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農門藥娘:攻略戰〕〔最強贅婿..〕〔戰神歸來秦羽葉紫〕〔逆轉重生1990〕〔穿越之我要當主角〕〔寶貝兒〕〔嫻在路上〕〔限象紀元〕〔親愛的江先生〕〔病嬌反派又騙我寵〕〔環保仙尊〕〔我只想做一個安靜〕〔都市超級醫生〕〔傅醫生你紅線牽錯〕〔第一至尊〕〔重生之游戲大亨〕〔都市無敵戰神〕〔國醫無雙〕〔神級明星系統〕〔殘王霸寵:重生逆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一百三十八章 人教第二大腿!
    懵逼樹上懵逼果,圣人像前一哆嗦。

    怎么就,突然靈驗了?

    李長壽嘴角不斷抽搐著,他可是沒說半個字,沒冒半句話,只是上香,在這里給道承源流祖師爺磕個頭……

    這一抹道韻,自然似曾相識。

    當初為了求這一抹道韻降臨,酒烏師伯哭完、有毒師妹哭,又費心修改臺詞,勉強請得畫像顯靈。

    如今……

    就這么隨便了嗎?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立刻警醒了過來,老老實實趴著,心底感慨橫生。

    總算,自己也在圣人老爺面前,混到眼熟了!

    生命安全系數雖然沒有直線飆升,但比之前,跟腳厚了何止數倍!

    但讓李長壽有些不明的是……

    這抹道韻一直纏繞著自己,可他既沒聽到什么傳聲訓示,心底也沒什么感悟,

    片刻后……

    道韻還在,畫像已經歸于平靜。

    而剛才感覺到那一抹道韻的兩位長老,此刻也都有些狐疑,并未發現有什么其他狀況。

    兩位長老看著那三根‘高香’,心底不約而同泛起了這般念想:

    ‘應該,是上香有所不同的原因吧。’

    又片刻后……

    只有李長壽能感覺到那道韻還在,但此時畫像已經沒了任何異常,圍觀的長老們也都不再多關注這邊。

    畢竟李長壽來上香,已非一次兩次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雖不明所以、滿頭霧水,但還是靜靜地在那趴著,等待圣人老爺下一步指示。

    然而,此時懵了的,并不只是李長壽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九重天闕,兜率宮后院,那顆熟悉的老樹下。

    今天的風兒,雖然不算喧囂,但透著一股奇怪的味道……

    哦,是老君的兩個小童子在嘗試煉制靈丹,似乎這一爐又要散掉。

    一身玄色長衣的玄都大法師,正盤坐在樹下的蒲團上,皺眉不斷掐算。

    他心底浮現出的畫面中,有個年輕弟子正跪在老師的畫像前,不言不語,也不說話,只是在那跪著。

    這般情形……

    自然是被敬愛的老師,太清圣人老子,用玄都大法師都不能理解的神通,直接將‘感應’轉了過來。

    但玄都大法師此時頗為費解。

    他推來算去,只能知道,這情形發生在,上次那家差點被人滅了的東洲度仙門;

    這年輕弟子所求何事、為何跪著,一概不知。

    度仙門此時各處也都是十分安寧,沒什么大事發生。

    “能驚動老師,必然是有什么大事……”

    玄都沉吟了半聲,開始推算這年輕弟子的平生過往、發生了何事,結果……

    “有點意思,有人替他蒙蔽了天機?”

    玄都挑了挑眉,左手憑空一拽,指尖如潑墨一般慢慢甩動,一張太極圖的虛影,漂浮于他掌心之上。

    右手并起劍指,對著太極圖虛影輕輕一點,玄都閉目凝神,細細推演。

    很快,玄都心底就泛起了一絲明悟。

    此時自己心底感應到的這個家伙,名叫李長壽,度仙門年輕弟子,年齡不足兩百歲……

    “完了?”

    玄都有些錯愕,仔細琢磨通過太極圖推演到的訊息,隨后便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一個小弟子的跟腳,他借來太極圖的威能都推演不出,這就有些過分了。

    玄都又推演一陣,這次很快就確定,自家老師此前出過手,替這個小弟子遮掩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似乎,就發生在不久之前。

    有意思。

    老師多少年不曾出手了?

    自巫妖大戰之后,人族先賢三皇五帝歸于火云洞,六位圣人便隱居不出,不在人前顯圣。

    如今,老師竟會主動出手,幫一個‘偏遠’道承的小弟子遮掩天機……

    到底有什么大事?

