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王牌貼身高手〕〔第一狂妃:廢材三〕〔帝少追緝令,天才〕〔沈浪蘇若雪〕〔天才萌寶,媽咪要〕〔枕上名門:腹黑總〕〔邪王難寵,醫妃難〕〔逆天狂妃:邪帝,〕〔農家傻女〕〔一代兵王秦風〕〔林羽何家榮江顏〕〔太古龍神訣〕〔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〕〔顏汐洛喬陌漓小說〕〔魂破九天秦朗〕〔元卿凌宇文皓〕〔都市仙尊洛塵〕〔簡沫顧北辰〕〔霍長淵林宛白〕〔言安希慕遲曜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一百九十二章 不可以貌取…豆
    “娥,你師兄這段時間搞什么呢?我去丹房都沒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叔,我也不知,師兄最近在后山平了一片地出來,隔三差五就跑過去,好像是在研究神通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酒玖掐腰挺胸,一陣沉吟。

    “靈娥,雖然單字稱呼顯得親密,但可不可以喊我玖?

    ‘叔’就有些過分了,我很男人婆嗎!”

    靈娥低頭瞧了眼身側那人世間的某種罪惡,輕輕嘆了聲,“師叔您是不是沒酒喝了?”

    “嘿嘿,”酒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著,“最近想閉關,缺口有些大。

    這不是想看你師兄,最近有沒有什么活缺人手……

    你師兄缺嗎?”

    “師叔您之前已經幫了我們小瓊峰很多了,”靈娥抿嘴輕笑,拿出了一只寶囊,“之前師兄已經叮囑我了,早就為師叔準備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不早拿出來!”

    酒玖頓時來了精神,隨手將寶囊搶了過去,看了眼寶囊之中的‘存貨’,頓時一陣爽朗的大笑。

    完美演繹了,找人借錢前后的微妙心態。

    “有酒豈能無菜?走,去看看哪只靈獸病了!”

    “伶俐昨天還說,幾只灌灌鳥可以吃了,咱們今天就烤兩只吧,還要給百凡殿長老送兩只過去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還等啥,走了走了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……

    “嚯,這只不錯,天網恢恢,肥而不膩,就它了!”

    于是,小瓊峰上飄起了誘人的香味。

    考慮到那些靈獸的情緒,熊伶俐、靈娥和酒玖,專門去了遠處的林子中,架起了鐵鍋與烤架。

    一陣笑鬧,酒足飯飽。

    三人一同收拾起此地的‘炊具’,熊伶俐就扛起了自己的小錘錘,要去做她的日常任務——山中巡邏。

    酒玖笑道:“伶俐,這里是門內,外有一層護山大陣,不會有人偷偷摸摸來峰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呢!”

    熊伶俐頗為認真地回答:

    “山上這么多靈獸靈草,不看著,讓人偷去了咋辦!

    表兄搞的這些東西,也不是大風吹來的呢,表兄教我修行、給我這么多東西吃,我肯定不敢偷懶呀。

    而且,不算這些,表兄交代過的事,我都必須要完成!”

    靈娥柔聲笑道:“有勞師叔了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你們要是斗大神缺人,就等我忙完了喲。”

    熊伶俐小臉一紅、大手一揮,扛起云中子仙人親手煉制的靈寶大錘,朝山中大步而去。

    走的稍遠些,她口中還哼著自編自造的小調:

    “表兄叫我來巡山,尋完左邊尋右邊。

    倘若誰敢偷鳥蛋,一拳把他打稀爛。”

    林間頓時響起了愉悅的鳥鳴獸吼熊咆哮之聲。

    靈娥輕輕贊嘆:“熊師叔完全聽師兄的話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酒玖抹了抹嘴,俏臉上寫著幾分過意不去。

    她多少也是有些良心的,沉吟兩聲:“也總不能白吃白拿,咱們去看你師兄在做什么吧。”

    靈娥忙道:“沒事的師叔,師兄不喜歡被打擾。”

    “這怎么能是打擾?”酒玖哼道,“本師叔如今修為在真仙境大后期,眼看就要沖進天仙去了。

    堂堂門內準天仙,想給你們干點活,竟然還不樂意!”

    靈娥眨眨眼,剛想繼續勸說,就聽師兄傳聲入耳。

    “那,”靈娥笑道,“咱們一起去后山吧,師兄那邊剛好缺人手。”

    酒玖這才滿意的笑了,駕云帶著靈娥飛往后山那處,不知何時建起來的隔絕大陣。

    進了陣中,酒玖與靈娥就見到,各處分布的數十座直徑約十丈的圓形草棚。

    草棚之下生長著各類仙草,這些仙草似乎是同一種類,仔細分辨卻又有細微不同。

    “大聚靈陣?”

    酒玖那雙圓眼一瞪,看著這些草棚下方不斷流轉的靈光。

    她雖然不通陣法,但也認得這種大陣;

    憑她千多年的閱歷,自然能看出,此地種植的并非珍貴靈藥,而是一些普通的仙草靈草;

    但地下,卻有一座巨大的聚靈之陣,接引天之清氣,匯聚地之靈氣,在此地用以培育這些‘雜草’。

    “這是在搞什么?”

