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陳歌蘇沐涵〕〔娛樂圈最強替補〕〔一代女仙〕〔萌寶1v1:爹地你出〕〔閃婚獨寵:陸少嬌〕〔都市之萬世丹尊〕〔貓系男友太難伺候〕〔娘娘她擅攻心〕〔相思劫了又劫〕〔福運小嬌娘〕〔超奧特傳記〕〔錦繡農門〕〔抱定大佬不放松〕〔這個女配有毒〕〔第一繼承人〕〔紫眸逆天:廢柴大〕〔藥植空間有點田〕〔書穿成傅總裁家惡〕〔寵妻100式:女人,〕〔超級小農夫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九十四章 《求穩》
    嘀嘀咕咕,窸窸窣窣。

    ‘李長壽’和靈娥站在有琴玄雅面前,靈娥與有琴玄雅不斷小聲說著什么,李長壽卻只是輕輕點頭、搖頭。

    實際上,是‘李長壽’在暗中傳聲,并將一只瓷瓶,不著痕跡地遞給了有琴玄雅……

    “長壽師兄為何不站出來做這些?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用傳聲之法回道:“我知師兄你不愿被俗名所累,但本該是師兄的聲名,就該給師兄才對。”

    ‘李長壽’笑了笑,又傳聲道:“有琴師妹,若你能見我之所見,聞我所聞,自不會有這般一問了。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明顯一怔;

    她注視著李長壽,又對面前這位笑容總是很溫和的同門師兄,輕輕頷首。

    她似乎,明白了點什么。

    雖然李長壽也不明白,她到底明白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但她應該,是明白了點什么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覺得,自己漸漸掌握了,應對這位有琴師妹的一些小技巧。

    周遭也有不少弟子看到了這一幕,但并不知他們三人在嘀咕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位同門是誰?”

    “藍靈娥師妹的師兄,此前不是與金鰲島煉氣士、那個龍宮太子比斗過一場嗎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狼牙棒!

    我怎得都給忘了,這般記性當真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傳聲道:“有琴師妹,事不宜遲,對方說不定馬上就尋到此處。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很快輕輕點頭,背著大劍駕云飛到半空,看著下方亂亂糟糟的人群。

    有琴玄雅喊道:“各位,時間緊迫,且聽我一言!

    我有一法可退強敵。

    來襲之敵有鵬妖代步,又是尋地脈襲來,逃離此地已是不可能之事!”

    下方眾弟子只是仰頭注視;

    還好,有琴玄雅腳下踩著一朵別人絕對看不透的白云……

    她拿出一只瓷瓶,喊道:

    “各位請看,此物乃萬林筠長老賜下,可滅殺天仙的絕世毒丹!

    稍后我將與幾位師兄師姐一同出手,用這般毒丹布置陣法,用此物看能否重創此敵!

    各位還請退回地穴,在地脈附近等候。

    各位長老,也請聽玄雅一言!

    若幾位師兄師姐與玄雅無法得手,那時還需各位長老以命相搏,護持眾弟子!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的這番話,抑揚頓挫、慷慨激昂,算是真情流露。

    若非李長壽已經安排好了接下來的作戰計劃;

    且剛才山門的大戰中,來襲的那名天仙境老道的實力,已經被李長壽摸清,此刻他有九成九的把握能滅掉來犯之敵;

    李長壽自己,都差點被有琴玄雅的話語所打動……

    順道一提,最后那零點一成的失手概率,按慣例給無法抹除的——

    天道隨機性抽風。

    必須時刻給天道老爺足夠的尊重!

    幾位長老頓時站了出來,想代替有琴玄雅用這毒丹。

    田長老道:“玄雅,天仙非同小可……”

    “長老!”有琴玄雅目中宛若有星光綻放,定聲道,“請信我!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“玄雅,我與田長老留下,你也在此地助陣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另一名真仙境外務長老也道:“那我們兩個護衛弟子,再在地穴之中布另一處陣法,用作第二段埋伏。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略作思索,又聽聞李長壽傳聲,立刻答應了下來。

    長老們招呼幾聲,剛從地下飛出來的眾弟子,又立刻朝著山谷深處的地穴飛去……

    今日,他們這些未成仙弟子,當真有些狼狽。

    一旁角落中,靈娥小聲嘀咕道:“這也行?”

    ‘李長壽’負手而立,傳聲道:“有些人,有些事,是不能用常理理解的。”

    靈娥頓時若有所思狀,抬頭看了眼自己師兄,低聲道:

    “那師兄呢?”

