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絕代狂兵李夜風葉〕〔豪門溺寵:總裁,〕〔我言出法隨〕〔漁人傳說〕〔四條土狗〕〔我在三界收破爛〕〔非洲酋長〕〔大國名廚〕〔廢材娘娘你面具掉〕〔蜜愛百分百:霍少〕〔教父的榮耀〕〔豪門第一寵:老婆〕〔斗星者〕〔論咸魚的自身修養〕〔天價小毒妃〕〔我穿女裝能變強〕〔原始族長〕〔玄界修羅戰神〕〔最強妖鋒〕〔異界供奉系統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七十五章 穩中求勝·第一式
    “師父,你怎么也在里面?”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為師這不是來找你們了?

    走走,上去了!

    莫要在這里給為師丟人現眼!”

    敖乙的視線角落,元澤老道帶著兩個少女匆匆飄回天上,飛的十分迅速,回到人群中,就當無事發生一般……

    然后,就是李長壽飛到半空,對這邊行禮。

    “小瓊峰弟子李長壽,拜見……”

    似曾相識的嗓音,在夜空中慢慢傳開,敖乙雙腿輕顫了下,向前踉蹌半步。

    他輸了……

    應該說,又輸了。

    十歲那年想求輸,卻被這個人提前退后一步認輸,自己輸了……

    今日……

    拿著母親給的水凝靈珠,卻破不開這些簡單的困陣;

    提著師父賜下的冰璃劍,卻斬不斷這方寸之地的迷亂;

    他還有什么臉面,再去提劍找這人切磋?

    可,他如何能心甘?

    自己好不容易想出揚名的計劃,借著金鰲島煉氣士喜歡到處論道的風氣,去挑戰一個個人族俊杰……

    為何,在這里,在計劃的最開始,就……

    敖乙站在那,目光之中滿是迷茫,他不知自己接下來是該遵從本心,對李長壽做個道揖,說一句‘我不如你’,而后轉身離去;

    還是,繼續按照自己的計劃走下去,不顧臉皮,再與這位人教弟子繼續切磋……

    敖乙心底一嘆,卻是始終不愿做這般死乞白賴之事;

    收起寶珠,將靈劍歸鞘,向前邁出兩步,對丹房前的李長壽遙遙做了個道揖:

    “道友陣法之妙,敖乙今日領教了。”

    言罷,敖乙轉身就要離開;

    但空中一位截教天仙,卻略微皺眉,淡然道了句:

    “既然這位長壽小友已經出關了,那也不必搞什么陣法切磋,直接讓他兩人切磋切磋便是了。

    這并非是為了什么輸贏,今日已是我金鰲島輸了這一陣,只是想助敖乙師弟擺脫心底魔障。”

    敖乙抬頭看去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但度仙門一位長老已經開口:“長壽啊,你可愿與龍宮太子再切磋一場?

    他會自封修為,與你返虛境七階相當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并未遲疑,對雙方反應也是早有預料;

    這場切磋是躲不過去的,因陣法、面皮之事,雙方已有些較上勁。

    他低頭道:“弟子,一切聽從門內安排。”

    頓時,空中那些長老笑容更燦爛了些;

    長老們已默契地達成了共識,待金鰲島一行走后,便會獎賞李長壽這個出人意料的小弟子一番。

    當下,一行人回返破天峰。

    從破天峰過來時,只是五六人影,回去時,卻是漫天云朵,星空下烏壓壓一片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老老實實跟在眾仙后面,酒烏在旁趕了過來,拉著他胳膊,又向后靠了靠……

    “給你這個。”

    酒烏把手塞到李長壽袖中,放了一只寶囊,傳聲道:

    “這個龍宮太子身上帶著兩件后天靈寶,那把劍非同小可,稍后如果他要傷你,你就直接拿這寶囊里面的東西出來砸他。

    這是我師父的紫菱印,也是靈寶,我為你求來,借你用用。

    記得,借你的!

    可不是給你的!”

    李長壽頓時有些繃不住笑,卻將寶囊取出,塞回了酒烏的袖口。

    嗯?這師伯的袖口中,也是縫了幾只寶囊?

    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好東西。

    “師伯不必擔心,我稍后自有應對他的辦法,”李長壽傳聲回去,“這一戰,我自不會讓他贏了去……

    只要他別打著打著,直接變成龍身就好。”

    酒烏頓時有些疑惑不解,李長壽又傳聲嘀咕了幾句;

    矮道人頓時挑了挑眉,嗤的一笑,“土……這樣,是不是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笑道:“法要活用,這是我師父常教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對了,你師父呢?

