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將神歸來羅天塹〕〔皇天戰尊〕〔神化紀元〕〔三界云天〕〔無敵從淬體開始〕〔桀夫難馴〕〔變身之女俠時代〕〔韓少今天真香了嗎〕〔和親公主〕〔完美隱婚,老公已〕〔景家娘子會做媒〕〔大明星從十八線開〕〔清湛蜜事〕〔都市最強贅婿〕〔羅天塹顧伊人將神〕〔不死帝尊〕〔神醫妙相〕〔重生之微風不及你〕〔我真不想做主角啊〕〔穿書之許愿系統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二百一十九章 誰還沒罵過玉帝?
    夭壽啊……

    大法師剛走,又來了個玉帝陛下。

    老龍王明顯還認出了這位陛下,想過來結交一番;

    從老龍王親手端著那金樽玉杯的細節就可看出,龍們并無惡意。

    估計,老龍王也是沒想到,玉帝陛下能把一個化身玩成臣子,還一玩就是幾萬年!

    玉帝在線求援,自己還能怎么辦?

    以后畢竟是要上天跟著玉帝混功德的;

    而且,想搞個功德金身須得漫長歲月慢慢來,跟玉帝關系越熟,混功德的效率也就越高。

    面對玉帝求援,李長壽總不能視而不見、撒手不管。

    李長壽拉了下月老老鐵,笑著傳聲:“龍王來了,月老不要慌,一切聽我安排。”

    月老不由有些疑惑……

    他看著,像是要慌的樣子嗎?

    當下,李長壽與月老站起身來,主動向前迎了兩步。

    天庭這一桌,眾天將也跟著起身,熟練地拿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老龍王身材魁梧高大,比李長壽的這具紙道人化身,還要高了半個頭。

    此刻老龍王端著酒杯前來,見李長壽與月老出迎,龍王先是皺眉,隨即明白了玉帝不愿暴露身份。

    但老龍王依然向前邁步,并未停下身形,那龍須飄舞的龍嘴帶著幾分笑意。

    此時,龍宮主殿內,道道目光盡皆匯聚于此處。

    人人都知東海龍王深藏不露,此刻都好奇,這位龍族族長要搞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李長壽與老龍王對視一眼,并未與老龍王傳聲,已是明白龍王已明白了玉帝不愿暴露;

    而現在,已明白了玉帝不愿暴露的老龍王,卻又想要讓玉帝明白,他們龍宮對玉帝與天庭的尊敬……

    繞了一圈后,李長壽已大概明白,自己該如何做。

    “龍王陛下,”李長壽笑著做了個道揖,“恭喜恭喜。”

    “嗯,呵呵呵。”

    東海龍王笑起來,給人感覺有些犯迷糊,又帶著幾分慈祥;他動作自然地,將手中的金樽遞給了李長壽。

    龍王背后的幾位龍族老者此刻都是含笑點頭,不露痕跡地看了眼玉帝的化身,并未多言。

    東海龍王溫聲道:

    “今日得天庭義助,吾龍族不勝感激。

    兩位都是玉帝陛下身前之人,不知玉帝陛下有何喜好?

    吾明日便備一份厚禮,差人送去天庭,算是謝禮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不動聲色地朝著一旁挪了半步,剛好擋住了玉帝化身扮演的將領,笑道:

    “龍王爺,這份厚禮陛下應是不會收的。

    天庭如今雖剛剛起步,百業待興,但卻是秉天道、立秩序之地。

    妖魔禍亂四海,生靈慘遭劫難,故玉帝陛下派來天兵除魔衛道,維護天地清明。”

    龍王爺緩緩點頭,卻也不多說,只是道:“那,今日吾便以此酒,謝過天庭相助。”

    言罷,龍王雙手舉樽,李長壽不動聲色地側身,看似是不敢受此禮,實則剛好讓龍王的敬酒,落在了玉帝化身處。

    玉帝化身與眾天將一同端酒相迎。

    月老笑道:“我等敬龍王爺一杯。”

    一杯飲罷,飲者皆歡,一旁有龍女向前,為東海龍王斟滿酒。

    東海龍王笑道:“各位吃好喝好。”

    言罷,便轉去了截教仙人的十幾桌宴席處。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略微松了口氣,與月老一同回了座位,玉帝的化身已是與其他天將一同說笑。

    等了一陣,玉帝的傳聲總算來了……

    “海神愛卿,你這具化身不如就與月老一同回返天庭吧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略微思量,表面與月老同飲,暗中用仙識傳聲回去:

    “陛下,臣也想早日去天庭,在陛下身前效命,只是如今旨意未落,臣也無天庭神位,大法師恐會不喜。”

    玉帝化身傳聲嘆道:

    “唉,吾當真想早日與愛卿促膝長談,心底有太多郁結之處,無人可抒矣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守得云開見月明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海神,我來敬你一杯!”

