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王牌貼身高手〕〔第一狂妃:廢材三〕〔帝少追緝令,天才〕〔沈浪蘇若雪〕〔天才萌寶,媽咪要〕〔枕上名門:腹黑總〕〔邪王難寵,醫妃難〕〔逆天狂妃:邪帝,〕〔農家傻女〕〔一代兵王秦風〕〔林羽何家榮江顏〕〔太古龍神訣〕〔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〕〔顏汐洛喬陌漓小說〕〔魂破九天秦朗〕〔元卿凌宇文皓〕〔都市仙尊洛塵〕〔簡沫顧北辰〕〔霍長淵林宛白〕〔言安希慕遲曜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一百七十九章 最怕陌生人突然關心
    有道是,魔高一尺,道高……一尺二。

    經過一番蚊爭壽斗、勾心斗角,趁文凈道人道心不穩,李長壽虛虛實實套路了她一番,將她引到俗世中。

    這文凈道人算是洪荒狠人排行榜在榜的大神通者,此刻卻完全看不透眼前這個白發蒼蒼老神仙。

    普通推算毫無結果,若是強行推演,就可得……

    太極圖警告。

    于是,文靜道人更坐實了心底原本的想法——眼前這人應是人教隱藏的高手!

    此前人教大法師就為海神教站過臺,自那之后,文凈道人便對南海海神教敬而遠之。

    只是文凈道人沒想到,這個南海海神,竟也是人教中的要害人物……

    今日主動安排算計于她,更是居心叵測,深藏不漏。

    最起碼,能借趙公明與瓊霄之手,此人的跟腳,怕是在人教之中僅次于……那個男人。

    半個時辰后,南贍部洲西南部,安水城東北方向六千里的一座大城中。

    這里有海神教的一座神廟正興建,街上到處都是宣揚海神教教義的‘信使’。

    李長壽并不是隨便選的此地,而是用神像搜查各處,仔細考量,慎重地選擇了此處,作為忽悠蚊子的最佳場所。

    此時,兩人一前一后在俗世街路上走著。

    文凈道人施展神通,遮掩了她與李長壽這具紙道人的氣息,跟在前方這白胡子老神仙的三尺之外,心底不斷思索自救之道。

    被人得知了跟腳,對她而言,便是被捏住了要害。

    還是能置她于死地的要害。

    而李長壽此時也在思索……

    他接下來到底是該用‘走心’的套路,還是該用‘走利’的路數。

    不過可以確定的是,走腎是不可能走腎的,他對跨越種族障礙沒什么興趣。

    根據穩教巨著《套路論》的核心論點,要忽悠這般高手,需先穩住自己高深莫測的形象,從細節之處著手,將她帶入自己的節奏之中,再講些空、虛、大的話語,讓她產生豐富聯想。

    說著容易,做起來卻難度頗大。

    突聽得,一旁街角傳來噹噹噹的鑼鼓梆子聲,不少凡人聚在那里,里面傳來一陣海神教的宣傳……梆子調。

    噹、噹,噹噹……

    “各位爺,你站下,咱們說說心里話。

    眾鄉親,都站下,咱們隨便拉一拉。

    這海神他護全家,出海上山不用怕。

    東街難出嫁的小娘子,西城打光棍的好壯士;

    小娘子、好壯士,小娘子哎好壯士!

    前天拜了咱海神,昨個已經把那聘禮拿……”

    李長壽含笑聽了一陣,側旁的文凈道人卻是略微皺眉,但也凝視著這些愚昧且弱小的凡人。

    此人讓她聽這些,必有深意……

    片刻后,李長壽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文凈道人緩緩點頭,心底疑惑更甚,卻是并未給李長壽什么臉色。

    街上各處都沒有視線投來,文凈道人的神通也是頗為不凡。

    而這種幾乎大能人手必備的‘削減存在感’法門,李長壽就……很羨慕。

    “道友,”李長壽端著拂塵,笑著做了個請的手勢,示意文凈道人與他并肩同行。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暗道,若她發難,自己便將這化身直接揚掉。

    文凈道人心底也道,她雖是血海兇魔出身,卻也不是誰都能輕辱的,若對方發難,大不了便是魚死網破。

    就聽,李長壽緩緩開口……

    “道友覺得,我這海神教如何?”

    文凈道人略微皺眉,言道:“尊駕何不快人快語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事,說的快了反而不美。

    你我本是對手,如今卻在俗世街道散步,這不也是妙事一件?”

    李長壽笑道,“雖然道友幾次針對于我,但此刻對道友,貧道并無太大惡意。

    若非道友這次差點壞了我的大事,我也不至于將道友逼迫到這般地步。

    道友且看,此地紅塵煩擾,凡人壽百歲,歷經生老病死,卻是這天地之間的主角,得他們供奉,便可得香火功德。

    道友覺得,這是為何?”

