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戰神之王〕〔做首富從撿寶箱開〕〔都市最強仙醫〕〔都市終極高手〕〔巨星從氪金開始〕〔病嬌反派又騙我寵〕〔妙手神農〕〔穿越財富人生〕〔我的員工賊強〕〔貼身狂醫混都市〕〔宋先生你頭發亂了〕〔紅塵籬落〕〔我主宰了靈氣復蘇〕〔我真是非洲酋長〕〔偷愛〕〔我什么都懂〕〔絕品校花保鏢〕〔炎少寵妻上癮〕〔超級學神〕〔誤惹總裁:穆先生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一百四十五章 穩門四書之《海神兵錄》毛皮版
    那晚,酒玖離開小瓊峰時,是捂著衣領、掩面輕嚶,坐著大葫蘆飛走的……

    隨后酒烏、酒施,與有琴玄雅一同告辭離開,并未多打擾小瓊峰上,這難得的時刻。

    臨時性的,小瓊峰從原本的師徒三人,變成了四個。

    月涌湖波清,夜風伴微明。

    草屋前,靈娥搬來兩只蒲團,跟師兄在旁邊坐著;

    林江散人江林兒那嬌小的身形縮在圈椅中,兇刀依舊不離自身,手中握著一只酒壺,時不時地抿一口。

    她不會讓自己喝醉,不一陣就會將酒氣逼出,始終保持著幾分清醒,享受著那份微醺。

    這里無外人時,江林兒問起齊源老道,怎么做到的兵解化濁仙。

    齊源看了眼自己的大徒弟,低聲道:

    “是長壽在萬長老那里求來的一顆融仙丹。”

    江林兒似笑非笑地道了句:“這位萬長老,當真幫了咱們小瓊峰好多喲。”

    齊源老道點頭應道:“師父您說的對,這位萬長老甚至都沒跟弟子說過一句話……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江林兒忍不住抬手,打了下齊源老道的額頭,恨其不爭、咬牙切齒地罵了句:

    “我當年怎么就沒把你打得開了竅!

    說什么就信什么,說什么就信什么!”

    齊源老道頓時一陣苦笑,嘆道:“師父,弟子現在就是一濁仙,長壽……

    長壽與靈娥,都是是弟子一手拉扯大的,他們說的,弟子自然是要信的。”

    那只小手還是不斷落下,不過江林兒并未用力,齊源老道有些尷尬之余,眼底也是帶著笑意。

    就跟凡人老了,被老娘打是一種幸福;

    齊源現在,其實也挺開心的……

    就聽江林兒不斷教訓道:

    “濁仙就濁仙,你低落個什么?

    你原本的資質還不如為師,修成天仙的機會本來就十分微小,地仙道混個真仙境的壽元,不是一樣逍遙快活嗎?

    江雨不想見你,闖蕩就闖蕩去了,我這當師父的都不操心,你又操什么心?

    是不是又想被為師打屁股了!”

    “師父,我這……弟子聽訓就是。”

    側旁,李長壽對靈娥傳聲道了兩句。

    靈娥拿出了斗大神的紙牌,笑道:“師祖,可以跟您一同玩這種小玩意嗎?”

    “哦?這是何物?”

    “師祖您看一遍就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很快,草屋前的師徒與師徒開始了大神之爭,江林兒也更放松了些,齊源也難得笑出聲來。

    玩鬧中,江林兒也開始說些感慨人生的話語,其實都是在暗中開解齊源老道。

    比如這般——

    “老二啊,為師走過很多路,懂了很多道理,卻依然沒辦法過的逍遙自在。

    為何?因為掛念牽掛。

    人都有牽掛,不然那不成人,真的就絕情絕性了。

    你心底有牽掛也無妨,掛著你師姐也沒事,但別陷太深,你既得了地仙道,壽元還長,慢慢過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齊源老道低嘆著點頭,將師父的訓誡記在了心底。

    李長壽見此狀,覺得自己孝敬師祖的那些丹藥,倒也算是值了……

    江林兒在小瓊峰時,李長壽也并未躲去地下密室;

    他決定,這半個月的時間,借回山,陪伴下孤寡失伴老師父與青春萌動小師妹。

    陪師父在湖邊垂釣自己養的靈魚,陪師祖逛一逛小瓊峰的景區迷陣;

