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霍庭深溫情〕〔傾城時光共相依溫〕〔豪門契約:總裁,〕〔你的愛如星光〕〔快穿攻略男神指南〕〔我在偏執澤少身邊〕〔六零嬌妻有空間〕〔重生成霸總的小嬌〕〔一起捉妖吧〕〔我家大佬是神獸〕〔距離你心尖的暖漾〕〔我是東北出馬仙〕〔忘川花未央〕〔逆天狂妃:邪帝,〕〔公主嫁到之莫少太〕〔直播快穿之打臉成〕〔穿書后大佬把我當〕〔次元法典〕〔黑化王爺的心尖寵〕〔五零之穿成極品他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九十六章 《嚇蚊》
    在李長壽看來……

    這個被血蚊控制的天仙境老道,在一般意義上,確實已經足夠穩重。

    當看到下方五人,在明面實力只有兩名真仙的情況下,這老道還是先讓鵬妖探路……

    等他們五人和鵬妖同時被迷倒,這老道竟然遠遠地祭起法寶,試探性地補刀,不惜將同伙的鵬妖一同滅殺……

    可惜,這老道始終還是沒有穩住。

    如果這個天仙境老道一直在空中,不給李長壽偷襲的機會;

    那李長壽很可能被迫無奈,顯出本體,快些將此人滅殺。

    可此人……

    稍微被勾搭了一下,就從空中下來了,還不知‘逢林莫入’的道理,徑直向前追殺……

    百里之穩,毀于一急;

    千里之穩,失于不細;

    這個天仙境的血蚊傀儡,就是又急又不細。

    林中,施展木遁藏在樹干中的那三只紙道人靜待已久,準備著隨時暴起發難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心神飛速運轉,近距離控制四只紙道人,一逃、三伏。

    臨近埋伏圈,這個天仙老道似乎嗅到了危險,目中流露著少許遲疑……

    而前方,正在林間貼地飛馳的神字壹號紙道人,張口噴出一口鮮血,渾身氣息更為凌亂,似乎已經無法支撐。

    這天仙老道果斷追了上來,橫空就沖到了埋伏圈邊緣!

    李長壽卻是不慌不忙,決定穩一手,靜待最佳時機……

    且,時機不只可以等來,也能去主動創造。

    比起被動,李長壽更喜歡主動。

    神字壹號紙道人向前疾飛數十丈,豁然轉身,面露絕然之色,端著拂塵沖向這天仙老道,一副要拼命的架勢。

    天仙老道嘴角擠出少許冷笑,頭頂避毒寶珠光芒閃耀;

    他祭出寶印,舉起手中靈寶長劍,劈出一道數十丈長的鋒銳劍芒!

    而李長壽為了速戰速決,已經決定小虧一波,跟這天仙老道‘一換一’。

    ——用一直神字紙道人,去換一條天仙的性命,相比用毒,確實是虧了。

    神字壹號身形橫挪,勉強躲開劍光,卻對橫空而來的寶印不管不顧;

    眼見寶印即將砸中此敵,這名天仙老道嘴角露出少許冷笑,身周憑空出現了一片碧綠的波痕……

    埋伏!

    這天仙老道心神微微一驚,卻已無法做出任何應對,被一片碧波卷住身形!

    這老道的元神被大陣束縛,仙軀完全無法動彈。

    機不可失!

    微型陣基靈力本就不多!

    相隔百丈,又有兩只法器陣盤被送出樹干,其上吸附的微型陣基立刻飛散,瞬息之間,已布成陣勢!

    三陣重疊,但互相并未干擾!

    這種短時間內只能用一次,且每用一次、就需要細致調整上百次的小型殺陣,被李長壽直接祭出了兩只……

    只見林中寒光閃爍。

    數不清的刀芒激射,盡數斬在那老道身上!

    又有一灘漆黑的淤泥,詭異地出現在老道腳下,老道頭頂的綠色寶珠寶光大作!

    這天仙老道麻木的面容露出幾分惶急,渾身仙力勉強涌出,想憑此抵御周遭攻勢……

    但,僅是第一道殺陣,已讓老道重傷。

    老道的仙力屏障與身上的仙寶法衣,支撐不足一個呼吸,就被亂斬的寒芒扯碎。

    一時間,血光亂濺;

    寒光爆發后,老道渾身上下滿是傷痕,氣息奄奄,已然重傷……

    突然間,一抹晦澀的道韻,自這老道眉心涌出,迅速朝著他渾身擴散!