    文凈道人嘴角一撇,并不回答。

    李長壽笑了笑,立刻變化思路。

    “洪荒之中,知道友跟腳者寥寥無幾,道友就不好奇,我是從何處得知?”

    “哦?”文凈道人猶自不肯死心,問道,“那你倒是說說,我跟腳到底如何。”

    卻是連‘貧道’、‘道友’這般稱謂都懶的用了。

    李長壽笑道:“道友還請多加幾層隔絕結界,我可當真要說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”文凈道人冷哼一聲,卻是真的抬手在周遭布置了兩層道韻。

    正此時,李長壽身周涌出一抹玄妙的道韻;

    文凈道人親眼看到,有一只小巧的太極圖在李長壽背后輕輕閃爍,隨之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她心底對李長壽的身份,再無半分懷疑……

    正此時,李長壽悠然道:“道友是從幽冥地底而來,本體為鴻蒙兇獸血翅黑蚊一族首領,當前為不可言說之兩位老爺做事。

    此時正在做的,是謀劃吞并龍族之事。

    可有半點錯漏?”

    文凈道人面色有些發白,已沒了掙扎的念頭,又本能的泛起了瘋狂的殺意,目光不斷變幻,氣息時而變得無比陰冷。

    李長壽輕飄飄地道了句:“人族有句俗語叫做,人在做,天在看。”

    文凈道人瞬間驚醒,輕輕一嘆,露出幾分嫵媚的微笑,柔聲道:

    “道友既將我查的如此清楚,又布置了這般算計,卻又不打殺了我,想必是對我有所圖。

    道友盡管開口,只要不露我跟腳,我凡事依你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……”

    李長壽沉吟兩聲,突然問:“你不累嗎?”

    第一招,《走心》。

    文凈道人明顯一怔;

    李長壽嘆道:“人有玲瓏心,故有千百張面孔,其他生靈亦復如是。

    你看這街路之上,凡人為生存而奔波,為衣食而煩惱,不得不擺出一張張虛偽的面孔,讓旁人看不透自己的心底。

    咱們是俗世之外的修行之人,壽元漫漫,卻又何嘗不是如此?

    道友,你這般,累嗎?”

    文凈道人聞言,笑意收斂大半,注視著這繁華街路上的凡人。

    李長壽繼續向前,文凈道人也下意識跟上,鳳目之中流露著幾分思索,卻又被勾出了些許疲累之感。

    她低聲道:“不過生存二字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笑了笑,此刻剛好路過一家花樓。

    只見這花樓門前紅柱上掛著一只木牌,上面赫然寫著:

    嘖,海神教的宣傳工作,果然給力。

    李長壽看著這花樓中,在白日歇息的人影,道一句:“若說強顏歡笑,咱們與她們,又有何異?”

    第二招,《同理心》。

    文凈道人輕嘆了聲:“道友與我自是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不,其實是一樣的,”李長壽淡然道,“洪荒如棋,圣人執子,你我盡皆只是棋子罷了。”

    文凈道人道:“道友倒是看的通透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生存二字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淡定地還了一句,文凈道人目光略有所動。

    她又問:“道友不會只是想與我說這些吧?”

    “自然不是,”李長壽笑道,“實不相瞞,我與道友其實已過了幾次招,對道友也算有些了解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文凈道人略微皺眉,“我算計南海神教,只有那一次才對。”

    第三招,《破心防》。

    李長壽道:“道友可記得度仙門?你有一傀儡,便是被我安排的化身擊破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“是我,還有此前,道友應該也見到了,那位玄都出來的小法師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你?”

    李長壽笑而不語,甩了甩拂塵,繼續向前。

    文凈道人不由自主就跟了上來,看著李長壽這紙道人的老臉,“那你為何不讓趙公明他們殺我?”

    “我要殺道友,何須請趙公明與瓊霄仙子動手?”李長壽淡然道,“龍族也是有幾條老龍在的,道友應該知道。”

    文凈道人看著李長壽,突然有些無力地道一句:

    “原來,自始至終,我都在你算計之下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過譽了,”李長壽笑道,“執棋者非我,我也不過棋子罷了。”

    文凈道人輕輕頷首,抬頭看向九天之上。

    “人教素來清靜無為,但算計起來,卻是誰都不如你們。

    說吧,你想讓我做何事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笑而不語,剛好路過一家酒樓,就做了個請的手勢。

    文凈道人不明所以,但此刻節奏已經被李長壽完全掌控,只是點頭跟在他身后,在沒驚動任何凡人的情形下,去了這酒樓頂樓的一處雅間。

    第四招,《喝點酒》。

    李長壽拿出了自己神仙醉原液,笑道:“今日不如效仿凡人之法,咱們一醉解千愁。”

    反正他這具化身是紙道人,倒也是什么都不怕。

    文凈道人輕笑了聲,并未拒絕。

    很快,兩只夜光杯被斟滿,又迅速放空,一來二去之后,文凈道人目光已有些迷蒙。

    大概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。

    李長壽醞釀許久、思索許久,最后找了一句,有可能能戳到這狠人心窩子的話語。

    “道友可曾問過,你這般東奔西走、忙忙碌碌,到底是為了什么?”