    玄都大法師不敢去問自己老師,那樣容易被老師罰禁足,每次都是萬年起步……

    既然這事情是圍繞這個年輕弟子,他直接去找這個弟子問問就是了。

    玄都緩緩起身,自身長袍若水流一般流轉,心底又泛起了些許明悟……

    ——這是圣人老師給的提示。

    玄都頓時明白了,下面跪著的這個年輕弟子,是中的關鍵人物!

    至于,龍族怎么入天、為什么入天,這個年輕弟子在這件事中能發揮什么作用,那就是玄都大法師此時所不知的了……

    玄都大法師禁不住一陣皺眉,嘀咕道:

    “老師,您能不能直接給弟子傳個聲。

    這樣直接讓弟子有所感悟,會讓弟子感覺,自身之道毫無意義。”

    言罷,玄都心底再次泛起了一縷感悟……

    玄都:……

    低頭頹然一嘆,玄都大法師一步邁出,身形消失在了兜率宮中。

    九重天闕云縹緲,進出天門無人知。

    這位人教首徒幾步邁出,已過萬水千山,一個回眸,五洲匆匆而過……

    不過片刻,玄都直接出現在了度仙門上空,站在了那絲薄潤滑的大陣之上。

    卻無一人能見他身形。

    仙識一掃,玄都頓時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別的先不說,度仙門這道侶之風,搞的就很不錯嘛,門內這么多成雙成對的。

    若是能加大力度,多多生養,那人教何愁不興?

    玄都手指對破天峰上一點,身形又悄然消失,沒有驚動半個人影。

    破天峰百凡殿。

    正趴在那的李長壽,感覺到自己身周的道韻緩緩消失,心底先是松了口氣,又有些悵然若失。

    圣人并沒有任何指示……

    莫非是在告訴自己——南海神教大膽去搞,你背后也有圣人?

    李長壽迅速打消了這般有些狂妄的想法。

    度仙門本來就是圣人的記名弟子所創,自家掌門在圣人老爺那邊恐怕都沒這種待遇……

    尤其是,本就是出了名的清靜無為,不管閑事。

    再跪一會兒?

    再跪一會兒吧。

    心底正如此想著,一縷傳聲入他耳中,嗓音頗為清朗:

    “來度仙門西南三千里,一見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李長壽眉頭一皺,仙識在各處掃過,又立刻收斂了起來。

    毫無所得。

    他起身看了眼圣人畫像,并未有半分道韻波動,心底雖有疑惑,卻決定在這里繼續拜一陣。

    傳聲之人若是人教高手,為何不便在度仙門內現身?這本身就有些問題。

    片刻后……

    那縷傳聲再次傳來:

    “剛才傳聲可是沒聽到?

    我乃人教大法師,你在老師畫像前拜祭,必是有什么難事,我便過來看看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一驚,但隨之又有些狐疑。

    有這種好事?

    他只是在圣人畫像前燒了三柱香,半句話都沒說,就驚動了圣人,讓圣人唯一弟子現身來見?

    雖有可能是真的,但怎么看……

    還不如這種更可信!

    李長壽喃喃道:“前輩如何自證身份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玄都大法師也是一怔,修道至今,頭一回遇到這般情況。

    ‘我如何證明我是我?’

    這小弟子,還真有意思。

    玄都沉吟兩聲,又對李長壽傳聲,這次直接道了幾句無為經的內容。

    話音一轉,玄都又對李長壽講述了兩句,與無為經一脈相承,卻比無為經更高深的經文。

    見李長壽依然目露疑色,玄都大法師也有些哭笑不得,隔空對李長壽顯露了一縷,自身的道韻……

    這位大法師無奈之下,還傳聲道了四個字:

    “龍族入天。”

    聽聞此言,李長壽心底立刻明白了點什么,找到了邏輯支點。

    其實,李長壽是根據這一縷道韻確定了,對方是個修為頗為恐怖的存在……

    若想對自己出手,度仙門恐怕會被直接從東勝神州抹掉。

    在這種人物面前,自己現如今,并沒有什么操作空間。

    總算,李長壽在圣人畫像前起身。

    他面色如常,去找相熟的長老求來了出山門的玉牌,轉身朝殿外而去。

    出了百凡殿,李長壽又嘀咕一句:

    “前輩,我要不要喊上我家掌門?”

    “不用,你來就是,我若是歹人要害你,何必對你說這般多?”

    “前輩勿怪,”李長壽喃喃道,“弟子一時未能反應過來,這就趕去拜見。”

    言罷,他駕云朝山門而去,用玉牌順利出了山門,取道西南,慢悠悠地飛出數百里。

    玄都大法師也并未繼續催促;

    李長壽看了一陣測感石,才落在一片林中,施展土遁,迅速穿梭過兩千里。

    ‘要不要用紙人先試探一番?’