    與師妹一同親手宰幾只養肥的靈獸,在丹房前擺個麻將桌,拿出了自己還未跟師妹推廣的‘洪荒版麻將’——神鳥牌。

    自然,李長壽也不曾放下對仙霖峰的監察。

    至于仙霖峰后面是否會報復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其實在滅殺蒯思道人時,就已做好了應對之法。

    只不過,當時他預想的最壞情形沒有發生;而今師祖突然歸來,去仙霖峰撒了撒氣,讓李長壽所做的這些備案,似乎有了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現在仙霖峰的仇恨點,都集中在了自家師祖身上。

    稍后自家師祖離開山門,回到三千世界中繼續瞎浪……咳,闖蕩……

    這般自然有不益之處,也有益處。

    不益之處——仙霖峰或多或少,會將一部分仇恨值,轉嫁到他們師徒三人身上。

    益處就是,有師祖這個‘實戰搏殺系’的天仙威懾,仙霖峰必會多幾重顧忌。

    當然,對李長壽而言,最大的好處其實是,自己今后如果想抹掉這部分隱患,可讓紙道人模擬出師祖的氣息與身形……

    至于后面如何去應對,采用哪種程度的應對方式,全看仙霖峰如何反應了。

    命運,掌握在他們自己手中,李長壽也就是多做幾手準備罷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東海南海交匯線深處,截教著名道場,金鰲島。

    今日的金鰲島頗為熱鬧,又到了金仙講道的時日,據說還會有大羅金仙現身,島上一眾煉氣士,齊聚那幾座殿宇附近。

    那里,意氣風發的秦天君秦完,搭建了個簡單的連環陣,并對道友們介紹連環陣之機巧。

    寶池邊,玉樹下。

    微風吹過,少年龍子的寬袖青袍在輕輕晃動,發絲與他小巧的犄角輕輕廝磨;

    一旁,菡芷跪坐在蒲團上,在幫他不斷研墨。

    書案左側,堆著一只只竹簡,其內的字跡卻早已牢記在敖乙心間。

    書案攤開的金色布帛上,一行行俊秀的小字,承載著敖乙這段時日的心血。

    自《退敵二十六步》與《第二十七步·揚灰篇》總結出來的戰術理論、思想,此刻都在敖乙的筆下,化作了條理清晰的兵法戰術。

    日暮西斜,金鰲島上講經之聲飄飄渺渺,一旁研墨的少女,也已被相熟的師姐喊去殿前聽道。

    只有敖乙紋絲不動,在此地一句句斟酌,一字字的寫著。

    終于,當海上只剩最后一縷余暉,敖乙緩緩舒了口氣,將手中筆墨放下。

    《海神兵錄》,成了!

    敖乙通讀了幾遍,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揚,那清光閃動的雙目中,帶著濃濃的欣喜之感。

    ‘人教用兵術,當真高明。

    我龍族積累無數歲月,卻獨缺這般穩字當頭的兵法。

    也不知,那位玄都大法師前輩,是否應允此事。’

    敖乙念及于此,心底按耐不住,閉目凝神,勉強通過自己的神像散出神念,勾搭側旁的主神像……

    少頃,安水城,又在擴建的海神廟主殿中,兩只神像又開始做那營營……咳,神念交流。

    正陪師父泛舟釣魚的李長壽,閉目入夢,借自己的神像構建了夢境,將敖乙的神念拉了進來。

    恍惚間,敖乙見到了在神像腳下站著的李長壽,立刻露出幾分笑容,快步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教主哥哥,近來可無恙否?”

    “在家修行,自是無恙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與敖乙一同做了個道揖,敖乙開口便是幾句感恩之話,李長壽也就隨便聽聽,并未當真。

    不過,對敖乙,李長壽已經算給了十分的信任,雖然總分是百分制。

    “教主,我近日已將那二十六條退敵之策,整理成了一本兵法。

    近日我龍族有慶典,我便想,可否將這兵法作為咱們海神教之禮,獻給我父王?”

    李長壽略做思索,言道:“你且將你整理的兵法背來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不用問大……”敖乙指了指上面。

    “不必,”李長壽笑道,“這次因你龍族退敵卻不傷凡人,現在我也可全權處置一些小事。”

    現在,總算不用話說一半,讓對方自由想象了。

    李長壽可以直接明示敖乙,他背后,確實有人,那人他們龍族此前還見過……

    如今,已是奉法旨忽悠!

