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陳歌蘇沐涵〕〔娛樂圈最強替補〕〔一代女仙〕〔萌寶1v1:爹地你出〕〔閃婚獨寵:陸少嬌〕〔都市之萬世丹尊〕〔貓系男友太難伺候〕〔娘娘她擅攻心〕〔相思劫了又劫〕〔福運小嬌娘〕〔超奧特傳記〕〔錦繡農門〕〔抱定大佬不放松〕〔這個女配有毒〕〔第一繼承人〕〔紫眸逆天:廢柴大〕〔藥植空間有點田〕〔書穿成傅總裁家惡〕〔寵妻100式:女人,〕〔超級小農夫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二百二十五章 我富貴兒不配擁有道侶!
    ‘長老,弟子想請您幫個忙……’

    明媚的陽光中,萬林筠長老拄著他的銅拐杖,駕云朝著破天峰慢悠悠地飛去。

    若是換做旁人提這般請求,萬林筠長老怕是頭都不回,直接一顆迷心丹送過去。

    但,提這般請求的,是長壽……

    那就頗為不同了。

    長壽這孩子,心地善良、心思單純,在丹道和毒丹上,經常有自己獨特的見解,更是與人為善……

    不數了,優點太多。

    長壽讓自己這般去做,必然是有一定的道理。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駕云飛抵破天峰,有幾位剛出峰頭的門人弟子,齊齊哆嗦了下,各自繃緊身體,做道揖恭迎……

    萬林筠緩緩點頭,板著臉,朝酒字酒仙居所旁的忘情居而去。

    忘情居是一座小樓,修在了懸崖邊上,聽名字就知道,這里是……王富貴的修仙小屋。

    到了小樓前,一旁有倩影駕云而出,主動相迎,卻是忘情上人的大弟子酒依依。

    “弟子見過萬長老。”

    一身彩裙的酒依依向前盈盈一禮,露出得體的微笑,“長老可是有事要尋家師?”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‘冷冷’一笑;

    饒是知道這是毒長老普通微笑,酒依依也是禁不住頭皮發麻,下意識想退走。

    “我來找你們師父,談一談,一些煉丹之事。”

    酒依依忙道:“還請長老勿要怪罪,家師近來有所感悟,已是在閉關修行,這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酒依依話音剛落,就聽那閣樓中傳來一聲輕嘆。

    “無妨,為師已準備出關,請萬林筠長老入內一敘吧。”

    酒依依連忙稱是,朝著側旁退去。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略微點頭,拄著拐杖在空中走了兩步,瘦弱的身影已經是到了小樓門前,飄然而入。

    忘情居內,一身青色長衣的忘情上人正向外迎接,見到萬林筠之后,立刻拱手做了個道揖,口稱:

    “見過萬長老。”

    ——王富貴入門較晚,論輩分在萬林筠長老之后。

    “你我如今都是門內長老,長老排序你尚在我之前,不必如此行禮。”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如此說了句,一旁忘情笑了笑,做了個請的手勢,萬林筠長老淡定地入座。

    小瓊峰上,仙識遠遠捕捉到這一幕的李長壽,心底頓時泛起了少許念頭……

    富貴上人果然在躲著自家小師祖。

    為什么要躲?

    還沒有做好離開‘純陽象牙塔’的心理建設?又或是覺得抹不開情面,怕這事丟了面皮?

    李長壽坐在搖椅中,靜靜地思索著這些。

    如果是因為他那張《新婚寶錄》,導致發生了這種情形,那他還真是難辭其咎,必須做些事來補救才行。

    這當真是……

    算天算地,算不住人心微妙。

    忘情居周遭很快被陣法與結界護住,阻斷了李長壽仙識探查;

    但無妨。

    既請萬林筠長老出面,李長壽自然做好了萬全之對策。

    此時萬林筠長老袖口中藏著一只紙人,而紙人身上貼著一只‘兩心通’。

    ——此物可直接進行心念交流的法器,長壽小玩意系列出品。

    如此,李長壽既可全程聽兩位前輩所談,也可及時與萬林筠長老通氣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陣法開啟之后,萬林筠長老與忘情上人,各自陷入了沉默;

    若非門外有風聲、鳥鳴之聲,偶爾還有酒玖師叔的小樓中傳出的、那種極度無聊時才會有的‘嗷嗚’聲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差點以為自己的紙人失效了。

