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農門藥娘:攻略戰〕〔最強贅婿..〕〔戰神歸來秦羽葉紫〕〔逆轉重生1990〕〔穿越之我要當主角〕〔寶貝兒〕〔嫻在路上〕〔限象紀元〕〔親愛的江先生〕〔病嬌反派又騙我寵〕〔環保仙尊〕〔我只想做一個安靜〕〔都市超級醫生〕〔傅醫生你紅線牽錯〕〔第一至尊〕〔重生之游戲大亨〕〔都市無敵戰神〕〔國醫無雙〕〔神級明星系統〕〔殘王霸寵:重生逆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一百六十九章 洪荒太復雜,道路阻且滑
    趙大爺這么碰瓷下去,事情也有些不太好辦……

    帶壞截教乃至道門風氣是小事,這要是封神大戰時,趙公明馳援十天君,連敗廣成子、赤精子、道行天尊等人……再將他們抓起來,扔到十絕連環大陣中……

    ‘噗,你們下手好狠,三教本是一家,我對你們處處留情,你們卻要置我于死地!

    這傷沒幾個元會好不了了,走,跟我去玉虛宮找二師伯!’

    然后瓊霄在旁邊幫腔哭個幾聲……

    那不是……亂了套了?

    李長壽抬手扶著額頭,輕輕地呻吟一聲。

    還好此時封神榜之事還沒定下,圣人老爺還未簽押封神榜,此時尚不算惹出因果。

    這事他能怎么辦?

    洪荒之大,但圣人老爺不出手,誰能管的住趙公明和三霄?

    截教那邊,已經開始出現變數,自己難不成還要去幫闡教大佬們也擴增一些戰術思路?

    這自然是玩笑話,這些事他躲還來不及,如何敢去摻和。

    但這位趙大爺……

    自己不能與之交惡,也不敢與之相交過深,三霄娘娘更不用說了,這般敢對圣人老爺下黑手的狠人,雖然講義氣、重感情,但福德終歸是欠了一些。

    李長壽苦笑不已,心底‘叮’了一聲,自己給自己暗中配音:

    ‘請問是否開啟拯救三霄支線任務,任務獎勵混元金斗、金蛟剪、三霄的好感,任務失敗懲罰,灰灰。

    否,一萬遍,謝謝。’

    唉……

    玉帝陛下的那道旨意,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凝好,此時天庭的運轉效率,因為缺少了太多正神,著實是太慢了些。

    有了那道旨意,李長壽才能得天道認可,正式成為‘海神’。

    南海海神應是個正神之位,也是李長壽今后在封神大劫中,第一道保命符。

    就聽得,風中傳來陣陣帶著古怪口音的誦經之聲:

    “天地正法,以德為正……”

    此時三教源流大會現場,幾位金仙境老道正在小湖中端坐,輪流講解三教大道。

    李長壽卻是不太敢聽,萬一有所觸動……那就不美了。

    看樣子,三教源流大會,還要持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。

    法爺鳥籠之事,因‘最后’兩只鳥籠被李長壽直接毀掉、當場揚灰,算是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但李長壽的善后工作并沒有停。

    待海神廟那邊,趙公明與瓊霄走后;

    李長壽又去找掌門季無憂道謝,并主動交代,云中子前輩在寶瓶中,已給了他諸多寶物之事……

    季無憂,大教小宗之空虛掌門矣,自不會貪圖他一個小弟子的寶物。

    雖然,也挺羨慕。

    季無憂還不忘一邊咳嗽,一邊叮囑李長壽——寶物終究只是外物,自身修行才是根本。

    李長壽連連稱是。

    云中子前輩給的靈寶中,有防御類靈寶仙衣、仙靴,也有一些玉佩、項鏈等首飾,都是男子樣式。

    其中有一桿靈寶級的仿判官筆,其威能十分不錯,對李長壽的主戰神通,也有不錯的增幅。

    李長壽對這只贗品判官筆頗為喜愛,將之當做了自己的‘主兵刃’。

    云中出品,必屬精品!

