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小說男主霍庭深溫〕〔小說主角霍庭深溫〕〔重生之此女不好惹〕〔完美隱婚,老公已〕〔團寵王妃美又颯〕〔離婚后忽然得寵〕〔鳳顏劫:爺的傾城〕〔重生六零我養活了〕〔愛情沒有那么甜〕〔高能廚娘:帶著微〕〔無敵從時空吞噬開〕〔多元宇宙之執劍求〕〔斬寒〕〔逃出世界〕〔天啟王座〕〔回來當醫仙〕〔我真不想做主角啊〕〔首席大人的掛名妻〕〔在美國當警察的日〕〔天降我才必有用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二百一十章 從導演,到觀眾
    這咋辦?

    還能咋辦,大法師相召,他總不可能裝病不去。

    哪怕,李長壽此前考慮到了這種情形,即,大法師此前并未關注東海龍宮之事;

    但他是真的沒想到,大法師竟能如此自然、淡定、且隨和,對自己‘港’出這一聲——

    。

    雖然李長壽真的很想,在這句話后面加一個‘妹’字,對大法師反扔回去;

    但,他還是有理智在的……

    懟大腿,實乃‘穩’家之大忌!

    這點小郁悶,隨手一揮也就煙消云散。

    李長壽立刻起身,先對著東面做了個道揖,施展化形術離開地下密室;

    他一路小跑沖出丹房,對靈娥、師父、師祖分別用仙識和風語咒傳聲,分別叮囑他們不同的內容,便直接駕云趕去破天峰。

    跟大法師一起組隊,倒是不必擔心自身的安全問題。

    說不定還能搞幾張外掛的體驗卡,增加一點先天至寶的使用體驗,感受下那令人上癮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就是,接下來必須分一些心神在大法師身邊,工作量無疑增大了許多……

    按老規矩,李長壽領了出門玉牌,出了度仙門;

    先駕云飛出千里,再施展土遁,全力趕到大法師所在。

    那是一處不起眼的山坡,坡上綠草如茵,小草旺盛生長著,并沒什么被滾動壓過的痕跡。

    許久不見,大法師的背影,看起來還是如此的……

    普通。

    大法師靜靜地屹立于天與地之間,又和天地山水相融,似乎與此地的草木一般,都是在此地一直生長,沒有半分突兀。

    這般境界……

    嗯,倒是不用刻意去確認大法師的身份了。

    “來啦?”

    大法師那淡雅含笑的嗓音隨風而來。

    李長壽趕到大法師身后,深深地做了個做道揖,朗聲道:“弟子長壽,拜見大法師!”

    大法師轉過身來,笑道:“嗯,沒打擾你修行吧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略微有些觸動,忙道:“并未,弟子是在思考一些小事。”

    “這就好,”玄都大法師抬手抓向李長壽,“走,帶你去看場好戲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來不及繼續開口,玄都大法師已是握住了李長壽的手臂,拉著他向前邁出一步。

    瞬息之間,李長壽只覺眼前流光閃動,周遭景色變幻,隨大法師穿云過霧,挪移出不知多少萬里。

    只是幾個呼吸,兩道身影就出現在了萬里清波之上,能見遠處天邊、下方海水,有眾多身影來來往往,十分熱鬧。

    這里,已是東海龍宮正上方。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暗嘆……

    龍宮周圍的兵力布置,也算他一同參謀安排的,此地也算是布置了天羅地網,可在大法師這般層次的高手面前,完全不夠看。

    李長壽不由暗自警醒自身:

    哪怕算計再多、謀算再深,歸根結底,最重要的還是自身實力與背后的大腿。

    正此時,就聽玄都大法師笑道:

    “你修為似乎又精進了許多,離著金仙應當不遠。

    道基出乎意料的圓滿,渡過金仙劫,已是八九不離十,不錯,不錯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道:“弟子自不敢辜負大法師所賜玄法。”

    玄都大法師頓時笑瞇了眼,隨手又在李長壽身上一點,兩人的身影一同變得如同云霧般虛淡,氣息完全隱匿。

    大法師解釋道:“龍族敖乙即將大婚,此地高手眾多,截教也有一些師叔的記名弟子在此地。

    你我若無必要,也不必直接現身招惹因果,暫時就施些手段藏匿行蹤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道:“大法師,其實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怎了?”

    “弟子……嗯,弟子那具南海海神的化身,已經來了此地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本想說,他已經把事情安排的大概差不多了,但話到嘴邊,心底立刻警醒。

    ——《穩字經·新編》

    玄都大法師負手笑道:“你倒是沒有怠慢了龍族上天之事,本來還想事后訓你幾句。

    如此,我倒是安心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大法師交代之事,弟子怎敢怠慢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忙道:“弟子此前這十多年,已幫龍族做了一些安排布置。

    且,弟子得人傳信。

    西方這次會先攻南海,再攻東海,已動用了深海大妖、三千世界雜牌軍,這兩張不算太大的底牌。”

    他自然不會忘記,在玄都大法師身周可暢所欲言,說這些話也不必遮遮掩掩。

    “哦?”玄都大法師頓時笑瞇了眼,關注點也是頗為與眾不同,奇道:“你還在西方安排了內應?

