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將神歸來羅天塹〕〔皇天戰尊〕〔神化紀元〕〔三界云天〕〔無敵從淬體開始〕〔桀夫難馴〕〔變身之女俠時代〕〔韓少今天真香了嗎〕〔和親公主〕〔完美隱婚,老公已〕〔景家娘子會做媒〕〔大明星從十八線開〕〔清湛蜜事〕〔都市最強贅婿〕〔羅天塹顧伊人將神〕〔不死帝尊〕〔神醫妙相〕〔重生之微風不及你〕〔我真不想做主角啊〕〔穿書之許愿系統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一百三十一章 你,本來就很俊
    李長壽萬萬沒想到,后世那個風流多情的純陽散人,竟然是在這時就埋下的果……

    這次東木公前來,只是為了來表達對李長壽的謝意。

    兩人在山水靈圖中剛碰面,東木公就是一陣大喘氣:

    “陛下!陛下他、他……

    對我笑了!”

    李長壽稍微提了下心,還以為自己今后的大腿之一,突然出了什么變故。

    而后,東木公就是一陣長吁短嘆,言說自己此前這數萬年是何等的不容易。

    他本就是一跟腳普通的長生仙,在巫妖大戰末期、人族崛起時,為人族出生入死,立下了不小的功勞,得了不少功德,這才被圣人選中,成為了新立天庭的東王公。

    玉帝是道祖跟前的童子,喊幾位圣人為師兄,自身修為從未顯露過。

    他有幾個命,敢跟玉帝爭權?

    這么久了,東木公一直兢兢業業、如履薄冰,就沒睡過一日的安穩覺……

    雖然也不用睡覺。

    前幾日,東木公匆忙與自己相識已久的一位女仙成婚,請玉帝賜下一幅筆墨。

    “玉帝陛下笑的,竟然是那般爽朗,那般通透……”

    東木公長長地呼了口氣,起身對李長壽躬身一禮,言道:“大恩不敢言謝,道友若有驅策,貧道必竭盡全力!”

    李長壽含笑搖頭,又不放心地,詢問了下東木公此前所做之事的細節。

    還好他有此一問……

    聽到東木公言說那句‘我全都要’,李長壽本體差點被黑線所吞噬。

    “道友,過猶不及,專情的名聲同等重要。

    道友你今日與一位仙子成婚,那明日再有姻緣上門,你納還是不納?”

    東木公笑道:“自然是盡數收下,多了才穩嘛。”

    “那玉帝陛下賞賜你的筆墨,豈不是成了一句笑談?”

    李長壽嘆道:“對道友而言,多情好過濫情,專情好過多情……

    道友最怕的就是陛下多想,那你為何又要畫蛇添足,給自己來這一刀?”

    “這、這……”

    東木公起身來回踱步,面露難色,“貧道當時所念,是人多了穩妥。”

    “穩不是這般穩的,”李長壽沉吟兩聲,“道友,此事還可補救。

    但這次,是我最后一次,為道友在此事上出這般主意。

    你我也不宜私下相見,道友可明白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明白,”東木公做了個道揖,李長壽起身還禮。

    當下,李長壽只能簡單替東木公,規劃了下后面的行事。

    ——無非就是樹立起專情的人設,最好再給夫人求一個封號,編造一些浪漫的小故事,在天庭流傳開來。

    原本只對修道和輔佐玉帝陛下上心的東木公,此刻拼命地吸納著李長壽這個軍師的‘知識’;

    漸漸的,東木公就有了一點……開了竅的味道……

    說到后面,李長壽說一,東木公竟然還能反三。

    大概,這就是身為某純陽散仙前世的天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倒是忘記打聽一下,木公此時娶妻為何人。”

    草屋中,李長壽撩起道袍前擺,從蒲團上站了起來,稍微伸了個懶腰;

    隨后便繼續此前行程,朝隔壁師父的草屋而去。

    情之一字,牽扯出多少因果……

    堂堂東木公,天庭的實權大仙,已積攢了不知多少功德,還是圣人指派,如今卻因這個情字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當然,東木公大部分的不安,來源于自身權柄太重。

    自己師父,因為一個情字,沒了成仙之基,如今更是郁郁寡歡,在草屋中閉門不出,意志消沉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師父怎么又……睡過去了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自行解開陣法,清了清嗓子,對著屋內喊道:“師父,弟子有要事想與師父相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齊源很快就拉開了木門,雖然精神飽滿,但表情和目光依然有些消沉。

    “進來吧,有什么要事?”

