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陳歌蘇沐涵〕〔娛樂圈最強替補〕〔一代女仙〕〔萌寶1v1:爹地你出〕〔閃婚獨寵:陸少嬌〕〔都市之萬世丹尊〕〔貓系男友太難伺候〕〔娘娘她擅攻心〕〔相思劫了又劫〕〔福運小嬌娘〕〔超奧特傳記〕〔錦繡農門〕〔抱定大佬不放松〕〔這個女配有毒〕〔第一繼承人〕〔紫眸逆天:廢柴大〕〔藥植空間有點田〕〔書穿成傅總裁家惡〕〔寵妻100式:女人,〕〔超級小農夫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八十三章 毒毒聯手
    小瓊峰,后山。

    幾顆近乎完全枯萎的老樹旁,李長壽正皺眉嘆氣,抬手拍在了一顆老樹的樹干上。

    “辛苦你們了。”

    一陣風吹來,幾顆老樹毫無綠意的樹杈輕輕晃動,仿佛在說‘沒事’、‘沒事’。

    實際上,估計是在顫抖。

    也沒有辦法,為了能夠有更多的紙人投入實戰,李長壽這半年來,反復過來搞樹漿,又不斷用各種辦法,恢復它們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翻來覆去……

    本來還能活個幾萬年,有希望誕生木靈的老靈樹們,此刻已是快撐不住了。

    ‘好好養著吧。’

    李長壽嘆了口氣,心底泛起少許愧疚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旁邊不遠處,那一片已經被栽活的樹枝,心底念了句。

    ‘若是你們撐不過去,我會好好待你們孩子的。’

    有一陣風吹過,老樹們又是一陣輕顫。

    可能,這就是感動吧。

    咳,不開玩笑。

    李長壽腳尖一點,身形若柳絮一般,隨風飄走。

    他飄來湖邊附近,站在樹叢中的一顆大樹的樹梢;

    閉目凝神,簡單束起的長發隨風飄舞,長袍的下擺隨樹梢略微晃動……

    靜時輕若鴻羽,動時崩云裂地。

    不施展神通法術而達到這種效果,也是一種養氣到高深階段才能有的境界。

    這半年多的時間……

    得益于老樹們的付出,備戰計劃第一階段勉強完成了。

    要慶幸的是,那些暗中覬覦度仙門之人,給了他這段準備的時間;

    不然,真的爆發大戰,他也做不了太多事。

    這半年,小瓊峰之上原本的、新添的陣法并未能得到更新;

    但這些陣法此時已完全融為一體。

    林間各處,宛若生長出了一幅幅古老的圖案,它們與此地山草樹木相融,不會再給人一眼的‘驚恐之感’。

    困陣、迷陣是為了阻敵,殺陣自然是為了殺敵;

    提前讓人感知到危險而不敢邁步進來,那必然不是優秀的殺陣。

    小瓊峰地下的大陣,自己能做到的構想,此刻已經全部處于最佳狀態。

    紙道人之法,因得了高階法寶禁制秘箓,也已修補完善了少許,達到了李長壽的最低要求——不必完全寄托心神。

    這門神通想完全蛻變為身外化身之術,還有漫長的路要走。

    此時,能用就行;

    畢竟都是沒有感情的,撒毒、噴火、念經、間接操控,全天候多用途‘神通產物’。

    當然也有不盡如意之處。

    自萬林筠長老那,得來的神通毒羅手,此時因為修行時間尚短,卻只是剛剛入門。

    這門神通,算是將撒毒這門技藝,術法化、神通化;

    讓撒毒,更有效率,讓出手,更為自信。

    李長壽睜開眼,看向湖邊,自家師父和師妹正在那鉆研遁法。

    因李長壽執意要求,師父他老人家也無法拒絕,半年前開始修行土遁……

    師妹倒是接觸五行遁法較早,此時也被李長壽嚴令加緊修行,她也正在鉆研水遁。

    于是……

    偶爾能見一位衣裙飄飄、青絲漫舞的曼妙身影,從湖面鉆出、落下,帶起顆顆水珠,也算怡人之景。

    就是……

    “速度太慢了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皺眉搖頭。

    自己明明已經把快速施展水遁的訣竅,盡數傳授給了靈娥,但靈娥卻依舊對‘登場’、‘退場’抱有濃厚的興趣,十分注意整體美感。

    這臭美的小丫頭……

    咋不在身周弄兩顆寶珠,給自己打個柔光特效!

    李長壽對此也不好說她什么,畢竟師妹到了愛美的年紀,且本來就是天生麗質……

    “那些家伙,還不出手嗎?”

    李長壽喃喃自語,再次閉目感受。

    天高清氣遠,人近濁氣迷。

    算算時日,自酒烏與兩位長老負傷而歸,已過去了十個多月。

    門內似乎再次安靜了下來,遇襲之事仿佛也不了了之;

    李長壽問詢過酒烏有關后續之事,酒烏卻都只是語焉不詳。

    應該是后續追查沒能查到什么;

    道門三教的高手也不傻,這種借刀殺人之策,用的低級且十分明顯。

    但是誰暗中借了這把刀,卻是無從追查。

    而間隙,就是從猜疑之中漸漸產生……

    這反而又是背后算計之人的高明之處。

    李長壽這段時間也一直在思索,背后算計之人所用的操控之法。

    這是什么神通?

