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陳歌蘇沐涵〕〔娛樂圈最強替補〕〔一代女仙〕〔萌寶1v1:爹地你出〕〔閃婚獨寵:陸少嬌〕〔都市之萬世丹尊〕〔貓系男友太難伺候〕〔娘娘她擅攻心〕〔相思劫了又劫〕〔福運小嬌娘〕〔超奧特傳記〕〔錦繡農門〕〔抱定大佬不放松〕〔這個女配有毒〕〔第一繼承人〕〔紫眸逆天:廢柴大〕〔藥植空間有點田〕〔書穿成傅總裁家惡〕〔寵妻100式:女人,〕〔超級小農夫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一百四十六章 這徒孫……【大章求票】
    湖邊樹下,李長壽看著草屋中的這一幕,也略微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草屋中,兩人面對面而坐,一人身穿風霜打磨過的甲胄,一人身穿流轉著少許流光的仙寶長袍。

    燭火映面,面若桃花;

    愁思不見,鬢前白發。

    一縷三弦之聲,在旁奏出哀怨凄婉之曲調,再有那兩句話語:

    江林兒道:“你不該來的。”

    忘情上人道:“我還是來了。”

    頓時讓李長壽觸景生情,想起了自己在上輩……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李長壽看了眼,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坐在身邊開始彈三弦的靈娥,嘴角抽搐了下,低聲道:“亂彈什么,送茶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靈娥做了個鬼臉,把三弦收了起來,低頭快步去灶臺旁擺弄茶具。

    此時忘情上人與江林兒,正在屋內保持著沉默。

    這還是李長壽這半個月來,第一次見這位師祖奶奶,會規規矩矩地跪坐;

    平時她都是仗著戰裙下擺寬且長,四開八叉地一坐就開始抖腿。

    聽忘情上人又道了句:“既已突破,為何還要離開?

    洪荒兇險,機緣難求,不如在山中安穩修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還有一些交命的道友,不想離開他們,”江林兒淡然道,“我這條命與這次突破,本就是撿來的,也不想繼續在山中度過漫漫余生。”

    忘情上人似乎有話到了嘴邊,卻只是緩緩吐了口氣。

    兩人又沉默了一陣,燭火靈燈的燈芯輕輕跳動著。

    “你還在介意當年之事。”

    江林兒道:“并未,現在只是覺得,我徒兒受了委屈,你竟不聞不問,也有些心涼。”

    忘情上人道:“其時我在閉死關尋求道之圓滿,出關時,已是在六百余年前。”

    湖邊柳樹下,李長壽對自己師父傳聲問了句:“師父,這位忘情上人,跟師祖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,”齊源老道搖搖頭,傳聲回了句,“為師入門之后,倒是見過這位上人來咱們小瓊峰,每次過來都帶著那時也剛入門的酒玖師妹。

    卻是當真不知,師父與忘情上人還有這種不為人知……嗯!

    怪不得,為師一直未能渡劫成仙,咱們小瓊峰千年來,該有的各峰配額都不曾落下。

    原來還有這層關系在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:……

    也不知,是該說師父心大,還是該說他們的門風太復雜。

    這也讓李長壽明白,為何酒玖師叔會跟師父相識,李長壽入門之后酒玖師叔也會來小瓊峰探望;

    且在自己第一次出門,去北洲歷練那次,酒玖師叔會對自己有格外的關照。

    因,原來在這。

    得知并非是因自己的氣質與外貌,最初引來小師叔的關注,李長壽心底頓時……安穩了不少。

    靈娥端著茶水去了屋內,奉茶之后又乖巧地退了回來……

    就聽江林兒道:“今后我不在山中時,你若還念著當年之情,就幫我照看下我小瓊一脈,莫要再讓那仙霖峰欺負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應了此事。

    此物,你用作防身吧。”

    忘情上人點頭答應了一聲,在袖中取出了一只,李長壽似曾相識的寶囊。

    嘖,這不是前次,自己要與敖乙在百凡殿切磋時,酒烏師伯借給自己的靈寶嗎?

    這般靈寶都直接拿來相送,這兩人必然交情匪淺。

    給完靈寶,忘情上人便站起身來,對江林兒做了個道揖。

    江林兒也對忘情上人做了個道揖,兩人相看,卻并無多言……

    忘情上人轉身出了門庭,向前緩緩走了幾步;

    他并未等來身后的呼喊,于是駕云而起,負手飛往了破天峰。

    江林兒此時方才追出草屋,注視著那遠去的背影,站在夜風中,許久不言。

    于是,一縷蕭聲嗚咽,如泣如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瞪了眼身旁又開始起背景音樂的靈娥;

    后者頓時停下撫蕭,有些心虛地道了句:“有感而發,有感而發……”

    “稍微歡快一些。”

    靈娥想了想,在袖中掏出了兩只花鼓,對師兄眨眨眼征求意見。

    李長壽頓時一手扶額,道了句算了。

    草屋門前,江林兒一掃衣袖,對著已經不見蹤影的忘情上人低聲罵了句:

    “悶葫蘆!”

