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農門藥娘:攻略戰〕〔最強贅婿..〕〔戰神歸來秦羽葉紫〕〔逆轉重生1990〕〔穿越之我要當主角〕〔寶貝兒〕〔嫻在路上〕〔限象紀元〕〔親愛的江先生〕〔病嬌反派又騙我寵〕〔環保仙尊〕〔我只想做一個安靜〕〔都市超級醫生〕〔傅醫生你紅線牽錯〕〔第一至尊〕〔重生之游戲大亨〕〔都市無敵戰神〕〔國醫無雙〕〔神級明星系統〕〔殘王霸寵:重生逆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一百七十七章 狠人與狠人與穩
    趙公明駕云,若無其事地飄向了目標所在海島……

    在他三妹的幫助下,他們此時的‘碰一碰’路數,已經再次升級。

    像今天這種情況,趙公明要做的事,比平時的套路更簡單……

    那處荒島上,在趙公明主動顯露蹤跡的瞬間,文凈道人就已察覺。

    她當時就要悄然遁走,但剛要有動作,心底卻生出了強烈的警兆。

    像文凈道人這般,從遠古、上古混下來,卻沒有幾人知曉她跟腳的狠人,自身靈覺最是靈敏;

    此刻直覺已經在提醒她,若是直接遁走,今日怕是有大兇險。

    反而,只要不動,就沒什么兇險之事……

    她有西方教圣人封鎖天機,跟腳不會被人輕易推查出來;

    而到了她這般修為境界,若不去主動化出本體,除非圣人老爺,其他高手很難看破她的原形。

    且,文凈道人自身業障,早已被香火功德清洗干凈,雖說然此刻功德為零,但也不會被輕易認成是邪魔之輩……

    所以文凈道人不慌不忙,繼續坐在那假裝打坐,暗中注視著,應該只是從自己頭頂路過的,這位截教外門大弟子。

    文凈道人自然識得趙公明,也知趙公明神通廣大,二十四顆定海神珠一出,圣人之下只有寥寥高手可應對。

    但她還就不信了,自己這般迷人的外形、又無業障、藏好了跟腳,這截教外門大弟子,會無緣無故打殺了她!

    果然,這趙公明似乎……只是偶然在此地路過。

    文凈道人屏住呼吸,靜靜等趙公明從此地過去,也做好了隨時逃遁或暴起發難的準備。

    這里其實已經十分隱蔽,竟然還能遇到這般高手……

    不多時,趙公明便飛到了文凈道人頭頂。

    變故突生!

    文凈道人還未能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,空中的那朵云上,趙公明突然張口噴出一口血沫,捂著胸口,身形從云上直接仰倒,墜落云端……

    他氣息奄奄、道韻混亂,給人第一感覺便是受了重傷,突然發作!

    就聽“啪”的一聲輕響,一個英武的男人從天而降,面朝上,四開八叉,摔在了文凈道人面前。

    文凈道人:……

    這,這莫非是,天道老爺終于想起了本女王大人?直接給她賜下了這般血食?

    這般高手的血,定然……

    “你、你!”

    趙公明突然睜開眼,費力的抬頭,顫抖的手指著文凈道人,聲情并茂地喊了句:

    “道友何故……何故偷襲貧道?”

    本來還有些激動的文凈道人,此刻禁不住愣了,頭頂頓時冒出了幾個問號。

    這是,什么名堂?

    她自洪荒混了這么久,第一次遇到這般……

    “大哥!大哥你怎么了!”

    突然間,文凈道人心底警兆大作,一道氣息憑空出現在百里之外,一名少女毫無征兆地現身,幾步沖到此地。

    瓊、瓊霄仙子?

    莫非是截教趙公明與三霄早已識破了她的身份,在此地埋伏算計于她?

    可為什么不直接出手偷襲,而、而是……這般……

    文凈道人睜眼坐在那,故作鎮定,眼中滿是疑惑地看著眼前的情形,暗中已做好損失萬年道行、拼死施展遁法逃離的準備!

    然而,接下來發生的事,讓文凈道人感覺她自己……

    不僅過分天真,還六腳無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,三教源流大會現場,李長壽心神略微搖晃。

    突然有種感覺,像是有什么能讓自己開心的喜事,在某個地方發生?

