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陳歌蘇沐涵〕〔娛樂圈最強替補〕〔一代女仙〕〔萌寶1v1:爹地你出〕〔閃婚獨寵:陸少嬌〕〔都市之萬世丹尊〕〔貓系男友太難伺候〕〔娘娘她擅攻心〕〔相思劫了又劫〕〔福運小嬌娘〕〔超奧特傳記〕〔錦繡農門〕〔抱定大佬不放松〕〔這個女配有毒〕〔第一繼承人〕〔紫眸逆天:廢柴大〕〔藥植空間有點田〕〔書穿成傅總裁家惡〕〔寵妻100式:女人,〕〔超級小農夫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一百九十五章 瓷海無邊
    “教主,我們是不是有所誤會?他可能,并非西面派來……”

    “乙兄,莫要被他這般作態騙了。”

    主神廟的神像中,海神教大小教主用神念交流了一陣,突然同時意識到……

    他們完全可以在丹房中直接對話,不用耗費心神用神念溝通,還相對較為安全。

    敖乙見那中年男人、咳,男龍,在大殿之前徘徊許久,此刻有些擔心,是不是有所誤會了。

    李長壽簡單解釋了兩句:

    “此人看似是猶猶豫豫,但一直保持機警,不斷觀察神像這邊,目光也不曾動搖,這證明,他對接下來要做什么,早有安排。

    你看,他此前一直在猶豫,為何邁步上階梯時,腳下卻如生風一般?”

    敖乙仔細一瞧,禁不住點點頭,慚愧道:“還是教主觀察的細致。

    那,教主,咱們接下來該怎么辦?”

    李長壽笑道:“我已做了一些安排,乙兄且看就是。

    若是我應付不了這龍族高手,還要你及時出面才行。”

    敖乙忙道:“教主放心,他今日若是敢在此地撒野,乙定饒不得他!”

    “不必著急,先看他如何行事,人族俗世有句俗語,心急吃不了臭豆腐。”

    “教主所言極是,豆腐想要放臭……呃……”

    李長壽不由笑了兩聲,突然找到了一點大法師的迷之樂趣。

    丹房中的笑聲未落,安水城海神廟中,那中年面容的龍族已到了主殿大門。

    此龍頭頂兩只紫色的犄角,一身華貴錦衣,面容陰鷙、目光銳利,此刻邁步就要入內;

    但他左腳剛抬起來,突聽側旁傳來大喝: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這中年男龍眉頭微皺,斜眼看向喊話傳來之處,一只腳直接邁入了主殿。

    就見一名身穿熊皮大襖,身形魁梧如山的熊寨壯漢,自一旁踏步而來。

    此熊,咳,此人,差不多算是熊寨的第一高手。

    若單純從煉氣士的角度來判斷,此人不過歸道境二階,根本不入流;

    但他渾身散發著一股兇煞氣息,強壯到近乎恐怖的身形中,仿佛蘊含著擒龍伏虎的偉力!

    這人倒也非旁人,正是熊寨中,娶了一位美貌女煉氣士,不知道多少個寂寞夜晚將大女兒熊伶俐敲暈,如今任南海海神教第六護法,海神定下的熊寨未來寨主,熊老三!

    不過,熊老三已是過去的名號,如今他有個海神親賜的大名——

    熊布漢。

    這熊布漢神色凝重,直接走到這中年男龍面前,還算客氣的問道:

    “閣下從何而來?來我海神教主廟,又所為何事?”

    “讓開,”這中年男龍一聲冷喝,冷然道,“我來找海神有事,何時輪到你這般半巫余孽出來說話?”

    敖乙一聽這話,頓時有些上頭。

    若非此時此地,敖乙神念寄托,相當于只是一個玉雕,必會沖上去踹飛這條中年男龍!

    這是什么話?

    說熊寨神使是半巫余孽也就算了,這也算是客觀事實;

    口氣這么沖說‘海神’二字,要死還是要活!?

    然而,那中年男龍與敖乙預料中,熊布漢暴怒的情形并未出現……

    熊布漢只是皺著短粗的眉頭,略微沉吟幾聲,聽到心底傳來了海神大人的嗓音……

    于是,熊布漢朗聲道:

    “我們熊寨之人,得海神大人賜福,有海神大人的任命,成為海神教神使,在各處宣揚海神教教義,護持海神教教眾。

    這里是我們海神教的神廟,我是海神教的護法,如何輪不到我來說話?”

    言說中,熊布漢胸前亮起了一抹金光,竟是香火功德凝成的一面小盾牌,其上赫然寫著‘海神教護法’五個大字。

    “我讓你退開,”這中年男龍背負雙手,用一對加粗的鼻孔看人,“怎么,你不過是肉身不錯,還想跟我動手不成?”