    “嚴肅些,接下來還有各種麻煩事要處理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傳聲道了句,朝著側旁后退半步,避開地穴方向的視線。

    “靈娥,你稍后務必跟在我身旁,不要亂走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靈娥纖手前伸,小心拉住了李長壽的長袍后擺;雖是在險境,可她臉蛋上,也不由露出微微的紅暈。

    李長壽淡定地傳聲:“約法三章。”

    “哼,”靈娥朝著側旁挪了半步,背著手站在那,一副跟師兄不是很熟的模樣。

    這種時刻,也沒人多關注她這般容貌俏麗、但修為不足的女弟子了。

    有不少弟子到有琴玄雅面前,連說自己想一同留下御敵;

    但有琴玄雅想著李長壽此前的叮囑,不斷拒絕,最后只是以‘小瓊峰弟子擅土遁’為由,將李長壽和靈娥留了下來。

    不多時,幾位長老合力,在地穴入口迅速布置了遮掩陣法。

    同時也阻隔了地**部對外面的探查……

    那強敵說不得什么時候便到此地,此時應當是沿著地脈找尋,耽誤了少許時間。

    ‘又或是,對方有其他的算計?這個倒是不得不防。’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不斷思量,看了眼靈娥,繼續暗中指點有琴玄雅。

    既然選擇了讓有琴師妹做一次工具人,那就將她的作用發揮到最大……

    稍后,再花些心思,確保她不暴露這些就是了。

    兩位真仙境外務長老,帶著他們三名弟子,直接飛出山谷,在山谷側旁比較顯眼的緩坡上,故意流露出自身氣息。

    這是為了吸引強敵注意……

    這時,有位長老扭頭看了眼李長壽和靈娥,本想出聲讓他們小心些,但話到嘴邊,也只能輕聲一嘆:

    “你們兩個擅土遁,若事情不對,當以自保為上!”

    李長壽和靈娥對視一眼,低頭稱是。

    很快,兩座困陣和防護陣,在山坡上,像模像樣地立了起來;

    兩位真仙境長老也拿過那毒丹,小心翼翼的探查了下。

    這確實是萬林筠長老煉制的丹藥,他們兩人探查這毒丹時,也是一陣靈覺跳動,知道這是了不得之物。

    這其實就是迷藥——。

    于是,兩位長老目光也少了些許擔憂和決然,有了幾分希望……

    趁著他們在布置,李長壽帶著靈娥躲藏在一顆大石后,心神側重在山門中的激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壯漢紙道人第二次現身,效果并不理想;

    這些血蚊傀儡此時已經反應了過來,并未立刻派人追趕,而是不顧一切瘋狂進攻破天峰。

    畢竟此前的那批‘道友們’無聲無息,被滅在了一處峰頭上;

    此中蹊蹺,用腳指頭想都有問題。

    也就大多數度仙門眾仙會覺得,這壯漢如此狼狽的回來,必然是經過了一場血戰,能斬殺如此多的大妖,著實讓人欽佩。

    那壯漢繼續罵罵咧咧,回應他的卻只有神通、法寶,一時間無法引敵。

    ‘罷了。’

    引太多敵人去小瓊峰,一次、兩次算是巧合,多了也不好解釋……

    度仙門主峰戰局已經趨于平穩,血蚊傀儡的銳氣已失。

    度仙門一方,此時雖尚且被壓制,但傷亡增加的速度已經十分緩慢,萬林筠長老、忘情上人等高手的作用,也越發凸顯。

    但局勢并不算完全穩定;

    現如今,就等上方金仙分出勝負,那里才是最為關鍵之地。

    若在人教高手趕來之前,度仙門掌門或麒零長老有一位敗了,那度仙門今日依然是滿盤皆輸……

    ‘如何能幫上金仙這種層次的對決?’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冒出這個想法,隨后便是眉頭緊皺,自查自省。

    自己,是不是管的太寬泛了些?

    這問題,明顯已經超過了自己此時的能力范圍,也并非是他無論如何、必須去做之事。

    該不會有什么劫運之類的東西,正纏繞在自己身上吧?

    不然,自己怎么可能會冒出這種荒唐至極的想法?

    李長壽也并未過多糾結,理清思路之后,繼續按自己的計劃走下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;

    靈娥身側的人字叁號紙道人,已感應到了那只鵬妖的妖氣,對方雖然繞了路,但還是‘順利’的追殺而至。

    當下,李長壽立刻掌控在山門中疾飛的三只紙道人,那壯漢與師兄妹主動攻向蚊子傀儡的主陣;

    三‘人’很快陷入困境,無力回天;

    但他們剛烈不屈、視死如歸,最后沖到對方大妖站位密集之地,瞬間自爆!