    文凈道人聞言,凝視著手中的杯盞,“你應該知道,我為何聽命于他們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:……

    這個倒是真的不知道。

    不過,這并不妨礙李長壽繼續走套路。

    “道友,那些一直在利用你的人,可曾正眼瞧過你?”

    文凈道人心底浮現出諸多畫面,卻是扭頭看向雅間窗外,淡然道:

    “我何須他們看我?

    我是一族之王,叱咤血海,若非那二人用我族人性命要挾……”

    “道友,”李長壽打斷了文凈道人的話語,正色道,“可欺人,莫欺己,你心底當真如此想的?”

    文凈道人略微皺眉,看著李長壽,又仰頭將一杯神仙醉的原液送入喉中,突然攥拳,又漸漸松開,嘆道:

    “不錯,當年我其實可以回返血海,一走了之,但輪回建、地府立,我已無容身之地,便想著借族人被扣押的機會,徹底投靠了西方。

    這些話,我從未對任何人說過。

    道友,你可滿意了?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咱們敞開了說,”李長壽道,“道友也該知道,此時西方用得到你,你自身無憂,還能得些許好處。

    但若西方大興,你自己的處境,又會如何。”

    文凈道人低聲道:“自是魂飛魄散,灰飛煙滅,被處理時,恐怕誰都不知……

    但,我可躲入混沌海中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目光滿是真摯,輕聲問:“躲得掉嗎?”

    文凈道人頓時不言,卻只是冷冷一笑,自顧自斟酒,仰頭又飲了一杯。

    “說吧,你想讓我做何事,能給我哪般好處。

    若你有辦法能在圣人手下護我不死,我自可投奔于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讓你做任何事,也沒有能用到你之處,”李長壽笑了笑,不著痕跡地開始了下一步。

    第五招,《畫餅》。

    “但我今日可為你指條明路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手指沾了些酒水,在桌面寫下了兩個大字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李長壽道:“道友對此地知曉多少?”

    “呵,”文凈道人啞然失笑,笑中滿是嘲諷,“你覺得,它能護得住我?”

    李長壽笑了笑,在天庭一旁加了個字。

    文凈道人收斂笑容,冷然道:“他們,要我何用?”

    “萬物有陰有陽,天地有白日也有黑夜,”李長壽擦掉這三個字,笑道,“此地想要崛起,既需要明面上的威儀,也需暗地里的鋒銳。

    你可知,天庭如今空缺的諸多神位中,為何有造福凡人之正神,也有灑瘟疫之正神?

    便是此理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在袖口拿出了一張布帛,遞給了文凈道人,淡然道:“今日你只需許下這則大道誓言,時機合適時聽我召喚,我自可助你脫離苦海。

    到時,你只是為人臣子,替天行暗中之事,除卻那位陛下,你也不需看任何人臉色行事。”

    文凈道人目光頗為復雜,將那布帛接了過來,緩緩攤開。

    她抬頭看著李長壽……

    這誓言就是出自他之手?

    文凈道人緩緩點頭,言道:“我可以立誓,但你還需答應我一個條件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道:“但說無妨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后要見一面玄都大法師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略微皺眉,一時也不敢隨口答應,但他心底出現少許感悟,凝成了一個字:

    。

    呃,圣人老爺一直在看著?自己剛才,應當沒亂說什么吧,所有話語都是斟酌了最少十數次……

    “可以,”李長壽立刻點頭,“立誓言吧。”

    文凈道人輕輕吐了口氣,不曾想一日之間要立兩遍這般繁瑣的大道誓言,而且此時立的這一版,比之前更完善、更周全,甚至考慮到了天道干涉等等情形。

    果然,她栽的不冤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我有一座巨龍城〕〔萬族之劫〕〔第一序列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不過爾爾〕〔記憶殺場〕〔冷王寵妻神醫狂妃〕〔農家甜寵錦鯉妻〕〔民國盜墓往事〕〔網游之白骨大圣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拉斐爾的復仇〕〔我的徒弟都是大反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新加坡有哪几种彩票 河北11选5 贵阳多乐捉鸡麻将下 1分赛车彩票有什么诀窍 心水贴四肖期期中特 850棋牌游戏官方网 贵州十一选五遗漏数 十大网上股票配资平台 分分彩是不是骗局 北京快3路公交车路线图 10分赛车 |app平台 股票到多少涨停 游玩广西棋牌官方网站 永利棋牌技巧 仙游股票融资 江苏7位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