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小說男主霍庭深溫〕〔小說主角霍庭深溫〕〔重生之此女不好惹〕〔完美隱婚,老公已〕〔團寵王妃美又颯〕〔離婚后忽然得寵〕〔鳳顏劫:爺的傾城〕〔重生六零我養活了〕〔愛情沒有那么甜〕〔高能廚娘:帶著微〕〔無敵從時空吞噬開〕〔多元宇宙之執劍求〕〔斬寒〕〔逃出世界〕〔天啟王座〕〔回來當醫仙〕〔我真不想做主角啊〕〔首席大人的掛名妻〕〔在美國當警察的日〕〔天降我才必有用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一百八十九章 《背影》
    李長壽控制紙道人趕去海神廟主殿時,想到掌門腎、咳!

    想到掌門無憂道長的背影,心底感慨不已。

    仔細想想,自家掌門這般不多問、不多管,才符合人教教義中的清靜無為……

    而自己,因有太多顧忌,且為了保住小命,不斷去躲避因果、斬斷因果,與掌門相比,反而落了下乘。

    可沒辦法,自己已在不該承受這些的年齡、修為層次,承受了‘大教暗爭’、‘大族命運’、‘過于英武’等等,難以承受之重!

    不小心謹慎一點,多一丟丟的偽裝,藏一點點底牌,說不定什么時候,打坐一睜眼,就有某個慈眉善目的光頭大爺站在自己面前……

    想想就可怕!

    西方教連道門的圣人弟子都敢拐賣,他李長壽現在只是被圣人眼熟,對方抬抬手指就能抹殺,又怎會不敢對他下手?

    還是等自己實力夠了,再說無為二字,再求清凈自然吧;

    到時,自己就躲去兜率宮后院的樹蔭中睡懶覺,什么都不管就是了。

    實際上,哪有什么真正的清靜無為,也不過是太清圣人強到了誰都不敢招惹。

    嗯,待度過金仙……

    罷了,金仙也只能在洪荒中蜷縮著,還站不起來。

    最起碼也要功成大羅,得幾件殺伐、防御、暴擊、逃遁兼備的先天靈寶,凝成功德金身,抱緊自家圣人大腿!

    那才能踏踏實實睡一覺。

    嘖,空想這個無用,腳踏實地爬上去才最重要。

    李長壽這具紙道人還未鉆出地底,就連忙對云霄仙子傳聲。

    正在廟內主殿中,不斷對那只紙人注入仙力的云霄仙子,頓時停下動作,面色帶著少許歉然。

    云霄此時已將畫軸收起,待李長壽的第二具化身飛來后,主動迎到殿門附近,柔聲道:

    “本是想送道友一幅老師親筆的畫作,不曾想毀了道友一具化身。

    是我有些大意唐突,還請道友莫怪,不知該如何補償道友才妥當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一陣抽搐……

    云霄娘娘是真大方。

    他剛剛,差點就被那股混元無極大道之韻,直接給強……強行拉去渡金仙劫了!

    見李長壽不答話,云霄忙問:“道友剛才可損了道行?”

    李長壽笑道:“只是一具化身罷了,不礙事,不礙事。”

    “這如何能不礙事?化身又豈是那般好煉制的?”

    云霄輕輕一嘆,又將那畫卷拿來,“道友還請務必收下此物,此物似與道友當真有緣。

    不然,我這道心實在不得安穩。”

    言說中,云霄左手輕輕一翻,幾件寶物光芒閃爍。

    “還有這些寶物,也請……”

    干啥?

    這是非要把他拉上不成?

    “使不得使不得!”

    李長壽連忙后退半步,故意露出幾分拘謹。

    云霄也被李長壽這般模樣逗的一笑,向前邁出一小步,柔聲道:“使得,如何使不得?”

    “這,前輩您別這樣。”

    云霄安慰道:“莫要怕,那道韻已經被道友感悟,定不會再弄傷你化身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頓時有些哭笑不得,這般對話,怎么聽著……

    像是大姐姐在哄小孩?

    “前輩,這圣人老爺所作畫卷,晚輩著實不敢隨意收取。”

    云霄解釋道:“這只是老師閑來提筆,并非是什么先天寶物。”

    “這意義不同,”李長壽面露正色,“圣人老爺之物,著實太過非凡,還請前輩收回此寶。”

    云霄仙子又道:“那……道友一具化身,又該如何賠付?”

