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王牌貼身高手〕〔第一狂妃:廢材三〕〔帝少追緝令,天才〕〔沈浪蘇若雪〕〔天才萌寶,媽咪要〕〔枕上名門:腹黑總〕〔邪王難寵,醫妃難〕〔逆天狂妃:邪帝,〕〔農家傻女〕〔一代兵王秦風〕〔林羽何家榮江顏〕〔太古龍神訣〕〔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〕〔顏汐洛喬陌漓小說〕〔魂破九天秦朗〕〔元卿凌宇文皓〕〔都市仙尊洛塵〕〔簡沫顧北辰〕〔霍長淵林宛白〕〔言安希慕遲曜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一百九十六章 憋說話,吻鵝
    血劍斬落,寒芒驚鴻!

    在這一剎那,李長壽心念轉動十多次,選出了對大局而言,最穩妥的一條路徑。

    他立刻做出反應,但也不過是揮出一掌,將這條龍打出大殿……

    那道劍光緊追此龍而走,在這道人影落在門外前,已是被劍光切斷脖頸、斬飛頭顱!

    這劍光……

    斬殺天仙境巔峰的龍族,竟如切西瓜那般輕松寫意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暗自警惕,那個暗中算計之人,修為境界,遠不只是金仙這般簡單!

    龍血濺灑一地,尸身在殿前趴伏不動;

    那顆除卻頭上犄角之外,與人族近乎相差無幾的頭顱,滴溜溜地滾下臺階,眼中散發著詭異的光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操控著紙道人快步走了出去;

    眾人與敖乙的神念只見,這一身白袍的老神仙扔出了數顆碧綠色的珠子,隨后便是一陣誦經。

    攝魂珠·改良持久版,其內殘魂可存留數月,也可直接抹去。

    幾道流光鉆入這幾顆攝魂珠中,那是這條鼻孔龍的殘魂,也不知里面是否存在有用的殘碎記憶。

    海神廟里里外外先是安靜了一陣,隨后便傳來了凡人女子驚慌的尖叫聲,各處陷入混亂。

    “教主,”敖乙忙道,“剛才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對方應該就躲在暗中觀察,”李長壽道,“接下來會登場的龍族高手,如果不是你請過來的,記得稍后都要暗中查一遍。”

    敖乙立刻點頭答應。

    而后,李長壽又沉吟兩聲,穩妥起見,將后面可能會發生的情形,與敖乙大概說了下。

    似乎是為了配合李長壽,他這邊剛講完,空中就傳來陣陣龍吟;

    安水城風云突變,一片片烏云在空中匯聚,雷霆橫空。

    海神廟前,那些凡人已是陷入了慌亂,海神廟眾神使極力維持秩序,組織他們有序撤離,甚至不惜將海神廟的院墻一拳轟開,只為避免發生踩踏事故。

    這是李長壽早就定下的《海神廟應急搶險守則》。

    ——若是因為混亂而給自己平添業障,當真太不值了。

    烏云裂開幾條縫隙,數條蒼龍飛出,化作人形,落在海神廟主廟前,卻是兩男一女,都是中年面貌……

    一人扮黑臉,大喊:“這里怎么回事?我龍族為何慘死于此地!”

    那女子扮白臉,皺眉道:“此事當是有別情,不可妄下定論。”

    還有一個假裝客觀公正,卻暗帶節奏:“有一說一,此地應該沒有這般高手,這莫非是誰在暗中算計?

    只不過終究是發生在海神廟中,海神廟的主事者,能否過來給個解釋?”

    敖乙聽得暗自惱火,這情形,跟教主哥哥剛剛推斷的,幾乎毫無二致!

    而李長壽嘴角一撇,感覺對方整體的演技水平實在太差。

    連尸體都不去看一眼,就開始直接講條件……

    按《洪荒演員自我修養?佚名著》所提供的理論,哪怕對手演技再差,都不能影響自己的演技大會。

    于是,老神仙皮紙道人含笑走了出去,接下來,便是漫長的扯皮。

    若非李長壽的留影球,備得多了一點點,又從此事最開始,就拉著敖乙暗中觀察,今日之事還真容易被對方帶了節奏。

    李長壽也是有意培養敖乙,一邊與這三條龍扯皮,一邊等待后續事情發展,又問敖乙一聲:

    “乙兄,這件事,你悟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敖乙此刻已是怒氣太多,怒氣槽直接炸了,反而冷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這小龍太子苦笑了幾聲,清秀的面容上帶著幾分失落,“我龍族不覺,早已被對方滲透至此。

    此三龍,盡可殺矣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淡然道:“人為財死鳥為食亡,龍也一樣。

    龍族之內等階森嚴,全憑血脈定身份高低,有些底層的龍族哪怕得了修為、寶物,有了實力,卻在族內得不到應有的地位。”

    “教主,我也曾思索此事,但龍族早已固化,積重難返。”

    敖乙輕輕嘆了聲,眼底帶著幾分落寞,“我曾諫言父王,革新族內族規、重用有能有才的族人,父王卻只是閉著眼躺在寶座上,并未回答我什么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道:“你父王所見,比你我都要深遠,你當好好思索,凡事三思而后行才是。

    先不提這個,接下來你想該如何處置此事?”