    你跟人切磋,也該讓他過來看看才對。”

    “呃,”李長壽用仙識看了眼山門外幾百里處,那個藏在密林中的那只睡著了的樹墩兒,嘴角輕輕抽搐了下,留了一縷仙識在那環繞。

    口中答道:“我也不知,最近師父心情煩悶,外出溜達了吧。”

    酒烏輕輕一嘆:“也對,你師父化了濁仙,仙路肯定不是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先別多想了,這一場好好打,贏不贏無所謂,別太狼狽就行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點點頭。

    前面,已經有長老扭頭看這他們兩人,酒烏也不敢多說,駕云帶著李長壽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片刻后,破天峰渡仙殿前,那一片平整的殿前廣場上。

    一位長老扔出了數十顆夜光法珠,將此地照得宛若白晝;

    百多人影站在殿前,度仙門內,大半煉氣士的靈識、仙識注視著此地。

    金鰲島一行也并未再多說什么;

    酒烏與幾位長老商量一陣,主動站了出來,朗聲道:

    “切磋論道,意在驗證各自之道,明悟自身之理,并非好勇斗狠。

    雙方當點到即止,不可存心傷人。

    殿前這塊空地便是邊界,延續龍宮當日規矩,出界算輸,也不可用殺伐寶物。”

    敖乙與李長壽盡皆答應了一聲。

    隨后,敖乙收起了腰間靈寶長劍,在懷中掏出一雙銀白色的手套,慢條斯理地穿上;

    又轉身對金鰲島五位天仙拱手道:

    “還請師兄出手,將我修為封至返虛境七階。”

    “善,”一中年道者輕輕頷首,左手憑空畫下了一道符箓,打在了敖乙身上,敖乙的氣息瞬間跌落。

    “此符可封你一個時辰。”

    “謝師兄。”

    隨后,敖乙與李長壽各自走向場內,隔了十五丈,氣機互相勾連。

    忽聽得一旁有人喊道:

    “長壽師兄!”

    李長壽側目看去,卻是一襲紅裙的有琴玄雅,正在殿前注視著自己,那雙眼眸中略帶憂慮。

    “莫要爭強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李長壽笑著點了點頭,純粹出于禮貌。

    李長壽看向敖乙,開口道:“敖乙太子,今日與蕩妖大會有些不同,我或許會勝之不武。”

    敖乙的少年面容上滿是慚色,用清潤的嗓音回道:“道友盡管出手便是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點點頭,單手一撩道袍前擺、順勢背在身后,又做了個請的手勢。

    開場便是氣勢十足!

    但,李長壽心底已經有了計較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這種戰斗方式,是他深思熟慮過的。

    ——穩中帶皮,穩中求勝,不多暴露任何東西!

    敖乙輕輕吸了口氣,面色變得凝重,身周出現了一團團玄冰火。

    李長壽袖口飛出一只只黃紙符,轉眼散出上百張符箓!

    敖乙此前領略過這般招式,只是此時感覺起來,這些黃紙符的威力比上次強了不少。

    腳步一頓,敖乙身形貼地前沖,數團玄冰火化作龍影盤旋在他身周,一同朝李長壽強沖而去!

    這次,李長壽竟不施展步法躲避,而是靜靜站在那,口中迅速念動咒法,音節快到模糊不清,如同哼唱一般。

    敖乙轉眼撲到!

    一拳夾帶開山裂石之威,直接砸向李長壽胸口,而此時敖乙眉頭一皺,已經做好隨時收拳的準備。

    但……

    咻!

    李長壽身形一矮,瞬間鉆入如水波蕩漾的地面!

    土遁!

    因此前北洲一行,他用土遁救了有琴玄雅兩次之事,早已被門內所知,李長壽此時可大大方方用出來。

    敖乙一拳直接打空,身形落地,朝著前方沖出十多步……

    這位龍二太子扭頭一看,身后黃紙已然結陣,一道道火光接連爆發!