    打坐中,李長壽略微皺了皺眉,暗中掐指推算;

    憑他沉浸多年的推算之法,很快……他就確定自己推算不出什么東西來。

    自從海神教的神廟破萬,但凡發生什么有關南海海神教之事,李長壽都能提前得到一些示警,算是天道老爺給的關照。

    這次似乎是好事。

    但根據洪荒三大定律之,好事也不一定真的會是好事。

    李長壽掐指推算一陣,自是毫無所得,不由動用了自己南海之濱的紙道人,在存在海神教神廟的俗世各處,來回巡查。

    對他而言,無論好事還是壞事,都不如無事。

    ‘也只能靜觀其變了。’

    心底如此道一句,李長壽繼續保持著警惕,試圖分析到底哪方面會有喜訊傳來。

    他當然推算不出,此刻正在南海某荒島上,發生的那神奇的場面……

    正此時,一縷道韻悄然在李長壽心底滋生,李長壽心底一震。

    又是感悟傳訊!

    李長壽修的是太清無為道,此前玄都大法師數次借大道感悟的方式,在他心底直接凝成幾個字。

    此刻,這般情形再次出現!

    但這次,那抹道韻,是那般晦澀、那般玄妙!

    李長壽全部心神立刻收束在本體,感受著、感悟著,心神漸漸動蕩難寧。

    這不是玄都大法師的道韻!

    如今洪荒之中,能動這條太清圣人所傳之道,在自己心底傳遞訊息的,除卻玄都大法師,也就只有太清圣人老爺本身!

    圣人老爺……

    不只眼熟他,還跟他跨過中間人,直接交流了!

    那道韻緩緩流轉,李長壽心底開始出現了一段復雜的感悟,而這些感悟之中,夾雜了一段模糊的畫面。

    確實是畫面……

    玄都大法師只能簡單的傳字,而此刻在通過李長壽之道傳遞訊息的大佬,直接將一段感悟、一段畫面,放到了李長壽心底!

    道行差距一目了然!

    玄都大法師還是小靈通發文字短信的階段,圣人老爺已經開通‘五吉’,雖然給他扔了段視頻!

    畫面中:

    一聲震吼傳來,畫面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李長壽一陣愣神,信息量著實太大了些。

    這難道是……蚊道人吸食十二品金蓮的情形!?

    蚊道人的身材竟然這么好,也就比自家酒師叔差了些許!

    咳,這洪荒的某部分畫風,意外的有些出乎他的預料……

    而隨之,那些感悟也被李長壽慢慢理解。

    玄之又玄,妙不可言。

    這些感悟的準確釋義,李長壽無法言說,按李長壽所領悟的大概意思,可以稍作翻譯——

    搞明白這些,李長壽心底一陣震撼……

    他一直都知道,洪荒的戰力天花板極高。

    但他根本無法想象,圣人竟然還有這種威能!

    自家太清圣人在這個時間點,竟然已經推算出了封神大戰之中的一段情形……

    不,不只如此!

    蚊道人吸食十二品金蓮,與之相關、與太清圣人和西方教相關的另一件大事,很可能就是‘老子西出函谷,化胡為佛’!

    ——這其實很好推理。

    自家圣人老爺是洪荒眾所周知的老宅……

    呃,清靜無為!

    太清圣人與西方教有關的交集,仔細想想,也只有封神大戰聯手破萬仙陣與誅仙劍陣,以及后來的化胡為佛事件。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一陣無言……

    這就是圣人的手段!

    與圣人有關卻還未發生之事,起了些許變化,多了一些變數,圣人就已有了感應!

    那晦澀玄妙的道韻漸漸散去,李長壽心底的畫面也緩緩消散,但他又泛起了少許明悟。

    李長壽沒有任何遲疑,前一瞬還在活動的那具老神仙皮膚紙道人,駕云朝著正南方向疾飛。

    他心神全力運轉,努力理解圣人老爺傳達的這些訊息……

    這里面其實隱含著一條邏輯線。

    封神大戰,西方教兩位圣人瘋狂挖道門墻角,明里暗里做了太多事,算計過多,以至于損失了十二品金蓮被蚊道人親了一口,成了九品金蓮。

    正是因為沒了十二品功德金蓮鎮壓西方教氣運,太清老子才能順利實施化胡為佛的算計……

    一切,都在太清眼中!

