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戰神之王〕〔做首富從撿寶箱開〕〔都市最強仙醫〕〔都市終極高手〕〔巨星從氪金開始〕〔病嬌反派又騙我寵〕〔妙手神農〕〔穿越財富人生〕〔我的員工賊強〕〔貼身狂醫混都市〕〔宋先生你頭發亂了〕〔紅塵籬落〕〔我主宰了靈氣復蘇〕〔我真是非洲酋長〕〔偷愛〕〔我什么都懂〕〔絕品校花保鏢〕〔炎少寵妻上癮〕〔超級學神〕〔誤惹總裁:穆先生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二百一十八章 九轉丹入底牌庫!
    文凈道人這批兇人一退,龍族眾高手騰出手來,龍入魚群,手起刀落,從南砍到北、從北砍到西……

    整個海族叛軍、深海妖族沒了主心骨,兵敗如山倒。

    西方教一方,為了能保存點今后再搞事的火種,帶走了海族叛軍中不少威望較高、修為高強的將領。

    而深海妖族卻是被直接扔在此地,徹底成了棄子……

    西方教六位圣人弟子,在東海邊緣逛了圈,錯過了登場時機,只能潛藏行蹤回返西牛賀洲。

    西方粗話。

    他們如何如何氣惱、怎么去分鍋,李長壽并不關心;

    李長壽現在擔心的,是趙公明前輩,在西方教的仇恨值過高。

    這并非好事。

    雖然趙公明并不在意,但他李長壽總歸是間接坑了趙大爺……

    這份仇恨值,本該是人教來承擔。

    李長壽看向大法師,有些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大法師似看破了李長壽的心事,溫聲道:“可是在擔心趙師弟之事?”

    “哎,”李長壽苦笑道,“弟子擔心,西方會因此事算計公明前輩。”

    “到時我自會出手,你不必多掛念。”

    玄都大法師輕笑了聲,看著水晶鏡中的畫面,輕嘆了聲,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“此地已無大事,我也該回兜率宮中了。

    長壽,你可要跟我一同回返?”

    “還要勞煩大法師捎弟子半路,”李長壽笑道,“弟子是度仙門內小弟子,不太適合在此地露面。”

    “為何?”

    大法師道:“今日龍族之危局,半數是因你而解,你何時還學起謙讓這一套,不去找龍族混點好處了?”

    李長壽做了個道揖,正色道:

    “弟子在意的,只是咱們人教中人對弟子的看法,其他不想多求。

    龍宮之事,終究是一場算計,我既已得了大法師您的獎賞,又得了天庭的封賞,本就不該去貪圖龍族之寶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我就欣賞你這會說話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玄都大法師負手而笑,手指對著李長壽一陣輕點,笑道:“若是你早生幾個元會,我也不至于修行時這般寂寞了。

    長壽,龍族后續之事,你如何看?”

    李長壽沉思少許,答道:

    “今日龍族雖贏,卻暴露了諸多問題。

    料想,接下來這段時間,龍族應該會有些……小膨脹,天庭不適合與他們繼續過多接觸。

    現如今,天庭還是要與龍族保持距離,不能暴露想招納龍族的意圖,弟子以南海海神的身份,繼續在旁引導龍族。

    弟子計劃,給敖乙一些天庭的功德,為龍族樹個榜樣,以功德誘之。”

    玄都大法師緩緩點頭:“既然你都明白了,那我便不多囑咐你了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笑道:“謝大法師提醒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”玄都大法師擺擺手,“你說龍族暴露了許多問題,主要是哪些?

    這次不是考你,是我也有些好奇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沉吟兩聲,言道:“大法師不如在此地再坐兩個時辰,稍后自見分曉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玄都大法師頓時來了興致,拉著李長壽一同入座,“那就再看半天,看看后面還有什么好戲。”

    您這是真不忙?

    好戲倒是真的有,不過需要多等一日,等龍族大婚尾聲,新人送入洞房后。

    眾所周知,新人送入洞房之后的步驟,那必然就是……鬧洞房。

    且說正事。

    東海龍宮之外,龍族兵馬擊退強敵,并未窮追,已是在收拾戰局。

    敖乙的大婚雖錯過了吉時,但影響不大,此刻已恢復流程,繼續向下進行。

    門外大戰,門內大婚,血染碧波,當場沖喜。

    剛剛參戰的眾龍族高手、龍族帶兵將領,以及后續援軍的將領,都朝水晶宮聚來……

    這時,李長壽所說的‘問題’,就直觀地顯露了出來。

    龍族高手中,剛剛殺敵最賣力、修為中上水準的,反而坐在了觀禮最后的位置;

    稍微靠前的座位,都被一些剛才都沒動過身,或是出去之后也只是遠遠督戰的龍族‘權貴’所占據。

    至于,大批仙蛟兵將領,連進入水晶宮的資格都沒有,只能在外遠遠觀摩。

    李長壽指著畫面中的這般情形,低聲道:

    “大法師請看,這就是龍族的致命傷。”

    大法師面露正色,這次倒也沒掐指推算,而是略作思索。

    人心這種東西,是推算不出的。

    大法師略微搖頭,淡然道:“把持權柄者,實力不匹;奮勇殺敵者,如奴仆一般。

    龍族搞的還是遠古上古那一套,以血脈為尊。

    可惜,龍族自遠古而來,祖龍直系血脈因填補海眼,調零了太多,此時已鎮不住這些仙蛟與化龍了。”

    ——化龍,為蟒、蛇、蛟、魚等,有龍族血脈的種族蛻變為龍,與真龍區分。

    李長壽低聲道:“龍族難就難在,他們還無法放權給這些化龍與仙蛟兵。

    若是放權,最先反了龍王的,就是此時這些坐在龍王身旁的這些。”

    “嘖,”大法師皺眉道,“龍族果然需要一劑猛藥,這次西方教雖然打疼了他們,但打的還是不夠狠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也道:“海族經此一役,估計最少也要數百年才能緩過勁來,后續能對龍族施壓的,也只有西方教本身高手。

    龍族內部的這個矛盾若是被人利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已被人利用了。”

    玄都大法師抬手一點,畫面迅速鎖定了殿外一名皮膚黝黑的壯漢。

    這是一名仙蛟兵將領,實打實的金仙境修為,氣息渾厚、實力高強。

    玄都對著鏡面輕輕一抓,這壯漢身體仿若變得透明一般;在這壯漢的蛟龍元神處,赫然叮著一只血蚊。

    李長壽沉吟一聲,小聲道:“大法師,這個恰好是自己人搞的傀儡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妖嬈女子弄的?”

    “應該是,這血蚊,弟子倒是見過幾次。”

    兩人互相對視一眼,各自露出點微笑,默契地避開了這個話題,繼續討論了一陣有關龍族后續之事。

    大法師:略懂,略懂。

    小法師:略,懂。

    今日龍族被襲,勉強算是大勝,大多數龍族都是心情激蕩。

    當然也有少部分,比如敖乙這般有良心的小龍龍,會因族人戰死而心情沉重。

    大法師又看了一陣龍族大婚,看到眾賓客送禮的環節,也就不再多看,帶李長壽離開此地。

    臨走時,李長壽將那面水晶鏡收了起來;

    雖然上面的神通很快就會散掉,但他稍后還有其他妙用。

    有豆仙兵掩護,那四萬天兵死傷并不算太大;

    眾天兵此時已離開東海,在東海上空集結,準備回返天庭。

    龍宮派了幾位龜仙人,勸說領軍天將去龍宮赴宴,但天將們都只是一句‘職責所在,不便入內’;

    龍族又搬來大批寶物,這些天兵天將卻也是看都不看,早早就得了東木公嚴令,不取三界生靈一針一線。

    待這群天兵天將駕云朝高空飛去,留下的,卻是關于天庭的……

    一丟丟傳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被大法師扔在了度仙門山門外三千里;

    跟上次一樣,大法師留下了幾聲爽朗的笑,李長壽依然沒看清大法師是怎么走的。

    收攝心情,檢查自身;

    防推演小物件齊備,龜息平氣訣運轉正常,這才駕云朝仙門而去。

    順利入了仙門,去百凡殿交還了出山玉符,順帶給幾位外務長老,每人塞了一顆裝有的靈獸球,李長壽這才駕云回返小瓊峰。

    此行之簡單總結如下:

    截胡西方教算計,促成天庭第一波顯威,讓龍族對天庭有了初步的好感;

    提升大法師好感度,并完成了龍族上天之事較為關鍵一步;

    節省了紙道人軍團和大批毒丹,沒用就是賺了;

    還有兩顆大法師給的靈丹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一路忍著打開看看的沖動,一直回到了自己的丹房中,這才取出了大法師給的玉瓶。

    他為自己包裹了十多層仙力,將玉瓶送到三丈外,小心翼翼地打開瓶塞……

    沒有清香、沒有仙光,但一股玄妙之極、蘊含圓滿之意的道韻,緩緩流轉開來。

    李長壽立刻用仙力將玉瓶塞住,身形瞬間后退幾丈,差點直接撞出丹房……

    只要咱躲得快,道韻和感悟就追不上來!

    剛剛那是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看著那只玉瓶,心底泛起了有些荒唐的念頭。

    九……

    九、九轉級靈丹?

    錯不鳥!

    絕對是九轉級靈丹,那圓滿的道韻,絕非七轉或者八轉!

    李長壽小心翼翼地捉來一縷道韻,仔細體會,整個人都怔了一陣,隨后就是咧嘴一樂。

    九轉金丹!

    還是太上老君煉制的九轉金丹!

    四舍五入,這就是圣人老爺親自動手煉制的最頂級丹藥啊!

