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戰神之王〕〔做首富從撿寶箱開〕〔都市最強仙醫〕〔都市終極高手〕〔巨星從氪金開始〕〔病嬌反派又騙我寵〕〔妙手神農〕〔穿越財富人生〕〔我的員工賊強〕〔貼身狂醫混都市〕〔宋先生你頭發亂了〕〔紅塵籬落〕〔我主宰了靈氣復蘇〕〔我真是非洲酋長〕〔偷愛〕〔我什么都懂〕〔絕品校花保鏢〕〔炎少寵妻上癮〕〔超級學神〕〔誤惹總裁:穆先生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一百四十一章 長庚道人
    龍族跟蚊子打了一架,自己反而成了贏家?

    收到龍族送來的謝禮時,李長壽還只是隱隱有這般感覺;

    等收到東木公送來玉帝的賞賜,李長壽總算恍然大明白……

    這一戰雖然是龍族贏了,但確實是他賺了。

    只是費了些口舌,浪費了一點仙力,海神教蒙受了幾座神廟建筑的損失,就平白得了堆積成小山的寶物。

    又收獲了龍族的感激,給了龍族不小的人情。

    這買賣,來多少次,他接……

    罷了,最好還是無事發生。

    龍宮所贈之寶大半為寶材靈石,小半是一些珊瑚、珍珠、夜明珠這類單純的‘財寶’。

    金銀這種俗物,龍宮自然不屑送。

    寶材靈石,外加那幾十口大箱子,盡數讓李長壽的紙道人收了,這在俗世也并無大用。

    儲物寶囊多,在這里也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!

    那些財寶,李長壽一部分賞賜給了表現不錯的熊寨巫人神使,一部分留做修建神廟所用。

    接下來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估計,只是清點、處理這些寶材,給這些寶材打上巫密禁制,兩只紙道人就要忙碌十天半個月。

    但有了這一助力……

    小瓊峰的綜合防御大陣,以及小瓊峰流浪計劃,能夠向前邁出一大步!

    雖然有了大腿,但跑還是要、咳……

    雖然如今有了大佬撐腰,但還是做好萬全的準備,應對不時之需。

    ‘當好事發生的時候,如果太過自喜,必會有程度不等的壞事發生。’

    李長壽沉吟幾聲,心底的喜悅漸漸化作了擔憂,開始自檢周遭之事。

    然而,李長壽剛清點了半天龍宮贈寶,那道熟悉的身影,又來到了熟悉的老街,進了熟悉的廟門……

    來的,自然是帶著玉帝賞賜的東木公。

    李長壽讓一只紙道人化作了白發蒼蒼的清瘦老者,端著拂塵、一身白袍,鉆土趕去與東木公相見。

    ——此前李長壽的叮囑,讓東木公換一家海神廟碰頭,完全成了耳旁風。

    進了山水靈圖,東木公面露關切,問一聲:“海神可安否?”

    “安,多謝木公掛念。”

    “此次不只是貧道掛念,也是陛下派貧道過來。”

    “哦?多謝陛下掛念!”

    李長壽對著空中拱拱手,含笑的表情卻沒多少變化。

    東木公暗中打量,不知怎么,這次見到這位海神……的紙人,總覺得對方神韻、道韻,都有微小的不同。

    似乎……

    這位海神比之前更從容,也更自信了些,滿頭白發都變得柔順光亮了許多。

    “海神,這是陛下賞賜于你。”

    東木公拿著兩只儲物用的手鐲,笑道:“因此時天庭旨意尚未凝成,神位尚未歸正,這次賞賜就不起儀仗了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向前,將寶物捧在手中,正色道:“多謝陛下賞賜!”

    緊接著,他卻是看也不看,隨意拿了一只手鐲,向前邁出半步,遞給了東木公。

    “木公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,你這是做什么!咱不是這般仙神!”

    東木公皺眉擺手,李長壽含笑前送,口中說些“都是木公在陛下面前美言”、“權當給木公補上新婚賀禮”這般話語……

    山水靈圖外可見,里面的兩道身影你推我讓、你讓我推,好一陣才停下了折騰。

    于是,玉帝陛下的賞賜,就這般少了一半。

    李長壽心在抽抽,但卻知這是必要的一環;

    根據他與月老暢談了解到,天庭仙神,就興這個……

    隨后兩人閑聊幾句,說的都是無關痛癢的話題。

    李長壽并未心急對玉帝言說龍族之事,現在不僅時機未到,說多了,也容易讓玉帝陛下猜忌。

    東木公幾次找話題,想引出‘名號’之事,但三番五次,都被李長壽不著痕跡地話題引開。

    東木公最后沒辦法,只能直接了當地問:

    “與道友相交漸深,我卻不知道友道號,著實失禮。

    不知道友尊號為何?貧道也好,回去對咱們陛下稟告一聲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頓時含笑點頭,心念卻是在急速轉動。

    自己報上本名?

