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小說男主霍庭深溫〕〔小說主角霍庭深溫〕〔重生之此女不好惹〕〔完美隱婚,老公已〕〔團寵王妃美又颯〕〔離婚后忽然得寵〕〔鳳顏劫:爺的傾城〕〔重生六零我養活了〕〔愛情沒有那么甜〕〔高能廚娘:帶著微〕〔無敵從時空吞噬開〕〔多元宇宙之執劍求〕〔斬寒〕〔逃出世界〕〔天啟王座〕〔回來當醫仙〕〔我真不想做主角啊〕〔首席大人的掛名妻〕〔在美國當警察的日〕〔天降我才必有用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二百一十一章 就特么你叫卞莊啊!
    聽玄都大法師一聲感慨,李長壽心念急轉,確實有些緊張。

    他是真怕玄都大法師誤會什么。

    假設,西方教有圣人弟子把他本體給堵了,他勉強活下第一波,后續等待救援時,能指望誰來救命?

    當前來看,只有大法師!

    圣人老爺不可能直接出手,救援他一個金仙都不是的小弟子。

    這點自知之明,李長壽自然是有的。

    所以,在某種意義上來說,玄都大法師才是他在洪荒中的及時雨!

    在這種前提下,李長壽除非是失了智,又怎么會擅自安排自家大腿,平白惹大法師厭煩?

    哪怕真的要安排,那也是請圣人老爺下命,曲線救……

    咳,這不重要!

    文凈道人的那件事,純粹是圣人老爺拿的主意,跟他這個純善小弟子,毫無……

    倒也不能說毫無關系,但頂多,不超過兩成半的關鍵性!

    聽大法師嘆息感慨,李長壽瞬間拿出了,自己最強的狀態來應對……

    最好的演技,就是撤掉偽裝,忘記表演!

    李長壽立刻將心底的這般不安,完全表露在了自己面容上,皺眉、苦笑,嘆聲道:

    “大法師,除卻圣人老爺交代之事,弟子絕對,沒有為大法師您擅作半點主張!”

    “莫要緊張嘛,”玄都大法師眨眨眼,已經捕捉到了重點,“老師之前,交代了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李長壽目光瞥向一旁,見大法師并未生氣冷臉,懸在半空的心,頓時落下了大半。

    “大法師,是這般……”

    當下,李長壽一五一十,將收服文凈道人之事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為了能快些說完,他簡明扼要地解釋了幾句,順便省掉了,容易讓大法師誤會的內容。

    蚊子的那點事,也不能拿到臺面上來說……

    玄都大法師聽完,眼底滿是感慨,拍了拍李長壽的肩頭。

    “長壽,難為你了!”

    李長壽略微有些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就聽大法師嘆道:“老師每次布置事情,總是要求頗多,要不留后患,還要斬斷因果。

    世上之事,最難的就是周全二字。

    你……金仙都未修得,就被老師……

    唉!

    此事其實該是我去做的,辛苦你了,長壽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聞言,心底也有些無奈,隨著大法師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于是,在這暖閣中,人教圣人老爺的大小法寶……呸!

    人教的大小法師,守著那面監察龍宮各處的鏡子,一陣長吁短嘆。

    這一刻,這倆人在彼此身上,竟然找到了惺惺相惜、同病相憐之感。

    只不過,大法師眼底還帶著幾分開心。

    “長壽啊,你的金仙劫,定要準備充分一些,”大法師叮囑道,“還有大好前程,在等你邁過這個門檻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當以保命未上,機緣、修為之事,以后再補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連忙點頭稱是,“大法師請放心,弟子若沒有足夠的把握,定不會輕易嘗試。”

    “你如今根基已算不錯,其實問題不大。”

    玄都大法師笑道:“渡劫之前記得通知我一聲,我還欠了你一個許諾,自會為你在旁護法,不讓人干擾你渡劫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到時,定會勞煩大法師。”

    言罷,這兩人相視一笑。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多了幾分安穩,大法師的目光卻是十分復雜。

    其內有感慨,有慶幸,也有幾分解脫之感……

    他終于快上岸了!

    人教總算能多一人,能為老師跑腿了!

    多少元會了……

    “來,坐!”

    大法師隨手一點,化出了兩只木椅,一只矮桌,這矮桌上還帶著仙果美味。

    大法師笑道:

    “既然這次敖乙大婚,你已經安排的差不多了,我就在此地看著。

    你且按你原本布置的進行,不用怕出現什么錯漏;若有應對不當之處,我自會及時出手,幫你兜住此事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做了個道揖,也知大法師脾性不喜歡旁人太過扭捏,就徑直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他不道謝,也是有講究的。

    若是對大法師道謝,那就是感謝大法師幫自己,是將龍族上天之功勞,全都攬到了自己身上;

    這般不道謝,只是代表,自己是聽從圣人老爺與大法師之命,算計龍族之事……

    這點為人之道,李長壽上輩子被社會毒打摩擦了那么多次,焉能不注意?

