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將神歸來羅天塹〕〔皇天戰尊〕〔神化紀元〕〔三界云天〕〔無敵從淬體開始〕〔桀夫難馴〕〔變身之女俠時代〕〔韓少今天真香了嗎〕〔和親公主〕〔完美隱婚,老公已〕〔景家娘子會做媒〕〔大明星從十八線開〕〔清湛蜜事〕〔都市最強贅婿〕〔羅天塹顧伊人將神〕〔不死帝尊〕〔神醫妙相〕〔重生之微風不及你〕〔我真不想做主角啊〕〔穿書之許愿系統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一百二十一章 戰勝恐懼的唯一辦法
    眾多同門的這些目光,似乎都有些發慌……

    不過這也沒什么,只要不是好奇、有探究欲、覺得很刺激,那就不算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李長壽對周遭同輩們的這些反應,倒是早有預料;

    唯一擔心的點就在于,這般小小懲戒對方的方式,會不會被門內長老們所不喜,進而責難怪罪。

    這是李長壽仔細權衡過的。

    對方當時出言相激,已是將小瓊峰歷代前輩都罵了進去。

    若是不做應對,或許會給人留下‘此子心機陰沉’,從而讓人對自己有些提防,影響自己劣質仙苗的形象。

    如此做點應對,施以懲戒,既不傷對方,又有些開玩笑的成分,還能讓人覺得自己有仇當場就報、心機不深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徑直坐回了自己的蒲團,目光掃過各處,眾弟子紛紛扭頭、低頭,不敢對視。

    他看了幾眼一旁笑到岔氣的小師叔,心底贊嘆,便自顧自地閉目養神、‘恢復法力’,暗中施展風語咒,監聽各處。

    很快,李長壽心底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各位有所反應的長老,倒是大半都偏向于自己。

    雖說有雄心丹的人情在,但大家也都是明事理之人,大多覺得那仙霖峰弟子出言不遜在先。

    李長壽已是細致的謀劃好,后面自己登場幾次,正常斗法、不施展土遁,輸贏無論,那就能將自己的形象,帶回到‘正面’且‘普通’……

    下一場弟子對決已經開始;

    也是趕巧了,兩個都因當年李長壽、敖乙切磋之后,鉆研了土遁的弟子遇上,看過李長壽剛才那一場斗法,各自都是信心十足,嘴角露出微微笑意。

    門內執事叮囑一聲點到即止,斗法宣告開始。

    這兩位男弟子各自做了道揖,目光對視、氣機勾連,幾乎同時向后倒飛;

    兩人雙手快速掐弄法訣,動作之相似,像極了是在互相復刻!

    法印同時結成,兩人各自甩出兩件法寶,飛劍、玉如意、飛刀、小葫蘆……

    土遁!

    土遁!

    就蓬、蓬兩聲輕響,這兩道身影落地的瞬間,就如地面出現了一口陷阱,硬生生‘砸’入其中,各自身形消失不見!

    周遭眾弟子到處張望,周遭云中、玉臺上的仙人們,也是定睛凝視。

    那四只法寶懸在半空,原地打轉……

    目標……消失了……

    地下的兩名弟子也有些懵。

    他們從小瓊峰狼牙棒那里得了啟發,用土遁躲藏自身,祭法寶轟擊對手,便可立于不敗之地。

    但……

    土遁如何打土遁?

    不知是哪峰的女弟子噗嗤一聲笑了出來,各處笑聲越來越多。

    玉臺上的度仙門高手略微覺得有一丟丟尷尬,但突聽一陣中氣不足的大笑聲,掌門無憂道人已是在主位上笑出聲來。

    “這期的弟子們有點意思啊……哈哈,咳咳咳!”

    金鰲島、人教道承、不重要的幾家仙門來人,也都含笑看向了下方。

    本來他們以為,這半個月會是挺無趣的半個月,沒成仙的小弟子斗法,自然沒什么好看的。

    只是不曾想,這個度仙門,還真就有點意思。

    過了片刻,兩名斗法的弟子也想出了應對之法,在地下開始互相搜尋,暗中博弈……

    一場地龍斗巖虎的‘大’戰過后,有個弟子失手被趕出了大地,立刻被兩件等待多時的法寶砸成輕傷,痛失好局。

    后面的斗法中,又有一些弟子施展土遁;

    也因此,李長壽的土遁之法,反而憑空多了一些遮掩,讓人覺得沒那么顯眼,仿佛度仙門的特長仙法就是這個……

    只是平均斗法時長,被稍微拉長了些;