    “區區化身罷了,”李長壽目光頗為真摯,云霄卻是秀眉輕皺。

    不對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突然醒轉。

    自己此時明確表示不想收云霄所贈之物,但云霄娘娘的關注點,已是在一具化身的價值上……

    按洪荒的常識——身外化身,其實十分珍貴。

    身外化身要么是由珍貴寶材煉制而成,要么是由自身用大法力凝聚而成,一具化身折損,對煉氣士而言,通常是不小的損失。

    是自己的紙道人搞得太廉價了;

    像李長壽這種魔改剪紙成人神通,又憑大法師賜下的身外化身神通幾次改良,得出來的紙道人之法,也就……費點樹漿。

    李長壽笑道:“前輩是不是覺得,我這一具化身需耗費諸多心血?”

    云霄輕輕頷首,那雙眸子冰潔無痕,“不是嗎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李長壽笑得十分爽朗,老神仙皮都笑得胡子亂顫,又道:

    “我有玄妙法,化身似剪紙。

    若前輩心中不安,我便將這幅畫作收下吧,但幾件寶物大可不必。

    不然,前輩就未免太小瞧晚輩了。”

    寶物收了又怕暴露,不敢本體拿來用,只能給紙道人防身,沒什么太大意義。

    那批小靈樹早已長大!

    當下,李長壽將那畫卷捧了過來,稍后就去懸掛在海神廟后堂中,小小的提升下,他海神主廟的格調。

    云霄這才露出淺淺的笑意,放下了一件心事。

    她將其他幾件寶物收起,對李長壽淺淺地做了個道揖,柔聲道:

    “今夜多有打擾,也給道友平添不少麻煩。

    本是想來此地還上人情,不曾想,又壞了道友化身。

    若道友后面得了空,還請來我三仙島上坐坐,容我補償一二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連說……下次一定。

    與云霄互做道揖,云霄就此告辭而去。

    她駕云飛入夜空,化作一團淡淡云煙,宛若融入了夜幕畫卷之中,就這般隨風而走……

    ‘多好的仙子。’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輕輕一嘆。

    ‘可惜,有其他三兄妹拖油瓶,自身又過于重情義。’

    李長壽自不愿再與三霄和趙大爺有什么交際,以免封神大劫時,為劫運所牽連。

    但心底,又有點小小的、微妙的期待……

    “今晚還真是事多,”李長壽伸展了下筋骨,看著手中這卷畫軸,漫步走向了后堂。

    有琴師妹,剛才見到了自己紙道人的真實修為吧。

    這個有些難搞。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一陣思索,想著該如何糊弄……咳,想著該如何解釋,才能讓有琴玄雅為自己保守這個秘密,且不會胡思亂想。

    正此時,靈娥已是駕云飛到了丹房外圍,熊伶俐也扛著那只紫光環繞的雷神錘,呼哧呼哧地跑到了大陣外圍。

    顯然,她們剛才也被天威所驚動,只是此刻被困在陣法之外,無法靠近此地。

    李長壽略作思索,對靈娥傳聲叮囑幾句,靈娥立刻點頭答應。

    靈娥此時已經跟熊伶俐混熟,對熊伶俐交代幾聲,說自己師兄只是在練功,便帶著熊伶俐回了湖邊草屋。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仔細構想了一些說辭,試著分析了下有琴玄雅的腦回路;

    等萬事俱穩,李長壽才睜開雙眼,看向了月光中打坐的有琴玄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似乎是感覺到了李長壽的目光,有琴玄雅睜開眼眸,睫毛彎彎、酒窩淺淺;

    讓李長壽有些不理解的是……

    此刻她這雙眼眸,比她來時,明亮了何止百倍。

    “有琴師妹……”

    “長壽師兄,你不必多說,我懂了!”

    李長壽一口氣沒喘上來,差點就直接在蒲團上翻到。

    懂什么了?

    又懂什么了?

    “不,有琴師妹,你不懂……”

    “師兄,我懂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不一定懂,”李長壽忙道,“有琴師妹,其實有句話我一直想說出口,只是在心底一直無法說出來。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輕輕抿了下嘴唇,俏臉滿是正色,言道:“長壽師兄,你且說就是,我定全都記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語重心長地教育道:

    “有些事、有些話,需直接說出來,互相坦誠交流,這樣彼此才能互相了解對方心底所想。

    勿要多猜,須得多問。”

    聽聞李長壽此言,有琴玄雅認真想了想,很快又點點頭。

    “玄雅明白師兄所說話語,今日便與師兄坦誠相見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緩緩點頭,這才對……

    坦誠相告就是了,別相見,太容易被人誤會。

    他剛要開口,有琴玄雅卻已是先一步說道:

    “師兄,回來之后,我思索了許久,不斷拷問本心,破滅心底魔幻。

    如今,我道心堅固,已明本心所想。

    既然師兄說要咱們坦誠相見,那師兄,玄雅便說了——”

    這莫非……

    是讓她說出來自己再拒絕,還是讓她干脆別說出來?