    敖乙露出幾分開心的微笑,將自己所寫之兵法,背誦了一遍。

    李長壽仔細聽了一陣,發現敖乙也只是從中悟出了一些皮毛,也就很痛快地答應了下來,順便給了敖乙少許指點。

    經過之前一年的推演分析,李長壽已經斷定,龍族斗不過西方教。

    就看西方教能下多大決心,準備付出多少代價,來收服龍族為他們己用。

    李長壽有后知的優勢,對西方教的發展思路,也有直觀的了解。

    ‘蘭花’和‘彈弓’現在就是一門心思挖人去西方,壯大西方教的實力,再用實力去謀氣運,從而讓西方教大興。

    龍族這塊肥肉,西方教必不肯放。

    龍族戰力若是能強些,也能在后續多折騰西方教,耗費西方教更多實力,對道門、天庭有利,也對李長壽自己有利……

    順便,龍族能堅持的更長一些,李長壽也有更多的時間去謀劃龍族入天之事。

    此事他更左右逢源,既完成圣人老爺給的任務,也在玉帝那邊刷一筆功勛,為自己今后的紙道人上天,先積累點資本。

    之前在地下密室的一年時間,李長壽都是在算計這些。

    敖乙道:“那長壽兄,我就將這兵書,獻給我父王了!”

    “嗯,”李長壽輕輕頷首,笑道,“稍后我將一封賀信放在老位置,以海神之名義,為龍族賀禮,你記得派人取走。”

    敖乙聞言頓時眉開眼笑,只顧得一陣點頭。

    李長壽又叮囑敖乙幾句,萬不可暴露海神的身份;

    這事上面那位大佬很介意,畢竟人教清靜無為,籌謀這點功德,讓人笑話。

    圣人面皮非小事。

    敖乙連連稱是,又將當年的誓言發了一遍。

    而敖乙臨走之前,李長壽又沉吟幾聲,將一件事交給敖乙親自去辦,敖乙毫無猶豫就點頭答應了下來。

    離開夢境,敖乙坐在書案后發了會楞,隨后便是一陣輕笑。

    長壽兄,當真……

    對龍族太過關照了!

    人生得如此一知己,心滿足矣!

    敖乙心底暗道:

    ‘今后,我敖乙之寶物,便是長壽兄之寶物!

    我敖乙之功德,便是長壽兄之功德!

    我敖乙之道侶,便是!

    呃,長壽兄之弟妹……’

    再提筆,敖乙將自己所寫兵法攤開,將李長壽指點的那幾處標記出來,明日再重新整理一遍,就可真正的大功告成。

    其實最讓敖乙欣喜的是,因海神教之影響,龍族的風氣正在悄然發生變化。

    雖然此時的變化還不算太明顯,但,真的已經在發生改變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,小瓊峰上。

    李長壽睜開雙眼,繼續坐在竹排上釣魚。

    想到龍族后續之境,以及那西方教接下來出手方向的幾個可能,心底暗道一句……

    可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月之期匆匆而過,江林兒目中帶著幾分不舍,但還是按她此前所想的那般,對齊源說了自己要繼續離開之事。

    說完之后,江林兒就去了百凡殿中,稟告門內,她明日就要離開。

    像她這般已修成天仙的門人,想外出闖蕩,門內并不會阻攔;

    與上次離山不同的是,如今江林兒的戰力,被度仙門高層頗為看重,給了她三枚傳信玉符,若門內有要緊之事,也會將她召回。

    江林兒自然一口答應了下來,還說若是遇到強敵,可以帶些道友回山助陣。

    儼然一副山寨王的做派。

    江林兒臨行前夜,酒烏和酒玖前來送行,又是一場歡宴鬧騰。

    但等酒玖落荒而逃,酒烏告辭而去時,又來了一位讓李長壽都沒想過的‘貴客’。

    門內天仙巔峰境高手,忘情上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(ps:咱家長壽師兄的角色星耀值(書末頁、詳情頁可見角色表)快到二等星了,勞煩各位讀者老爺們多多點贊,看來不來及給師兄過一次生日)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男神大人太難追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陰山密檔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我!巨龍領主〕〔烈火焚身[巴黎圣母〕〔平平無奇大師兄〕〔最終進化體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天津快乐十分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 摔角传奇 排列三十位杀号 北单比分过滤技巧 投资理财平台有哪些 2019上证指数最高点 3d试机号今晚 北京快3 大乐透最新消息开奖 189比分直播 比亚迪股票行情 宁夏11选五走势图规律 广西11选5 3d字谜图谜总汇牛 云南快乐十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