    那件稱得上是后天靈寶的寶物,是一座小塔,這小塔有收人、鎮妖之功效,也可用來當做板磚砸人。

    李長壽想了想,現如今給紙道人配備后天靈寶,還是太奢侈了些……

    待自己后天靈寶多了,再裝備給紙道人軍團也不遲。

    “表兄,我讀完了。”

    一旁‘床墊’上打坐的熊伶俐乖巧地應了聲,將手中竹簡捧給李長壽。

    李長壽笑了笑,給了熊伶俐一顆安神充饑的丹藥,傳聲道:“在此地,你就稍作忍耐,待大會散了場,再讓你去吃個痛快。”

    “沒事的表兄,伶俐不餓。”

    熊伶俐將丹藥塞到嘴里,有氣無力地道了句,又禁不住打了哈欠。

    很快,那如雷一般的鼾聲再起……

    一旁打坐的酒烏被吵醒,睜開一條縫隙,兩人之間隔著一座假山,開始傳聲對話。

    “長壽啊,一直也沒問過你,你可考慮過道侶之事?”

    李長壽淡定地傳聲回答:“弟子醉心大道,無心道侶之事。

    師伯用過雄心丹之后,與酒施師伯相處如何?”

    “和和美美,很是不錯,”酒烏輕笑了幾聲,“道侶有什么不好?除了費腰。

    你修道陷入困境,有人在旁鼓勵;你若覺得仙路孤寂,還有人在你身旁關照。

    仙路有個伴,不挺好的嗎?”

    李長壽笑道:“待我仙路長寧,待我大道可定,待我前路只有悠悠歲月,漫漫余生,我自會去想,與何人攜手為伴。”

    “那時,怕你身旁就沒有人了!”

    酒烏有些不滿地勸了句,“煉氣士皆幕長生道,可長生道又豈是那般好得?

    天下煉氣士,萬中無一矣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輕聲笑著,剛要反過來勸酒烏師伯,讓師伯平日里多花些時間在修行上,忽而又有少許心潮涌動。

    今天這是怎么了?

    趙公明與瓊霄剛走沒多久,東木公又來了。

    李長壽對酒烏道了句“弟子先修行了”,分了半數心神,歸于老神仙皮的紙道人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天的東木公,狀態似乎有些……不太對勁?

    這位天庭重臣,雙眼無神、腳步虛浮;

    東木公見到李長壽的紙道人之后,既不寒暄,也不拿那張寶圖,只是拱拱手,嘆了口氣,開始言說玉帝的旨意。

    旨意內容倒是挺簡單,就是嘉獎李長壽,并將之事,交給了李長壽全權負責。

    這次東木公帶來的賞賜倒是十分豐厚,從寶材、靈丹,到仙草、仙果,還有一些華而不實的珍寶綢緞,用來裝點府邸、洞府倒是不錯。

    李長壽對著九重天闕遙遙一拜,謝過了玉帝賞賜,然后就將其中兩只寶囊拿出來,遞給了東木公。

    東木公擺擺手,這次卻是半句客套話都不說,只管嘆息……

    “木公……您這是怎了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!”

    東木公張口卻是無言,仰頭輕輕吸了口氣,“我不能說!”

    李長壽皺眉道:“可是有大道誓言束縛?”

    “唉!”東木公搖搖頭,坐去了一旁木椅上,仰頭長嘆,“一世英名!貧道一世英名啊!”

    李長壽嘴角一陣抽搐,皺眉道:“木公,你不必說話,若我猜得對了,你就不說、不動。

    木公可是,前來此地時,遇到了兩個高手?”

    東木公頓時靜立如木頭。

    李長壽抬手揉了揉眉骨,心底浮現出少許畫面……

    春風得意的東木公,吃著火鍋唱著歌,噗通一聲被人敲暈,醒來就衣衫不整……

    呃,應該不是這個劇本。

    李長壽站起身來,來回一陣踱步。

    “與襲擊你之人,有仇怨?”

    “無仇無怨,”東木公苦笑道,“此事不能提,他們其實并未對我動手,可、可……這洪荒什么時候成這般風氣了?

    我碰都沒碰一下,那老頭就倒了!倒了!”

    轟隆隆——

    空中突然響起一陣陣悶雷,海神廟街巷上也都是、的呼喊聲。

    東木公趕緊閉上嘴,頭頂的悶雷聲,頓時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李長壽斟酌著話語,又問:“木公認識那兩人?”

    “我怎得會認識他們?他們明顯不是真容!”

    東木公長長嘆了口氣,“不能繼續說下去了,說下去,這大道誓言就要來了!

    道友最近出門,可一定要小心些!

    洪荒太復雜,道路阻且滑!