    “師父可知那三教源流大會?”

    李長壽笑著問了句。

    齊源總算露出了幾分微笑,此前靈娥已報過門內大比的喜訊,兩個徒弟如此爭氣,他做師父的打心底高興。

    自然,齊源也猜到了,小徒弟所謂的連升六級,應該是暴露了修為……

    “這個大會,為師自然知道,莫非是有長老舉薦,讓靈娥也去參加了?”

    “靈娥為何要過去?”

    李長壽解釋道:“師父,那三教源流大會去了毫無好處,來回云路勞頓,一個不小心還容易惹出是非因果,當真不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齊源皺眉道:

    “徒兒你哪里都好,就是這般,總是只看著咱們小瓊峰這巴掌大的地。

    這是去給門內爭光,為度仙門道承添彩!

    能去隨門內高人參加,那是莫大的殊榮,怎么能提什么好處!”

    李長壽:……

    反正,若是有門內長老舉薦靈娥,那自己到時托病,順便讓靈娥留下來照顧就是了。

    其實這大會離著還遠,此時還沒有明確的時間,大概也還要三五十年之后。

    “師父,咱們先不說這個,弟子今日有事相求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眼見師父就要開始念叨,連忙轉移話題,與師父解釋了一番。

    嘀嘀咕咕,如此這般。

    半個時辰后,草屋的門打開,兩道身影邁步而出。

    看左側之人:

    身形普通的修長、面容普通帥氣,長發普通的飄逸,自然就是李長壽本壽。

    右側這人,略矮一些的身形,中年面容,目光略微有些頹然,眉頭也有些化不開的皺痕……

    齊源老道恢復成了中年時的樣貌,換上了一身淺藍色長袍,看起來也有四五分精神。

    李長壽的普通,其實是有五分法訣的偽裝;

    齊源老道的普通,卻是刻在了骨髓之中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做了個道揖,道了句“拜托師父”,齊源老道……

    不,此時已是齊源道長!

    齊源道長勉強一笑,駕云徑直朝著山門而去,去辦徒弟交代給自己的一件小事。

    師父心底,也在回想著剛才李長壽所言……

    ‘師父,此前弟子用您的面容,和酒烏師伯在外除妖,這很可能會埋下一些隱患。

    所以,師父您外出,不能用平日里的真容。

    不如師父您恢復成中年時的模樣,再將這個遮掩師父您氣息的香囊隨身攜帶,如此便可無憂。’

    齊源也沒多想,習慣性地按弟子說的辦,駕云出了山門,朝最近的坊鎮而去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輕笑了聲。

    搞這種事,自然是不能在門內,那容易惹出一些亂子。

    李長壽先傳聲叮囑靈娥一聲,若有外客,讓她應付一下;

    隨后便躲回了丹房地下的密室中,心神分散在三只紙道人身上。

    一只紙道人攜帶紙人兵團,在地下追蹤自己師父。

    師父外出,防衛工作還是要做的。

    一只紙道人盯著萬林筠長老那邊,李長壽總覺得萬林筠長老這次出去,可能要受些波折。

    另一只紙道人,自然就躲在師父衣袖中的香囊內,在那抱著兩顆丹藥,等待著登場時刻。

    師父駕云……

    ‘好慢。’

    三天后,齊源道長慢慢悠悠,落在了臨海鎮的北城門,排隊入城。

    紙道人兵團停留在逆五行大陣之外,此時師父身上還有字紙道人在,紙道人兵團也就做個接應。

    師父剛入城中,李長壽就開始暗中物色,能夠‘鼓勵’到自家師父的人選。

    他并不是想讓師父去招惹新的姻緣,只是單純想讓師父知道……

    很快,李長壽發現,反查丹被觸發,立刻找尋到了那一抹靈霧所在之地。

    ‘怎么是個老道?’

    李長壽搖搖頭,任由那一縷靈霧散掉,借著紙道人,繼續陪師父向前逛。

    丹藥效果也是有限的,不能輕易浪費。

    齊源道長倒是沒多想什么,徑直朝著靈草藥草擺攤的那條街而去。

    師父走了大概三十丈,總算,李長壽發現了第一個用仙識探查自己師父的,看起來二十四五芳華的女元仙。

    ‘就你了,大姐。’

    香囊中,那只紙道人用薄薄的小紙手,打開了靈丹心火燒的禁制。

    齊源道長走了不過十五步……

    “這位道友……可否留步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齊源道長扭頭看去,對喊住自己的女元仙皺了下眉頭,拱手道:“這位道友,不知有何貴干?”

