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從反扶弟魔開始超〕〔生而為王免費閱讀〕〔重生之此女不好惹〕〔相公有點窮〕〔生而為王蕭陽葉云〕〔地獄使者〕〔蕭陽葉云舒免費閱〕〔生而為王〕〔蕭陽〕〔生而為王〕〔天衍亂紀〕〔無敵從時空吞噬開〕〔不死奧義〕〔宗主的都市奇妙生〕〔獵盡諸魔〕〔民國女校長〕〔金牌小廚神〕〔超級王者〕〔寒門棄少〕〔貼身戰兵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一百六十章 三教齊聚,玉符搖人
    聽李長壽如此一問,酒烏就是心肝亂顫,皺眉沉思。

    很快,酒烏就斟酌了一番言辭,傳聲回道:

    “這個,本師伯一直為門內奔波,自身修行都被影響到了,也不宜收徒,還望長壽你多多理解。”

    言說中,酒烏又忍不住,抬頭瞧了瞧眼前的這座‘小山’……

    “長壽啊,你當真想把你表妹接回門內啊?”

    “只有讓表妹跟在我身邊,才能稍微安心一些,”李長壽如此回應了聲。

    這般隱患,若是不能下狠心揚了,當然是要帶在身邊。

    他的慣用手段——大道誓言,并不適用于熊伶俐。

    哪怕讓熊伶俐認識到事情的嚴重性,再讓她立下最狠的大道誓言,說不定她睡著說幾句夢話,就能稀里糊涂被天道神雷劈成殘渣……

    所以李長壽動了心思,將很明顯已經被逍遙仙宗嫌棄的熊伶俐,找辦法帶回度仙門。

    小瓊峰還有足夠寬敞的地界,李長壽自身也有九成八的把握,能鎮得住這個熊妹子……

    另外零點二成,給大道遁走的‘一’,以及天道老爺的不確定性。

    巫有移山填海之能;

    若將熊伶俐帶回門內,悉心培養,說不定關鍵時刻,熊伶俐就能扛著小瓊峰,撒丫子跑人。

    從這個角度來看,此事,已經具有十分重要的戰略意義。

    而且,熊伶俐是海神教神使家族出身,跟自己淵源太深;她的跟腳,李長壽也完全知曉,不會為自己增加新的因果。

    此外,李長壽還有一個小小的、不重要的私心……

    小瓊峰如今,也缺一個可靠且聽話的保安隊長,熊伶俐自身資質也不錯,堪稱護山人形小兇獸。

    當然,此事并非百利而無一害;

    李長壽對酒烏這一問,也是深思熟慮過的。

    其一,熊伶俐明顯是氣運不足,只有破天峰一脈才鎮的住,讓她做普通弟子,只會霉運連連。

    其二,李長壽一直避免沾染太大的因果,絕不想平白無故多一個三師妹。

    既然酒烏不敢收,李長壽沉吟幾聲,開始思索下一家……

    只要肯用心,辦法總歸是有的。

    哪怕李長壽上輩子經常聽人提起的那句——,其實也有解決之道。

    跳出既定框架,想辦法逼‘如來’改教義教規就是了。

    玩笑玩笑,且說正事。

    要把熊伶俐帶回度仙門,除卻給熊伶俐找個師父,還要去說服逍遙仙宗,看逍遙仙宗放不放人……

    很快,李長壽又對酒烏傳聲言說幾句。

    酒烏先是皺眉猶豫了一陣,隨后便答應了下來。

    但看酒烏面色,答應的似乎有些勉強。

    李長壽早有準備,又傳聲道:

    “師伯,弟子有最新煉制的兩枚靈丹奉上,一枚名為爆胎易筋丸,一枚名為龍虎增高丹。”

    酒烏面露不解,看向李長壽。

    李長壽保持著真誠的微笑,在熊伶俐背后,將兩只瓷瓶用模擬出的法力包裹,推給了酒烏。

    隨之,李長壽又傳聲道:

    “弟子并非用人情脅迫師伯,這都是前幾年煉制出的丹藥,想著找機會孝敬給師伯。”

    酒烏接過瓷瓶,小心翼翼地擺開一只瓷瓶的木塞,輕輕聞了聞,心底分析了下藥性,頓時精神一震。

    “這爆胎易筋丸!”

    李長壽道:“身高最少可增半寸,但只能服用一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你表妹這事,包在本師伯身上!”

    酒烏神情激動地將玉瓶塞好,小心翼翼地放到自己的主儲物法寶中,心底頓時五味陳雜。

    洪荒有真情,洪荒有大愛!