    李長壽心念急轉,很快就有了穩妥的選擇。

    當下,有琴玄雅輕輕吸了口氣,幾乎與李長壽同時開口:

    “師兄,我會努力在修為上趕上你的!”

    ——“還請容我拒絕,我一心仰慕大道,對道侶之事沒有半點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兩人對視一眼,李長壽嘴角抽搐,禁不住一手遮眼。

    有毒你沒事說話大喘氣干什么!

    有琴玄雅眨眨眼,那張俏臉突然有些泛紅,下意識錯開視線,看向一旁的月光,在薄唇之間擠出了一縷嗔怪:

    “師兄在想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個,誤會了,誤會了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一掃衣袖,神色恢復如常,淡定道:“有琴師妹你莫往心里去,我還以為是這種事,嗯,是我有些太過自信了。”

    “并非如此,師兄你并未誤會。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再次注視著李長壽,道:

    “其實玄雅對師兄頗為仰慕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今夜之所見,讓玄雅明白了與師兄的差距。

    師兄,你剛才那紙人所展露出的仙力,比玄雅此刻之仙力,高明了何止百倍!

    玄雅雖不明師兄具體修為境界,但當時就在師兄被毀的紙人身旁,心底唯一的感覺,便是渺小與無助。

    那一刻,玄雅突然明白,師兄才是真正的高人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道:“此事,也是我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師兄可否聽我說完。”

    “好,抱歉,不該打斷你。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的笑容多了幾分溫柔,繼續道:“師兄,接下來我會閉關十年,穩固自身道心,此刻我心是有些亂的。

    剛才師兄與掌門師祖的話語,我差不多也明白了些許;

    回想與師兄北洲初次相識至今日,玄雅受了師兄太多關照。

    師兄不愿讓門內知道你隱藏修為之事,玄雅在此立下大道誓言,若暴露于旁人知曉此事,定遭天罰天塹!”

    轟隆一聲悶雷在云外炸響,這般誓言卻也算了數。

    有琴玄雅輕輕呼了口氣,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倒是莫名其妙有些心虛,也隨之起身。

    “師兄,”有琴玄雅道,“玄雅可否問師兄兩個問題。”

    “師妹請問。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問道:“當日度仙門遭襲,有三位義士救度仙門于危難,可是師兄的紙人?”

    李長壽緩緩點頭,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師兄放心,此事我會保守秘密……

    還有,那日地脈挪移陣之后,有天仙來襲,師兄可是故意將我幾人迷暈,而后獨自迎敵?”

    李長壽再次點頭,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立刻做了個道揖,定聲道:“玄雅代門內眾弟子,謝師兄出手相救!”

    李長壽抬手虛扶,笑道:“我也是度仙門弟子,只是因為一些此刻不能與你言說的原因,不能顯露真實修為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懂的,”有琴玄雅輕聲說著,那雙眸子脈脈,嘴角笑意淺淺,長發微微飄動。

    她就站在月光中,宛若毫無瑕疵的神女玉像,又出塵脫俗,不染半分塵埃污濁。

    有琴玄雅輕輕一嘆,對李長壽道:

    “玄雅成仙飛升之后,還以為能在前路等師兄,卻不曾想,原來一直是師兄在前路,我從未真正看到師兄的背影。

    今后,師兄依然是玄雅的指路明燈,是督促玄雅刻苦修行之榜樣。

    玄雅心底話已說完,若師兄無事,玄雅這便告辭回去閉關修行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含笑點頭,言道:“若有修行疑難,可來尋我,我會為你盡心解答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有琴玄雅含笑點頭,卻道了句,“但我更想憑自己,去望到師兄的背影。

    師兄,那,我先回了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做了個道揖,有琴玄雅也做道揖回禮。

    隨后,她轉過身去,邁著輕盈步伐,駕云離開丹房之地。

    李長壽負手漫步,走到丹房門前,注視了一陣有琴玄雅離開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這不挺聰明的。”

    都不用他忽悠,大道誓言已經自己立下了。

    掌門一脈,果然厲害,不過……

    “師妹能否回來一下,咱們商量一下,一點點關于大道誓言的小細節?”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重生千年前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末日樂園〕〔黑金繼承人〕〔超次元女子監獄〕〔快穿:反派洗白攻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25选5 秒速牛牛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视 3d全期开奖号 投资理财平台倒闭了我里面的钱怎么办 北京pk10 云南十一选五助手 浙江11选5乐彩 理财平台排行榜前40名 重庆幸运农场手机软 中国平安股票 雪诺和塞布尔 吉林十一选五开结果 股票行情查询 期货配资联系久联优配 甘肃十一选五的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