    那豈不是白白浪費了自家圣人老爺,出手為他遮掩天機?

    雖說以后的規劃,還是去天庭當差,跟在玉帝和老君屁股后面混,這點并未變過;

    但如果讓玉帝知道,南海海神并不是什么人教隱藏高手,而是一個小弟子,那老神仙的形象也就毀于一旦。

    威信力大打折扣,行事反而十分不便。

    對玉帝,李長壽現在,還是想保持一定的神秘感……

    心底突然一動。

    自己名為李長壽,那不如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笑道:

    “玄門真妙境,仙靈養自生。

    本無別歧意,得道問長生。”

    東木公皺眉道:“道友的道號,便藏在這四句之中?”

    李長壽含笑反問道:“木公可知,人教自上而下,有甚名號?”

    東木公不由心下思索,人教從上到下,不也就兩位?

    一位是太清圣人老爺,一位是玄都大法……

    不錯,玄都大法師本身就沒有任何道號、名號,再加太極圖鎮壓自身氣運,方可因果不沾。

    人教高手莫非都不喜歡用名字?

    那平日里怎么外報自家姓名?

    貧道玄都中法師,貧道玄都小旋風,貧道太清觀小霸王……

    東木公定了定神,苦笑道:“可這該如何回稟陛下?”

    李長壽笑道:“貧道現起一個道號,自今日起,便自號長庚道人,木公可如此對陛下言說。”

    “善!”

    東木公頓時露出微笑,與李長壽作揖告別,趕回天宮復命。

    送走東木公,李長壽才瞧了眼玉帝賞賜之物,也無非是些靈石、寶材,并無什么稀罕之物。

    如今天庭功德雖多,但寶物不見得會有多少。

    得了龍族贈寶、玉帝賞賜,李長壽前后費了一個月的功夫,才將自己能用到的寶材,暗中運回了度仙門。

    李長壽找來靈娥,叮囑她不要怠慢修行;

    又去找師父稟告,言說自己要閉關修行五到十年,請師父督促下師妹修行。

    隨后,李長壽才將丹房附近的大陣完全開啟。

    他是要好好參悟玄都大法師給的兩枚玉符,并將寶材煉制成陣基,且思索如何讓龍族入天庭之事。

    至于自己給玉帝報上的名號……

    只是聽長庚道人,很難跟自己本名,直接建立起什么聯系。

    天下長男,何其多也?

    更何況,走出度仙門,世上又有幾人知他李長壽?

    ‘庚’有‘年齡’之意,問人‘貴庚幾何’,便是問年紀多大。

    便是指的年歲悠長,與本就是相近之意。

    他姓李、名長壽、號長庚道人,沒毛病。

    若是賴皮一點,長庚道人不過是他一具紙道人的名號,這又怎么了?

    “嗯?

    這長庚道人……”

    坐在地下密室中,李長壽皺眉凝思,心底浮現出少許疑惑。

    如果把自己姓氏加在這個道號上……

    李…長庚?

    似乎,這名字聽的略微有那么一丟丟的耳熟,但仔細搜查自己的記憶,卻又說不出到底在哪聽過。

    或許是冥冥中有了什么感應吧。

    這個問題,李長壽仔細思索了幾日,覺得自己這個道號并無不妥之處,這才去找敖乙夢中相見。

    他借敖乙提醒龍族,那西方教馴龍之心不死,絕不會如此善罷甘休;

    同時,李長壽也叮囑敖乙,若無龍族高手護送,切不可輕易離開金鰲島。

    金鰲島有小徑通圣人道場碧游宮;

    而通天教主又是執掌誅仙四劍,橫推無敵的洪荒巨佬,在金鰲島修行,與在昆侖山玉虛宮中修行,一般的安全。

    與敖乙相商幾次之后,李長壽便沒了多余的動作……

    龍族之事必須靜待時機。

    單憑自己,甚至憑大法師的實力,必然無法將龍族直接壓服。

    李長壽思路很清晰:

    要做順水推舟之事,而非抽刀斷水之舉。

    不僅要將龍族入天的任務圓滿完成,還要完成的漂亮,自身不沾因果!