    當真!

    這么多年了,懂他酒烏的,除了施施便是長壽師侄!

    雖然明知道是被長壽師侄利用,但就算被利用,那也是……挺幸福的!

    當下,酒烏站起身來,看了眼熊伶俐那顆可愛的腦袋,自信的一笑,邁步尋他師父忘情上人去了。

    “表兄……”

    熊伶俐睜開眼,小聲道:“我默念完三百遍了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含笑點頭,拿了一顆丹藥給熊伶俐,道:

    “這是安神凝心類的丹藥,對你魂魄有裨益,服用之后先打坐一陣吧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表兄賞賜。”

    “莫說賞賜二字,注意一下遣詞用句,”李長壽又傳聲問她,“伶俐,你想不想換家仙門修行?”

    熊伶俐捏著那顆,在她手中就如米粒一般的丹藥,禁不住歪了下頭。

    “大家對我都挺好的呀。”

    于是,李長壽換了個說法,繼續傳聲:

    “伶俐,你是熊寨難得一見的修仙奇才;

    我這具化身有一項艱難的任務,需要你全力協助,但十分危險,甚至有可能還要你獻上自身性命。

    你,愿意為了熊寨,為了神教,奉獻自身、揮灑汗水嗎?”

    熊伶俐那雙大眼一瞪,將丹藥塞嘴里直接吞下去,臉蛋上滿是正色,對李長壽抱拳,小聲道:

    “表兄!伶俐義不容辭!”

    這三百遍默念,果然讓她喊表兄喊的順口了許多。

    李長壽笑著點點頭,言道:“莫喊,莫喊,先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熊伶俐答應了一聲,吃了那丹藥之后,也略微感覺自己有些困倦……

    迷迷糊糊,她坐在那睡了過去,鼻子前冒出了一個小小的鼻涕泡,不斷變大、縮小,重復不停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李長壽身旁開始出現一聲聲,富有節奏感的炸雷聲響,惹來周遭一道道目光的注視。

    有不少人皺眉注視著那只生命力頑強的‘泡泡’,想看它……到底何時會炸破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輕輕一嘆,要解決的問題,看來還有不少。

    然而,讓李長壽有些出乎意料的是,熊伶俐過戶度仙門之事,解決地異常順利。

    李長壽本是想,拜托酒烏請動了忘情上人出面,讓忘情上人去找逍遙仙宗言說此事。

    拜誰為師,都是后話。

    而忘情上人并未猶豫,聽酒烏言說‘表兄表妹’之事,忘情上人便點頭答應了下來,帶著酒烏……

    徑直去找了掌門季無憂。

    今天的忘情上人,高冷之余,多了一丟丟本不該有的熱情。

    李長壽此前已經計算了‘窮兇極惡小師祖’與‘面癱高冷不笑男’的感情線,才會選擇走忘情上人的這條路。

    但李長壽明顯錯估了,這位忘情上人對小瓊峰之事的上心程度!

    聽聞是李長壽有所請,忘情上人帶著酒烏找到了空虛掌門季無憂。

    季無憂沒怎么猶豫,便點頭答應了下來,轉身就去找那兩位逍遙仙宗金仙……

    大家都是人教仙宗,修行之法十分相近,此前也有交換弟子之事,這事幾乎不費揚灰之力,就已經搞定。

    且,看在忘情上人的面子上,季無憂大手一揮……

    片刻后,熊伶俐從逍遙仙宗普通小弟子,變成了度仙門掌門無憂道人的記名弟子。

    待兩家長老,對各自門人弟子傳聲宣布此事,度仙門門人弟子盡皆看向熊伶俐;

    女弟子們帶著幾分好奇,有男弟子面露擔憂,也有長老禁不住提心吊膽……

    剛才熊伶俐的講述,他們可都聽見了!

    逍遙仙宗一方,眾門人弟子倒是沒什么太大的反應,有幾個女弟子面露不舍,但那些前來此地的天仙境長老們,露出了安心且慶幸的微笑。

    還好,他們都不是下一個受害者……

    ‘所以說……’

    李長壽看著身旁的鐵塔少女,‘我這是稀里糊涂,給自己請了一位師叔回山供著?’

