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霍庭深溫情〕〔傾城時光共相依溫〕〔豪門契約:總裁,〕〔你的愛如星光〕〔快穿攻略男神指南〕〔我在偏執澤少身邊〕〔六零嬌妻有空間〕〔重生成霸總的小嬌〕〔一起捉妖吧〕〔我家大佬是神獸〕〔距離你心尖的暖漾〕〔我是東北出馬仙〕〔忘川花未央〕〔逆天狂妃:邪帝,〕〔公主嫁到之莫少太〕〔直播快穿之打臉成〕〔穿書后大佬把我當〕〔次元法典〕〔黑化王爺的心尖寵〕〔五零之穿成極品他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八十八章 新贈殯葬服務
    齊源看著正盤坐在那的李長壽,略微一愣,扭頭瞪著靈娥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說你師兄昏迷了嗎?

    他這不好好的!”

    靈娥眨眨眼,突然指著齊源身后道了句:

    “師父快看,師兄元神出竅了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齊源老道轉身看去,卻見自己大徒弟,正對自己露出一絲帶著歉然的微笑。

    一縷沁人心脾的香氣,鉆入齊源老道的鼻尖,在這老道還未反應過來時,那股藥力已作用在了他元神。

    本就是底子弱了許多的濁仙,齊源老道雙眼一翻,身形緩緩仰倒……

    ‘李長壽’手疾眼快,拽出一只獸皮麻袋,將師父直接罩入其中;

    輕喝一聲:“小!”

    這只用十多種靈獸皮煉制而成,‘師父專用定制版’裝人麻袋,瞬間化作荷包大小,被‘李長壽’遞給了靈娥。

    靈娥將手中的瓷瓶封住,有些不安地道了句:

    “師兄,咱們這么算計師父,后面會不會……被師父罵死……”

    ‘李長壽’負手而立,傳聲道:

    “師父的性子你也知道,若有強敵來犯,師父定是沖在最前,我事后會跟師父好好解釋。

    按此前幾次演練的那般,師妹你就在此地等候,稍后門內鐘聲起,門人弟子趕去破天峰時,你就用土遁,將師父和我,先半步帶去地脈。

    我要用紙人去幫忙斗法,心神不在此處。”

    靈娥也面露正色,道一句:

    “嗯!師兄你放心!我會照顧好你跟師父的!”

    “不必太過擔心,我會一直守在你跟師父身旁,”‘李長壽’傳聲道,“就算這次保不住度仙門,我也會保住你們。”

    靈娥咬了下嘴唇,小聲問:“師兄,我心底還是有些不安……

    你現在,到底什么境界了?”

    ‘李長壽’嘴角一撇,“返虛八階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靈娥抿了抿嘴,并未多問。

    李長壽笑了聲,不再多耗費心神,畢竟后面要用心力的地方,還多得是……

    這具紙道人坐在丹爐前,閉上了雙眼;

    靈娥也在自己師兄身旁跪坐了下來,將裝有師父的布袋綁在束腰上,靜靜等待鐘聲響起。

    雖然她此時不知強敵到底是何事,但師兄說有,那八成是沒錯了……

    另外兩成——

    有可能,這還是師兄對自己的小測試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這對師兄妹,合力搞暈師父的同時;

    三千里之外、兩個方向上,兩股‘敵軍’也已沖入了毒陣最密集的區域。

    若從空中俯瞰,能看到一些‘奇景’。

    兩群如蝗蟲般的黑影貼地飛馳,但卻走走停停,陣型時不時被擾亂;

    他們前方、兩側的各類地形中,總會毫無征兆地噴出一股濃霧、卷來一陣粉末。

    哪怕他們都已有所防范,每次毒陣爆發,總不免有數道身影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對這種情形,李長壽也是略微有些贊嘆……

    ‘對方此時,竟然還沒回過神來。’

    按理說,這些家伙發現第一個毒陣開始,就應該覺得自身已經暴露了;

    李長壽此前最擔心的,就是這些傀儡會直接飛到空中,直接撲向度仙門山門,那后續的毒陣也不會有太多效果……

    可正如李長壽假設的那般,成為‘傀儡’之后,這些妖、人、靈,已失去了大半的思考能力,只知聽命行事。

    給了毒陣相當不錯的發揮空間。

    算了算兩股強敵距離山門的距離,已經接近兩千五百里。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一嘆,借兩只紙道人之手,將這兩個方向上,剩余的毒陣完全開啟。

    早知道對方頭這么鐵,他在幾個方向同時多搞十倍數量的毒陣,說不定能將這次師門危機化解大半……

    罷了,長老給的毒丹也沒那么多,空想無益。

    樹干中、水潭底,兩只完成了自己前半段使命的紙道人,潛蹤匿跡,暫時退場。

    而李長壽的心神……

    瞬間挪移到了字叁號、伍號紙道人身上!