    能明顯感覺到,此刻自己與大法師好感度,正加一加一加一……

    很快,兩人磕著‘龍族特供冰玉瓜子’,品著稍后敖乙和姜思兒的交杯酒,守著那鏡子,觀察各處情形。

    大法師將主動權交給了李長壽;

    李長壽想看哪處,只需一縷仙識注入這鏡子中,就可隨意搜尋。

    此時,東海龍宮周遭風平浪靜,但李長壽的危機預感已十分強烈。

    對方應會借用一些挪移大陣、袖里乾坤、乾坤重寶等手段,悄無聲息地發動突襲。

    按文凈道人提供的情報,接下來,應是南海龍宮先遭襲,隨后才是東海龍宮……

    嗯?

    等會兒!

    李長壽看著眼前這面鏡子,頓時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他跟大法師是不是連攝影組的活都干了?

    調侃歸調侃,李長壽心底一刻不停地思索正事。

    人教大法師、截教趙公明、闡教黃龍真人,除黃龍真人之外,都是能夠代表背后大教的三教重量級人物。

    為了不讓西方教‘知難而退’,這次大法師能不現身,便不現身。

    敖乙現如今是截教弟子,義薄云天趙公明前來相助,其實說得過去……

    的戲碼,對龍族來說,自然再好不過;

    但對于李長壽的最終目的來說,卻會形成極大的阻力!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打定主意,哪怕龍族今日有較大損傷,損了元氣,也要勸阻大法師,只讓大法師暗中救下敖乙……

    呃,不小心還是安排上了。

    繼續盤點自己此前的謀算,李長壽眼前,浮現出了一條條交錯的故事線。

    接下來,就看西方的操盤手,到底怎么動了!

    水晶鏡中的畫面輕輕蕩漾,變成了殿外的情形——李長壽的紙道人,正趕去找在殿外迎客的敖乙。

    月老即將抵達水晶宮,李長壽要帶敖乙前去迎接。

    穩妥起見,李長壽也要為月老登場,提前做一些準備……

    一旁玄都大法師面色有些古怪,笑道:“自己注視自己,當真不會心神錯亂嗎?”

    李長壽道:“弟子這就閉目。”

    “善。”

    隨之,李長壽閉上雙眼,心神寄托在紙道人之初,找敖乙安排后面之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此時在龍宮活躍的紙道人,是個青年模樣的人族練氣士,天仙境修為。

    他見到敖乙,兩步向前,敖乙身旁的護衛自是不敢阻攔。

    李長壽笑道:“乙兄,快與我去大門處迎接一位貴客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敖乙不假思索就答應了下來,但隨之,敖乙就皺眉、頓足,傳聲道:

    “教主,外面……那誰還在呢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傳聲道:“放心就是,他若是能認出你來,我立刻請前來為你賀喜的這位貴客出手。

    乙兄,你先直接開口,問我這客人是誰,嗓門越高越好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敖乙心神一動,朗聲道:“哥哥,敢問這位即將抵達水晶宮的貴客,到底是何人?”

    李長壽指了指上方,故意營造幾分神秘感。

    一時間,主殿之中有不少仙識,鎖定到了敖乙與李長壽的紙道人身上……

    龍族眾高手,與三界眾賓客,此時也都有些納悶。

    敖乙口中的這位‘哥哥’,到底是何方神圣?能讓龍宮稱之為貴客之人,又是哪般來頭?

    這是讓月老登場的第一步鋪墊——。

    李長壽拿出準備已久的臺詞,對敖乙道:

    “這位貴客可是為你和弟妹之事,出了不少力氣。

    這洪荒五部洲,外三千世界,但凡有靈智、得教化、尊禮數之生靈,姻緣婚事都歸他管。

    他修為不高,但得功德護身,有天道重寶。

    右手一把金剪刀,斷人姻緣封情念,左手端著相思樹,樹枝一扎心火纏。

    你若問他是何人?天庭正神,月下老人是也!”

    這是第二步鋪墊——。

    敖乙禁不住笑出聲來,道:“哥哥,走!咱們快去外面迎接!”