    看的度仙門眾仙大聲疾呼‘道友不可’,不少常年閉關的老仙仰頭長嘆……

    不過……

    這場景,雙方都覺得,好像剛剛從哪見過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也挺心疼。

    這三只紙道人,畢竟是他如今能做出來的,品質最高、費紙最多的紙道人。

    但沒辦法,這三只紙道人已經發揮了他們的作用,且沾染了不少因果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個壯漢的化身,罵妖族的時候一時爽,日后若是被一些與妖族有關的大佬,譬如陸壓道人等翻舊賬,那也不好處理。

    但現在自爆,也就一了百了。

    妖皇是那個壯漢罵的,關他人教擦邊弟子——李·小瓊峰劣質仙苗·長壽什么事?

    暗中瞧了眼自己身上那些防推演細碎物件,李長壽并未再多考慮此事。

    其實妖族早已退出了洪荒大舞臺,妖皇當年為了對付巫族,大肆屠殺人族,以人族魂魄煉制逆天重寶,至人族幾乎滅絕,與人族結下了不死不休的天大因果。

    所幸,當時早已與妖皇結怨的女媧圣人和道門高手,出手護住了人族血脈……

    身為人族,莫說是如此不痛不癢的調侃妖皇,在妖皇墳頭蹦迪都不算失禮。

    ——也確實是有過這般情形。

    上古末,巫妖大戰第三次決戰過后,妖族元氣大傷,人族把握時機大勝妖族,當時就有一位人族共主,命人在墜落的妖庭前起舞奏樂數十年,以作慶賀。

    人族大興,可不是拜一拜天地、尊一尊三教教主就得來的。

    一句死傷無算,便知大興艱難。

    只是后來人說起前事,會說一句‘巫妖不合天數’,由此凸顯人族‘順天地而興’罷了。

    此戰至此時,李長壽也是感觸頗深……

    僅僅背后有個黑手,想小小的算計下度仙門,就葬了如此多的真仙、天仙……

    以后不能說藏不藏的問題了;

    而是……

    能藏多深就藏多深了。

    此時,天字貳號紙道人在破天峰地下潛伏;

    天字捌號紙道人,化作師父齊源的模樣,在丹房中靜坐,暗中掌控小瓊峰大陣。

    李長壽將大部分心神,投入人字叁號紙道人,護在師妹、師父身旁,準備稍后出手滅殺襲來的天仙老道,護持下度仙門的‘枝葉’。

    破天峰周遭戰局,已不用李長壽多去出手;

    從這次開戰至此時,其實并沒有多長的時間,但李長壽自覺,他做的確實已經夠多了;

    凡事,過猶不及。

    此時的度仙門眾仙,對剛才被圍攻至自爆,以至于‘神魂俱滅’的三位‘古道熱腸好道友’,大多只有愧疚與感激……

    這就足夠了。

    當然,李長壽也不會想到,已經有太上長老,想要事后給三只紙道人立碑祭奠,這種較為荒唐之事。

    度仙門向東一萬六千里,那青鵬大妖掠空而來,在空中盤旋一陣,兩股仙識已是鎖定了下方的幾人。

    李長壽對靈娥傳聲道:“靠我近些,將我當盾牌用都無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靈娥眨眨眼,連忙縮在師兄身后,‘李長壽’則是將她完全護住。

    有琴玄雅和兩位外務長老,此時已是如臨大敵,身周陣法隨時待發。

    地下,靈娥心底頗為納悶,臉蛋微紅的小聲問:“師兄,你今天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多看,少說,認真學。”

    ‘李長壽’如此道了句,靈娥立刻點頭答應,也略微有些緊張。

    上方突有數道流光砸落,兩位長老合力出手,周遭陣勢自行被激發,將這幾道流光勉強接下。

    隨后,那鵬妖收攏雙翅,自上空俯沖而下,速度無比迅捷!

    但這鵬妖背上的人影,卻停在了空中。

    這個被血蚊神通控制的天仙老道,對‘毒’仙門的印象,已經無比的深刻……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重生千年前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末日樂園〕〔黑金繼承人〕〔超次元女子監獄〕〔快穿:反派洗白攻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四肖八码期期准精选资料 山东的十一选五开奖 股票分析师招聘 nba比分分析 大族激光股票 18选7今日开奖结果 银色雌狮4x 股票融资融劵买的多好不好 3d三个号今晚开奖 剑的秘密 私募基金配资 排三开机号试机号今天晚上 十一选五辽宁开奖结 天津快乐十分 河北20选5开奖公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