    而李長壽此刻不敢多想,按圣人老爺提醒,一路南飛,并隨時做好了自揚紙道人的準備。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不由暗想,到底發生了什么事,會影響到‘蚊道人吸金蓮’之事?

    而圣人老爺為啥,又將此事,落在了他肩上?

    這里面,莫非有什么因果?

    小半個時辰后。

    李長壽飛出九千里,看著茫茫大海,也不知該向東還是該向西,只能在空中靜靜等待。

    自己此前的預感倒也是沒出錯。

    確實是好事。

    自己從大法師的法寶人,偶然成為了圣人老爺的法寶人,當然是天大的好事!

    背后的靠山,頓時變得清晰,且穩固了起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,東南方向,距離李長壽的這具紙道人數萬里。

    文凈道人駕著一朵白云,在天上慢慢飄著。

    她很少直接顯露影蹤趕路,但現在不得不……

    文凈道人原本的紗裙外,又套了一身潔白的、毫不透光的羅裙;

    她抬手摁著自己的衣領,從此前妖嬈女子變成良家女仙,正朝著西面而去……

    神情有些恍恍惚惚,面色帶著少許凄然。

    文凈道人心底回想著剛才立下的、那繁瑣冗長的大道誓言,目中又露出了少許悲憤。

    道門三教,這都是什么……什么鬼東西!

    到底誰才是邪魔?

    啊?

    到底誰才是遠古兇獸?

    誰才是殺人不眨眼的血海魔種!

    她堂堂黑翅血蚊族的女王大人,竟被……被……

    道門圣人弟子的路數,也未免太臟了點!

    不,他們的血定都是黑的,臟的,流淌著讓蚊作嘔的無恥。

    完了,徹底完了……

    西方教那群自覺謀算過人的圣人弟子們,玩陰謀詭計,根本不可能是道門圣人弟子的對手!

    完全不在一個檔次!

    自然,任憑她心里何等抓狂,此刻都不敢表露出來。

    對方此刻還在觀察她的表現!

    這是跟她開的什么玩笑?

    單獨一個瓊霄,蚊道人都沒把握去應對,那鼎鼎大名的金蛟剪,是先天靈寶之中有名的殺伐寶物;

    更何況,旁邊還有個趙公明與他的二十四顆定海神珠!

    她文凈道人,雖貴為黑翅血蚊族女王,但也不過是西方教控制的傀儡罷了,手頭也沒厲害法寶,出來混只能全憑神通。

    文凈道人又緊了緊羅裙的衣領,那張妖嬈的面容因為委屈,竟多了幾分楚楚可憐……

    這自然是在逢場作戲,因文凈道人能感覺到,那兩個狠人在用某種法寶監察自己。

    她若施展遁法,必會暴露跟腳。

    慢慢的,那種被監察的感覺漸漸消失,文凈道人輕哼一聲,繼續駕云朝西海方向飛遁。

    突然間,她仙識捕捉到,萬里外的海面上站著一道白發蒼蒼的老道,修為在天仙境初期。

    換做平日里,文凈道人隨手就將這老道吸了打個牙祭;

    但此時,她就當做沒看見,徑直駕云飛過。

    六千里、三千里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突然精神一震,捕捉到了文凈道人在空中駕云的身形。

    剛在心底看過文凈道人與金蓮的小電影,李長壽立刻認出了文凈道人,也發現,此刻文凈道人的狀態……

    似乎……

    嗯?跟東木公此前失魂落魄時,怎么如此相近……

    這一瞬,李長壽突然懂了,為何自家太清圣人,會讓他來‘修正’此事……

    文凈道人御空極快,眼見就要與李長壽隔著幾百里‘擦肩而過’,李長壽立刻回神,傳聲喊道:

    “道友!

    請留步!”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男神大人太難追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〕〔烈火焚身[巴黎圣母〕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我!巨龍領主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陰山密檔〕〔詭秘之主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平平無奇大師兄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学生炒股 香港开奖结果开奖直播 北京快3 伊利股份股票分析报告 棒球比分怎么算 河南11选5结果 四川期货配资 内蒙古十一选五 2012迅盈网球比分 大发排列3解释 江苏11选5 内蒙古十一选五 广西彩票快乐双彩开奖 极速11选5 快乐10分钟开奖结 大乐大乐透开奖今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