    又過了一個時辰,有琴玄雅登場,干脆利落又不失風度地解決了對手,首席大弟子的風頭一時無兩……

    日暮西斜,第一日的斗法落幕,弟子們也都戰過了一輪。

    十二輪初試最耗時間,但越到后面,大比進程越迅速,且斗法也會越精彩。

    半個時辰后,將會有天仙長老為眾弟子講道說法,趁著這半個時辰,眾弟子也稍作總結……

    一直在那打坐的李長壽,突然聽到了側旁傳來的吟誦聲;

    酒玖抱著半壺酒,在那搖頭晃腦:

    “夫,東海之西有一東勝神洲,東勝神洲有一人教道承,曰度仙門。

    度仙門內小瓊峰,有弟子李長壽,而今歸道境,善煉丹、通陣法,有遁術,愛多刺之棒!”

    靈娥在旁笑道:“師叔,別念了,我師兄要生氣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長壽!”

    “嗯?”李長壽睜眼看了過來,含笑拿出了兩瓶糖豆丹,被酒玖順手搶走。

    酒玖滿意的笑了聲,又道:“把你那個法寶拿給我玩玩唄!”

    “只是一桿法器,”李長壽隨手將狼牙棒抽了出來,遞給了師叔,“現在外客較多,師叔你可千萬別去捉弄人。”

    “哼!本師叔是那么沒譜的人嗎?”

    酒玖翻了個白眼,將狼牙棒扛在肩上,略微得意地挺胸抬頭,隨后就駕云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多時,遠處傳來了一聲,不知是誰的慘叫;

    這只斗法利器再回來時,尖刺染著仙血,眾弟子目光觸及,盡皆不敢多看。

    “果然爽快!”

    酒玖將狼牙棒還給李長壽,“下次再借我玩!”

    李長壽嘴角略微抽搐了下,也不敢多問什么,將狼牙棒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第一日開講經文道法的長老,便是副掌門仲羽上人;

    這位老道駕云飛到了空中,說了幾句玄之又玄、可能自己都不明其意的經文,就開始講人教的《教善經》。

    總歸是不可能講《無為經》中的內容。

    這一夜,眾弟子忍著哈欠,聽了一夜的講課。

    玉臺上的那些賓客,卻早已回了度仙殿中,有酒宴招待,坐而論道、笑而閑談,頗為歡樂。

    第二日清晨,眾弟子再次精神抖擻,初試第二輪已然開幕。

    去度仙殿蹭吃蹭玩了半夜的酒玖,也按時出現在了李長壽和靈娥身后。

    酒玖道:

    “小靈娥繼續努力,等會上臺跟昨天一樣,不要怕,打哭他們!

    小長壽……

    萬一遇到女弟子,你可千萬別用昨天那招!”

    “師叔放心,”李長壽笑道,“我自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酒玖師叔的嘴開了光,李長壽今日第一百三十二場登場,迎戰的,還真是個女弟子。

    今天似乎沒了暗箱操作,長老們沒安排‘勢均力敵之戰’;

    這女弟子不過返虛境六階的修為,本身就差了李長壽億點點……

    見到李長壽駕云飛過眾弟子頭頂,與她一同落在場中,這女弟子頓時花容失色。

    李長壽繼續按自己此前的計劃,這一場不會施展土遁,不會用狼牙棒,用符陣逼對方認輸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但讓李長壽沒想到的是……

    兩位門內執事向前檢查兩人手中玉簡,而后退去場邊,一位執事剛抬手示意斗法開始,那女弟子就后退兩步,目光滿是警惕地看向李長壽。

    李長壽努力露出平和的微笑,兩只袖口飛出一些符,依然是七十二之數……

    這熟悉的開場套路……

    “我認輸!”

    李長壽的動作戛然而止;

    那女弟子面露悲憤,咬牙切齒,目中滿是不甘,仿佛遭受了巨大的羞辱。

    三個字說完,這女弟子扭頭飛走,背影是那般決然。

    李長壽:……

    他,做什么了?