    這是如何做到的?”

    李長壽禁不住有些哭笑不得……

    感情,您連文凈道人之事都不知?

    那也就是說,圣人老爺讓他答應文凈道人的那個要求,您老也完全被蒙在了鼓里?

    ‘莫非,您這些年,都在兜率宮中打盹兒了?’

    當然,這話也就心底吐槽下,是絕對不能問出來的。

    “大法師,此事曲折離奇,十分復雜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斟酌一二,低聲道,“請大法師容弟子,在大婚之事后再詳細稟告。

    這牽扯到了截教與西方,還有趙公明前輩、三霄仙子,以及西方的眾圣人弟子,也是咱們教主老爺安排之事。”

    玄都大法師不由含笑點頭:“那就不必告訴我了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頓時被晃了下腰,嘴角抽搐了幾下……

    “大法師這般的灑脫,弟子怕是修十個元會,也難修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”大法師擺擺手,“知道的越多,就越會被因果糾纏。

    既然是老師安排的,那自然有老師的道理。

    走吧,先混進龍宮再說,你化身既然在此地,可知龍宮此刻哪里適合藏身?”

    李長壽想了想,道:“這水晶宮西北方向,一處宮殿側旁的暖閣中,那暖閣暫時不會有人過去。

    大法師,需弟子用化身接咱們進去嗎?”

    “不必如此麻煩,讓你開開眼。”

    玄都大法師輕笑幾聲,拉著李長壽胳膊朝著下方直直地墜落,兩人腳下出現了一張陰陽太極圖的虛影,周遭光影變得有些虛無。

    就像是跳出了此地乾坤,在天地之外行走了兩步。

    李長壽眼前波光閃動,再次看清周遭景物,已是在他所說的那處暖閣內。

    這就是先天至寶太極圖的威能?

    水晶宮大陣如同虛設!

    此地眾龍族高手、數萬賓客,完全沒發現,有兩個人已經悄悄地摸到了……

    敖乙與姜思兒的洞房。

    “這里不錯,倒是頗為安靜。”

    玄都大法師打量著各處布置,走到了那處大塊水晶打磨而成的落地鏡前,屈指輕彈,鏡子中頓時出現了淡淡的云霧。

    少頃,云霧褪去,鏡內出現被水晶宮主殿中的熱鬧情形。

    此時還有兩日正式大婚,主要賓客都已來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單單只是這一座大殿,就有數千身影坐在圓桌、矮桌之后。

    美貌的海女、蚌女在各處走動,送酒送菜;

    數百名海女組成的龍宮管弦樂團,輪流演奏一曲曲悠揚歡快的曲目。

    能進水晶宮主殿入座的,自然都非普通生靈。

    要么是修為高深,要么在洪荒名聲斐然;

    要么是龍族長老、重臣,或是三千世界中一方勢力的重要人物。

    除了這些,截教金鰲島來賀喜的那群煉氣士,自然要安排在主殿;不僅安排在主殿,還要安排在最顯眼、最靠內的區域。

    雖眾所周知,截教的圣人記名弟子含金量略低,但一下來這么多,也是大大地給龍族長了臉。

    連帶著,敖乙二殿下的族內威望,也提升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金鰲島來人雖多,但稱得上是高手的,卻只有幾個,也就十天君來了四位。

    在龍王身側的一處矮桌中,有個面容敦厚、氣息凝實的中年道者,讓玄都大法師多看了幾眼……

    “長壽你過來看,”玄都大法師笑道,“這位就是通天師叔的隨侍仙人,烏云仙,他今日來的,應該是一具化身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含笑點頭,自然知道這位大佬已現身。

    不但知道,這還是他給敖乙建議,請來了烏云大仙的化身……

    不為別的,純粹觀禮。

    但大法師興致勃勃,李長壽也只能配合地表演一下。

    當然,他不能神情夸張地道一句:

    ‘哇,這么神奇!’

    那樣的演技太過流于表面,不走心,很容易被大法師……打一頓。

    李長壽笑道:“敖乙是這位大仙的弟子,請這位大仙過來觀禮,也是合情合理。”

    大法師又道:“長壽你可知,烏云仙人這道號是如何來的?”

