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陳歌蘇沐涵〕〔娛樂圈最強替補〕〔一代女仙〕〔萌寶1v1:爹地你出〕〔閃婚獨寵:陸少嬌〕〔都市之萬世丹尊〕〔貓系男友太難伺候〕〔娘娘她擅攻心〕〔相思劫了又劫〕〔福運小嬌娘〕〔超奧特傳記〕〔錦繡農門〕〔抱定大佬不放松〕〔這個女配有毒〕〔第一繼承人〕〔紫眸逆天:廢柴大〕〔藥植空間有點田〕〔書穿成傅總裁家惡〕〔寵妻100式:女人,〕〔超級小農夫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一百四十二章 天上掉下個……
    這家伙……

    專心煉制陣基的李長壽,分了一縷心神,目送著那個巡山弟子一陣陣顫抖的背影。

    此人也是十分倒霉,目睹了兩輩、三位門內小仙女的‘墨’妝。

    還好,大家都很克制,沒有造成流血事件,也就是小小的恐嚇了這弟子一番。

    超兇的酒玖,扛著狼牙棒、單腳踩著木凳,一個眼神就讓這巡山弟子哆嗦不已;

    洗干凈臉蛋的有琴玄雅,俏臉冷若寒霜,目光略帶冷漠,讓這巡山弟子更是忐忑不安……

    還好,面帶微笑的靈娥及時站了出來。

    她以解圍為由,讓這男弟子立下了一個千多字的大道誓言,這才放這男弟子離開……

    此人來小瓊峰,不過是送一只傳信玉符;

    臨走的時候,卻帶走了一大片心理陰影,幻滅了此前諸多想象。

    ‘又是給師父的信……’

    李長壽略微皺眉。

    直覺告訴他,師父只要一接到信,肯定就會有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不用李長壽派紙道人過去,閣樓中的三位優秀女煉氣士,已經開始研究那只傳信玉符。

    靈娥輕輕皺眉,道:“又有給師父的信?”

    酒玖納悶道:“齊源師兄在門外還有朋友嗎?他應該沒出山過才對呀。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臉蛋上的寒霜已是冰雪消融,輕聲道:

    “玖師叔,若是齊源師叔未曾出山,如何收得了長壽師兄與靈娥師妹?”

    “對哦,長壽和靈娥都不是在開山大典進的山門。”

    酒玖摸了摸光潔小巧的下巴,直接表明了自己的觀點:“想打開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忙道:“這如何使得?”

    然而,兩人說話間,靈娥已經拿來了紙筆,以防打開傳信玉符后內容消失。

    真??實干行動派!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,給靈娥拿紙筆的小細節打了十分。

    接下來,靈娥開始細致檢查玉符的禁制,以防有什么咒術、邪法……再加十分。

    然而,靈娥檢查了一遍之后,便直接對玉符注入法力,沒有充分利用身旁的真仙,進一步確定玉符的安全性……扣六十分。

    待玉符之上出現一縷縷光芒,凝成了一篇書信,李長壽的傳音也入了靈娥耳中:

    “穩字經,四十遍。”

    靈娥禁不住一手扶額,輕吟了半聲,又趕緊提筆,將其上的文字迅速寫了下來。

    地下密室中,李長壽用仙識掃過這些‘光字’,眉頭輕皺,已是停下煉制陣基,從書桌后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果然又有事發生。

    不過這次的事,倒是說不出是好是壞,對自己也不會有太多影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靈獸圈旁的閣樓中,酒玖已經開始了無感情朗讀:

    靈娥道:“這是,師父的師父?我和師兄的師祖?”

    酒玖也是有些納悶的嘀咕:“這師叔叫什么來著?我記得自己剛入門的時候,也曾拜見過幾次……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輕聲道:“齊源師叔的師父道號林江散人,因困于真仙境三千余年不得突破,于千年前決定外出歷練,后與門內失去聯絡。”

    酒玖眨眨眼,賊兮兮地笑了聲,“小玄雅,調查的很清楚嘛。”

    “這、這并非……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有一瞬慌了心神,但很快恢復鎮定,淡然道:

    “師叔莫要多想,我只是想了解長壽師兄多一些,才會打聽此事。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說的理直氣壯,酒玖倒是有些莫名的心虛……

    靈娥已抄完了書信,幽幽嘆道:“這下有些麻煩了。”

    “麻煩什么?”酒玖道,“這是好事才對,我們要不要幫忙,在湖邊新蓋一座草屋?”

