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霍庭深溫情〕〔傾城時光共相依溫〕〔豪門契約:總裁,〕〔你的愛如星光〕〔快穿攻略男神指南〕〔我在偏執澤少身邊〕〔六零嬌妻有空間〕〔重生成霸總的小嬌〕〔一起捉妖吧〕〔我家大佬是神獸〕〔距離你心尖的暖漾〕〔我是東北出馬仙〕〔忘川花未央〕〔逆天狂妃:邪帝,〕〔公主嫁到之莫少太〕〔直播快穿之打臉成〕〔穿書后大佬把我當〕〔次元法典〕〔黑化王爺的心尖寵〕〔五零之穿成極品他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一百五十七章 功德小坎肩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凌霄寶殿,高臺之上,白袍青年一聲大喝,讓臺下的東木公禁不住哆嗦了下。

    就聽得,玉帝昊天朗聲大笑,手掌不斷輕拍書案,口中嘖嘖稱奇。

    “長庚愛卿所言,甚得吾心!

    此事,吾已心系多年,今日終于有位愛卿諫言!

    哈哈哈哈!

    為何吾至今才遇長庚?哈哈哈!四海可定矣!”

    東木公低頭不敢說話,心底卻是一陣贊嘆。

    這份進言,是他兩個時辰前,在南海海神廟拿到的。

    入手后,東木公立刻馬不停蹄、云不停飄,速速趕回來,奉給了陛下。

    多少年了,未見玉帝陛下這般開心過……

    東木公心底多少也明白,陛下每句話的潛藏含義。

    ,就代表著,陛下其實也沒想到這一塊,有豁然開朗之感。

    這長庚道友,真高人矣!

    “恭喜陛下,”東木公拱手道,“而今得安撫四海之計,三界歸心,指日可待。”

    “木公所言有些夸大了,”玉帝笑道,“如今三界有幾位圣人老爺主持,道門三教護衛天地平穩;

    是否歸心與吾,并不太重要,三界安穩便可。”

    東木公頓時動容,心底卻是暗笑。

    陛下自與南海海神相見之后,平日里言行舉止,也變得穩妥了許多。

    當然,這話他當臣子的不敢多說,只能低頭感嘆:

    “陛下心胸寬廣,老臣實難企及。”

    昊天微微一笑,看著面前這道還熱乎的布帛,眼底滿是贊賞,也是心潮起伏。

    收龍族而定四海,行云雨而顯天威。

    掌湖海以穩天地,借水軍以謀三千!

    這一道奏折諫言,讓昊天看到了天庭崛起的關鍵時刻;

    像是突然就找到了一扇大門,推開以后,便是一條光明坦途!

    奏言最后,李長壽還寫了兩句話。

    第一句是這般——凡事不可操之過急,宜借力使力、因勢利導,穩中求勝。

    而第二句,卻是頗有意思。

    “錦上添花,遠不如雪中送炭……”

    昊天細細品著,很快就有所明悟,嘴角露出幾分自信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木公!”

    “老臣在。”

    “去通明殿看看,吾立下的那道旨意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臣這就去看。”

    當下,東木公轉身快步而去,而昊天坐在書案后,手指拂過這封奏表,又禁不住笑了幾聲。

    “人教雖教眾不多,但其內當真多奇人。”

    待木公匆匆回來,言說那旨意剛剛凝好三成,昊天便輕輕頷首,又道:

    “再勞煩木公跑一趟,取一些上等靈草寶藥,送去兜率宮中,贈于老君煉丹用。”

    東木公低頭稱是,自大殿一側走出,駕云朝一處天庭寶庫趕去。

    “長庚,長,庚……”

    昊天站起身來,舒展了下筋骨,于書案一側負手而立,凝視著凌霄寶殿穹頂,那緩緩運轉的一顆顆星辰。

    “這道號,可是代指了人教哪位高手?

    太清師兄僅有幾位記名弟子,誰會與這個道號有關?”