    雖是普通術火,此刻在李長壽模擬出的返虛境七階法力加持下,卻也發揮出了不錯的威力。

    敖乙雙臂護住面容,身形左躲右閃,被密集的術火不斷砸中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在地下悄無聲息的游走著,找尋著偷襲的機會;

    他可以輸,也可以贏,兩相比較,對自己而言其實沒什么差別。

    重點在于如何輸、如何贏。

    與敖乙正面對決,大戰一場,風風光光,無論是輸還是贏,自己的形象,都會被門內的門人弟子記在心底;

    但,如果是憑土遁外加符法,不去正面對拼,勝之不武、敗之不可惜,就會讓大部分人都覺得,他也不過如此……

    一個擅長陣法、土遁的劣質仙苗,人物形象就會瞬間豐滿。

    用這般方式贏了,在旁人看來也只是取巧罷了,不會有人,將他當做是什么‘英雄’式人物。

    呃,有毒那邊不一定,這個是漏洞,不在考慮范圍內。

    哪怕為此得一些不好的名聲,也是無所謂;

    李長壽要的只是事件快速平息,自己的修道生活,快些回歸原本的平穩!

    所以……

    得罪了,小龍龍!

    符陣不斷爆發火光,打的敖乙頗為狼狽,但給敖乙增不了太多傷勢。

    敖乙心底有些焦急,不斷搜索李長壽的身形。

    地面平靜無波,似乎有一縷殘留的氣息……

    在那!

    敖乙立刻前沖,一拳轟出,地面砰然炸出一處坑洞,下方卻毫無李長壽的身影。

    正此時,敖乙身后的地面悄悄探出一只大手,手中拿著一只鋒銳的法寶匕首,對著敖乙的腳后跟……

    戳!

    一道小血箭頓時竄了出來,敖乙立刻跳起,扭頭看去,那只大手瞬間縮回地面!

    敖乙倒吸一口涼氣,但他極快打出的一掌再次撲空;

    只能雙眼瞪圓,立刻跳到空中!

    早已等待多時的符陣齊齊發威,空中不知不覺又多了幾十張黃紙符,爆發出漫天火光,將敖乙身形直接打落!

    這次術火之中,有一縷非同尋常的真炎,燒的敖乙皮肉劇痛,身上滿是焦痕,更是狼狽不堪……

    那是李長壽的氣炎外加自己一縷精、神,模擬出的,!

    敖乙剛落地,又是一只無法用仙識探查到的手掌,從敖乙視線死角探出……

    這次,手掌中抓著一把法寶短劍,對著敖乙的膝蓋窩……

    戳!

    第二道小血箭飚飛而出!

    殿前傳出幾聲輕笑聲……

    敖乙扭頭怒視,手掌又瞬間縮回地面,卻是絲毫不見李長壽的身影!

    清秀的面容上眉頭緊皺,敖乙又捕捉到了地面一縷殘留的氣息,一拳將地面轟出半丈深的坑洞……

    主殿前的廣場,鋪的都是十分堅固、經過簡單煉制的石材;

    修為被封,還能一拳砸出一個坑,敖乙的實力,也是讓雙方仙人側目……

    但,無用。

    那些殘留氣息本就是李長壽誘敵所用,敖乙撲來,他就背后偷襲,氣得敖乙只能躲去空中。

    但上方符陣變化,一道火柱憑空砸下,再次將敖乙壓到地面!

    敖乙身形剛落地,雙腿宛若陷入了泥潭中,地面瞬間凝固,他直接被鎖在原地!

    李長壽那句‘我或許會勝之不武’,在敖乙心頭環繞,他恍然大悟……

    今日不同于蕩妖大會時,此地是地面,不是當時水蓮臺凝成的‘地面’!

    這位度仙門弟子,可以施展出他最拿手的土遁!

    不得不說,這一手土遁之法,好生厲害!

    但!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敖乙低喝一聲,雙手迅速結印,身周一團團玄冰火焰凝成蒼龍影!

    龍影四面呼嘯,對著地面一陣狂轟濫炸,打的各處石屑亂飛,光影效果瞬間拉滿!

    躲在地下的李長壽見狀,也是禁不住一聲贊嘆……

    這龍太子,竟然還會降龍十八掌!?

    真不會被自家龍王老父親罵‘孽子’什么的嗎?

    此時此刻,該有背景音樂才對……

    殿前,各位度仙門長老,面色大多都是有些哭笑不得;

    他們自然都是覺得,李長壽用遁法避而不戰,有些不美;

    可偏偏,此時這位小太子,明顯奈何不得自家弟子,李長壽已是立于不敗之地,長老們又覺得,這總歸是好事。

    只有負責管理門內事物的幾位長老,此時一陣肉疼……

    這廣場修起來,那也是要花不少寶材的!

