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農門藥娘:攻略戰〕〔最強贅婿..〕〔戰神歸來秦羽葉紫〕〔逆轉重生1990〕〔穿越之我要當主角〕〔寶貝兒〕〔嫻在路上〕〔限象紀元〕〔親愛的江先生〕〔病嬌反派又騙我寵〕〔環保仙尊〕〔我只想做一個安靜〕〔都市超級醫生〕〔傅醫生你紅線牽錯〕〔第一至尊〕〔重生之游戲大亨〕〔都市無敵戰神〕〔國醫無雙〕〔神級明星系統〕〔殘王霸寵:重生逆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一百二十九章 仙識毒丹:心火燒
    李長壽看著眼前這一大兩小三個女煉氣士……

    酒玖睡眼朦朧,還在那伸著懶腰、打著哈欠,衣服有些凌亂。

    一旁的有琴玄雅則是直視著李長壽,那雙眸子透徹明亮,態度端正、認打認罰。

    靈娥此刻低頭站在床邊,滿臉的生無可戀……

    如果問靈娥這個當事人現在的心情,那肯定是很后悔。

    當初就不該顯擺那一次烤肉的手段,從而讓小師叔和有琴師姐相繼淪陷;

    明明知道師兄出關后肯定要臭罵自己一頓,卻又抱著幾分‘兄不責眾’的心理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閉上雙眼,緩緩呼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長壽師兄!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雙手抱拳,低頭認錯,梳成馬尾的長發輕輕晃動,“玄雅見眾靈獸而欣喜,故慫恿靈娥師妹,尋百般借口,將其化作口腹之好。

    玄雅愿領師兄一切責罰!”

    李長壽微微一笑,溫聲道:“好吃嗎?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嗯,”有琴玄雅那張本該是冰霜美人的臉蛋上,劃過了兩抹紅暈。

    酒玖打了個哈欠,“小長壽,不就吃了你點靈獸嘛,師叔用寶材靈石抵給你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淡然道:“師叔,你的寶材靈石已經化作另一種方式,陪伴在你身邊了。”

    “糟了!差點忘記家底都用光了!”

    酒玖頓時一個激靈,整個人清醒了過來,光著腳丫站在地上,在那一陣沉吟。

    她雖然有時候‘蠻’了些,但身為師叔,還不至于欺負一個小師侄。

    靈娥輕輕嘆了口氣,輕輕咬了下嘴唇,知道自己這個時候必須統一戰線,將小師叔和有琴師姐拉上賊船。

    于是,靈娥低聲道:“師兄,此事全因、因我而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師妹,不要這么緊張嘛,”李長壽笑瞇瞇地說了句,“畢竟本師兄也不是什么魔障,你這么害怕作甚。”

    靈娥嘴角一陣抽搐,下意識后退了半步。

    “放過小靈娥!有什么事沖我來!”

    酒玖果斷將靈娥護在了身后,挺胸抬頭,“大不了欠債體償!師叔我奉陪到底!”

    “師叔你莫說這般話,”李長壽皺眉道,“弟子對你始終還是尊敬的,沒有什么非分之想。”

    “呸!我是說幫你煉丹煉陣基!”

    酒玖輕哼了聲,剛剛也有一瞬臉紅,此刻卻是不能放下身為師叔的‘威嚴’,又嘴硬地加了句:

    “就你還有非分之想?

    那你對靈娥來個本分之想,讓本師叔長長見識呀!”

    李長壽嘴角略微抽搐,卻是輕飄飄地從這個話題上帶開。

    他們度仙門,也是有神獸的說。

    李長壽負手而嘆:“吃都吃了,我還能讓你們吐出來不成?

    但我小瓊峰不能平白遭受這般損失,那些靈獸的價值,我做了詳細的計算。

    現在我給三位另一條補償方式,三位看過來。”

    言說中,他在袖中掏出了兩張羊皮卷軸,緩緩攤開,其上卻是一份復雜的設計圖。

    “若是覺得沒有問題,就在這上面各自摁個手印,立下誓言,擇日開工吧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什么?”