    李長壽左右思量,很快就打消了這個想法。

    這種高手,無論是不是玄都大法師,自己都不能玩虛的……

    用真誠,換機緣。

    用仙識反復搜查,卻查不到半點人影;

    但當李長壽從土中跳出來,駕云趕向‘三千里處’,心有所感,偶然低頭看去,見到了一處河谷中,那位身著玄色道袍的青年道者;

    此人正挽著袖子坐在溪水旁,面前生了一堆火,烤著幾條魚,悠然自得。

    這一瞬,李長壽心底安定了大半,駕云緩緩落了下去,離著十丈遠,深深做了個道揖:

    “度仙門弟子李長壽,拜見前輩!”

    玄都大法師搖頭一嘆,端著烤魚,道了句:

    “我修行也算有些年頭,當真未曾見過你這般啰嗦的小弟子……嗯?”

    玄都大法師像是突然發現了什么,扭頭盯著李長壽看了眼,啞然失笑。

    “掩藏修為之法倒是頗為高明,我此前未細看,也是看走了眼。

    你這修為……

    怎么還只是個年輕弟子,度仙門為為何沒給你一個長老之位?”

    李長壽沉吟幾聲,低頭道:

    “弟子渡劫不過數十載,渡劫時幸得機緣飛升,得了這般修為造化。

    但弟子渡劫前,在門內只是普通弟子,若突然展露這般修為,恐被同門看做異類。

    故,弟子用了這般遮掩之法。

    并非有意隱瞞,也對自家道承絕無半分惡意。”

    玄都緩緩點頭,言道:

    “這些不過是小事,過來坐吧。

    你越是拘禮,我越是不喜,咱們人教本就沒這么多規矩……

    倒是,此時我有些明白,為何老師會讓我來找你談談,飛升者有之,但你這般飛升的,自古也是少見。

    是個人才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抬頭笑了笑,這才仔細打量眼前這位青年道者。

    第一感覺,便是普通;

    仔細體會,卻又覺得眼前這道者,宛若高山大岳,又不給人半分壓迫感,更是完全無法看透半分。

    大法師只是隨意坐在此地,手中端著樹枝,其上還有半生不熟的烤魚,卻仿佛與自然相融,與天地呼應,無半分不和諧之感。

    到此時,李長壽才確定下來,這位確實時人教排第二的大佬。

    玄都大法師!

    “愣著作甚?”

    “第一次見到前輩您這般高手,覺得如做夢一般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緩緩呼了口氣,向前邁出兩步,坐在玄都面前,主動伸手道:“弟子來烤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挺上道。”

    “長者有所求,弟子服其勞,本就是理所應當之事。”

    聽聞這般回答,玄都頓時笑瞇了眼,將木柴遞了過去,隨后又伸了個懶腰。

    玄都像是想到了什么,隨口道:

    “對了,我此前還弄壞過你的姻緣泥人,與你結下了少許緣法。

    上次讓度厄道兄轉交給你的靈丹,可服用了?效果如何?”

    “并未服用,”李長壽笑道,“弟子身體并無異樣,那靈丹想留給走了地仙之道的家師。

    前……大法師,弟子冒昧問一句,濁仙真的只能修行到真仙?”

    “嗯,濁仙本就只是地仙之道,只能修成真仙,”玄都緩緩點頭,“你還是……節哀順變吧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:……

    真·聊天鬼才。

    “說說吧,有什么難事,”玄都大法師看著李長壽,“既然老師讓我下來找你,我自會助你擺脫困境。

    還有,你與龍族又有什么關聯?”

    李長壽嘴角露出些許苦笑,道:“大法師可知南海神教?”

    玄都掐指推算了下,言道:“最近聽說過,天庭都在傳,玉帝小師叔對這個神教大加贊賞,要將這個神教的野神收編為正神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嘆道:“弟子就是南海神教……教主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玄都眼前一亮,“你若是這么說,我可就來精神了!

    你還不夠兩百歲,怎么成了南海神教教主?當年我也讓人暗中搞過神教,沒幾百年就黃……

    咳!

    快說說,這是怎么回事?”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男神大人太難追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〕〔烈火焚身[巴黎圣母〕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我!巨龍領主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陰山密檔〕〔詭秘之主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平平無奇大師兄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私募基金配资是什么意思 广西11选5开奖走势图 江苏七位数今日开奖 理财小知识月入2000元 棒球比分雪缘园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势图 股票涨跌怎么算 北单比分计算器 2019宝塔集团重组消息 基金配资比例 广东26选5 188篮球比分直播直播吧 3d精准杀码 基金配资业务 nba皇冠即时指数 重庆彩幸运农场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