    不過須臾,離護山大陣只有幾里的一處密林、一條溪流,分別飛出了兩名冷面老道;

    他們直愣愣地飛到了空中,在西南、西北兩個方向,俯瞰度仙門。

    這兩個老道所處方位,完美對應兩股來犯之敵!

    他們身上的氣息正在亂顫,渾身上下仙力涌動。

    度仙門內,一道道仙識探了出來,頓時被這兩名老道身形所吸引。

    一名面容蒼老的長老喃喃出了眾仙的心聲:

    “這兩位道友要做什么?怎么看著,如此面生……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黑暗中,李長壽打了個響指,迅速將自己的心神從兩只紙道人身上收回。

    “都睜開你們的眼睛看看!”

    這兩個老道各自仰頭大吼,由內而外爆發出璀璨仙光……

    言罷,竟在大陣之外當場自爆!

    轟鳴聲若滾滾天雷,爆涌的仙力化作氣浪跌宕前沖,將護山大陣吹的不斷顫抖!

    也讓度仙門上上下下目睹了這一幕的仙人們……

    完全摸不著頭腦。

    這是咋回事?

    突然冒出兩個道人,吼了兩嗓子,直接自爆了,就為了震一震護山大陣?

    給他們聽個響兒?

    度仙門掌門也被驚醒,從打坐中醒來……

    金仙仙識順著兩個方位看去,頓時發現了這兩批正迅速沖向度仙門的黑影!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這位中年面容的道長,一步沖出自己閉關之地,現身在破天峰之上,看向西北、又看向西南,口中一聲大喝,聲傳數千里——

    “何方宵小,膽敢來犯我度仙門!

    各峰長老、門人聽命!

    備戰迎敵,護衛山門!”

    主殿側旁的大鐘撞柱,立刻被兩名面色惶急的真仙執事抱住,奮力敲響門內大銅鐘!

    門內原本閉關的、修行的、下棋的、說笑的、搞道侶生活的,盡皆被掌門一嗓子震醒!

    各峰立刻沖出了道道身影……

    另一面,尚在兩千多里之外的兩群蚊子傀儡,總算發現了,他們已經暴露影蹤的事實……

    帶著一張枯木面具的元澤老道、與其他兩位‘偽’金仙,在兩個方向同時下令!

    原本貼地疾馳的身影,一排排迅速沖向空中,結成兩片厚厚的云朵,同時趕往度仙門。

    這三名原本藏匿了身形氣息的金鰲島煉氣士,各自的金仙威壓完全爆發!

    度仙門之內,掌門與另外一道金仙境氣息掠空而起,以做回應!

    李長壽暗中觀察了下,門內另一道金仙的氣息,竟是從道藏殿中沖出……

    那是……

    麒零長老?

    嘖,這道號,果然有古怪!

    不等李長壽多想,各峰傳來轟鳴聲響;

    十六座較高的山峰上,十六道各色光柱自峰頭沖天而起,源源不斷的靈力匯入護山大陣!

    護山大陣,一改往日絲薄潤滑,加厚加粗,威能全開!

    西南、西北兩個方向,兩朵烏云氣勢洶洶地沖殺而來,速度比此前貼地疾飛……其實也快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不顧一切,正面強攻!

    因發現敵蹤較為及時,度仙門也開始按部就班的排兵布陣;

    各峰真仙、天仙開始朝著破天峰匯聚而去,而后被分做兩陣,各自飛去西南、西北,外圍的幾座峰頭。

    元仙境在破天峰之上聚集,開始準備結陣;

    各峰弟子,也紛紛被帶去破天峰百凡殿;

    有琴玄雅帶著幾名破天峰弟子前后忙碌,引導這些無法參戰的弟子、門人,有條不紊地在百凡殿前集合。

    此時倒是不必著急立刻就逃。

    護山大陣是第一道屏障;

    門內高手是第二層護衛;

    若戰況不利,真的到了生死存亡之時,這些弟子和部分元仙,便會被送入地下,由地脈挪移陣離開……

    度仙門此時,絕大部分仙人都是有些懵,不知道為何會突然遭強敵來攻。

    但他們也不會引頸就戮!

    一位位度仙門的仙人,也收起了平日里的和善與笑意。

    要么咬牙切齒,瞪著遠處那飛快沖來、打擾了他們清靜修行的‘莫名’之敵;

    要么面色鐵青,目中滿是怒火,道心之中也起了怒意。

    雖也有人面露緊張之色,心生擔憂之感,但大部分度仙門紙人,此刻都未掉鏈子……

    此時小瓊峰上。

    李長壽布置的各層大陣已經開啟,這里已是一處險地;

    而靈娥已經扛著‘人字叁號’,帶著被迷昏的師父,施展土遁,朝著地脈慢慢摸去……

    藍靈娥那纖柔的肩頭,仿佛扛起了小瓊峰的未來!