    且看!

    敖乙催發的龍影到處亂砸;

    煙塵中,李長壽的手掌又在敖乙背后悄悄的鉆了出來,這次,手中攥著一把……

    三尺長劍……

    對準敖乙的大腿,向前又是這么一戳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這次沒戳出血箭!

    敖乙扭頭怒視,大腿之外出現了一層龍鱗的虛影,雙腳自地面用力拔了出來!

    然而,上方符陣再次開始狂轟濫炸,完全不給敖乙思考的時間;

    李長壽躲在地面之下,靜靜等待下次出擊的機會,暗中控制符陣,不斷補充符陣所需符箓……

    只見,上空的符陣一會擺出一個蛇形,一會擺出一個‘8’形,凝出團團術火、粗壯的火柱,打得敖乙無比狼狽……

    而敖乙身形只要一落地,那只無法用靈識仙識探查到的手掌,就會從他視線死角摸出,拿著匕首、短劍、長劍,不斷戳他一雙小腿。

    敖乙不斷怒吼,卻也只是無能狂怒;

    李長壽反復偷襲,已經給敖乙的雙腿,扎出了許多輕微的皮肉傷……

    一時間,度仙門上上下下,滿是年輕弟子歡樂的笑聲。

    原本滿是擔心的有琴玄雅,此時也是禁不住抿嘴忍笑;

    一向不茍言笑的忘情上人,此刻卻是在殿內轉身注視著墻面,不知道在想什么,肩膀偶爾顫一顫……

    片刻后,敖乙渾身焦黑,不斷喘息,長發披散;

    符陣發威,他的身影再次被火柱壓在了地上,但強撐著并未倒下……

    正此時,敖乙身后地面,探出一道黑影……

    一股冰涼的氣息,在場中擴散開來;

    那黑影,誰都知道,定是那只手掌再現,但此時……此時……

    一縷寒光從煙塵中暴露了出來,那是一根尖刺,不、不是一根,那是數不清的尖刺!

    這次的手掌,赫然握著一只——法器狼牙棒!

    探出地面的手掌舉著狼牙棒,瞄準了敖乙身后最脆弱的位置,悄無聲息地靠了上去……

    敖乙此刻正在搜查各處,精神已經有些恍惚,并未注意危險來臨……

    一時間,觀戰之人紛紛瞪大雙眼;

    有琴玄雅、菡芷、柔柔、度仙門不少女弟子,都是掩面不敢多看;

    有兩名金鰲島煉氣士氣到雙手哆嗦;

    不少男弟子喉結輕顫,心底瘋狂發誓,今后絕對不要跟小瓊峰李長壽切磋斗法!

    “好了!

    我們認輸!”

    元澤老道面露無奈地大喊了聲,那狼牙棒瞬間消失在了地面。

    敖乙扭頭,滿是不解的看著元澤,但隨后低頭一嘆。

    他確實,拿土遁毫無辦法。

    心神一松,敖乙狼狽地后退兩步,體內氣息翻涌,坐在了地上……

    真的……

    真的輸了……

    他……

    就在此時,一只白凈的大手從旁邊伸了過來,遞到了敖乙面前。

    敖乙抬頭看去,看到的是李長壽那張溫和的面容。

    “這次,算平局可否?

    我如果正面與你對決不是你對手,只能用這般陰險之策。

    畢竟這里是我度仙門,我也只能拼盡全力,不能讓師門輸一陣,還望你能多理解。

    多有得罪。”

    敖乙嗓尖一顫,頓時露出了幾分堅強的微笑,眼眶都有些紅潤。

    人族,并不只是有那些冷面老道一樣的魔頭……

    還有,像長壽這般,溫柔的人啊……

    敖乙抬手,握住李長壽伸來的手掌,順勢站了起來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重生千年前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末日樂園〕〔黑金繼承人〕〔超次元女子監獄〕〔快穿:反派洗白攻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07期一人乐透开奖结果 山西11选5 3d试机号 乐山电力股票行情 北京十一选五 20选5 江西11选五5开奖 老11选5走势图 股城模拟炒股平台 股票交易手续费怎么算 吉林十一选五 广东十一选五*一定 2012年上证指数 hkjc即时赔率 31先选7走势图 快乐10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