    敖乙冷然道:“查!將這三龍背后勢力揪出來!一查到底!”

    “錯了。”

    敖乙奇道:“教主,莫非不查嗎?”

    “查自然是要查的,但不是你這般莽撞的查下去,”李長壽道,“你稍后便給自己父王傳信諫言,不用提其他事,就提一個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穩。”

    敖乙頓時有些不明所以,李長壽心底輕嘆了聲,只能多費些口舌,手把手教敖乙如何求穩,如何算計。

    現如今,自己身邊這幾個法寶、咳,這幾個好友,相對來說,最能讓李長壽放心的,反倒是……

    穩化后的酒烏師伯。

    ——靈娥不算在法寶人行列內,李長壽也不會讓她輕易涉險。

    丹房之中,一人一龍相隔半丈而坐,各自閉著眼,口中不斷對話、問答。

    安水城中,混亂還在持續,還好沒傷到凡人。

    等敖乙喊來的兩位高手抵達此地——一名龍首老者,一位背著龜殼的老龜丞相,暫且將此事壓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們將尸首收起,對海神神像做了個道揖賠禮,在李長壽紙道人手中取走了兩顆聲影珠、兩顆攝影珠,匆匆告辭而去……

    待龍族眾高手飛走,海神教主廟難得在白天清冷了一次。

    熊布漢吆喝一聲:“廟祝出來擦地了!把這些龍血好好洗一洗!”

    他話音剛落,就聽到了自家海神在他心底傳聲,仔細叮囑后事如何處置……

    一則嶄新的海神小故事——《海神廟內計斬淫龍》,很快就會在安水城中傳開,并會迅速在南海沿岸區域廣泛傳播開來。

    算計歸算計,香火功德基本盤自不能受影響。

    丹房中,敖乙去了角落,正對龍王傳信,解釋著剛才李長壽傳授的套路。

    李長壽卻在思考……

    接下來按照他跟龍族核心高層定下的劇本,龍族和海神教的矛盾會越來越大,海神教將會暫時失去龍族的庇護,對外威懾力有所降低。

    雖然,此時西方教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龍族身上,但也不能不防他們。

    搞點唬人的東西吧。

    手頭就有現成的巫人一族,且李長壽觀察過,這些巫人神使有不少人的血脈神通,是口中噴出一道虹光,虹光化出一條條強壯的手臂、大腿。

    要不,搞個‘十二都天神煞小陣’?

    嗯,重要的是氣勢要足。

    到時,就讓神使們挨個大喊‘我來組成頭部’、‘我來組成左臂’、‘我來組成臀部’,場面一定相當霸氣……

    且歡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安水城斬龍事件發生半日后,黃昏時刻。

    敖乙已經調整好心境,將能做的都做了,也將自己教主哥哥叮囑的方方面面,與自己父王詳細言說。

    他們兩家都是心里有數;

    今日之事不過是個開端,后面還會發生各類事件,離間海神教與龍族,進而讓龍族失去人教的支持。

    看敖乙有些悶悶不樂,李長壽提議道:

    “咱們在山中走走,去給她們找幾只靈獸烤了,送去做個晚宴。”

    敖乙勉強一笑,心事重重地跟在李長壽身后。

    兩人離開丹房朝靈獸圈而去,李長壽將話題帶到了道侶之事上,敖乙很輕松的……就被轉移了注意力。

    等他們架起燒烤架,在林間開始烤肉,又聽一縷歌聲自在湖邊傳來。

    ‘匪我思存,匪我思且,美玉存兮,之子于歸。’

    這是鮫人公主在一展歌喉,歌聲柔美動聽,又似能撫平人心中哀愁,讓人不自覺沉入其中。

    李長壽倒是專注于烤肉,并未被這歌聲影響到心境。

    少頃,就聽風中傳來幾聲笑語。

    酒玖說的是:“這就是你說的不太會?”

    熊伶俐倒是老實:“還想聽,可以再來一段嗎?”

    姜思兒道:“讓各位見笑了,嗯,若有琴聲為伴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事,”靈娥淡定的一笑,隨手對著側旁一點,兩只紙人化作了兩名女子,拿出了琴、蕭、鼓。

    不多時,草屋中傳出曲樂合奏,鮫人歌喉再次展露,與樂聲相融,在小瓊峰上緩緩流轉。

    隔壁草屋中,站在窗前的齊源負手而立,那雙老眼帶著幾分感慨。

    偶然路過小瓊峰附近的門人弟子,也被歌聲樂聲所吸引,在云上駐足,靜靜聆聽。

    李長壽此刻也是聽的……頗為感慨。

    總算,靈娥也能有個一技之長,哪怕是去坊鎮中混日子,也能憑借街頭賣藝活下去了。

    一塊靈石,最起碼能聽三段!