    “這邊有個牌子……”

    也是第一次過來的靈娥輕聲道了句,仙裙飄動間,落在了聚靈大陣邊緣的那只木牌前。

    正此時,李長壽挽著衣袖,從遠處草棚走了出來,身上的長衫滿是泥點,但嘴角帶著幾分笑意。

    “過來這邊吧,給你們看點好東西。”

    靈娥和酒玖不明所以,滿是好奇的聚了過去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有剪紙chengren魔改的經驗,以及大法師所賜那門身外化身神通做技術支持;這次撒豆成兵神通的改良計劃,進行的十分順利。

    李長壽最開始,對撒豆成兵做出的兵衛,要求并不算高,只想著,它們能有元仙境的戰力就夠用了。

    但李長壽自己都沒想到,他在改良這東西的過程中,不斷有靈感涌現……

    只是一個多月,通過他對幾類‘原生仙豆’的培育、雜交、催熟,對施法口訣、手印不同組合的嘗試,以及融入高深的身外化身之法……

    他已經搞出了三大豆兵種、十二小豆兵種!

    當前來說,這些品類已經夠用了,接下來的研究方向,就是提升這些道兵的個體實力。

    再之后,就是推演一些千人戰陣、萬人戰法,讓這些道兵能夠真正發揮出戰斗力。

    路要一步步的走,一口氣也吃不下一頭鯤鵬……

    這次喊靈娥和酒玖師叔過來,也是想驗證下當前階段的成果,順便研究下,如何在度仙門推廣這門神通。

    當然,要推廣的是原版神通,改良的仙豆也不會輕易流傳出去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將撒豆成兵的原版神通,直接傳給了酒玖師叔與靈娥,并給她們做了個示范——

    隨手灑出幾顆豆子,化成了三名身穿皮甲、身段纖秀的‘弓兵’。

    李長壽是用歸道境修為做出的道兵,它們的實力也不過勉強堪比返虛境。

    隨后,李長壽下達簡單指令:“那顆樹。”

    它們面無表情拉弓開箭,法力凝成的箭矢,精準地射中百丈之外一顆大樹的樹干,在樹干上留下了三只透明的窟窿。

    酒玖輕聲贊嘆:“這個不錯!”

    靈娥小聲問:“師兄,這個跟剪紙chengren,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嗎?”

    “剪紙chengren神通所化的紙人,只要其法力不耗盡,便會一直存在,”李長壽溫聲解釋著,“但撒豆成兵神通做出的道兵,只能存在幾個時辰。”

    言罷,李長壽抬手輕震,三只道兵化作流沙,緩緩消散。

    他繼續為師妹講解:

    “剪紙chengren做出來的紙人,需要你分神去控制,不然只能做一些掃地、采集這些簡單的活。

    但撒豆成兵做出的道兵,只要給他們一個戰斗的意念,以及簡單的指令,他們就能戰斗到自身崩散。”

    話語一頓,李長壽看酒玖師叔在旁有些躍躍欲試,就道:

    “要不要做個游戲?”

    酒玖頓時眼前一亮,喜道:“你又開發小瓊峰的保留項目了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,”李長壽隨手拿出了一只空瓷瓶,在其中裝入了十八顆色澤、品相不同的仙豆。

    隨之,李長壽現場開始制定游戲規則:

    “這個項目暫定名為……。

    豆是豆子的豆,與斗法的斗同音。

    參賽選手每人抽取一顆豆子,只用參賽選手中修為最低之人的法力水準,用撒豆成兵神通進行催發,然后讓他們斗法,分個高低上下。

    怎么樣?”

    酒玖頓時有些嫌棄:“這不是跟斗仙蟲一個意思嘛,沒什么心意呀。”

    “師叔您看的太短了,”李長壽搖搖頭,“仙蟲不可控,道兵卻可通過心神掌控,就相當于下場斗法的替身。

    我們可以搞一些設定條件,比如兩個老巢,一條河道,幾座石頭塔,讓煉氣士控制的道兵不斷對抗。

    單人、雙人、多人同時下場,這里面,花樣多的很。”

    酒玖歪著頭想了想,雙眼漸漸放光。

    李長壽瞇眼輕笑。

    這其實也是他有心之舉,借這般方式,將撒豆成兵之法,在度仙門內推廣開來。

    若是再遇到外敵,門內也就多了幾分應對的戰力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對熊伶俐傳聲,讓她也趕了過來,人多熱鬧一些。

    緊接著,四人隨機選取了四顆仙豆,以靈娥的法力為準線,同時施展撒豆成兵……

    熊伶俐本身實力雖強,但修道境界偏低,無法施展此神通,由李長壽代為施法。

    李長壽先將熊伶俐的豆兵做了出來;

    就聽“啪”一聲輕響,熊伶俐面前多了一位身著冰藍斗篷、白亮皮甲的劍兵。

    弓兵斗篷上還寫著四個大字——。

    “乖乖,真的能變chengren!”