    酒玖最先湊了過來,三人也是略微有些納悶……

    于是,半日之后。

    靈獸圈外圍,挽著袖子、收攏裙擺的三道靚麗的身影,用仙力、法力拖著一堆剛處理好的木材,從遠處緩緩飛來……

    小瓊峰上,很快就回響著一陣嬌滴滴的號子聲。

    丹房之內的李長壽手指微微一動,將小瓊峰周遭的隔絕大陣加固了兩重。

    雖然他沒理虧什么,但若是讓其他弟子偶然見到,那位在外就如冰山一般、當下正炙手可熱的首席大弟子,在他小瓊峰上做木匠活……

    那些對各位對首席弟子抱有一些美好幻想的同門同輩,估計真會產生點心魔魔障。

    暗自搖頭,李長壽繼續開爐煉丹。

    雄心丹備貨充足,多搞幾爐低階靈丹賣出去,買些靈獸幼苗回來才是正理;

    不然靈獸圈空空蕩蕩的,總覺得像是少了點什么,小瓊峰也不太圓滿。

    這次,就買些廉價、口味不錯的吧。

    現如今煉丹要用的靈獸血,最少也要幾千年的年份起步,小瓊峰上可沒這些東西,偶爾還要去丹鼎峰打打秋風。

    煉丹半個月,靈獸圈附近也熱鬧了半個月。

    李長壽并沒有太為難她們三個,畢竟一個是親師妹,一個是關系親近的小師叔,還有一個凡事都太過認真的有毒師妹。

    李長壽只不過,是讓她們在靈獸圈附近,山靈水秀之處,建起一處閣樓,做她們今后玩耍嬉戲之地。

    ——湖邊是自己和師父的休息區,總讓她們過去,也不太妥當。

    總體工程除了這閣樓之外,也就一點點的靈獸圈改造規劃;

    按照她們此時的效率,嘖,估計三十年內肯定能完工,也不影響有琴玄雅去參加三教源流大會。

    一邊做事一邊嬉鬧,半天能蓋好的閣樓硬生生拖成半個月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對此深感無力,并決定,今后跟她們三個保持一定的距離,避免遭這類傳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幾個月后,丹鼎峰上。

    李長壽按慣例,隔一些時間就來探望萬林筠老爺子。

    兩人在丹鼎峰林間漫步,林影婆娑、小徑幽幽,踩在地面輕輕晃動的光斑上,也是別有一番雅致。

    “長壽,近來我偶得靈思,也是受你那測感石啟發,構想出了一種毒丹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李長壽笑道,“長老您來靈思可是了不得之事,這丹毒莫非是對仙識有感?”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‘冷冷’一笑,溫聲道:“不錯,長壽你可知,仙識、靈識為何物?”

    李長壽答曰:

    “弟子在本門經文有見,靈識、仙識,乃元神散出之神思,元神對天地間的感應。

    按《善仙經》所論,元神乃心之俱,靈識、仙識,便是心之識。

    凡人依托目、耳、鼻、舌,凡心蒙昧,不識大道。

    煉氣士以心觀天地,故曰靈識。”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的笑容越發冷硬,目中露出幾分贊賞。

    雖然隨便找其他門內弟子,也能得到相差不多的答案。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道:

    “自上次見過你這測感石之后,我便搜羅古籍,遍覽門內道藏,又與幾位善煉丹的長老一同琢磨過幾次。

    那含色花的花汁,遇靈識、仙識探查就會變色;

    碧秀蘊靈木的樹漿,若遇靈識、仙識探查,便會分做網狀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還有七八種遇靈識、仙識也能有所反應之物。

    我一樣樣的嘗試,最后定下了這丹藥的丹方。”

    言說中,萬林筠長老將一張紙遞給了李長壽,冷笑道:“你看看,怎么樣?”

    李長壽雖然已經習慣萬林筠長老的招牌笑容,但有時也是會被小小的嚇到。

    將丹方接了過來,李長壽仔細看著,心底細細斟酌,時而皺眉、時而面露恍然,最后卻是輕輕頷首。

    李長壽道:“此丹方應當是可行的,無論是藥性、藥理,讓弟子都有茅塞頓開之感。”

    “接下來,就是摸索其分量,”萬林筠長老道,“不日我便去北俱蘆洲,搜尋碧晶刺神蟲,若是能多捉幾只,這丹,三年可成。”

    “長老要親自去北俱蘆洲?”

