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將神歸來羅天塹〕〔皇天戰尊〕〔神化紀元〕〔三界云天〕〔無敵從淬體開始〕〔桀夫難馴〕〔變身之女俠時代〕〔韓少今天真香了嗎〕〔和親公主〕〔完美隱婚,老公已〕〔景家娘子會做媒〕〔大明星從十八線開〕〔清湛蜜事〕〔都市最強贅婿〕〔羅天塹顧伊人將神〕〔不死帝尊〕〔神醫妙相〕〔重生之微風不及你〕〔我真不想做主角啊〕〔穿書之許愿系統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一百一十一章 煉氣士是不可能逛花樓的
    ‘道友,你傳教傳到了自家教主身上。’

    那一刻,李長壽雖然很想這么回一句,但也只是微微一笑,道:“我尊崇道德人教。”

    言罷拱拱手,端著拂塵朝街內而去。

    那傳教之老道并未多糾纏,只是做了個道揖,說了句打擾,又回到了在街頭角落的座椅上。

    這事,李長壽自然知曉前因;

    此前敖乙通過神像,跟自己商量過,他也同意了。

    敖乙背后的東海龍宮,眼見海神教功德如此旺盛,發展勢頭迅猛,就想在南贍部洲的東海海濱也做點推廣。

    李長壽答應了此事,還是重申了老規矩,就是海神教不可離開大海邊緣。

    心底感應了一下,發現龍宮的動作當真迅速,東海這邊已經建起了一百余座神像。

    讓李長壽稍微安心的是,此時無論是新建的神像,又或是此前的神像,自己的面容都十分模糊,只能勉強看出面部的五官輪廓,也沒了那般‘神髓’。

    然而,在他神像旁邊立著的,那小了一號的青龍大護法神像,就明顯不同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東海這邊,剛開始在那些村寨中立起的雙神像——

    李長壽的神像,都是用上等的石材,由東海龍宮的匠工精心雕刻而成,除卻面容之外,各處細節十分考究。

    側旁敖乙的神像,則是用上等的玉石,由上百位匠工嘔心瀝血細細打磨而成,面容清晰、五官周正,犄角的細節都是無比細膩,玉像外面還套了寶衣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當真是想在這事上勸他們一句:

    你們……真不怕被偷了嗎?

    不過考慮到龍族久旱逢甘霖的心情,以及洪荒龍大戶的底蘊,李長壽也就沒多嘴。

    反正自己的七成香火功德拿的安穩,敖乙的兩成功德也不會因此就增長。

    剩下的一成,是分給各位護法、神使,少許被李長壽賞賜那些行善積德的教眾。

    東海這邊一百多座,再配合上南海海濱,那……嗯?感應推算怎么還有延遲了……

    再配合上,那三千六百九十二座已建成的神像,以及四百六十三座在建的……

    咳!

    正在草屋修行的李長壽本體,與此地這只紙道人,差點異地同聲大罵。

    這怎么就突然這么多了?!

    三個半月前他查看時,也才勉強兩千之數!現在怎么就翻倍了!

    他缺這點香火功德?

    缺,這個東西倒是不嫌多的,早一日能凝出功德金身也是好事。

    但這么發展下去,四海龍宮頂不頂得住各方壓力?

    就這個勢頭發展下去……

    莫不成,再過一兩萬年,海神教完成了大海包圍陸地的路線,封神大劫因此提前,道門三教的教主老爺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,通天教主提著誅仙陣圖、元始天尊拿著盤古幡,自家人教教主老子冷冷的道一句:

    ‘道友,商量商量封神榜的事吧?’

    李長壽整個人頓時被陰影吞噬。

    此前剛覺得暫時解決了南海之濱的隱患,沒想到又出現了新的隱患。

    ——發展實在太快了些!

    果然,因果這個東西,牽扯上就很難斬斷。

    但李長壽很快就振作了起來。

    現在的海神教,算是他半主動去謀劃的香火功德;

    后續海神教的出路,李長壽在動手忽悠龍的時候,其實已經想好了。

    現在海神教只要能穩住,小龍龍們別腦門一熱,讓西海龍宮去抄西方教的后路,那就不會有太大問題。

    應該,不會去抄吧……

    龍族不應該這么短視。

    海神教的出路為何?