    空蕩蕩的大殿中,玉帝昊天低聲喃喃,大殿地板上飄過的徐徐云霧,并不能給他半分回答。

    這位陛下突然又想到了什么,將李長壽上的諫表仔細看了一陣,又在書案上,拿出了其他諫表,互相對比。

    不多時,玉帝眼前一亮,隨手攝來一張布帛,提筆寫下了一行行小字。

    很快,這位陛下招來殿外聽宣的文臣,將自己寫好的布帛用仙力推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告知吾天庭臣屬,今后無論是誰上奏,都按這般樣式。

    若有差錯,罰功德俸祿十年。”

    玉帝話語落下,下方那文臣連忙低頭領命。

    正此時,一道金光,自凌霄寶殿殿頂的金色寶珠一閃而過,消失于天庭。

    這般情形,玉帝自然知曉為何事。

    他一言而出,天道有感,因‘奏表格式’之事,為南海海神降下了天道功德。

    功德凝成可見的金光,這股功德之力,其實也不算小了。

    玉帝輕笑了聲;

    倒是覺得,這功德給的著實太少了些。

    可惜,天道功德,他就算是玉皇大帝,也不能隨心調撥,不然定不會有半點吝嗇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;

    那艘尚未離開東勝神洲境內的寶船上,李長壽身周突然泛起了道道金光。

    他立刻睜開眼來,法力鼓蕩長袍,將金光迅速掩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李長壽內視自身,看著自己元神周遭,那里金光閃耀,元神小人兒整個泡在了功德池子中!

    這股突然冒出來的功德,比自己此前收集的香火功德,純凈了不知道多少!

    這……

    自己的奏表已經被玉帝看到了,所以特意賜下功德獎賞?

    李長壽迅速將這些功德煉化,繼四角褲之后,開始為元神小人兒穿上一件小坎肩。

    生命安全指數,頓時提升了萬分之三!

    而這個過程中,李長壽心神緊繃,仙識監察各處。

    還好,剛才自己身周的異樣,并沒有驚擾到船上的任何人。

    自己身上各處的七只測感石,一直也未曾亮起。

    十二丈之外,寶船后甲板另一個角落中,有琴玄雅已是進入了全神打坐的狀態。

    李長壽想了想,并未妄動,專心煉化突然來的功德之力。

    ‘玉帝陛下……這也太大方了!’

    李長壽贊嘆一聲,也知這份功德來之不易,這可是謀算了整個龍族大運才有的獎勵。

    很顯然,還沒正式上天的他,明顯誤會了點什么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迅速意識到了另一個問題。

    功德直接降臨,玉帝是否有感?

    若是因此事暴露了自己的身份,卻是非福實禍,自己也沒什么可樂之處。

    ‘該想個什么辦法,讓紙道人能暫時存儲功德之力,再讓天道老爺今后發工資的時候,就發放到這個附屬賬號上……’

    李長壽掐指推算,很快就陷入了思考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如果說有什么特性,是人不必具有,在李長壽看來,也就是這種過分旺盛的好奇心了。

    他千叮嚀,萬囑咐,讓王奇不要輕易嘗試毒龍酒;

    不曾想,都沒過十二個時辰,這位王奇師弟就……

    出發前往中神州的第二日,寶船在云上悠悠前飛,船上大半煉氣士,無論修為高低、是否是在做樣子,也都各自找地方修行。

    李長壽為元神做好了功德小坎肩,就從有琴玄雅身周偷偷溜走,又找了個角落待著。

    他剛坐下,拿出一張年輕靈樹精華凝成的紙張,開始用手指細細地裁剪,王奇就弓著身子,匆匆而來。

    王奇修為已是歸道境五階,但此刻頭頂直冒熱氣,紅光滿面,雙目之中神光閃動,平日里的瀟灑不羈,此刻全無半點。

    “長壽師兄……那酒,有、有解藥嗎?

    我不小心,誤服了一杯!”

    李長壽:……

    ‘沒救了,抬走吧,下一個。’

    當然,這種話不能直接說出來,大家畢竟同門一場。

    李長壽苦笑道:“這酒哪來的解藥?

    王師弟,我千叮嚀萬囑咐,你這怎么還是!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有些好奇……”

    王奇禁不住跺了跺腳,“師兄,這該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你與雁兒師姐都已結成道侶,此事本不該如此困難才對。”

    王奇噓聲道:“這眾目睽睽,掌門和太上長老都看著吶!”

    李長壽:……

    說的就跟,如果掌門和長老們想偷瞧這種事,你們在仙門中布置的洞府防御陣法,真能隔絕這些高人的仙識探查一樣!

    天仙境后期的仙識有多強,李長壽自然心里有數。

    酒玖師叔花重金,托他打造的那套閣樓綜合防護陣法,才能勉強抵擋罷了……

    這話當然不能直接說出來,免得引起門內這些道侶們的不安;

    萬一讓一些喜歡追求刺激、暗地里非常大膽的年輕弟子,羞愧到心魔叢生、走火入魔,那因果可結大了。

    李長壽沉吟兩聲,言道:

    “此事不如就去找掌門求救,請掌門出手,幫你煉化體內陽氣。

    掌門對咱們這些年輕弟子其實十分關照,而且此事也只能去找掌門了,找其他長老,你必然會遭責罰責罵。”

    王奇仔細思索,卻也是這般道理。

    “給長壽師兄添麻煩了!”