    隨后她便轉身回了草屋中,繼續收拾明早要裝點的行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林兒臨走,怕齊源哭哭啼啼,直接用定身術將齊源老道定在了草屋中,卻讓李長壽和靈娥相送。

    她接下來要先回三千世界中自己的落腳之地,與幾位去過地府的熟人商量,再去找尋大徒弟皖江雨的魂魄落處。

    江林兒道:

    “你們師父,就多勞你們兩個費心了……

    行了,回去吧。

    莫做傷感之態,本師祖這次也得了你們兩個不少關照,本就很不好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與靈娥相視而笑,齊齊做道揖。

    靈娥道:“師祖路上保重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笑道:“師祖有事無事,就讓人捎一封書信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們回……”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忽聽得,山門內傳來一聲呼喊。

    守山的兩位老大爺頓時打起精神,遠處飛來的那道身影還未臨近,就已拉開了護山大陣。

    來的,正是丹鼎峰長老,萬林筠!

    李長壽自然不覺驚訝,此前就已發現了這位老爺子的動向;

    靈娥靠在自己師兄身側,也不缺安全感;

    但江林兒此刻,額頭已經凝出了冷汗。

    她凝視著遠處飛來的這道身影,不自覺便緊張了起來,渾身氣機內斂,元神就如一根繃緊的弓弦,不自覺還咽了咽口水……

    萬長老飛到近前,對江林兒露出少許冷笑;

    江林兒如墜寒窟,禁不住哆嗦了下,差點就……直接跑了。

    還好,李長壽及時在旁做了個道揖,言道:“拜見長老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萬林筠長皺了皺眉,并未向前。

    李長壽對江林兒傳聲道:“我去給您再求些丹藥,您就在此地不要走動。”

    不用李長壽開口,萬林筠直接拿了兩只寶囊遞給了李長壽,“給你師祖防身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笑道:“多謝長老關懷。”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又道:“明日再開爐煉制……那般丹藥,你三個月后來我這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是,弟子三個月后便去拜見。”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對李長壽扯了個笑容,轉身便回了山門。

    這位老爺子剛走,江林兒呼了口氣,不自覺已是渾身冷汗……

    “這位萬長老當真厲害啊。”

    “師祖,”李長壽將那兩只寶囊捧了過來,“善用這些丹藥,還請不要給萬長老平增因果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”

    江林兒眨眨眼,將寶囊接過查看一番,如獲至寶。

    萬長老煉制的毒丹!

    當下,江林兒也不敢再多耽誤,臨走前注視了李長壽一陣,搖搖頭,又點點頭,一幅高深莫測狀。

    取道東海,趕往東海之東,尋天涯海角。

    洪荒天地在遠古時,本是無邊無際,后龍鳳麒麟三族大戰,天地崩碎,洪荒天地只余五大部洲;

    而被打碎的碎片,就散布在洪荒天地周遭,演變為三千世界。

    三為虛指,三千為無盡之意。

    上古巫妖大戰打到了中后期,一鍋裝不下的妖師鯤鵬,暗中挑撥兩位祖巫——‘暴脾氣’水之祖巫共工,與‘爆脾氣’火之祖巫祝融。

    爆暴相遇,撞倒不周山,天柱傾塌導致天河之水灌入人間,天地欲要再次歸于混沌。

    這就有了女媧補天,北俱蘆洲玄龜遭災,圣人砍玄龜四只大腳撐起了如今天地。

    緊跟著,道祖與六位圣人出手,將洪荒天地以無上神通包裹,也將四只天柱保護了起來;

    為了不絕五部洲與三千世界的聯系,道祖在四只天柱附近,留下了進出五部洲之地的門戶,這就是四處‘天涯海角’的來由。

    漸漸的,這四處天涯海角因煉氣士來來往往,奇景美景多不可數,也就各自成了修仙散修之圣地……

    江林兒自度仙門而來,潛行匿跡行了一個日夜,抵達了東海之東的天涯海角。

    眺望遠處,一座連綿的大城,幾處漂浮在空中的仙島;

    江林兒抵達此地時,方好是金烏西沉,海面之上金光閃耀,西面天垂火燒連云,東面已是遍布星辰……

    一根巨大無比的云柱矗立在天地之間,上不知其多高,入目不知其多寬。

    這一路,江林兒都在回味自己這次回山之旅。

    兩個徒兒遭了災禍,但幸在老大魂魄投胎去了,自己接下來還有希望尋到她的蹤跡,而老二雖化作了濁仙,壽元卻也是有的。

    最讓江林兒捉摸不透的,就是歸道境的徒孫,李長壽。

    明明,她能看透這個弟子的修為,也能接受,這個弟子在丹道和陣法之上有過人的天賦。

    但憑借江林兒這么多年,在外摸爬滾打練就的識人本領,江林兒總覺得,這個自己一眼就能看透的弟子,反而如深淵一般,深不見底。

    自己在山中的一舉一動,似乎都在此人監察之下;