    一時間,周遭看向李長壽的目光,大多都是無奈和譴責,還有一丟丟的畏懼,仿佛剛才他真的欺負了那女弟子一般。

    搖搖頭,李長壽駕云飛回自己的位置,略微有些郁悶的盤腿入座。

    今天這一場,還真是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然而,不只是第二日這一場……

    第三日第三輪,李長壽中午出場,對手是一位排名前百的門內優秀弟子,修為也到了返虛境九階。

    此人面對李長壽之前,目光中就有濃濃的忌憚,不斷掐指推算,似乎是想能用自己微薄的推算功力,立刻找出應對土遁外加狼牙棒的策略。

    這次,不等門內執事向前,這名弟子長長的一嘆……

    “這套術法,我解不開。”

    言罷,此人對李長壽做了個道揖,轉身朝著人群飛去。

    “小瓊峰弟子,李長壽勝!”

    李長壽:……

    沒關系,后面還有七場,足夠自己挽回聲名。

    雖然此時再用風語咒時,聽到的都是一些:

    “小瓊峰那個狠人,已經嚇退兩個對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退沒辦法,他的土遁和狼牙棒是無解的……據說那狼牙棒是仙寶,專破護體仙光。”

    “唉,沒想到這次會有這般出其不意的強者,此前咱們都低估了小瓊峰這狠人。”

    “明日若是咱們遇上,該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認輸吧,反正還有這么多場,不可能倒霉地遇上他兩次。”

    于是,第四日……

    昨天熟悉的面容,再次出現在了李長壽面前,只是時間,從中午換成了下午。

    不等門內執事向前,李長壽立刻道:“這位師弟,咱們不如正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,又會是師兄……”

    這人面露無奈,仰頭長嘆,“時也,命也,我終究,還是破解不了你的術法。

    這個世上,總有一些事是做不到的,這是師父告訴我的道理。

    做人,何必如此勉強自己,修道求的就是自在二字。

    師兄……我認輸了。”

    言罷,此人面容灰暗,轉身飛出場地。

    那背影之蕭瑟,仿佛有一縷熟悉的弦樂在奏響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只能嘴角抽搐了幾下,看著自己玉簡上的第四個格子亮了起來,面無表情地飛回自己的座位。

    風語咒聽到的話語聲,清一色地都是在感慨:

    “真狠啊,這位師弟都被逼瘋了快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這師弟倒霉,不過第三次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,莫說這話,說順了就麻煩了!”

    李長壽嘴角微微抽搐,一旁的靈娥有些欲言又止,但很快就被酒玖拉著,叮囑她明日出場對戰的技巧。

    靈娥四戰三勝一負,此前輸給了一名排名七十二位的師姐,自身修為依然沒有完全暴露。

    第五日,李長壽現在所面臨的‘名聲困境’,終于迎來了轉機。

    他要迎戰的,是如今門內排名第六,都林峰的仙苗,劉思哲!

    總算可以‘光明正大’、‘勢均力敵’的一戰!

    李長壽這個,在此前大劫之中的‘度仙門隱藏守護者’,竟也有了一絲絲的激動。

    “劉師弟,”李長壽朗聲道,“今日,你我全力以赴,光明正大一戰,如何?”

    劉思哲擠了個難看的笑容,正色道:“今日定會好好領教李師兄的術法,思哲自不會如他人那般,不戰而退。

    且,思哲也做了些準備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松了口氣,一時間竟也是感慨橫生。

    看看!

    什么是仙苗?

    這才是仙苗!

    自信、從容、又有風度,能夠很好地展現出當代度仙門弟子的精神面貌,給師門長臉!

    身為這種仙苗的同門,李長壽心底也不由有些……小驕傲。

    就見,兩位門內執事例行公事,向前查看兩人手中玉簡時……

    劉思哲拿出了幾樣寶物,身為都林峰仙苗,劉思哲自然缺不了這些。

    尤其是,他還有一件仙寶級別的甲胄,拿出之后,略微猶豫,將甲胄解開,捆在了自己的腰部之下,包裹住了自己的弱點區域。

    想了想,劉思哲似乎還覺得有些不妥,又拿出了一件寶衣,不放心地加固了一番。

    做完這些,劉思哲握住了一把長劍,對李長壽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師兄,請賜教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:……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重生千年前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末日樂園〕〔黑金繼承人〕〔超次元女子監獄〕〔快穿:反派洗白攻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山西快乐十分 3d*开奖结果 中国体育彩票29选7 1992年上证指数 欢乐彩开奖结果 广东十一选五 新西兰4.5彩最新开奖结果 新疆25选7 365即时比分 排列三跨度走势图带连线图 7m.cn足球即时比分网 股票分析师为什么会免费推荐股票 股票指数投资策略课后测试 浙江11选5开奖 山西快乐10分 3d今日试机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