    “弟子自然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這也是上古時的趣事。

    話說那一日,三師叔在南海一處仙島講道,點化眾多生靈,突然感覺頭頂多了一大片烏云。

    三師叔抬頭看去,卻見一只金須鰲魚在上方遨游,因為體型太大,根本找不到地方入座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,在敖乙和姜思兒這對新人的新房中,玄都大法師興致勃勃地,對李長壽講述起了上古趣聞。

    李長壽在旁聽的雖然開心,心底卻不免有些郁悶……

    此情此景,李長壽突然意識到,這場戲,他好像扮演的角色,著實太多了些。

    原本他覺得,自己只是個場務,但回過神來,已是導演、編劇、投資者、場務,并親自下場做了其中一個龍套小演員。

    而此刻,因大法師帶他本體來此地,他連‘觀眾’都客串了。

    自編、自導、自演也就算了,還自看……

    也是真沒誰了。

    很快,玄都大法師講完了上古小故事,繼續用這面鏡子觀察龍宮各處。

    在此地,除卻烏云大仙與幾位龍族老龍,能讓玄都大法師停下目光注視的,也就只有……李長壽的紙道人了。

    大法師突然問道:“長壽,你這南海海神之位,老師可有另外的叮囑?”

    “教主老爺并未對弟子示下,”李長壽心底斟酌了下,低聲道,“大法師,弟子的這具化身,此時已算是玉帝的臣子。

    玉帝陛下的旨意,應該再有幾十年就能凝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大法師頓時眼前一亮,“那你豈不是很快要來天庭了?”

    李長壽沉吟兩聲,嘆道:

    “弟子打算,讓這紙道人去天庭,弟子本體暫時不過去。

    弟子奉命拆西方的臺,龍族上天之事結束后,必然瞞不住,是南海海神在背后算計此事。

    若弟子貿然以本體現身,怕是會被西方暗中針對……”

    在線,等一個兜率宮后院邀請函!

    怎料大法師緩緩點頭,笑道:“你能想的這般周全,照顧好自身,我十分欣慰。”

    然后……

    就沒有了然后……

    大法師將此地賓客大概看了一遍,李長壽也趁機,借著大法師之眼,找一找此地是否有混進來的奸細。

    畫面在水晶宮主門一閃而過,似乎混進來了一些奇怪的人影……

    這不重要。

    很快,畫面中就出現了今日的主角——一身淺藍色長袍的敖乙。

    大法師笑道:“你這個海神教的二教主,如今都要大婚了,怎么還是少年身形?”

    李長壽頓時一陣無奈,他不想對大法師撒謊,卻也不好解釋此事,只能一陣尬笑。

    還好,大法師也只是調侃了下,隨之將畫面換到了,正在某處宮殿梳妝打扮的姜思兒處。

    她大婚前的裝扮,就要準備足足九日!

    李長壽此前一直想吐槽此事,卻忙得沒什么機會。

    大法師奇道:“這不是,咱們上次見過的那個小鮫人?”

    “這個,”李長壽苦笑道,“當時不是,弟子的仙識毒丹出了點差錯嘛,讓他們兩個情不自禁,就有了肌膚之親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根源還在你這?

    哈哈哈!世間之事,當真妙不可言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剛想說話,大法師又眨了眨眼,隨手對著鏡子一點,現出了海面之上的情形。

    只見,一朵白云自高空落下,其上站著三道身影,最前是一位身穿大紅喜袍的清瘦老者,其后跟著一男一女兩名金甲天將。

    這兩名天將,都散發著金仙境威壓,帶著一隊三百名真仙境精銳天兵,朝東海龍宮落來。

    大法師笑道:“月老?他怎么會來此地?”

    “這個,算是弟子請來的……

    月老身份剛好適合這種場所,來此地彰顯天庭之威儀,讓天庭與龍族建立初步聯系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笑道:“當日您安排月老來給弟子送神通,已是在暗示弟子此事,弟子如何能不明白?”

    “不錯,不錯,”玄都大法師禁不住拍拍李長壽肩膀,“雖說你這般說,我心底十分歡喜,但我確實沒想到這般詳細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剛想繼續拍一句——‘您不經意間一個安排,已是暗合大道之意’;

    大法師突然又輕咦了一聲,抬手對著鏡子一點。

    這次,畫面直接切換到了一處島嶼上,兩道身影‘鬼鬼祟祟’從海水中出來,在此地陣法中躲藏身形。

    “趙公明師弟?跟……黃龍師弟?”

    玄都大法師一陣費解,“兩教關系什么時候變得這么融洽了?他們這是在作甚?”

    “咳,那個,大法師……”

    李長壽頓時有些語塞。

    大法師眼一瞪,“這也是你安排的?”

    “這不全是,”李長壽苦笑道,“弟子也就是在其中,扮演了一個不重要的角色,稍微推動了一下故事的發展……”

    大法師禁不住負手而立,仰頭無語,幽幽一嘆。

    “長壽啊,你是不是,連我也順帶著安排上了?”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重生千年前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末日樂園〕〔黑金繼承人〕〔超次元女子監獄〕〔快穿:反派洗白攻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a河北十一选五走势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500期 河北排列7开奖结果 股票分析之量价关系 燕赵风采排列五走势图 百度 云南11选5 伟大魔术师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3d 关于基金配资的规定 河北体彩排列五的开奖走势图 股票交易时间 幸运龙宝贝 澳洲幸运5公众号平 预测过海3d今天预测直 河北11选5 古墓丽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