    師祖回山之后,酒玖也不敢去小瓊峰了,期間都是靈娥送酒過來;

    這讓閉關了幾次的她,已經在抓狂的邊緣。

    且說忘情居內。

    忘情上人與萬林筠長老,在小樓中的花廳內分賓主入座,氣氛漸漸變得有些尷尬了起來。

    兩人本來就沒什么交集,偶爾碰面,也都是在正式的場合,討論的都是門內大事,而且千年內都見不到一兩次。

    簡而言之,兩人之間的關系,就是之前東海大戰中海面上鋪滿的大半海味——不太熟。

    片刻后,忘情上人開口道:“萬長老,您這次過來……不知何事?”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沉吟一聲,想著此前長壽的叮囑,隨之便‘冷冷’一笑。

    忘情上人頓時不明所以,也不知自己哪里得罪了這位長老,皺眉等待萬長老開口。

    就聽得,萬林筠長老也跟著沉吟一聲,問道:

    “你,可有道侶?”

    道侶?

    忘情上人雖然有些疑惑,但還是立刻回答道:“師侄是有道侶的,只是此時尚未報給門內知曉。

    師侄的道侶,是那小瓊峰上江林兒,她也對師侄提過您很多次。”

    “嗯,江林兒是我關照的。

    你不必自稱師侄,壞了門內規矩。”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淡然歸了兩句,李長壽的聲音在他心底響起……

    ‘長老,不是說這個。’

    “咳,”萬林筠長老清清嗓子,雙手交疊摁著自己的拐杖,注視著忘情上人,繼續開口:

    “既然你有道侶,那就簡單了。

    我近來煉制了一類丹藥,是針對天仙境巔峰的人族練氣士,不知效果如何,所以想找你來試試。”

    忘情上人笑道:“原來是這事,長老您直說便是。”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淡然道:“我有拐彎抹角嗎?”

    “并未,”忘情上人賠笑一二,萬林筠長老已是將一只錦囊拿了出來。

    這錦囊出自李長壽之手,其內裝著的,便是最新加料版雄心丹……

    情水過量警告。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又道:“這丹藥,是給有道侶之人服用……你,知道是何意吧。”

    “自是知道的,”忘情上人微笑著,但隨之笑容就有些凝固,嘆了口氣,“但我只是知道大概,總體來說并不算精通。

    不瞞萬長老,此時我也在為此事發愁。”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點點頭,本不想多問旁人私事,但李長壽此時已經在心底不斷‘吶喊’……

    問下去,長老,務必問下去!

    “愁什么?”

    “這個,”忘情上人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來,走到一側的窗前,凝視著窗外云霧仙鶴,注視著酒字九仙人的居所。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也有些納悶,繼續問道:“道侶之間,不就一二事,為何如此發愁?”

    “不瞞長老,我或許不配擁有道侶……”

    不配?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面色有少許震動;

    小瓊峰丹房處,李長壽更是被震驚到,差點從躺椅上翻出來。

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忘情上人莫非是修行了類似于‘葵花寶典’的修行功法?

    不對啊,就是真的修葵花寶典,煉氣士還可通過各類手段恢復自身道軀,且人教功法修行都追求的是自在圓滿,不可能……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頓了頓拐杖,發出兩聲咚咚地聲響。

    萬長老定聲道:“若有問題,盡管說來!

    我不善旁事,丹藥還是懂些的!”

    “唉,”忘情上人緩緩嘆了口氣,“與丹藥無關,也與道軀無關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是所為何事?”

    忘情上人有些欲言又止,一旁萬林筠長老站起身來,拄著拐杖向前走了兩步,道:

    “富貴,我也算是你門中長輩,你又是門內之棟梁,最有希望突破金仙之天仙。

    你若有難言之隱,盡管說來,我自會全力助你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萬長老……也罷!”

    忘情上人做了個道揖,隨后便做了個請的手勢,“長老請隨我來書房。”

    “善。”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緩緩點頭,跟著忘情上人去了側旁書房。

    剛進書房,萬林筠長老就是眉頭一皺;

    而通過紙人偷偷散出一縷仙識的李長壽,也看到了書房正中,最顯眼位置所懸掛的那一副……

    《新婚寶錄》!

    “咳!咳咳!”

    小瓊峰上,李長壽捂著嘴一陣咳嗦。

    旁觀兩位門內大佬直面自己所做的這幅寶圖,當真是有些……

    臊得慌。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定睛一看,隨之便略微皺眉,言道:“忘情,你可是要戲弄于我?”