    王奇躬身做了個道揖,心底一嘆,“我這就去求見掌門,若是掌門要罰我,那我也認了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略微頷首,這位奇奇師弟倒也是有些擔當,偷喝毒龍酒之后,并未將麻煩帶給自己道侶。

    目送王奇弓著身子匆匆而去,李長壽禁不住搖搖頭……

    這叫什么事。

    還好沒給王奇雄心丹,不然現在王奇已不是弓著身子這般簡單,應該是在船頭,抱著軌桿、翩然起舞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閉目養神,繼續監察各處,順便也在關注王奇那邊的情形。

    在這艘寶船上,李長壽已經找到了最快的幾條脫身路徑。

    若路上遭襲,且敵強我弱,那他能以最快的速度,抽身而退,去呼喊援兵……

    ——戰略性大撤退時,有個名正言順的借口,其實頗為重要。

    李長壽仙識捕捉到,王奇叩開了寶船頂層豪華套間房門;

    王奇進去之后,噗通一聲直接跪下,對掌門季無憂言說自己一時好奇,飲用了毒龍酒之事。

    無憂道人也有些納悶,看了眼王奇,就讓王奇將毒龍酒拿了出來。

    隨后,季無憂用手指沾了一些酒液,細細分析藥性,不由啞然失笑,又問王奇此物從何而來。

    王奇猶豫一陣,也不敢隱瞞,便供出了李長壽,連說是自己去找長壽師兄討要,與長壽師兄無關。

    無憂道人也是忍俊不禁,溫聲道了句:

    “別緊張,此物倒是不錯,貧道也不會責罰你們。

    我已傳聲將你道侶喊來,看身后……”

    王奇扭頭看去,劉雁兒已是匆忙進了這套間之中,跪在王奇身旁,滿臉茫然。

    而后,季無憂負手而笑,不給他們開口的機會,已經飄然出了套間。

    掌門將套間周遭陣法開啟,又親自出手,為他們布置了一層結界。

    王奇和劉雁兒還沒反應過來,已是被困在其中,無法走出。

    做完這些,季無憂到了寶船頂部,欣賞著天地間的壯麗河山,還禁不住感慨一聲:

    “年輕真好啊……咳,咳咳!”

    季無憂咳嗦時一低頭,剛好看到了,正在這一側船舷角落打坐的李長壽。

    這位度仙門掌門頓時來了少許興致,身形飄然落下。

    李長壽連忙起身相迎,心底略微有些無奈,恭恭敬敬地喊了聲:“弟子拜見掌門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必多禮,”無憂道人隨手布置了一層隔音結界,開門見山,“剛才那毒龍酒,還有你煉制的雄心丹,可還帶著?”

    李長壽立刻拿出了三瓶雄心丹,六壇毒龍酒,裝在了一只寶囊中,捧給掌門。

    “掌門,您元神之傷似乎還未痊愈,這兩樣事物一并用起來……大補……”

    “亂想什么,貧道哪來的道侶?

    幾個元會了,孤身一人矣。”

    無憂道人低聲道,“貧道是真的有幾位老友,他們長生已久,心態淡了,與自身道侶已是十分不和,經常為此事苦惱。

    咳咳……

    此事你做的不錯,稍后去了那邊,你與玄雅就跟在我身后,我帶你見識見識,三教仙宗真正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毫無波瀾,努力做出少許激動的模樣,低聲道:

    “多謝掌門,弟子領命。”

    無憂道人滿意的一笑,將寶囊收了起來,剛要轉身離開,又突然想到了點什么。

    “長壽,你與咱們人教的玄都大法師……”

    李長壽頓時心神一凜。

    他跟大法師暗中接過頭之事……已經暴露了?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(ps:感謝新盟主‘狂野的小男孩’三倍超大力支持!)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重生千年前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末日樂園〕〔黑金繼承人〕〔超次元女子監獄〕〔快穿:反派洗白攻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股票分析方法分类 北京pk10 现在什么理财方法好 新疆25选7 山西十一选五 x新浪体育 重庆欢乐生肖五星组选走势图 官网河内五分彩开奖 福彩3D最近2000期走势图 河北11选5 8比分网 秒速牛牛官网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多少钱 天津快乐10分 河北十一选五跨度基 南粤风采26选5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