    靈娥苦笑了半聲。

    她自不能說,自己師兄好不容易搞定了師父,在小瓊峰上可以任意行事。

    若是回來一位天仙境的師祖,師兄的一些布置、底牌,很可能會暴露……

    忽聽得:

    “師祖回山乃是大喜事,師妹莫要愁眉苦臉。”

    三位女煉氣士扭頭看向門外的林間小路,卻是誰都沒發現有人靠近。

    李長壽緩步而來,身著普通的深藍長袍,腳踩一雙灰色長靴,長發束成門內弟子們最常見的道箍,嘴角似笑非笑,給人一種很普通的親近感。

    有琴玄雅向前迎出兩步,喊道:“長壽師兄!”

    “嗯,”李長壽含笑點頭,又給了靈娥一個‘萬事安心’的眼神。

    李長壽直入主題,言道:

    “看信中內容,師祖并不知師父與皖江雨師伯遭難之事。

    也不知師祖是何等脾性,此事既要稟告師父,也要稟告給百凡殿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如此一說,酒玖、有琴玄雅與靈娥,方才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信中,這位新晉天仙對兩個弟子滿是愧疚;

    ‘林江散人’歸來之后,若發現兩個弟子一失蹤、一被廢……

    酒玖抱起胳膊,低聲道:

    “我記得早年聽五師兄說起過,我師尊與齊源師兄的師尊,也算有些交情。

    要不要,我請師尊到時出手,讓兩邊別打起來?”

    李長壽搖搖頭,言道:“如果不能拉偏架,這種安排毫無意義。”

    “嗯?什么意思?”酒玖有些懵。

    靈娥道:“師兄,天仙境的師祖……當真無事嗎?”

    “放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微微一笑,又道:

    “師父近來雖已不再那么消沉,但依然沒完全走出來;

    等咱們師祖回來,師父的精神自然會更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酒玖突然想起了什么,有些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但李長壽已經開始做安排,酒玖見狀,也就將到了嗓子邊上的話,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‘稍后,還是去找師父說一聲吧,如果師父沒閉關的話。’

    酒玖心底嘀咕了幾句。

    她印象中,這位師叔兇的很,好像還是人狠話不多的那種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齊源老道看罷這封書信,先是歡欣鼓舞,隨后便是仰天長嘆、潸然淚下,兩只皺巴巴的老手不斷顫抖,反復念著:

    “師父還活著就好。”

    對于這位突然冒出來的師祖,李長壽心底并無太多好感。

    將自己兩個尚未成仙的徒兒扔在山中就自己跑了,多少有些不負責任。

    但李長壽也無法去評說什么,他只是小輩;且自身的喜惡,也不會左右他對此事的判斷。

    師父只要不怪師祖,他也會敬這位師祖幾分。

    雖然師祖的回歸,會讓原本簡單安逸的小瓊峰,變得稍微復雜。

    但終歸只是新晉的天仙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有信心對方看不出自己的破綻,還能在今后,更好的掩藏小瓊峰的一些異常。

    自然,李長壽也叮囑了師父齊源,莫要將他的事說給師祖。

    齊源思索后,鄭重地答應了下來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幾日,李長壽和靈娥也忙碌了起來,有琴玄雅、酒玖也在小瓊峰上幫忙。

    李長壽親自動手,在師父草屋側旁的‘風水寶地’,又修了一座草屋。

    酒烏聽說此事之后,也與酒施一同過來……加入了指指點點的行列。

    齊源老道早早就去了山門那守著,日日夜夜翹首以盼。

    李長壽暗中調整一些布置,檢查自己在小瓊峰山體內做的這些‘手腳’,暫停了煉制陣基之事。

    新草屋落成的第六日,酒玖跨坐在葫蘆上,從破天峰疾飛而來……

    “來了來了!