    很簡單,歸順天庭、歸于人教、轉去三千世界。

    只要龍族現在幫自己背穩這口鍋,那李長壽今后,也會再送他們一場機緣。

    李長壽最近,其實也想出了脫身之法——通過本教改名,李長壽自身脫離,讓龍族立下護衛人族的宏愿,入主海神教。

    這辦法的靈感,李長壽得自于‘老子化胡為佛’這一今后的事件。

    但,百族競天為繁衍;

    洪荒之中,人族與龍族也是競爭關系,自己將南海神教送給龍族,就相當于變相的給人族施加了壓力。

    所以,只要南海神教一直平穩,不給他惹麻煩,李長壽能不這么干,絕對不干。

    如今龍族的那份香火功德,匯聚在敖乙身上,頂天就是培養個龍族高手出來……

    唉……

    正式成為一教之主的第二百零四天……

    思考,焦慮,且穩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離開山門半個多月,小瓊峰這邊,酒玖已經過來玩第二次;

    此時酒玖已喝醉了,霸占了靈娥的床榻,繼續上演自己的酒后絕技。

    而南洲東海之濱的臨東城這邊,李長壽心神寄托在紙道人身上,在城內找了一家能住宿的‘酒樓’,在此地住了下來。

    ——洪荒的南洲俗世已繁華少說數萬年,酒樓樂坊早已出現。

    且因南贍部洲太過巨大,凡人腳力有限,各地的風俗風貌也是全然不同。

    仙識小心翼翼地在城中擴散開來,李長壽很快就發現了有些鬼鬼祟祟的酒烏師伯。

    此時酒烏正全力隱藏氣息,而且隱藏的也確實不錯。

    但酒烏師伯明顯忘記了,這里是紅塵俗世,像他這般……其實,也算是奇人異士。

    尤其酒烏師伯穿著考究的道袍,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威嚴,更是讓不少凡人忍不住圍觀,并暗中指指點點。

    還好,洪荒人族不識大官人和小娘子的典故,不然看到酒烏師伯,說不定會主動給些炊餅包子之類的慰問品。

    酒烏師伯也發現自己有些招眼;

    他學著齊源,隨便找了家酒樓,扔了兩塊玉石出去,要了一個套間,時刻用仙識關注著這位交集不深的師弟。

    見此狀,李長壽略作思索,嘴邊露出了一縷笑意。

    他在房中呆了三日兩夜,一直到夜色再次降臨,那些擔心他會不會餓死的掌柜、伙計,忍不住想破門而入,李長壽總算決定外出活動。

    李長壽擔心酒烏師伯擾亂自己的誘敵計劃,想主動跟酒烏聯絡,但又要占據主動……

    于是……

    他頂著自家師父的容貌,脫下道袍,換上錦衣,著重打扮了一番。

    李長壽先在城中溜達了半圈,趁著夜色依稀,到了城中夜間,最為繁華的一條街。

    這里燈火通明,各處都是鶯鶯燕燕,‘大爺’之聲接連不斷,有富麗堂皇的木樓,也有小院幽居之所在。

    走十步,便可聽聞樂聲交錯;

    行千丈,卻依然看不到這條街巷的盡頭。

    這種地方的繁華,也側面表明了,臨東城的凡人們衣食無憂、物產富饒,畢竟只有豐富的物質支撐,才能去追求這種……精神生活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偽裝成的‘齊源’,此刻就進了這條街,找了家還算雅致的花樓,漫步入內,似乎熟門熟路。

    想抓酒烏師伯的把柄,自然要從酒施師伯身上下手;

    半瓶超品軟仙散,一只留影球,這事自然就搞定了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,暗中跟了一路的酒烏,此時得見‘齊源’進了一處小花樓,眼都有些直了!

    “齊源師弟此前路上一臉急色,就是急這事?!

    這如何使得,紅塵俗世本就濁氣混雜,此地更是烏煙瘴氣,這若是與凡人中的煙花柳巷女子有了肌膚之親,他那點清氣必被污濁……

    這莫非是,修成濁仙,所以自暴自棄了?”

    酒烏躲在街角,摸著下巴一陣糾結,他是有婦之夫,自己是不能入此地的。

    但……

    酒烏仙識掃一眼,此地毫無陣法阻礙,也是各處不堪入目。

    “這般動作倒也新奇,貧道都沒……

    呸!貧道在瞎說什么!”

    酒烏搖搖頭,當下就要扭頭離開,但心神一動,又喃喃自語:“不能看齊源師弟步入歧途,我且去嚇他一嚇,那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當下,酒烏邁步向前,快步走向‘齊源’剛才的場子。

    這不過數百丈的距離,對酒烏來說,當真有些尷尬……

    就聽一旁有招攬客人的姑娘道一句:

    “喲,這是誰家的俊俏小少爺,怎的穿成這樣,跟你家大人出來玩的嗎?”