    李長壽繼續對熊布漢傳聲,還不忘叮囑熊布漢,注意一些表情的變化和感情遞進。

    熊布漢眉頭一皺,冷然道:“閣下可是我海神教教眾?”

    此龍道:“不是,如何?”

    “那閣下可是我海神教的真龍護法?”

    此龍又道:“也不是,如何?”

    熊布漢淡定地點點頭,笑道:“既不是我海神教教眾,又不是真龍護法,閣下憑什么要進我海神教重地?”

    這中年男龍嘴角略微抽搐,冷然道:“我現在就加入海神教,成為海神教教眾,如何?”

    熊布漢哈哈笑了兩聲,按心底傳聲,鎮定自若地道了句:

    “抱歉,我們不收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這中年男龍頓時大怒,瞪著熊布漢,直接又邁出一步,身形強行進入主殿,挑釁地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就這般進來了,你又奈我何!”

    丹房中,敖乙禁不住氣的一陣咬牙。

    “這混賬!怎么這般欠打?”

    “他應該就是想讓熊寨神使出手,”李長壽仔細分析著,心底靈光一閃,突然想到了某種可能。

    這次之事,是文凈道人之外的西方教高手所謀劃;

    這條龍先是故意暴露行蹤,在此地逛了幾圈,讓眾凡人趕來海神廟,也讓平日里就在南海邊緣修行的海神教真龍護法,注意到此處……

    隨后,又故意找打……

    莫非接下來一打就倒?隨后便賴著他們海神教?

    這是想碰瓷?

    西方教高手,龍族,碰瓷……趙大爺曾說過,他搞了不少西方教高手……

    不對,沒這么簡單!

    這條天仙境巔峰的龍族,并非是什么西方教工具人、龍族二五仔,他只是一個餌!

    李長壽突然醒悟了過來,心底一條全新的故事線迅速生成。

    有點意思,碰瓷碰到了瓷祖宗頭上!

    李長壽立刻對敖乙道:

    “乙兄,馬上讓你能信得過的龍族高手,前來安水城,我先穩住這條龍一陣!

    若我所料不錯,這條龍身上定是被人下了暗手,隨時有可能直接死在此地!”

    敖乙怔了下,也不問為什么,摸出一只巴掌大的玉牌,在玉牌上摁了幾下、開啟禁制,對玉牌一陣急促說話。

    另一邊,李長壽控制紙道人,對熊布漢再次傳聲:

    “先應付他一句,立刻退開,關閉廟門,帶人勸說凡人離開……”

    如此這般,李長壽對熊布漢仔細叮囑了幾句。

    此刻也已經忍不住攥起拳的熊布漢,自不敢違背海神的旨意,心底想到了自家夫人懷孕將生第三胎的喜事,頓時露出了開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這笑容,讓這男龍看得,心底驚疑不定。

    甚至,熊布漢還轉身做了個請的手勢……

    “我奈何不得閣下,閣下請便吧,只是還望閣下對我家海神大人尊重些。”

    當下,熊布漢扭頭就走,頭都不回。

    那龍族頓時一怔,他當真沒料到,自己都已是這般模樣,這巫人還不出手!

    那人不是說,巫人一族腦子不怎么靈光的嗎?

    中年男龍心底不由浮現出了那道黑影,以及那黑影所說的幾句話語……

    金仙機緣,長生道果,就在自己今日這一場算計……

    中年男龍雙眼一瞇,對著熊布漢舉起左掌,五指輕輕一抓,掌心綻出一股吸力。

    已在十丈外的熊布漢身形一晃,向后一個踉蹌。

    但熊布漢反應十分迅速,立刻扎起馬步、身形低矮;就聽咔咔兩聲輕響,他一雙大腳踩碎了兩塊琉璃石板!

    身形勉強穩住。

    “我讓你走了?”

    中年男龍冷聲說著,剛才不過是他隨手而為,當下就要加大力度。

    正此時,一道身影自地面破碎的石板中鉆了出來,剛好攔在了熊布漢身前。

    此人白發白須、面容清瘦,手中端一把拂塵,身上穿潔白道袍,散發著一縷平淡如水的道韻。

    龍族來人頓時眉頭輕皺;

    憑他,自然看不出眼前這老神仙乃化身,還以為突然出現了一名天仙境初期的煉氣士。

    這自然,就是是李長壽的老神仙皮紙道人。

    李長壽輕輕甩了下拂塵,笑道:“道友,不知來此地所為何事?”

    這中年男龍冷然道:“你又是何人?”

    還未走遠的熊布漢扭頭喊了句:“這是我們海神教的長老!你莫要太過猖狂!”

    “好了,快去吧布漢!”