    兩位門內長老已經接到了你們師祖,齊源師弟讓你們快去山門!”

    正布置草屋裝飾的藍靈娥,在湖邊作畫的李長壽,各自答應了一聲。

    不多時,李長壽駕云,帶著藍靈娥一同朝山門而去。

    林江散人從三千世界回返,若是從東邊來,便會經過東海之東,一處名為‘天涯海角’之地。

    度仙門幾日前,便派了兩位長老去天涯海角等候,此時倒也接上了。

    這兩位長老不只是過去迎接,他們主要負責驗明正身、詢問林江散人在外行事,判定林江散人是否有入魔、入邪等傾向。

    這些事,在門內做總歸有些不妥,也不是第一次發生……

    故,齊源、李長壽、藍靈娥師徒,與酒玖、酒烏二人,在山門處又等了半日,才見一朵白云,自東南方向慢悠悠的飄來。

    云上,兩位白發蒼蒼的門內長老站在前方,后面有個人影站著。

    李長壽略微皺眉,面色有些古怪,但并未說話……

    靈娥好奇地踮腳打量,但她修為太低,靈識此時還探查不到。

    又過了一陣,等齊源老道的仙識,捕捉到那兩位長老身后的人影;

    齊源精神一震,連忙飛天而起,主動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那兩位長老對視一眼,各自朝著側旁讓開一步,露出了其后那位……

    那位……

    “這是師祖?”

    靈娥頭一歪,妙目中滿是驚訝。

    兩位長老身后,并不是什么白發蒼蒼、一臉褶皺的老道;

    反而是一位身穿甲胄戰裙,背著一把門板狀的血紋長刀,臉蛋頗為可人的……

    少女?

    李長壽看了眼酒烏;

    酒烏眨眨眼,用一種肯定的口吻道了句:“這就是你倆的師祖,林江散人,江林兒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:……

    其實外相如何其實并不重要;

    重要的,是李長壽在這不知道幾千歲的少女身上,感覺到了一股兇煞之氣。

    此人殺伐甚重,怕是在生死之間摸爬滾打,才得以突破了自身桎梏,已與度仙門的無為經背道而馳。

    李長壽一眼就能看出,少女背后的長刀,染了不少生靈血魂;

    她白皙的脖頸上有一道淺淺的傷疤,一直蔓延到她鎖骨肩頭……

    此時這位少女師祖未露出任何兇相,只是注視著齊源老道,杏眼中滿是愧疚。

    看到老道模樣的齊源之后,她先是禁不住笑了出來,本想取笑二徒弟兩句……

    但她笑容很快迅速消失,漸漸緊皺眉頭。

    齊源在云上直直地跪了下去,口中喊道:

    “弟子齊源!拜見師父!”

    這位少女師祖一開口,嗓音頗為清脆:

    “老二,你怎么會……渡劫出了差錯?怎么化作了濁仙?

    老大呢?為何不見她出來見我?”

    齊源張張嘴,卻不知該如何言說;

    八九百年的艱辛,化作濁仙的苦悶,此時在齊源心底噴涌而出……

    “師父,弟子無能,被人廢掉道基,只能借濁仙之法,茍延殘活!”

    霎時間,山門之外的空氣仿佛凝固了一般;

    一縷冰寒殺意,自這少女師祖身周彌漫而出。

    那只帶著少許傷疤的小手,已經握住了肩后的刀柄,但又緩緩松開,將雙手垂在身側。

    “老二,誰廢的你,說。”

    搜狗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重生千年前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末日樂園〕〔黑金繼承人〕〔超次元女子監獄〕〔快穿:反派洗白攻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特工简.布隆德归来 有哪些好的股票配资平台 25选7 北京11选5 31选7 重庆时彩直播 最准的画趋势线方法 排列三3码遗漏 山西快乐十分 比分直播 3d历史开奖号码5 股票配资平台 山西快乐10分 五分十一选五-手机应用下载 20选5福彩走势图 新疆35选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