    ——掌門收做記名弟子,輩分相當于有琴玄雅的師父姜京珊。

    但李長壽很快就發現一個好處。

    有熊伶俐在自己身側,側旁來的大半視線,都被她鐵塔般的身軀擋住,自帶陰涼角落……

    熊伶俐沉沉睡著,元魂之力有些微地增長。

    李長壽靜心思索,今后該如何安置、培養熊伶俐,以及這件事會引發的各種后續情形……

    毫無預兆的,有琴玄雅和酒玖幾乎同時站了起來;

    而后兩人又隔空對視了一眼,眼神交流些許,便要一同來李長壽身側。

    別人不清楚,但有琴玄雅是知道的,李長壽家里并無表妹。

    而酒玖只是單純覺得,這個大塊頭妹子頗為有趣,想過來戳一戳她那一身罕見的腱子肉。

    但,一縷傳聲飄來,同時鉆入兩位‘小瓊峰吃客團資深會員’耳中。

    “回去之后我再詳細解釋,此時先不要過來,免得……你們二人被她誤傷。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立刻頓住腳步,對李長壽點點頭,轉身坐回了自己的蒲團。

    酒玖則是揪了揪自己的耳垂,漫不經心地走了過來,近距離觀察了幾眼熊伶俐。

    這位小師叔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那雙眼睛分外明亮。

    隨后,酒玖在酒烏身旁隨口說了句:

    “五師兄你又英俊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正把玩那兩瓶丹藥的酒烏頓時一笑,“是嗎?我倒是沒發現。”

    “沒發現就對了,”酒玖翻了個白眼,背著小手,走回了自己的位置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酒玖起身的瞬間,周遭匯聚來的目光,并不低于有琴玄雅……

    人,洪荒大教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度仙門一行人抵達此地時,大會還有半年才正式開始。

    而各家仙宗的門人弟子,為了表明自家仙宗是正經門戶,一個個都老老實實打坐修行,努力去感悟大道,并未隨意走動。

    還真有不少弟子,在這半年內境界有所突破。

    漸漸的,這片盆地,這處小湖,匯聚的三教煉氣士越來越多,但一直都未有多少噪雜之聲。

    時常可見幾位長生仙人在云上相談,隨處可見仙風道骨、童顏鶴發的高人身影,在會場邊緣漫步閑聊。

    正如酒玖此前所說的那般,這般盛會,許多年輕弟子若是錯過了,這輩子都等不來第二次。

    除卻熊伶俐之事,李長壽在接下來的幾個月時間內,并沒有遭遇其他意外。

    熊伶俐一直安安靜靜地坐在李長壽身旁,守護著世界上最棒的海神大人。

    李長壽修行之余,也開始了‘培訓’課程。

    調教是不可能調教的,這般不穩妥的詞匯,已被李長壽在心底摘除。

    首先,是讓熊伶俐學會控制自己的力道。

    李長壽給了她幾只瓷瓶,讓她慢慢扣下瓷瓶上的花紋,而不能傷到瓷瓶本身。

    若是她能做到,就獎勵她一封表揚信,讓她今后拿回熊寨,當著全寨人的面,朗誦海神對她的夸贊。

    其次,便是給了熊伶俐一堆非修行用的典籍,讓她多讀讀書,增加點……嗯,秀雅的氣質。

    日升月落,星沉云起。

    此地景致雖好,連續看半年,也總會有人有些不耐。

    忽有一日,天地間出現了幾股玄妙晦澀的道韻,四面八方傳來奇珍異獸嘶吼之聲,盆地邊緣飛起了數以萬計的彩羽靈鳥,仙光如彩霞鋪滿了整個天空。

    三道風姿不凡的身影,踩著祥云,自昆侖山方向而來;

    居中一老道目光神采奕奕,卻是玉虛宮元始天尊座下第三位弟子,赤精子。

    在赤精子左右兩側,也都是大名鼎鼎的闡教十二金仙。

    但,三人剛靠近大會會場,在東南方向萬里之外,出現了一片黑壓壓的灰云。

    ——之所以是灰云,實在是白云太多,堆在一起,導致云不透光。

    這大片灰云上,一道道身影前后站立,一時竟數不清到底有多少身影……

    赤精子等三位闡教大佬一見,頓時變了面色,立刻拿出了傳信玉符。

    搖人,急!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男神大人太難追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〕〔陰山密檔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最終進化體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我!巨龍領主〕〔烈火焚身[巴黎圣母〕〔平平無奇大師兄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私募基金配资利率 河北十一选五走试图 广东快乐十分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走 5分3DAPP下载 炒股入门基础知识 棒球比分直播软件 双彩论坛3d图谜专 26选5今晚开奖结 伊利股票涨跌 901足球即是比分网 贵州十一选五遗漏汇 07年免费股票分析软件 天津十一选五 安卓网球比分扳 3d预测牛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