    老道的那雙眼眸,頓時變得陰冷且狠毒。

    李長壽立刻捕捉到了這個細節,心底也是一驚。

    蚊道人?!

    八成是了。

    不過,這般情況,此前也并非沒有考慮到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絲毫不亂,繼續按步驟走,三只紙道人直接從樹干中鉆出,趁著困陣尚能維持,迅速撲向已經重傷的天仙老道。

    哪怕你是大羅金仙;

    就算你是洪荒狠人;

    此時此地,如果只有一縷神念,只要殺了這老道,你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。

    這一瞬,地下深處。

    正昏睡藍靈娥,發上的朱釵輕輕閃爍寶光,其內仿佛有什么東西要直接沖出來……

    這朱釵,是李長壽兩個月前,親手煉制的簡單法寶,送給靈娥后便很得靈娥喜歡,靈娥睡覺都不愿取下。

    林中,三陣重疊之處,那天仙老道身上的道韻越發明顯,渾身涌出一絲絲散發著強悍威壓的血光!

    但……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只染血的手掌從側旁襲來,掌心的血色咒紋光芒大作,直接掠過了老道頭頂,拍在了那只避毒寶珠上!

    避毒寶珠被砸飛了出去!

    失去這寶珠庇護,下方的黑水立刻發威,轉瞬融了老道的雙足和小腿……

    此時遠在西牛賀州,正在床榻上側躺的文凈道人,眉頭輕輕一皺。

    正如李長壽所預料,她此時離著太遠,只是降下一縷神念……

    但就是如此,她竟……

    敗了?

    不等文凈道人收回神念;

    那三道面容、身形各異的身影,已沖到這老道身周,呈品字站位。

    他們動作整齊劃一,右手并起劍指抵在左手腕處,左掌前推!

    在三只手掌的掌心,都有一枚如同火焰一般的咒紋,這三枚咒紋被同時點燃。

    三昧真炎,火力全開,這老道身形立刻被火焰吞沒,本已重傷的天仙境老道,瞬間被燒的不成人形!

    李長壽突然心中一動。

    天仙老道正面,那形貌是個中年道者的紙道人開口,冷然道:

    “哼!

    管你是何方妖魔,今日都要被本座誅除!”

    言罷,三只紙道人渾身仙力盡皆化作三昧真炎,對著老道瘋狂輸送;

    因為蚊道人神念降臨,李長壽省卻了一切步驟,三昧真炎硬生生將這天仙境老道的元神燒融、仙軀化灰,將其中那一縷血氣瞬間蒸干。

    總算,那股讓李長壽膽顫心驚的道韻,漸漸消失不見……

    黑暗中,李長壽呼了口氣,卻是不敢大意,立刻做后續的揚灰超度之事。

    剛才他說的這句話,并非隨意說說。

    ‘管你是何方妖魔’,是在暗示蚊道人,我不知你跟腳;

    又故意說‘本座’二字,就是故布迷障。

    李長壽也不知道,自己這句話有沒有效果,但自己說了,總比什么都不做要強。

    看著林間飄飛的少許灰燼,李長壽一時間也有些無奈。

    這事……

    自己剛渡劫這才多少年?

    竟然就跟洪荒兇獸蚊道人,通過傀儡和紙人,間接打了個照面。

    洪荒果然比自己想的還要兇險……

    地底深處,那只碧玉簪子也輕輕晃了下,在靈娥烏發中,插的更穩固了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敗了……

    她竟然敗了?!

    本女王大人的神念親自降臨,什么都沒能做,就直接被燒成灰了?!

    本座?會是誰?

    西牛賀州,靈山附近某處洞府。

    床榻上側躺的文凈道人突然睜開雙眼,面色有些煩躁,抬手擺了擺。

    “滾!”

    一旁跪著的兩名侍女氣都不敢喘,連忙起身,低頭退走。

    文凈道人紗裙滑動,立刻盤坐了起來,心底泛起了層層波瀾……

    此人是誰?