    “長老,我怎敢?”

    忘情上人苦笑道:“我近來也是被這套功法給難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功法?”

    ‘功法?’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和李長壽齊齊一愣。

    忘情上人道:“長老您看,此物名為新婚寶錄,是我五弟子所贈。

    小五曾說,這寶錄,乃是新結道侶必修之法,我仔細琢磨了一日一夜,發現其內蘊含著天地至理,頗為玄妙,需兩人同時施展。

    只是,始終參悟不透這功法該如何修行,其內又蘊含了哪般仙力運轉的方式。

    長老且看,這第三式與第四式,本就無甚關聯……

    長老,萬長老?”

    “你呀!”萬林筠長老用力頓了幾下拐杖,“修行都修糊涂了!”

    已經快笑暈過去的李長壽,此刻也是有些訝異……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意外的很懂嘛。

    就聽,萬林筠長老定聲道:“這類功法我也曾見過幾次,這是陰陽雙修之法!最關鍵之處,就是需男女同時施展!

    你一個人在此地閉門琢磨,能琢磨出什么結果?

    男女大同,也有小異,有些丹藥也是要劃分男女服用的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這么個道理?”

    忘情上人仔細想了想,繼續苦笑,“我本想,琢磨透了此術,再去尋我道侶。

    之前甚至覺得,連人人都能會的功法,我卻參悟不透,根本不配擁有道侶。

    不曾想,終究是落了下乘,忽略了陰陽之別。

    多謝長老點醒!”

    “善,你明白了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已經懂了……我稍后去找林兒一同研究。”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緩緩點頭,也沒多看那張寶圖,轉身朝著屋外而去。

    緊接著,萬長老將那顆丹藥留下,就按李長壽暗中傳聲所說,告辭離開了忘情居。

    那丹藥,萬林筠長老臨走前,‘冷笑’著叮囑了幾遍,必須是與道侶獨處時才可服用,用后也可來丹鼎峰言說效果如何。

    忘情上人連連答應,送走萬林筠長老之后,再次回了書房中。

    猶豫幾分,繼續坐在那參悟‘玄功’。

    還是想參透此法,再傳授給自家道侶,以免被道侶取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個時辰后,接到李長壽飛鶴傳書的酒烏,匆匆落在小瓊峰丹房前,剛進大陣就被李長壽一陣追問。

    “師伯,獻上那寶圖時,您是怎么叮囑的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叮囑……”

    酒烏眨眨眼,笑道:“就是按你說的叮囑呀。”

    “原話!”李長壽定聲道,“這很關鍵!”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”

    酒烏咳了聲,見李長壽如此鄭重,就道:“現在你就是我師父,且看我如何對你言說。

    嘿嘿……

    師父?”

    “嗯,”李長壽皺眉應了句。

    “弟子給您找來了一套玄妙的功法,”酒烏笑聲說著,在袖口摸出了一顆靈石,裝作是那桿畫軸。

    酒烏繼續道:“這功法名為《新婚寶錄》,但凡新結道侶,都需修行。

    這也是門內長老讓我送來的,他們聽說您結道侶之事,心底都開心的很。

    師父,這功法,我給您放著了?您抽空了就看一眼?

    還有這幾只畫軸,也是弟子的珍藏,今日就送與師父吧。”

    酒烏眨眨眼,“就這么說的,我離開時,師父已經拿起你畫的那東西在看了!

    放心吧,肯定錯不了!”

    李長壽:……

    真的,話為什么不直接說明白,非這么含羞帶怯、拐彎抹角!

    活在這世上,當真,太艱難了……

    還好,萬林筠長老那幾句叮囑,應是起了些許作用。

    半日后,黃昏時分,忘情上人駕云自破天峰,面色有些失落地,朝著小瓊峰而來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重生千年前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末日樂園〕〔黑金繼承人〕〔超次元女子監獄〕〔快穿:反派洗白攻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哪个投资理财平台可靠 15选5今天开奖走势图 广东十一选五 好运快3开奖号码 股票配资平台大全 山西快乐10分 7m篮球比分即时比分app 今日3d定胆预测分析 今天股票行情指数 pk10 幸运飞艇是正规的吗 何为上证指数 新11选5 水晶裂谷 山东十一选五跨度 中卫期货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