    酒烏抬頭瞪了那姑娘一眼;

    后者頓時面色發白,臉上的胭脂水粉撲撲的亂掉,呼吸都有些不暢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酒烏一掃衣袖,繼續向前,很快就到了目的地。

    這矮道人冷著臉,站在花樓前也不打算進去,立刻就要故意放出氣勢……

    就聽一縷傳聲入耳:

    “酒烏師兄,稍安勿躁。”

    酒烏一愣,隨后便訕笑了一聲。

    ‘貧道的藏身之法當真粗糙,竟被齊源師弟這般容易就發現了。’

    李長壽模仿著自己師父的嗓音,繼續對酒烏傳聲繼續入耳:

    “師兄莫要動聲色,還請師兄仔細感知西南方向,九百丈之外,那座花樓……

    那里有幾股不同尋常的妖氣。”

    酒烏依言探查了過去,隨后便是眉角一挑。

    當下,酒烏邁步入了這座閣樓,隨手扔給此地凡人一塊劣質寶材——金餅,就遵照‘齊源’所說,進了二樓一處雅間。

    剛入門,酒烏就眼珠四瞄,小心翼翼地探查各處,最后又盯著窗邊站著的‘齊源’。

    當下,李長壽繼續傳聲,念了度仙門的三十六條主門規。

    酒烏這才當下少許警惕,嘆了口氣,背著手走了進來,隨手施展了一層仙力結界,低聲道:

    “師弟,你來這種地方作甚?

    跑了這么遠,怕不是特意為了除妖吧!”

    ‘齊源’苦笑道:“此事還請師兄容我稍后稟告,我的確不是為了做什么沆瀣勾當,此地雖然,也確實是剛剛發現了異常。”

    “行,按你們小瓊峰的規矩,先發個誓。”

    酒烏下巴抬了抬,李長壽禁不住嘴角抽搐了幾下,抬手立下了一道誓言,言說自己此時此刻,當真沒有算計酒烏。

    用的自然是‘我齊源’的名義。

    暗中,李長壽將留影球、超品軟仙散都收了起來……

    之前想抓一下酒烏師伯的把柄,用留影球記錄一些奇妙的畫面;

    但偶然發現不遠處花樓中的妖氣,且細查之下,李長壽發現這妖氣有些不對勁。

    妖氣之下,竟有功德;

    污穢之中,藏了清氣。

    李長壽的第一反應,就是此地藏有功德靈寶。

    兩相權衡,李長壽直接用師父的名義,請酒烏一同入內商議,稍后準備再暗中給酒烏師伯一些提示。

    自己跟酒烏師伯在此地,聯手得件寶物,那也是不錯的……

    等‘齊源’立下了誓言,兩人總算在窗邊入座,一同看向妖氣之所在。

    剛好,那幾股妖氣所在的花樓,正有少許鬧劇——

    幾個身形消瘦的‘伙計’,將一名衣著普通的青年男人推了出來。

    緊跟著,在那花燈遍布、燈火透亮之地,一道曼妙的身影輕搖蓮步,緩緩走出。

    此女衣著清涼、婀娜多姿,手中端著一桿碧玉細煙桿,紅唇間輕輕吐出一縷香霧,左額有一只彩色蝴蝶狀的印記,面容也是頗為妖嬈。

    她走前兩步,站在那青年面前,緩緩開口:

    “夏公子,你知男人最悲哀的事,是什么?

    余生很長你很短,入了花樓無錢財。

    怎么,想白嫖嗎?

    我這里可不是開的善堂。”

    言罷,這女子哼了聲,端著煙桿抿了一口,目光掃過側旁幾人,似乎還有一眼,就是看向了李長壽和酒烏之所在。

    但她卻是毫無反應,似乎無視了李長壽和酒烏。

    待她轉身入了花樓之中,原本那幾個過路之人,也是忍不住跟了進去。

    雅間中,李長壽和酒烏對視一眼。

    李長壽假扮的齊源端起面前茶杯,輕輕抿了口,低聲道:“師兄,如何?”

    酒烏師伯沉吟一聲,回道:“她說的……倒也是有些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咳,說正事,齊源師弟,咱們聯手除了此地妖,護一地清明,豈不美哉?”

    搜狗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重生千年前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末日樂園〕〔黑金繼承人〕〔超次元女子監獄〕〔快穿:反派洗白攻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7m篮球比分比分直播 现在能做基金配资业务的银行 北京11选5 排列5开奖结果今天 棒球比分雪缘网mlb 快乐双彩开奖 上证指数分析周期为4月 之书Oz 体彩排三南方网走势图 a股指数 上证指数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实验报告 2001年上证指数 淑女派对 吉林乐透麻将游戏大厅手机版 云南11选5 家彩网3d试机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