    應該算是邪法了吧。

    洪荒高手著實太多,明面上的都數不過來,更不用說,是一直躲藏在暗中的陰毒之人了。

    仙識緩緩散開。

    備戰,今天就要進入第二階段,他在等萬林筠長老的傳信玉符,兩人將會一同行動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地下密室中停留三日,思考了后續各種可能會發生的情況之后,李長壽第一時間趕去了丹鼎峰,與萬林筠長老碰了個面。

    他說服萬林筠長老的套路,其實也十分簡單;

    一套托夢、立誓、煽情、猜測、推理的組合拳打下來,這位長老很快就相信了李長壽,也覺得后面有可能會有強敵來犯度仙門。

    自從那次月老托夢之后,李長壽就發現‘托夢’這個借口十分好用。

    煉氣士與道交感,冥冥中有所感應,其實并非稀奇事。

    只不過,他托夢托的……

    稍微頻繁了些罷了……

    在李長壽的‘建議’下,萬林筠長老也以長老自身的名義,去提醒了掌門和其他長老。

    ——此事若是用李長壽的名義,那門內的重視度,必然會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但提醒的效果如何,就非李長壽能掌控了。

    他已經盡力做到了自己能做的。

    “長老怎么還沒動身,這是已經到了約好出發的時辰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喃喃一聲,心底略微有些納悶,仙識一直在探查丹鼎峰。

    回想自己這半年來,其實也沒做太多事;

    大部分時間,都在封閉的丹房中煉毒、鼓搗紙人。

    這次煉毒,純粹是追求毒丹威力與數量;

    李長壽將自己從臨海鎮買到的,此前在北俱蘆洲采集到的,以及從萬林筠老爺子那得來的毒草,盡皆煉制成了毒丹。

    又將這些毒丹經過特殊處置,化作無色無味的毒粉;

    除此之外,類似于那把‘長劍’的催毒法器,對寶材要求不高,只是難在一個‘巧思’,李長壽也抽空做了許多,給天字一號到十二號紙道人都配了幾個。

    這段時間鼓搗紙人,李長壽還發現了紙道人的一大用處——

    仙力儲存機。

    自己可將仙力灌注在紙道人之中,也可將仙力從中直接提取出來;

    若是自己今后與人對敵,仙力枯竭,可以扔出幾個紙道人抽取仙力……

    真·洪荒充仙寶!

    本體的仙力是可以時刻恢復的,只是利用煉毒丹間隙,就陸陸續續填滿了十二只紙道人。

    其實仔細想想,這個用處也頗為雞肋。

    他怎么可能有仙力枯竭的時候?

    這么多年的遁法,又不是白白主修的……

    備戰第一階段的收尾,就是安置紙道人。

    此前讓師父‘冒死’外出,在護山大陣之外,隱蔽的山溝、靈脈之中,安放了七個紙道人,每個紙道人都帶著大量的原版紙人,與足夠的‘毒丹’儲備。

    李長壽的設想很簡單——

    假如有外敵攻入護山大陣,自己就遠程掌控這七只紙道人,從后方包抄,用毒丹出奇制勝,有效殺傷來犯之敵!

    此外,師父和靈娥身上各自帶了一只紙道人,這是為了隨時保護好兩人。

    酒烏師伯和酒施師伯兩人,已經去過丹鼎峰拜見萬林筠長老;

    而萬林筠長老也按照自己囑托的那般,將‘哭字訣’錦囊交給了酒烏,且用了十分嚴厲的措辭,讓酒烏必須在師門遭遇危機時,再打開那錦囊。

    第二階段的備戰,李長壽要跟萬林筠長老一同出手布置……

    來了。

    李長壽仙識捕捉到了丹鼎峰出現的一縷流光,也沒想到萬林筠長老會直接趕來小瓊峰。

    低頭看了眼自己這具紙道人化身……

    應該不會暴露吧;

    只要萬林筠長老不親手觸碰到這具身體……

    算了,稍后還是主動跟萬林筠長老解釋一下,自己這是一具用剪紙成人做出來的分身。

    越是這種性情單純之人,越不能有欺瞞之心。

    不等萬林筠長老飛下來,李長壽已經駕云去了空中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正在地下密室中剪紙的本體,也抬頭看了眼。

    注意力要放在紙道人身上了;

    雖然自己一心多用已經訓練了百年之久,但也保不準會露出心不在焉的表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提醒門內,應該也是有效果的。

    山門處的守衛,確實比平日里多了些。

    李長壽低頭跟在萬林筠長老身后,負責把守山門的幾位仙人同時行禮,道了句:“長老,您要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萬林筠長老露出一絲冷笑。

    這幾位仙人頓時面色一緊,低頭用控陣法器打開山門處的大陣禁制,恭送這位長老大人外出巡視。

    至于毒長老外出做什么,有什么事,他們卻是完全不敢過問。

    出得護山大陣,李長壽對自己此前已經安放好的七只紙道人,感應更強烈了些。

    萬林筠扭頭看了眼李長壽,那干瘦的面容上,露出幾分‘溫和’的微笑,低聲道:“我們先去哪里巡查?”