    小瓊峰的丹房地下密室。

    李長壽將那兩只玉符取出,放在了一旁,此時依然未去觀看。

    他又攤開了畫布,赤腳踩在畫布上,面露思索的神色,很快就提筆畫下了……

    一只雞腿、一顆蘭花草、一只小彈弓。

    先謀劃一番,定好各類對策,求個心安再說。

    機會,只會給有準備,且接得住之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歲如流水曲觴合,山林靜語悄安樂。

    李長壽閉關第二年,小瓊峰的‘求策桶’再次開張,不過這次有了一項規矩,便是每日總共只給三只竹簽。

    這代表著,李長壽已經制好了有關龍族之策,寫了滿滿三箱布帛;

    李長壽此時正在煉制陣基,順便參悟玄都大法師給的身外化身之法。

    那篇圣人所著經文,名為《太清道涵》。

    在其內,李長壽竟看到了一些后世《道德經》的理念,但兩者本身有較大差距。

    李長壽只是看了個開篇就不敢繼續看下去了……

    無他,讀了開篇便感悟叢生,壓不住的頓悟,不得已,向前邁出了一個小境界。

    這可不是成仙飛升之前的小境界,到了李長壽這般層次,就如門內的太上長老,一個小境界,最少也要百年才可悟透。

    圣人經文,果然非同小可!

    李長壽估摸著,自己參悟一遍《太清道涵》,離著金仙劫也就不遠了。

    而自己此時,渡劫把握并不算太多,甚至可以說毫無把握,金仙劫尚無參考對象。

    李長壽也不著急,想著讓積累更深厚一些,讓把握更大一些,再渡劫也不遲……

    玄都大法師給李長壽的身外化身之法,自然不可能是太清老子的‘一氣化三清’。

    這是一本名為《道合御》的化身神通。

    玄都大法師‘因材施教’,看了李長壽的紙道人,便給了一門,能夠讓李長壽去完善紙道人的化身神通,補全紙道人的種種不足。

    這就是用真心換來的機緣!

    且,李長壽翻來覆去,想著《太清道涵》開篇的內容,突然有所明悟——

    開篇的字里行間,分明就寫滿了‘穩’字!

    玩笑,玩笑。

    這是太清無為,跟他穩中求穩的道行,還是有許多不同的。

    這一日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發覺有個巡山弟子,自仙門處匆匆而來;

    仙識掃了眼小瓊峰皇家棋牌室,看到三個正在里面玩鬧的身影,也就沒多管此事。

    有琴玄雅前幾日便來了,修為又有突破,離著成仙天劫又進了一步。

    她一直沒見到李長壽,所以……就在這陪酒玖師叔、靈娥師妹玩鬧了起來。

    且說那名男弟子,踩著障眼法做就的仙鶴,飛到了小瓊峰上空,靈識掃過,一時間沒找到活人。

    于是,循著靈獸圈方向傳來的笑聲,飛去了那邊。

    這弟子剛剛飛到,就聽到……

    “有琴師姐你先前不是這樣的人!

    怎么能耍賴,輸了就要認罰!”

    “稍后我贏回來便是,莫要在我臉上畫這些了,讓人看見當真會十分窘迫。”

    那弟子不由好奇地向下看去,透過窗戶,看到了里面正打鬧的兩道倩影,也看到了,那個臉上被黑墨畫了個烏龜的……

    首、席、大、弟、子?

    屋內酒玖突然笑著來了句:“外面還真有人再看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鏗鏘一聲,火麟劍匣已然出鞘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(ps:感謝新盟主‘索利芒斯’對本書的超大力支持!)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男神大人太難追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陰山密檔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我!巨龍領主〕〔烈火焚身[巴黎圣母〕〔平平無奇大師兄〕〔最終進化體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北京快三 广西快乐双彩 安徽11选5走势 上证指数今天收盘是多少点 七星彩开奖300期结果 秒秒彩稳赢打法 橄榄球明星 快乐赛车 股票配资o配资658 七星彩下期什么时候开 七乐彩复式8个号多少钱 山西11选5开奖信息 11月9日恒大足球直播 吉林十一选五 今天股票指数 大型理财平台排名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