    能夠活死人、肉白骨,逆轉生死、斡旋造化的九轉金丹,大法師一次性給了他兩顆!

    這是什么?

    這就是兩條命!

    只要不是被強敵瞬間挫骨揚灰,自己能留一口氣,都能直接用九轉金丹保住性命!

    鎖命外掛真實錘,滿血復活不是夢!

    李長壽現在只想仰頭大喊:‘我為圣人老爺、老君、大法師辦事,發自內心!’

    當然,真喊是不能喊出來的,圣人老爺會有感應,說不定真的給他降下點任務。

    李長壽站在那笑了一陣,很快就收斂笑意,將這兩枚九轉金丹,放在了自己字底牌寶囊中,放在了最里面的位置。

    深呼吸兩次,李長壽閉上雙眼,讓自己心態漸漸恢復淡定。

    面對金仙劫的把握,已經提升到了九成三!

    再準備一兩百年,基本就可以嘗試渡金仙劫,摘長生道果了。

    ‘大法師待我不薄!’

    李長壽笑了笑,心底念道:‘以后大法師有什么交代的事,全力去完成吧。

    嗯,只要不跟太清圣人老爺所交代之事起沖突……

    另,蚊道人之事除外。’

    心情大好歸心情大好,李長壽還是沒有放松警惕,立刻將本體藏了起來,大半心神落在了敖乙的大婚上。

    此時,李長壽看著,那正在拜祖龍圖的一對新人,也有了點喜慶之感。

    拜祖龍的過程相當繁瑣,李長壽在旁看著也有些無聊,就對身旁美麗的海女樂師們打了個招呼,收起奏樂紙人,回了月老身旁入座。

    “海神。”

    聽得傳聲入耳,李長壽循聲看去,卻是玉帝化身所扮演的那天將。

    這天將端著酒杯,傳聲道:

    “海神奇謀,今日得見果真不同凡響,以仙豆斬妖魔,以妙計安四海。

    玉帝陛下得海神相助,真幸事矣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笑了笑,心底把這人當做天庭普通天將,傳聲回道:“天庭大運如此,威名是眾將士殺出來的,我倒是真的不敢居功。”

    這天將笑道:“想必,陛下定會重獎今日下凡之兵將。”

    這個‘想必’略顯多余,陛下這演技還是有些瑕疵。

    不過倒是能看出,玉帝陛下現在心情十分不錯……眉角都快飛起來了。

    一旁幾位天將也舉杯對李長壽敬酒,這些天將也隱隱聽木公提起過,眼前這人尚未上天庭,已是深得玉帝陛下信任。

    待天道旨意凝好,此人正式上天,必是陛下眼前的‘紅人’。

    一個時辰后,敖乙和姜思兒總算拜完了祖龍,開始中場休息,等待下一回合‘儀式’。

    眾賓客也開始走動了起來,有想要結交之人,就趁機上前敬酒、攀談。

    天庭這一席,也多了些賓客走動,各處投來的目光中,少了些輕慢,多了幾分鄭重。

    月老老鐵不斷起身與陌生高手寒暄,依然是應對自如、滴水不露。

    一看在平日里就沒少吃席!

    想來找自己教主哥哥的敖乙,卻只能看著這邊,還不能亂動地方,后面還有大概三個時辰的儀式,需要他和姜思兒一步步走完。

    然而,讓李長壽有些意想不到的一幕,在三個時辰后突然上演……

    大婚儀式完成后,龍宮答謝眾賓客環節,敖乙與姜思兒到處敬酒時;

    哪怕水晶宮差點被掀翻都沒挪屁股的東海龍王,帶著幾名龍首老者,端著兩杯金樽玉酒,徑直朝此地而來。

    而老龍王目光鎖定的目標,并非月老,而是那名……

    玉帝化身。

    李長壽剛準備看戲,心底突然泛起了一縷仙識傳音。

    “那個……長庚愛卿,幫吾擋一擋。

    吾這化身在天庭已過數萬年,若是暴露了,有損……天帝威儀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:……

    感情,您并不是心血來潮用化身過來看戲;

    而是直接搞了個化身,安插在了自己臣子之中,監察臣子一舉一動?

    這是什么行為?

    感情,東廠西廠錦衣衛,現在都是陛下您一個人兼職?

    李長壽扭頭看了眼玉帝化身,眼底故意露出幾分震驚……

    后者依然是含笑的模樣,但對李長壽一陣眨眼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男神大人太難追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陰山密檔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我!巨龍領主〕〔烈火焚身[巴黎圣母〕〔平平無奇大師兄〕〔最終進化體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3d历史开奖号码表 每日股票推荐 2019车小将最新消息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囹 天狼50股票分析软件 中国5分彩 急速赛车 下载山东11选5 002647股票分析 河内五分彩后二漏洞 安徽快三 体彩黑龙江6十1中奖对照表 广西十一选五 安徽11选5历史开 新疆25选7 秒速牛牛登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