    “你,”女元仙面色羞紅,拿了一只手帕捂著自己的臉蛋,低聲道:“你可否與我找一僻靜之地,有些話想對你言說。”

    齊源明顯怔了下,心底立生警惕,“我與道友沒什么好說的。”

    言罷,他邁步朝著前方快步而去。

    “道友……”

    那女元仙追了兩步,心神一個恍惚,卻是從剛才的情形中掙脫了出來;

    她心底暗道奇怪,又看到心底那些畫面,連忙掩面而走。

    剛才李長壽只是展露了心火燒一瞬,就將這靈丹封禁了起來。

    齊源剛走幾步,又聽見側旁傳來溫柔細語的問候聲:

    “這位道友……”

    齊源扭頭看去,卻見一抱著長劍的英武女煉氣士,正對自己抱拳行禮。

    此人還柔聲道:“可否與我去不遠處茶樓坐坐?”

    “這個,我還有要事在身,家里徒弟重傷需要草藥,抱歉,抱歉。”

    齊源做了個道揖,繼續快步前行,心底卻是泛起了狐疑。

    他這般長相、此時這種頹然而憂郁的氣質……

    這么受歡迎的?

    然而,兩次拒絕女煉氣士邀請,已經引來了不少人關注。

    接下來這短短百丈的街路,一道又一道倩影從側旁、前路、后路而來。

    “道長您從哪里來?要往哪里去?”

    “道友還請等我一等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,為何不敢睜眼看我”

    齊源老道徹底懵了,只能不斷回絕,到后面甚至遮掩起面容,悶頭朝著前方前行。

    這坊鎮是怎么了?

    自己很久沒出來逛過,東勝神洲的風氣,都這么開明了?

    暗中,李長壽寄托心神的那只紙道人,也是累擦了把‘汗’。

    “嘿!道友!”

    忽然聽到一聲粗狂的招呼聲,齊源身前,突然多了一尊鐵塔。

    齊源抬頭看去,眼前竟是一位丈高的‘女子’,似乎是修肉身之人,那胳膊比他腰都粗,此時卻是用銅鈴大的雙目瞪著自己。

    “明人不說暗話,俺稀罕你,跟俺回洞府做道侶吧!”

    齊源眉頭一皺,忙道:“道友您是不是找錯了人?”

    李長壽也是眉頭一皺,他也沒‘燒’這位女道友……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李長壽心神落在香囊中的紙道人身上,嘴角突然抽搐了下,卻見那紙道人手中的靈丹心火燒,此刻竟……

    碎掉了!

    這是什么情況?前一瞬還是完好!

    自己難道是開啟關閉禁制太多次,這丹藥藥性還不穩,直接碎了?

    丹藥碎了有什么后果?

    一般來說,好像是藥性稍微爆發一波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仙識擴散開,瞬間面色大變,傳聲道:

    “師父快走!將香囊快收儲物法寶!”

    齊源老道愣了下,隨即反應過來,連忙將袖中香囊收到儲物法寶中。

    而此時,就聽方圓百丈之內傳來一聲聲嬌滴滴的呼喊聲,數十道身影齊齊看向了齊源。

    “道長……”

    “道友……”

    “道友!”

    街角有個一臉正氣的老道,突然在袖中拿出了一方手帕,“這位道友,你介不介意,你我同修做個道侶,單純修行的那種。”

    齊源雙腿一顫……

    “你們、你們不要過來!”

    轟隆隆——

    地面突然傳來了一陣陣悶聲聲響,就聽有人大喊一聲:

    “各位道友小心!靈獸街的靈獸暴動了!”

    搜狗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重生千年前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末日樂園〕〔黑金繼承人〕〔超次元女子監獄〕〔快穿:反派洗白攻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上证指数涨幅代表什么1990至2018上证走势图2019上证指数分析 山东11选5 365篮球比分网 500比分直播 六合秒秒-立即注册 3d开奖号码结果 黑龙江数字6十1开奖 博旅投资理财平台 3d开奖结果开机号 辽宁35选七今天开奖结果 福彩3d今晚直播开奖 乐山电力股票行情 河北11选5 新疆18选7 安徽25选5 山西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