    李長壽含笑點頭,與敖乙帶著六名龍族侍衛,朝水晶宮大門而去。

    想到大門處那人,敖乙還是有些心虛,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面容。

    李長壽傳聲道:“放心吧,你與柯樂兒完全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哎,”敖乙嘆了口氣,硬著頭皮去了水晶宮大門。

    后面又有幾位龍首老者趕了出來,卻是龍族幾位長老,跟在了敖乙身后。

    龍族也在表明態度,想與天庭修善緣。

    他們路過已滿是賓客的眾多偏殿,穿過水晶鋪就的龍宮前場,到了水晶宮那氣勢磅礴的大門處。

    遠遠的,龍宮兵將身后,就見一名青年倚在巨大的碧玉門柱上,背影竟是那般憔悴……

    離著稍微近些,還能聽到‘樂樂’、‘樂樂’的呢喃。

    敖乙默默拿出了一把短劍,被李長壽連忙攔了下來,拉著敖乙從這人身旁路過……

    果然,這個苦等柯樂兒的卞莊,并未發現什么異常。

    就聽卞莊低聲吟道:

    “問君何所思,樂兒我心知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暗自輕嘆,這也是個癡情之人,可惜就是搞錯了大方向。

    暫且不必多管。

    前方海水之中仙光環繞,數十道身影帶著道道水痕,自海面方向疾馳而來。

    最先一人身著喜袍,精神滿滿,手中端著一份請柬,自是月老老鐵!

    在天庭賀喜小分隊周遭,隱隱還有數百仙蛟兵暗中護衛;當月老一行抵達水晶宮附近,那些仙蛟兵便調頭退回。

    李長壽已對敖乙和月老傳聲,將他們見面寒暄的話語直接定了下來,并明確告訴月老,不可自稱貧道。

    而敖乙和月老,也并未讓李長壽失望。

    敖乙主動迎接出百丈,對著月老做了道揖,連連感謝:

    “多謝月老成全我與思思之姻緣!多謝月老成全我與思思之姻緣啊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”月老扶須而笑,“兩位殿下的姻緣本就和和美美,我不過是奉陛下之命,錦上添花罷了。”

    “月老快里面請,”敖乙側身做了個請的手勢,月老含笑點頭,與敖乙一同前行。

    李長壽也在旁湊了上來,與月老確認了下眼神,就道:“殿下,您先去給月老,在主殿安排入座之位吧。”

    敖乙笑道:“如何還用安排?早已備上了!”

    當下,敖乙拉著月老的手腕,月老身后的八位天將緊緊跟隨,三十六位進入海水中的天兵,各自放慢的前行的速度。

    一行人朝龍宮大門而來,月老前來的時間點,也是李長壽細心推算過的。

    主殿中,此時數千賓客已是用仙識,齊齊‘看’向了此地。

    他們大部分都對天庭體系有些陌生,只是聽李長壽剛才所說那幾句,想見一見,這位傳聞中能夠更改人姻緣的天庭正神。

    然而,李長壽與月老一行,剛飛到龍宮大門前,李長壽的本體,突然聽到了大法師的叮囑:

    “長壽,小師叔也來了。

    你左手邊第二名銀甲天將,就是小師叔的一具化身。”

    小師叔?

    玉!

    老子在上,這位玉帝陛下跑來干嘛?這不是徒增變數,給他增加難度嗎?

    李長壽極力控制,才忍住了去瞪玉帝化身的沖動。

    然而,一波未平、一波又起。

    在那大門前自憐自愛的卞莊,無神的目光掃過他們一行人,低聲喃喃著:

    “唉,又不是樂樂……

    樂樂,你當真不來了嗎?

    我卞莊發誓,哪怕你不來此地,我今后定要尋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正邁步要進龍宮大門的月老,不由眉頭一皺,停下步伐,扭頭看向了卞莊。

    “他剛剛自稱是叫……卞莊?”

    李長壽道:“不錯。”

    “我!”

    月老眼一瞪,十二年的奮戰,竟然在此地見到了這個混賬!

    激動的心、顫抖的手!

    月老摸出了一把金剪刀,若非李長壽手疾眼快摁住了月老老鐵的胳膊,月老已經直接沖了上去,咔嚓一下,生理上成全了這個萬年一遇癡情種!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重生千年前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末日樂園〕〔黑金繼承人〕〔超次元女子監獄〕〔快穿:反派洗白攻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北京快3 北京pk10 急速赛车 股票涨跌什么意思 网络借款理财平台 时界门之将军 期如意期货配资软件 体育彩票开奖历史结果查询 3d断组预测牛彩网 澳洲幸运10破解公式方法 广东十一选五下载 90比分网 25选7 天津快乐10分 股票融资平台 股票涨跌根据什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