    貧道啊,這就回天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:……

    還好木公不認識兩個大佬,也還好,他們也沒對木公動手。

    不然東木公去找玉帝哭訴一番,玉帝一氣之下,再去找道祖老人家哭訴一番,封神大劫這不就來了?

    那位瓊霄仙子,竟然是比趙公明還要能惹事的性子!

    這不是徒增因果?

    大劫一落,你不上榜誰上榜?

    “木公,木公!”

    紙道人端著拂塵追出海神廟后堂,拉住了要駕云飛天的東木公,讓東木公將‘回扣’收下。

    東木公走的時候,背影是那般蕭瑟……

    微風一吹,東木公打了個激靈,也不敢慢悠悠地繼續飛了,徑直化作一道流光,匆匆忙忙沖向了南天門。

    李長壽的這具老神仙紙道人,坐在海神廟中一陣沉思。

    這事……

    他管不了,只能隨他們去。

    現在只想等三教源流大會結束,真身本體回度仙門中,在太清老子畫像前,燒三根高香,拜一拜圣人老爺。

    太清老爺在上,道門風氣絕非他一個還沒金仙的小弟子帶壞的!

    稍后叮囑敖乙一聲,讓二教主離著他們截教外門四大弟子遠點吧,這也太……

    提起敖乙,李長壽心底不由開始思索,趙公明他們到處碰瓷,會對之事有什么影響。

    影響自然是有的,打擊了西方教明面上的高手,多多少少會耽誤西方教對龍族的算計。

    若是趙公明能去碰一碰蚊道人,那才是絕佳的妙事……

    就是可能性太低了些。

    搖搖頭,李長壽將此地氣息盡皆抹除,這具紙道人施展土遁消失在了后堂,也沒忘給此地廟祝留下了一筆財物。

    將這具天仙境紙道人安排好,李長壽便繼續等三教源流大會結束。

    也不知,這次大會還有多久才能落幕。

    小瓊峰靈獸圈里的那些靈獸幼苗,也不知被靈娥養死了幾只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個月后,天庭,月老殿。

    一襲寬袖白袍的玄都大法師,自兜率宮方向,慢悠悠地飄了過來,嘴角帶著幾分恬淡舒適的笑意。

    月老急匆匆迎出大殿,帶著兩個童子,身體微微前傾,對玄都大法師的到來,表示熱烈歡迎,并致以由衷的敬意。

    入了月老殿,月老主動道:“大法師,這次還是……按老規矩?”

    “不了,”大法師擺擺手,笑道,“這次來此地,是想告訴月老你一聲,以后都不必做此事了。”

    月老一怔,雙腿一軟,差些就直接跪下了。

    月老忙道:“可是小仙哪里做的不對?

    大法師,他們不生,真的不是小仙能管的!小仙只能給他們拉姻緣!

    他們、他們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大法師挑挑眉,笑瞇瞇地問了句:“月老早知此事?”

    “這個,”月老嘆聲道,“煉氣士結成夫婦,很少會起養育子嗣的念頭,小仙、小仙……還請大法師恕罪!”

    大法師笑著擺擺手,溫聲道:

    “與月老無關,是我此前的念頭出了差錯,今日也是來找月老道謝并賠禮。

    這里有些許靈丹,這些年勞煩月老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仙可不敢收,小仙可不敢收!

    為大法師做點事,小仙不勝榮幸!”

    大法師剛要相勸,忽而眉頭一皺,心底突然有些念頭不順,似乎是有什么,與人教有關之事在發生。

    月老見大法師皺眉,那雙老手輕顫,主動將那幾個玉瓶‘搶’了過來,老臉都有些發白……

    玄都大法師掐指推算,很快就露出幾分微笑,對月老拱拱手,身形輕輕閃爍,已是在月老殿中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去喊上小長壽吧,我也不宜直接現身。”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男神大人太難追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〕〔烈火焚身[巴黎圣母〕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我!巨龍領主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陰山密檔〕〔詭秘之主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平平無奇大師兄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橄榄球明星 道琼斯工业股票指数 3d天中图库字谜 网易炒股 双色基本球走势 广西快乐10分 nba比分虎扑 3d试机号开机号今 股票 山西快乐十分 广东快乐10分人工 东方六加一开奖号码查询 期货配资济南 25选7 山西快乐十分 3d试机试机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