    片刻后,歌聲化作了笑語,小瓊峰外駐足的人影也各自散去。

    李長壽與敖乙,用仙力托著已經做好的烤肉,飄然去了草屋前,幾人就在湖邊架起了矮桌,擺好了酒食。

    靈娥又去做了幾個菜,習慣性地處理了兩條鱧鮪,一條紅燒、一條水煮。

    但靈娥把菜端上來時才意識到……鮫人族好像也是……

    然而,靈娥也是多慮了。

    兩條靈魚,姜思兒吃的最是歡快,對靈娥的手藝絲毫不吝嗇贊美之詞。

    一場晚飯,笑鬧之間就到了深夜。

    酒玖招呼著開始搞些小瓊峰保留項目,將斗大神、模擬仙生、斗豆兵搬了出來,讓敖乙和姜思兒這對準夫婦目不暇接……

    三日歡宴,敖乙與姜思兒依依不舍的告別。

    對敖乙而言,如今并非可隨心玩樂之時,龍族正臨困境,他這個二太子豈能在此地偷閑?

    本是定下半日就走,玩耍三日,已是讓敖乙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敖乙臨走前,李長壽又給了他幾個五彩斑斕的錦囊。

    這次是正經的錦囊;

    李長壽叮囑敖乙在哪般時刻,才能打開哪種顏色的錦囊,其內有應急之策。

    而這幾只錦囊所提供的計策,就會把龍族引向‘向天庭玉帝求援’的路徑。

    靈娥和姜思兒倒是真的混熟了,度仙門山門前,兩女依依惜別,姜思兒一步三回頭地眺望,靈娥也是不斷揮手。

    靈娥突然道:“師兄,我們要不要給他們一些回禮?”

    “放心,”李長壽嘴角的笑容頗有深意,“都已經備好。”

    那姜思兒贈靈娥前世淚,李長壽也贈給了敖乙毒龍酒與雄心丹,前者似乎沒有效果,但后者……

    小瓊峰良心出品,藥效自然有保障。

    待敖乙的蛟龍車架消失在天邊,李長壽帶著靈娥對守門仙人做了個道揖,這才駕云一同回返小瓊峰。

    剛回峰上,靈娥低頭要溜人,李長壽卻傳聲問道:

    “那前世淚你可還要再試?”

    靈娥頓時僵在原地,扭頭嘻嘻笑了兩聲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……嗯,師兄你肯定不會中招……我就……嘻嘻,師兄你別生氣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擔心,這次我不罰你。”

    靈娥頓時小臉一白……

    這次,李長壽卻難得溫聲細語,緩緩說道:

    “這前世淚對我并無效果,但可幫師祖了卻心愿。

    這枚傳信玉符給你,此物能聯絡到師祖,你可將前世淚之事與她言說,問她要不要用。”

    話語一頓,李長壽低頭看著面前之人,又禁不住輕輕一嘆,抬手在她額頭輕輕打了下。

    “天天想這些有的沒的,就不能將這些心思花在修行上。

    你可知,你現在的修行條件,比門內任何弟子都是不差。”

    靈娥捂著額頭咬了咬嘴唇,可憐巴巴地看著李長壽,手指卷著一縷青絲,細如蚊聲地說著:

    “師兄,我會努力修行的……只是這么多年,你一直不應我,我心里也沒底……”

    李長壽淡定的點點頭,隨手對靈娥身后一點,模擬的法力迅速凝成結界。

    他突然一步向前,靈娥下意識后退半步,輕輕撞在了結界光壁上,頓時有些茫然失措。

    “師……”

    李長壽左臂抬起,在靈娥耳旁劃過,抵在光壁上,隨后撤掉自己平日里掩藏自身氣質、微調面容的偽裝,開啟魅力光環,低頭凝視著靈娥;

    右手向前,手指輕輕抬起了靈娥那光潔的小下巴。

    “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憋說話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緩緩低頭……

    就聽咚咚咚一陣鼓聲,靈娥臉蛋漲紅、雙眼之中滿是慌忙,呼吸都只剩出氣。

    李長壽動作其實十分緩慢,即將靠近,靈娥突然一縮脖子,矮身從李長壽手臂下逃了出去,捂著臉沖向了自己的草屋,頭頂留下了一溜白煙。

    又聽嘩嘩的水聲,隨后便是一連串的咕嚕嚕的氣泡出水聲,她應是直接跳進了沐浴的木桶。

    李長壽嘴角一撇,略微搖頭,隨手散掉結界,淡定地駕云朝丹房而去。

    看,就是這樣……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我有一座巨龍城〕〔萬族之劫〕〔第一序列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不過爾爾〕〔記憶殺場〕〔冷王寵妻神醫狂妃〕〔農家甜寵錦鯉妻〕〔民國盜墓往事〕〔網游之白骨大圣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拉斐爾的復仇〕〔我的徒弟都是大反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网络暴利赚钱项目 福建36选7的中奖规则 gpk炸鱼来了技巧规律 云南麻将单机版下载 11选5走势图山东 证券配资 姚记棋牌3976怎么下载 秒秒彩-首页 30选5走式图 波克棋牌怎么注册新号 辽宁11选5技巧任二 股票短线牛人 类似辉煌棋牌的棋牌游戏 天津快乐10分奖金 3D幸运六点半彩票 全民玩捕鱼安卓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