    這一刻,她也一改往日玩鬧的性子,眸子中光芒不斷閃動,機警程度遠超常人。

    而空蕩蕩的丹房,書架某個角落;

    一只竹盒被推開,又一紙道人現身,背上寫著‘天·捌’二字。

    紙道人跳到地上,身形搖搖擺擺,化作了齊源老道的模樣,手中握著三枚控陣玉牌。

    李長壽留了少許心神在此地,用作觀察門內大戰;

    隨后便一心多用,將數千里外原本控制毒陣的地字叁、地字伍兩只紙道人,從樹干、水潭中撈了出來。

    它們的活,還遠遠沒做完。

    兩只紙道人動作幾乎完全同步,各自袖中跳出了一只只原版紙人。

    隨后,兩只紙道人施展土遁,朝著毒陣曾爆發之地摸去;

    兩邊各有四只紙人,化作老中青不一的男女,緊跟在紙道人上方,向前飛掠……

    那些傀儡不管同伴的尸身,李長壽卻不能不管。

    除了那些尸身,紙人們開始處理各處飄散的毒霧,以免留下什么后事,招惹出新的因果。

    愛護洪荒環境,靈靈有責。

    兩個方向,總共有八只原版神通的紙人做苦力,而兩只有李長壽元神之力的紙道人,則躲在地下暗處,不敢露頭……

    沒辦法,防蚊工作需時刻牢記!

    這兩組八只紙人分工明確,配合默契,行動高效且平穩。

    用納毒寶袋收起各處彌漫的毒素;

    破壞掉此前沒被觸發的毒陣;

    收集各處尸身,順便摸走對方身上的儲物法寶……

    處理了半程,度仙門山門處,傳來雷聲陣陣。

    護山大陣之外,五位金仙已是交上了手,斗法的余波,讓這一小片天地都為之變色。

    度仙門掌門自西南方向以一敵二,麒零長老自西北方向攔住另外一名金仙強敵,阻攔對方三名金仙高手靠近度仙門護山大陣。

    各類寶光交錯,雙方板磚互砸!

    但護山大陣之外,那些氣勢洶洶的眾天仙,已開始轟擊陣壁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并未多管,繼續忙碌自己的。

    現在還不是紙道人登場的時機,對方轟擊大陣也要有個過程。

    兩邊的紙道人加快行動,總算趕在護山大陣被轟破之前,將對方留下的尸體聚在了一起,將那些彌漫的毒氣也清掃干凈。

    隨后,兩把羅天寶傘被扔到空中,撐開兩道隔絕陣法。

    四只紙人各自扔出一只攝魂珠,高強度搜索殘魂,又分別摸出了木魚、銅鈴、梆子、嗩吶。

    敲木魚者誦度人經;

    打梆子者誦消災祈福咒;

    搖銅鈴者誦往生咒;

    而那抓著嗩吶的兩只紙人,抬手灑出一片片三昧真炎,將兩地的妖、人、靈之尸身盡數點燃,隨后便深吸一口氣,仰頭吹起了悲愴的曲調……

    現在起,戰后除卻強行超度,附贈殯葬服務!

    五位金仙在度仙門附近斗法,打出漫天霞光,震的大地顫鳴。

    李長壽暗中關注了一陣,等待少頃,兩邊的尸身已經燒完,各自經文也誦讀完全,地面留下了兩大堆黑色的灰燼。

    這次便由四只紙人同時出手,將那些灰燼吹散……

    特殊時期,只能犧牲一點儀式感了。

    反正這一戰還有很多機會……

    八只紙人各自清掃完痕跡,施展土遁鉆入地下,回了那兩只紙道人袖中。

    而這兩只紙道人正式‘完成任務’,朝著此前的藏身地而去,等待被李長壽回收或銷毀。

    若度仙門能守住,自然是有回收的機會,紙道人煉制不易;

    若度仙門這次真的守不住,那也沒轍,這些紙道人和紙人,只能統統毀掉,不留半點痕跡……

    <br /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重生千年前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末日樂園〕〔黑金繼承人〕〔超次元女子監獄〕〔快穿:反派洗白攻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3d浙江风采网走势图 香港2019年记录+历史开奖 基金配资比例两种模式 3d开奖结果预测最准 安徽11选5 陕西的十一选五走势 广东好彩1 3d试机号口诀 北单比分奖金如何计算 期货配资玩法 26选5 排列三试机号 天津福彩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 a股票指数 体彩重庆百变王牌走势 四川快乐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