    玉帝突然直接開口,舉著酒杯,對李長壽抬了抬。

    “多謝,多謝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忙端起酒杯,與玉帝陛下遙遙相對。

    李長壽自知,也就在此地,機緣巧合之下,隔著兩三道身影,吃著龍族的山珍海味,才能與玉帝如此對飲。

    今后估計是沒這般機會了。

    兩具化身,將杯中酒一飲而盡;

    又聽玉帝化身笑道:“海神是否有道侶呀?

    今日你可是靠著掌管姻緣的神仙而坐,若有心中所想,即可美夢成真喲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:……

    震驚!天庭玉帝竟主動要求臣屬以權謀私!

    這是玉帝節操停機欠費,還是天庭職業道德徹底的淪喪!

    “這個,貧道醉心大道,”李長壽笑著應了句,臉上滿是尷尬。

    一旁月老卻是略微皺眉,瞪了眼說這話的天將,既玉帝陛下的化身……

    月老低聲道:“這可不是隨便改的,亂改可是要扣貧道功德的!”

    李長壽:……

    老鐵,路走窄了啊。

    月老可能是有些微醉了,又可能是太過緊張,竟小聲對玉帝化身數落:

    “紅繩乃是天道寶器,豈可亂牽?

    這里是龍宮,什么話該說什么話不該說,心里沒點譜嗎你!

    你是哪部的天將?”

    “月老、月老,不至于,”李長壽連忙端著酒杯相攔,“這么多人看著,少說兩句、少說兩句。”

    “他就不能亂說這事!

    這事能說出來嗎?貧道背負著多大的壓力,也不過只是姻緣殿看殿的。

    他竟!”

    月老還要繼續言說,卻被李長壽用酒杯將話頭摁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對,對,月老說的是,消消氣、消消氣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含笑應著,心底卻是一陣無奈,又沒辦法對月老傳聲解釋此事。

    一旁玉帝化身也是連連點頭;

    或許是因李長壽知道了他身份,玉帝陛下此刻,略微有那么一絲尷尬。

    這應該就是月老老鐵的仙生巔峰了。

    只不過,巔峰之后是低谷,還是刀山火海、無盡深淵,那就……真不一定了。

    還好,不多時敖乙帶著姜思兒過來敬酒,將這尷尬的氛圍沖淡了些許。

    李長壽起身對敖乙傳聲叮囑了幾句,敖乙特意為這桌上的每位天將挨個敬了一杯。

    看敖乙喝的耳根泛紅,李長壽笑道:

    “二教主,今日是你大喜的日子,可不能只顧著自己喝酒,怠慢了佳人。”

    敖乙那張少年面容更紅潤了些,支支吾吾兩句,又在李長壽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下敗下陣來,拉著姜思兒去了側旁。

    看著這對龍族新人,李長壽心底也是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其實,生靈怎么活著,都是活著。

    像敖乙這般龍二代,有得天獨厚之處,背上也有莫大的責任;

    如姜思兒這般的鮫人族小公主,在背后勢力的庇護下無憂無慮的生長到今日,今后也要面對未知的命途。

    李長壽也不知該如何言說,覺得自己還是挺走運的,被師父撿回了度仙門。

    靠著度仙門的人教道承背景,自己也有了在洪荒安身立命的先決條件,其實已比大部分生靈幸運了許多。

    渾渾噩噩卻無憂無慮地過一生,還是明明白白、思前想后地過一生,都各有各的好處,這個無法去分個高低上下。

    李長壽給自己斟了一杯酒,看著酒中倒影的這張其實有些陌生的面孔……

    ‘今天這是怎么了?這么多人生感慨。’

    大抵,也是見到敖乙成婚,見到生靈涂炭,略微有些不適。

    仰首將杯中酒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這杯,敬自己,感謝自己能在這般兇險的洪荒一路活到了現在。

    清酒入喉,打起精神,繼續處理后續之事。

    這次打退了西方教,還要確保西方教繼續打壓龍族,這才是重中之重,也是難中之難。

    腦殼,甚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婚之后便是大宴,預計龍宮流水席要持續一個月以上。

    這時誰要先走,誰就是跟龍族關系生疏;

    大多數賓客都知龍族規矩,來之前就已明白,要在此地最少呆一兩個月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煉氣士,誰還能喝到酒精中毒不成?

