遠程連線……

    神像構建的夢境中,見李長壽的身形自神像腳下凝成,敖乙就急匆匆跑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教主哥哥!

    喜事!大喜事!”

    “哦?”李長壽笑道,“你和弟妹的動作這般迅速?我這就要當伯父了?”

    敖乙那張少年面容頓時漲紅,忙道:

    “不是這事,如今龍族局勢不穩,我也不敢有這般念想……教主哥哥,這次可是天大的好事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李長壽笑道,“哪般好事,能讓你這般歡喜。”

    “西海龍宮……”

    一聽到‘西海’二字,李長壽心底就已經有了些不妙的預感。

    他是知道的,西海現在已經被西方教滲透了小半,基本上也就西海龍王還可信;但凡那邊傳出什么消息,基本都可以看做,背后是西方教在謀劃布置。

    但這次,聽敖乙解釋幾句,李長壽也是有些迷惑。

    讓敖乙這般歡喜的消息竟然是——

    西海龍宮決定革新舊制,效仿東海龍宮二太子敖乙的成功拜師經驗,派出三十六名龍族子弟,去嘗試是否能加入圣人道承門下。

    李長壽揉了揉眉頭,這事,他一時也有些看不懂。

    如果是西方教所為,他們圖個什么?

    用這招,在道門安插‘眼線’?

    這豈非多余之舉?什么事能瞞得過圣人之眼?

    問題只在于圣人老爺想不想去推算,以及是否有其他圣人老爺干擾。

    李長壽道:“此事你詳細說來。”

    “哎,”敖乙鄭重地點點頭,將此事前后因果,詳細解釋了一遍。

    這個倡議,是西海龍王的親弟提出來的,西海龍王召集龍宮眾大臣,以及其他三海龍王派來的龜丞相,詳細商議了七天。

    這七天中,西海龍宮的會議,打了四十八次、罵架上百次,充分體現了遠古貴族好勇善斗的精神面貌。

    按敖乙的話來說,龍族一到真正的大事上,議事經常是這般情形……

    沒辦法,龍族傳統藝能。

    最后討論的結果,是以半數對半數陷入僵局,西海龍王于是搞了個折中的方案,將原本計劃的百名龍子龍女,縮減為三十六名龍子龍女。

    其中,西海龍宮龍王太子兩名、龍王公主三名,子侄十三名,其余十八名為龍族俊才……

    聽完敖乙這般講述,李長壽也露出幾分微笑。

    這是什么算計,或是某場大算計中的一環,李長壽暫時無法看透;

    但警惕性已是完全拉滿。

    李長壽笑問:“這次龍子龍女要去拜師的目的地,都有那些?”

    “中神州的三教仙宗。”

    敖乙立刻答道:“這也是那么多族人反對的主要原因,族人心底的傲氣,乙也都明白,但想要拜入金鰲島這般道場,本就十分麻煩。

    所以,這次西海龍宮要送龍子龍女拜師之地,就是當日三教源流大會上出現的道門仙宗!

    教主哥哥,度仙門的開山大典應該還有二三十年,有兩位堂妹應該會去度仙門試試,看能否拜入人教門下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聞言,禁不住挑了挑眉……

    龍族搜集情報的功夫也不弱嘛,開山大典都幫度仙門算好了。

    此事該直接拒絕,還是該順其自然,不多干涉?

    “乙兄,度仙門在人教仙宗之中排行末位,”李長壽道,“若要拜師,還是去逍遙仙宗這些大仙宗比較合適。”

    “都派去了,”敖乙笑道,“這次半數龍子龍女,都是選擇的人教道承。

    教主哥哥,因咱們海神教之緣故,如今龍族對人教頗多好感。”

    明白了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聽聞此言,心底恍然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西方教莫不是還想用離間計!

    這次改成了用龍子龍女,在人教道承內搞事,從而觸怒人教?

    這招倒也勉強稱得上高明……

    只可惜,如果真的是這般算計,注定只是竹籃打水一場空。

    人教的主體,現如今嚴格意義上來說,只有兩位,那就是太清圣人老子,與玄都大法師;李長壽在努力成為第三位,但八字只是剛有一撇。

    想要讓人教厭惡龍族,除非是去兜率宮搗亂。

    而且,西方教恐怕還沒完全搞明白人教的立場——人教是站在天庭背后,而非龍龍們身后。

    敖乙見李長壽皺眉,頓時有些忐忑地問:“教主哥哥可是對此有些不喜?”

    “啊,并未,”李長壽笑道,“龍族能想明白,那就再好不過了。”

    敖乙聞言,頓時露出了幾分由心的笑容,也輕輕嘆了口氣……

    當年的年少輕狂,想著將龍族打醒,千方百計地折騰;

    如今的逐漸穩重,著眼于天地格局,為龍族找尋著真正的出路……

    這大概,就是少年龍與青年龍的區別。

    敖乙又問:“教主哥哥,此事可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?”

    李長壽沉吟幾聲,言道:

    “其他三教仙門我不知曉,人教道承之內,風氣有些……嗯,比較浪漫。

    雖然人教推崇隨性而為,但道侶之事上都比較保守,龍族這方面相對來說開明許多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還是選些安分些的龍子龍女送來人教道承,免得引起什么不快。

    當然,這只是我少許建議。”

    敖乙聞言頓時陷入了沉思,很快就重重地點頭,正色道:“教主哥哥放心,我這就去提醒他們。”

    隨之,敖乙做了個道揖,匆匆斷了神念交流。

    李長壽見狀也是禁不住眨眨眼……

    莫不是,此前要送來度仙門中的兩名龍女,真有那種販賣紅繩的存在?

    如此,倒也是有點小刺激……

    經敖乙這般一提醒,李長壽也是想起了開山大典之事。

    度仙門兩百年一期的開山大典,也就在二三十年之后了,大概就是門內本期弟子的‘天劫熱’過去,該留下的留下、該離山的離山,度仙門就會準備招納新弟子入山修行。

    要是皖江雨師伯輪回的日子緊湊些,剛好能在開山大典再次歸來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略微盤算了下此事,就付之一笑,并未多想。

    這事,就讓小師祖自己安排吧。

    橫渡虛空的第十二日,五部洲遙遙在望,掌門季無憂突然扭頭問道:

    “對了,忘情、長壽,我有一門神通是師父所傳授,要不要一同琢磨琢磨?”

    李長壽:……

    如果是需要咳血幾百年的那種,請務必算了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重生千年前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末日樂園〕〔黑金繼承人〕〔超次元女子監獄〕〔快穿:反派洗白攻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宝石奥德赛 股票论坛 私募基金配资是什么 河北20选5 北单比分3串1 广西体彩11选5走 2019排列三综合走势图120期 股票推荐每日一股 吉林11选5 贵州十一选五推荐 3d于海滨杀码图 最好的股票行情软件 南粤36选7 11选5赚钱 000878股票行情 2014年世界杯即时指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