    片刻前,她還在欣賞度仙門的這場千仙亂戰。

    當文凈道人發現自己召集的傀儡,已經十分乏力,自然有些不滿。

    原本應該是穩穩壓制度仙門的傀儡,莫名其妙就要被反滅;

    甚至,這場算計下來,只能給度仙門造成了一些死傷,都無法動搖他們的根本……

    她雖有些不滿,卻也并未在意。

    總歸就是場沒費什么功夫的小算計。

    正面戰場快敗了,文凈道人也就沒了繼續看下去的念頭;

    她心中一動,想看看自己派去殺度仙門弟子的天仙,此時是否已經殺光了那些弟子。

    所以,文凈道人就把心神挪去了老道處;

    她的視線剛過去,就看到這天仙老道被困陣困住、被殺陣轟擊……

    豈是一個慘字了得!

    自己這次找的傀儡,怎么都這么不中用!

    一氣之下,文凈道人才決定控制老道,親自動手。

    結果,她還沒來得及發威,剛入駐這只傀儡的心神,就被那三個‘真仙境’的道人,直接燒成了灰燼……

    不對,那似乎不是真正的生靈,莫非是某種神通造化?

    那背后之人,說不得也是個高人!

    文凈道人眼前,不自覺開始浮現出那只火焰紋路。

    這是神念帶回來的畫面,一時間也摁壓不下去。

    這人到底是誰?

    ‘莫非是與本女王一般,是借傀儡在謀劃人教?’

    文凈道人心底冷哼了聲,強行將那些畫面抹掉,嘴角又露出少許迷人的微笑。

    這個度仙門,倒是越來越有意思了……

    “咦?就是你?”

    忽然間,文凈道人眉頭一皺,她心底竟然有個男人的嗓音,詭異的響起。

    就聽這人說了句:

    “竟然有人遮蔽了你的天機?怪不得,算了半路也算不出你是誰。”

    誰?!

    誰在說話!

    文凈道人身軀一顫,雙手立刻掐不動寶印,渾身上下血光涌動,將那嗓音直接掐滅。

    但她來不及推算發生了何事,眼前又有些恍惚,一股玄妙至極的道韻在她身周環繞;

    這一瞬,文凈道人突然感知到了,自己已經漫長歲月沒有出現的情緒……

    怕。

    那種來自于元神深處,最純粹的懼怕!

    恍恍惚惚,文凈道人仿佛看到了一片迷霧,但與此同時,一道水簾出現在了她身前,將她身形遮擋了起來。

    她知這是大道異象顯化,這水簾,就是為她遮蔽天機的圣人之術。

    而這迷霧……

    文凈道人竟完全看不透。

    水簾之外,迷霧之中,有道被水簾扭曲的輪廓,正漫步而來。

    文凈道人隱隱得見,這人抬著左掌,掌心似乎有兩道淡淡的黑白氣息,這兩團氣息互相追逐,無盡無止,蘊含了玄妙至理。

    “嘖。”

    文凈道人又聽到了那個嗓音,對方一直帶著少許笑意。

    “借了老師太極圖的少許威能,竟然還算不出你是誰,看來你應是圣人門下。”

    隔著水簾,這道人的身形不斷扭曲、晃動,但文凈道人心底卻是一片涼意。

    她此時竟被某種道韻鎖定,完全掙不脫這般幻境。

    就聽,這人溫聲說道:

    “貧道玄都,太清道德天尊教下大弟子。

    道友平白無故要害我人教道承,用心險惡,手段卑劣,但這次看在你背后這位圣人老爺的面皮上,貧道暫且不動你。

    若你日后再來犯我人教,哪怕只是這家不起眼的度仙門……

    你背后的那位師叔,不一定護得住你。”

    言罷,水簾外的人影輕笑了聲,與周遭迷霧一同緩緩消散。

    文凈道人眼前一晃,瞬間看到了自己洞府內的情形。

    她低頭看著自己雙手,感受著自己的大道;

    它們,都在止不住的亂顫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度仙門西北方向,萬里之外。

    正站在云上閉目凝神的玄都,緩緩睜開雙眼。

    “大師兄,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他身旁的老道連忙問詢。

    <br /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重生千年前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末日樂園〕〔黑金繼承人〕〔超次元女子監獄〕〔快穿:反派洗白攻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2011热门股票推荐 3d试机号开奖号走 花花公子 吉林十一选五前三直 幸运排列3新出的 分析股票涨跌 宁夏11选5 云南十一选五 e球彩 十一选五上海走势图 安全靠谱的理财大平台 今晚6十1开奖直 快乐双彩 北京十一选五遗漏 正规理财排行榜前十名 安徽十一选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