    “不錯,我讓丹鼎峰上的后輩去各處搜查過了,東勝神洲尋不到碧晶刺神蟲。”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拄著銅拐,目光凝視著濃綠的林木,“仙識之毒,世所罕見,若是能將其煉制出來,那當真是慰心之事。

    長壽,我天仙壽元已然過半,長生之機卻并未顯現,估摸著,是得不了這長生道果了。

    若是能在我有生之年,能多留下幾本毒經,能多做出幾份全新的丹方,那也是不虛此行了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聞言,心底也略微有些感慨,但并未多說什么,只是含笑聽著。

    “對了長壽,你那雄心丹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!”

    李長壽也沒想到,話題竟然轉的如此迅速。

    “長老您要用嗎?

    門內大比后,我煉制了許多,但那些丹藥都被酒烏師伯取走了,我近來剛剛泡制新的情水,若長老您有需要,我煉制好了就給您送過來。”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擺擺手,言道:“我用什么?無此心矣。”

    “當真是嚇弟子一跳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你那雄心丹,似乎是用情蠱化作的情石煉制而成,”萬林筠長老正色道,“我在柳飛仙那里討了一顆,捉摸了下其內的藥理。

    此物并非只是對心態淡薄的男修有效,對女修也是一般。

    你且要囑咐那些拿丹藥之人,莫要去為禍為害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謹記,”李長壽笑道,“長老您僅憑一顆丹藥,就能斷定其中的主味是情石,弟子……當真是佩服的很。

    近來弟子也想改良丹方,在其中加兩味固陽陽氣之藥草。”

    萬林筠笑道:“這般倒也不錯,你知此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想了想,在懷中取出了一只寶囊,言道:“長老您去北俱蘆洲,還請將此物也帶在身上。

    北洲兇險,弟子雖幫不上太多,但這里面也有兩只不懼毒瘴的紙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萬林筠將寶囊接了過來,頗為鄭重地放到了袖口之內。

    這點,倒是純粹關照李長壽的面皮。

    自丹鼎峰回來之后,李長壽就一直在思考萬林筠長老構想的‘仙識之毒’。

    這毒丹煉成之后,就如測感石一般,可戴在身上;

    其作用,是反傷用仙識探查自己之人,但傷害并不算大,頂多會讓對方頭痛頭昏。

    李長壽反倒是覺得,這毒丹其實有些雞肋。

    若是將其中的主藥‘碧晶刺神蟲’換掉,改做其他藥草,達到的效果,那才是殺人越貨……

    咳,那才是‘反偵察’之必備良品!

    “能用什么東西代替?”

    李長壽不自覺陷入了沉思之中,他在這方面的知識儲備,肯定不如萬林筠長老豐富,而且自己也不如萬林筠長老行動方便……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李長壽突然想到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那只被他和酒烏師伯抓回來的狐妖……

    那狐妖的魅術……

    自己現如今就在手邊的情石……

    仙識乃心之識……標記探查者、影響探查者心神……

    “倒是,可以在這方面入手……”

    李長壽沉吟幾聲,已是隨手攝來一卷書簡,坐在丹房前的搖椅上,開始用刻刀寫寫畫畫。

    很快,一種暫名為的仙識毒丹構想,在他刻刀之下緩緩成型。

    投毒的最高境界,就是讓對方主動,且不知不覺就中了招數。

    忙了半日,李長壽也有些頭昏腦漲,仙識掃了眼靈獸圈中的身影……

    那里的三道倩影,忙著劈柴、砍樹、挖土,一個個倒是比之前勤快了許多。

    李長壽看著她們的身影,也略微有些出神,心底暗自一笑。

    ‘果然,勞動者才是最美麗的,后來人誠不欺我。’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庭,月老殿。

    東木公的身影左顧右盼,小心翼翼摸了進去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男神大人太難追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〕〔烈火焚身[巴黎圣母〕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我!巨龍領主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陰山密檔〕〔詭秘之主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平平無奇大師兄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14场足彩即时赔率 广东26选5 河北十一选五 山西十一选五 昆虫派对 36选7 重庆幸运农场十分钟 新浪今天上证指数是多少 五分三d 上证指数走势图 广东快乐10分助手 最新3d开奖结果 棒球比分直播美式足球 牛彩3d图谜字谜汇 河北十一选五 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