    呃,莫名想到了小師叔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稍微計算了下,龍宮這一場婚宴的花銷,暗自咋舌。

    自己果然是小窮峰出身,面對洪荒龍大戶,真的不該心慈手軟……

    一邊在此地與玉帝化身同宴,一邊將自己散布在東海與南海的紙道人軍團,藏的更隱蔽了些。

    今日沒用上,不代表后面用不上;

    下次若是再遇到這種危情,自己倒是不必多派紙道人過來了,準備工作就會輕松許多。

    大事稍安,李長壽也分心關注了下,窮兇極惡小師祖與忘情上人的感情進展;

    結果,還是老樣子,兩人雖已是各自明了心意,但就是不踏出那半步……

    完全沒有‘不經意間’就迸發出什么火花的沖動。

    ,一次。

    李長壽也不明白,如果像他這般,兩百多歲的半老臘肉,稍微純情一點也是可以理解的;

    這兩個都幾千上萬歲的人了,扭捏個什么勁!

    不過話說回來,如果是按身段論,師祖她老人家的少女心,倒是完全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敖乙大婚的第六日,趙公明與黃龍真人結伴來了安水城海神廟。

    李長壽早已恭候多時,用老神仙形象與兩位相見,請兩位大佬入內喝茶。

    剛入座,黃龍真人就問:“海神道友,當日沒人去擾襲海眼呀?”

    一旁趙公明笑道:“這是海神老弟擔心,所以做了布置,有備無患罷了。”

    “確實,”黃龍真人嘆了口氣,“當時聽海神老弟一說,有人去東海海眼搗亂,當真是把貧道嚇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海眼若開,又是生靈涂炭,數不清多少龍族要填入其中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道:“前輩不必告訴我海眼真正之所在,但,還請告訴我一聲,海眼處的龍族守備,可否保證無患?”

    “可,”黃龍道,“那四處海眼,有遠古存留至今的四大龍將鎮守,龍族絕不會怠慢此處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就好,”李長壽緩緩點頭,笑道:“確實是我多慮了。”

    他并未言說那六翅金蟬之事,畢竟說了也沒什么用;

    像文凈道人、六翅金蟬這種兇人,若非這般時刻,根本不會在洪荒走動。

    文凈道人被搞心態那次,純粹是湊巧被碰到了。

    趙公明緩緩嘆了口氣,言道:“此前,我跟黃龍師兄在南海和東海逛了逛,這次劫難,死傷生靈當真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,”黃龍真人面露不忍之色,“龍族何時才能安生。

    海神道友,貧道此次前來,是想問一問,龍族上天之事,此時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已完成了大概三成,”李長壽正色道,“晚輩也不敢多隱瞞,公明前輩出手阻攔那西方六人時,我家大法師也在附近。

    天庭相助龍族退敵,龍族此時對天庭已有了初步的好感。

    接下來如何發展,還要看龍族是否面臨困境,是否會對天庭主動求援。”

    黃龍真人緩緩點頭,皺眉思索,也明白李長壽話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人教是站在天庭這邊收服龍族,并非是單純為了龍族考慮;但就是這般,黃龍真人看李長壽這具老神仙紙道人的目光,也略帶感激。

    “多謝道友搭救龍族。”

    “前輩莫要如此客氣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!”趙公明在旁震了震衣袖,“三教一家親!

    那個,海神老弟,這次在東海出手,我可是全按你所說的在辦,這事若是今后我二……咳,有人追究起來,你可要幫我解釋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,”李長壽笑道,“此次多虧了前輩,才可破掉對方算計。

    前輩往那一躺,當真,絕了!”

    “是嗎?哈哈,哈哈哈!”

    趙公明頓時端起架子,扶須大笑兩聲,“小術矣,何足掛齒!

    對了,玄都師兄在旁所見,可是說什么了?”

    李長壽道:“大法師說最多的,就是一個妙字。”

    “哎,此妙法都是出自海神老弟你手中,怎能歸功……嗯?”

    趙公明話語一頓,突然抬頭看向屋頂,雙眼略微一瞇,一抹道韻自他身上掠起。

    “大膽,竟敢窺探此地!”

    言罷屈指一彈,一抹青色光華一閃而沒,將高空中的那只血蚊直接……戳爆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重生千年前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末日樂園〕〔黑金繼承人〕〔超次元女子監獄〕〔快穿:反派洗白攻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澳洲幸运10稳赢技巧 广西快乐十分走势图开奖 辽宁11选5走势图 重庆百变王牌走势图 做股票配资的营销话术 p2p理财平台国家允许吗 今曰3d图谜总汇全 理财产品转让会亏本金 银行可以给私募基金配资吗 北京赛车pk10 宁夏十一选五 nba比分网即时比分直播 上证指数新浪 天津十一选五的开奖 买理财产品会亏本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