    “是,長老您忙,”熊布漢嘿然一笑,大步流星,出了這神殿,招呼各處的十多名神使,開始驅趕廟內的凡人。

    李長壽仔細想想,他一邊將熊布漢看做晚輩,一邊又被熊布漢的女兒天天喊成表兄。

    真·各論各的。

    李長壽甩了甩拂塵,笑道:“道友,不如隨我去后堂坐坐?

    若你有什么要緊事,可告知于我,我定會幫你稟告給海神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就是覺得你們海神教太過霸道,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這中年男龍左手做爪,其內有一團火焰閃動,“今日不怕告訴你,我便是來砸了你們海神的神像!

    我族二太子敖乙,怎可屈居于區區海神之下!

    這海神教,本該就歸我龍族所有!”

    丹房中,敖乙額頭青筋暴起,恨不得現在就挪移到安水城中,跟這條龍拼了。

    誅心之言,字字都是誅心之言!

    挑事的意圖已經再明顯不過!

    虧他剛才還覺得,這龍族是真的有正事……

    然而,大殿之中飄起了幾聲輕笑。

    “嗯,貧道也覺得是這般,”那個老神仙皮紙道人端著拂塵,含笑點頭,“我覺得道友說的很有道理,貧道也是這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龍一怔,隨之便皺眉盯著面前的老者,嘴角略微抽搐。

    還不惱怒?還不出手?

    無論是巫人護法也好,天仙境長老也罷,只要南海海神教有人出手,此龍就立刻按計劃行事,向外倒飛出去,摔倒在大殿之前,口吐鮮血,自己將自己震成重傷。

    不錯,他只需要做這些,就有機會得到成金仙的機緣!

    這中年男龍心里一狠,立刻邁出幾步,向前進逼。

    李長壽這老神仙皮的紙道人,卻動作麻利地跳去了側旁,笑道:“道友,你不如就直接出手,將主神像砸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為何不攔我?”

    “為何要阻攔道友?”李長壽雙手一攤,“此地神廟,本就是龍族出財出力幫忙翻蓋,道友是龍族,想砸了此地就砸,這合情合理,誰敢說半個不行?”

    李長壽隨之溫聲道,“道友,要不你坐下歇一陣,我這就招呼幾個神使過來?

    這種體力活,怎么好意思,讓道友親自出手。”

    這中年男龍差點直接破口大罵,但他冷笑一聲,不由分說,直接撲向李長壽的這具紙道人!

    然而,此時這紙道人只是瞇眼笑著,慢條斯理地在袖中取出了一只寶珠。

    大號留影珠!

    中年男龍身形一頓,面露狐疑之色。

    李長壽含笑言道:“道友,你看這顆珠子,他又大又圓。

    這是貧道改良的一種法器,名為。

    此刻這聲影珠內,道友從落在殿前開始,一直到此時的情形,道友每一個動作,每一個神態,都有記錄。

    而這顆珠子所記錄之影像,會同時存入另一只與之配對的聲影珠中。

    換而言之,道友就算毀了這顆珠子,你所作所為,也絲毫不差地,被保存在了萬里之外一處密地之中。”

    這中年男龍面色大變,眼底滿是狠絕,這一刻立刻就要出手將這老道格殺,將那聲影珠摧毀。

    然而,他剛要有動作,李長壽輕輕甩了甩拂塵。

    “道友,請仔細看一看四周,再決定今日是否要對貧道動粗。”

    那中年男龍仙識掃過各處,頓時面色一變。

    此前他竟完全沒發覺,這主殿各處,屋檐下掛著的、橫梁上鑲嵌著的,還有那兩尊神像的眼珠,以及其他各處角落……

    粗一看,竟有十數顆留影珠!

    這中年男龍面容陰沉如水,李長壽卻是含笑甩了甩拂塵,嘆道:

    “道友,瓷海無邊,回頭是岸。

    我看道友與我海神教有緣,不如聽我講些海神教義?

    我便不將今日之事說出去,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中年男龍眉頭緊皺,卻是低聲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罷了,他還真是沒金仙的命,此事卻是搞砸了。

    “哼,告辭!”

    中年男龍一甩衣袖,卻也絲毫不啰嗦,扭頭就朝著殿外而去。

    但他剛邁出兩步,變故突生!

    此龍左肩突然涌出一抹血光,這血光凝成一把長劍,對著這中年男龍的脖頸直直斬落!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重生千年前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末日樂園〕〔黑金繼承人〕〔超次元女子監獄〕〔快穿:反派洗白攻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2018年七乐彩全部开奖号码 幸运排列3开奖结果走势图 股票指数投资策略课后测试 广东好彩1 浙江11选5开奖结 河北十一选五 5分11选五走势图 快乐十分 3d今晚开奖号码是 吉林11选5 浙江体彩2o选5走势图 nba比分虎扑 股票涨跌幅度 河内五分彩开彩结果历史 河北十一选五 2019121大乐透开奖结果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