    甚至不經意間,自己想做、要做之事,都已被此人安排好了。

    更有……

    江林兒仙識掃了眼自己這次的‘收獲’。

    忘情那個悶騷蘿卜給的靈寶,拿著能提升不少戰力;

    門內給的一些嘉獎,可以忽略不計;

    李長壽給的仙丹,價值斐然;

    而萬林筠長老因李長壽的關系,賜下的毒丹,比那件靈寶還要珍貴……

    ‘這到底,是怎樣的一名徒孫?’

    江林兒心底輕輕一嘆,禁不住呻吟兩聲,略感頭疼。

    但她知道,這徒孫是自家老二的機緣;自己今后也不必多擔心老二,早日尋到老大的轉世身才是正理。

    江林兒繞開了此地大城,趕往了天地大陣的出口,在一處仙島,路過一處寫著‘天涯海角’的石碑,就要化作虹光,朝遠處星空飛射……

    “道友,且慢!”

    江林兒腳下一晃,立刻做出一副警惕之姿。

    海面上有三道身影疾飛而來,左右兩名龍首老者的氣息鎖定在了她身上,讓江林兒面色一陣發白。

    這般威壓,竟是金仙!

    兩位龍首老者側身讓開,一位面容清秀的龍族少年邁步向前,正是敖乙。

    敖乙打量了江林兒兩眼,對江林兒面容倒是沒什么感覺,待看到如自己教主哥哥所說,‘身著板甲、板內釘釘’,頓時眼前一亮,開口道:

    “道友可是度仙門李長壽之師祖?”

    江林兒一怔,滿頭霧水,但知自己在此時,逃命都不可能……

    她沉聲道:“不錯,你們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兩位長老收了威壓,”敖乙笑著做了個道揖,“東海龍宮敖乙,拜見前輩。”

    一旁有龍首老者掐指推算,很快就對敖乙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江林兒皺眉道:“敢問尊駕……”

    敖乙笑道:“前輩不必緊張,我只是受長壽兄所請,在此地給前輩一封書信。”

    言說中,一位龍首老者抬手,將一只玉簡推到江林兒手中。

    敖乙又道:“還有少許禮物,請前輩笑納。”

    另一位龍首老者取出了一只如意狀的儲物法寶,用仙力送到了江林兒手中。

    隨后,敖乙做了個道揖,言道:“我事已了,這就與前輩告辭。

    那如意之中有我的一面令牌,若前輩遨游三千世界時遇難處,持此令牌尋我龍族駐兵之地,可借調三千兵馬。

    前輩是長壽兄的師祖,便是我敖乙的……長輩,還請不要推辭,務必收下。”

    言罷,敖乙做了個道揖,瀟灑轉身,與兩位老龍駕云一同向西飛走。

    江林兒立刻反應過來……

    她左右看了兩眼,身形迅速離開這座仙島,隱入了天地之外的星空之中。

    躲了一陣,江林兒總算確定自己并未被人盯上,這才將那如意煉化,朝里面看了眼,那寶光竟有些刺眼……

    江林兒只覺道心輕顫,心底冒出兩句人教粗話。

    同時,她也看到了那面金光閃閃的令牌……

    東海龍宮傲龍令!

    “老二到底,收了個什么徒弟……”

    江林兒竟有些背后發涼,手指哆嗦了幾下,又拿了那玉簡看了幾眼,里面只有寥寥幾句話語。

    江她橫看豎看,那字里行間寫滿了二字,心底一時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與江林兒送別的敖乙,在云上含笑而歸。

    李長壽只是讓他過來送那幾句話,敖乙卻是自作主張,加了點私貨。

    就如天庭最不缺的就是功德,他龍宮最不缺的,就是寶物。

    孝敬教主哥哥師祖的那點東西……他二太子,幾年的零花錢罷了。

    敖乙正自高興,心底卻忽然有了些許感應,似乎是自己的神像正被呼喚。

    “兩位長老……”

    當下,敖乙讓長老扶著他繼續前飛,心神挪移到了自己在一間小廟的神像之上。

    而此時,李長壽的一縷神念傳來,在他心底說了句。

    “看廟口,那女子。”

    敖乙怔了下,借神像了過去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重生千年前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末日樂園〕〔黑金繼承人〕〔超次元女子監獄〕〔快穿:反派洗白攻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北京快三 22选5 宙斯古代财富 2007上证指数最高 24小时新浪体育台 中国胆王3d今晚预测 每日股票推荐 Playboy黄金 江苏七位数历史开奖 河北20选5 雪诺和塞布尔 澳洲幸运十 保本型理财产品 城市猎人 3d今日试机号 上证指数腾讯财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