    “先去東面吧,長老,”李長壽笑道,“咱們須得隱藏氣息,長老您可否表露出真仙境的氣息波動?”

    “嗯,簡單。”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手中銅杖一點,氣息自生變化。

    駕云朝著東面飛去,李長壽在不斷觀察周遭山川大河,心底靜靜思索著。

    白云很快就飛出了仙門千里,速度漸漸就慢了下來,開始仔細搜尋著什么……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突然問:“你看那邊的山谷,也是頗為隱秘,有沒有可能藏了強敵?”

    “長老,”李長壽將手中的一只吊墜,遞給了萬林筠長老,“這個是弟子閑來無事煉制的小玩意,名為測感石。

    唯一的效果,是監察有無旁人的仙識、靈識,落在咱們身上。

    您看此時,測感石是淡青色,這是弟子的靈識跟您的仙識,在外探查所致。

    若顏色加深,就說明有其他人的仙識、靈識,在盯著咱們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長老頓時頗感有趣,拿著那測感石一陣打量,很快就啞然失笑,“竟然是遇靈識就變色的含色花的花汁。”

    “當真是瞞不過長老您這一雙慧眼,”李長壽笑道,“煉器也不都是禁制,長老您常教導弟子,要活學活用,這不就是用上了?”

    萬林筠頓時扶須而笑。

    兩人向東巡查了一陣,又轉向了北面。

    他們這次出來,其實是李長壽想來外面探查地形。

    若有強敵偷襲度仙門,必不能從空中大搖大擺的過來,而會借地勢先摸近度仙門。

    且,很有可能對方會提前布置,在度仙門一定距離之外,匯聚大批‘傀儡’,而后暴起發難。

    備戰第二階段,就是延續了的路子,尋找對方可能藏身之地。

    若能提前反奇襲,勝算自然更大一些。

    東面查完查北面,北面查完逛西面;

    李長壽本體迅速在小瓊峰地下密室中作畫,將方圓數千里的地形,細致入微地繪制了下來。

    而當兩人轉到西南方向時,兩枚測感石,齊齊變了顏色,且顏色瞬間加深。

    “長壽,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長老,就當沒發現什么,”李長壽立刻傳聲;

    而原本就是喜歡面無表情的萬林筠長老,也是面色毫無波瀾。

    兩人繼續此前的飛行軌跡,駕云四處查探,而李長壽和萬林筠長老,幾乎同時就在一處山坡向陽的密林中發現了異常。

    有一縷縷氣息波動。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傳聲道:“果然有人窺伺我度仙門,長壽你先回去,我去會一會他們!”

    “長老,打草驚蛇反而不美,從對方藏身的距離來判斷,他們還未準備好動手,”李長壽道,“咱們先巡查完回山門,而后再悄然出來,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,如此才可功成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,長壽言之有理!”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看了眼李長壽,又露出了招牌的‘冷笑。’

    “我雖年長你許多,算計這些,卻不如你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苦笑道:“長老,我這就是些許小機靈,您在丹道之上的成就,已是度仙門前無古人。”

    萬林筠笑著搖搖頭,嘆了口氣,“只可惜,先師未能所見。

    長壽,接下來如何安排?”

    “咱們就……”

    如此如此,這般這般。

    這兩個渾身帶毒的身影,漸漸從那山坡飄遠,完全一副沒發現什么異常的樣子。

    而他們離開了大概千里之后,猶自有兩道仙識鎖定在他們身上,一直到山門附近,這仙識方才消失不見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傳聲道:“長老,那里,怕是最少有兩個天仙,要不要找幫手?”

    “無妨,再多兩個也無事。”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淡然道:“長壽你盡管出計謀,斗法的活,自有我來做。”

    “長老您忘了,弟子跟在您身邊的本就是剪紙成人神通所化紙人,稍后也是想去目睹您滅敵的風采。”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笑著點點頭,兩人入山門后對視一眼,一切盡在不言之中。

    不過半個時辰,兩縷青煙飄出山門處,悄然隱于地下……

    那些守門的仙人,此刻都被兩名百凡殿中招來的執事看住,彼此誰都不敢出聲,誰也不敢亂動。

    有些情況,在李長壽看來,卻是不得不防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重生千年前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末日樂園〕〔黑金繼承人〕〔超次元女子監獄〕〔快穿:反派洗白攻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极速十一选五走势 股票行情 走势图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查 湖北彩票开奖30选5 上证指上证指数行情 双色开奖结果球走势 20万买理财一年多少钱 2012上证指数最低点 上证指数4600点 广西快乐双彩 东莞股票配资招聘 26选5 重庆时彩网站 股票涨跌免费预测 nba比分差距最大的球队 3d今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