    熊伶俐頓時一陣贊嘆,圍著這劍兵一陣轉圈。

    “我先來吧,”靈娥笑著道了句,像模像樣地將豆子撒了出去,按師兄傳授之法,迅速捏弄手印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青煙過后,靈娥面前也多了一名豆兵,這豆兵身穿黑色斗篷、帶著黑色頭套,手中提著兩把彎刀。

    同樣的,豆兵的斗篷上寫著四個大字——。

    “小長壽先來,”酒玖對李長壽抬了抬下巴,“我要壓軸!”

    李長壽含笑點頭,隨手將豆子扔到面前,像模像樣地掐了幾個法訣,面前便多了一道魁梧的身影,手中提著兩只銅錘。

    它斗篷上的四個大字也是霸氣——。

    熊伶俐頓時雙眼放光,小聲道:“表兄,我喜歡這個!”

    李長壽笑道:“不可以換牌,我們比賽雖小,也要公平公正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熊伶俐立刻點頭答應了聲,小臉上滿是認真。

    于是,三人目光匯聚在了酒玖身上。

    酒玖微微一笑,自有一股風輕云淡之感,她將手中仙豆捏在指尖,低喝一聲:

    “呔!”

    酒玖指尖綻放一縷仙力,與靈娥施法時的法力持平,用仙力將豆子包裹,扔到身前,雙手迅速掐弄法訣。

    那巨大的罪惡輕輕晃動,麻衣短衫危情不斷。

    “撒豆成兵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仙豆隨之炸碎,一抹綠煙掠起,在酒玖面前迅速凝聚,凝成了……成了……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酒玖歪了下頭,不由蹲下來,盯著面前這一尺高的奇怪道兵。

    它有一只直徑半尺的長嘴,一顆圓圓的綠色腦袋、兩只墨點一般的眼珠,腦袋下面是一條根莖,根莖中間部位長著兩只對稱的枝丫,下面還有兩只同樣的枝丫,似是雙腳一般。

    一只竹牌落在了酒玖腳邊,上面也寫著四個大字……

    “這!?”

    酒玖額頭滿是黑線,嘴角瘋狂抽搐;

    噗嗤一聲,靈娥頓時沒忍住,連忙扭頭捂嘴。

    “咳,”李長壽正色道,“沒想到,最珍稀的道兵都被師叔你抽到了,這局你已經贏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我要換一個!”

    酒玖頓時一陣抓狂,跺腳間,山搖地動、十分壯觀。

    然而,李長壽淡定的一笑,讓酒玖念了一段小小的法訣。

    就聽一聲: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那口中噴出一只拳頭大小的珠子,這珠子流轉五行火、金氣息,急速飛出百丈,在一片荒地上炸開,炸出了漫天煙塵!

    煙塵過后,留下了十丈直徑的大坑!

    這,還只是靈娥水準的法力,催發出的豆兵!

    靈娥和酒玖對視一眼,都有點震撼。

    兩人雖然平日里胡鬧了些,但也都非愚笨之人,此刻均感受到了這門撒豆成兵神通厲害之處,以及這般‘豌豆射手’的神威……

    有些不足的是,這只豌豆射手移動緩慢,只能做固定‘炮臺’來用。

    而這,也不過是李長壽在魔改這神通的道路上,邁出的一小步……

    酒玖突然喊了聲:“斗法開始!”

    三人猝不及防,那豌豆射手已經開始連環‘呸呸呸’,炸的其他三只道兵狼狽奔逃。

    小瓊峰上,頓時回響起了酒玖猖狂的大笑聲。

    這笑聲被那些路過度仙門的云兒帶走,飛往了東海之地……

    “殿下,這些夠了嗎?”

    東海龍宮,兩座巨大的蛟龍車架上已經堆滿了寶箱,一旁的龜仙人擦了擦額頭的熱汗,問著一身青袍打扮的敖乙。

    敖乙想了想……

    “再來一車吧,主要弄陣法類寶材。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老臣遵命。”

    “思思回她族內取寶作為給長壽兄的禮物,也不知她現在回來了沒有。”

    敖乙喃喃一聲,分開了幾個時辰,也不由有些掛念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(ps:

    感謝新盟主大佬大力支持!欠的更慢慢還!下一更明天中午!)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我有一座巨龍城〕〔萬族之劫〕〔第一序列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不過爾爾〕〔記憶殺場〕〔冷王寵妻神醫狂妃〕〔農家甜寵錦鯉妻〕〔民國盜墓往事〕〔網游之白骨大圣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拉斐爾的復仇〕〔我的徒弟都是大反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辉煌棋牌app官网下载 3d字谜总汇图 36选7彩票预测 澳门永利皇宫酒店简介 广西福彩快乐双彩 3d杀码定胆 北京麻将规则 混儿 疯狂飞艇开奖直播 000014股票行情 22选5基本走势图表 娱网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广西快三中奖率 欧冠总积分排名 qq欢乐麻将手机版 福建快3今天开奖结 黑龙江36选7几点开奖结果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