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王牌貼身高手〕〔第一狂妃:廢材三〕〔帝少追緝令,天才〕〔沈浪蘇若雪〕〔天才萌寶,媽咪要〕〔枕上名門:腹黑總〕〔邪王難寵,醫妃難〕〔逆天狂妃:邪帝,〕〔農家傻女〕〔一代兵王秦風〕〔林羽何家榮江顏〕〔太古龍神訣〕〔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〕〔顏汐洛喬陌漓小說〕〔魂破九天秦朗〕〔元卿凌宇文皓〕〔都市仙尊洛塵〕〔簡沫顧北辰〕〔霍長淵林宛白〕〔言安希慕遲曜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七十章 這是,什么路子?
    這真仙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比我剛渡劫時還窮?”

    地下密室中,李長壽看著自己面前這七八件儲物法寶,挨個將里面有用之物取出,將那些無用之物,與這些儲物法寶,放入分類處理垃圾的寶囊中。

    哪怕被認出來的幾率再低,李長壽也不會用這些‘戰利品’法寶;

    當然,靈寶一級的寶物除外。

    問題是,自己用的那些迷藥、毒丹,也是有成本在的。

    這些都是不會拿出去賣的好東西,毒草一部分來源于萬林筠長老的援助,其價值無法具體計算。

    這波被尾隨的結果,實際上就是……

    自己略虧。

    這個真仙確實沒什么家底,倒也反映了大部分散修的窘境。

    人族興起,道門昌盛,道統遍地,仙門如雨后春筍一般冒出來,大部分資源都被仙門控了;

    這些因資質、個人經歷或是其他原因,沒有仙門依靠的散修,能維持自己平日修行已算不易,很難積攢下多少家底。

    李長壽當時給了對方收手的機會,純粹是他舍不得用自己法器之中的那些毒粉,所以喊了那句……

    且慢。

    如果對方停手,他迷昏對方就算了,畢竟能毒殺真仙的丹藥著實太貴了些;

    但對方并未停手,很專業,也很果斷,鐵了心就要殺他奪寶。

    這讓李長壽很無奈。

    上品靈石本身或許沒有這么大的吸引力,但一個拿出了上品靈石的歸道境,身上說不定也有其他寶物……

    這就是對方‘試一試心態’的根源。

    這件事給李長壽的教訓,一是自己要制定好詳細的貿易規劃,避免再被人盯上。

    二是,今后如果自己見寶動心要謀算,就想想這幾個家伙對付自己的下場。

    “寶物再好,也要有命用才行。”

    那些法寶類垃圾,現在用不上,等他煉器水準提升上來,說不得就用上了。

    不過,越是接觸煉器禁制,越覺得這門‘學科’博大精深,而且能取巧的地方確實不多;

    想修改、開創禁制,沒有幾千幾萬年鉆研難以成事。

    且,洪荒真正厲害的法寶并非用寶材這般煉制出來的,而是天成之物。

    煉制類法寶的頂端,就是功德后天靈寶,還是功德二字比較重要。

    與其在精研煉器的路子上走下去,不如把精力花在陣法上,繼續追求‘陣法小型化’的火力覆蓋。

    煉器這塊,就專研儲物法器和剪紙成人要用的類別;

    還是把主要的業余精力花費在陣法與煉丹上。

    主業?

    自然就是頓……咳,悟道修行、問道長生!

    李長壽坐在書桌后,開始將自己這次搞來的靈藥毒草分門別類;

    ‘稍后自己煉出成丹,給萬林筠長老送去一些吧。’

    雖然有些盤門弄斧之嫌,但好歹也是自己一份心意。

    做完整理工作,李長壽把那十幾顆鎮壓了靈獸幼崽的法器球放在一側,等會拿去靈獸圈中放養。

    這里面還有兩只幼崽是給靈娥的,她此前抱怨了很久,說靈獸圈中大部分都是毒物,她想找只小兔小鹿……打打牙祭都很難。

    這次,李長壽就給她換了兩只味道不錯、品相也不錯的靈獸,愿意養可以當寵物,散養幾年也可以當食材。

    取出那把似劍非劍的劍形‘迷毒催散’法器,李長壽淡定的一笑……

    又去側旁給自己穿戴了特制的防毒手套、面具、防護套裝,以及一些自制的鑷子、試管之類的工具,手邊放好解毒丹,繼續忙碌了起來。

    揚灰一時爽;

    戰前細工磨。

    做什么事都是這般,快感與收獲,都是要在辛苦付出之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密室中專心呆了兩日,李長壽出丹房時,意外發現今日的小瓊峰有些熱鬧。

    ——此前他的仙識一直盤旋在丹房周圍陣法內。

    劉雁兒、王奇這對道侶,前來找靈娥喝茶聊天;

    這個,李長壽倒是知道前因后果。

    上次靈娥去道歉后,劉雁兒怕靈娥心底多想,就給靈娥紙鶴傳信,言說了許多話語。

    一來二去,這兩人也是混的熟了。

    靈娥此時明面上的修為,已經沖到了化神境三階,這般年紀、這般進境,也是仙苗的水準。

    因靈娥被他罰禁足二十年,劉雁兒這幾年也來小瓊峰與靈娥聚過幾次;

    今日劉雁兒與她的奇奇師弟一同過來,只是修行之余,普通的閑逛。

    但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仙識‘看’著,那位端坐在一旁,宛若冰藍雪蓮化作的仙子一般,正在跟三人一同玩模擬仙生的有琴玄雅……

    她咋在這?

    修為還到了歸道境二階?

    少了元青的騷擾,修為所以會快速提升?

    不錯,穩坐當代弟子首席了嘛。

    但有琴玄雅總是來小瓊峰也不是個事,她太過耀眼了,一舉一動都被門內上上下下關注著。

    李長壽沉吟幾聲;

    來者是客,他總不能直接趕她離開,因為這點小事就得罪掌門一脈。

    從林中出來,李長壽徑直走回了自己的草屋,并未刻意隱瞞自己的行蹤。

    開啟了遮蔽陣法,換了身道袍,坐在墻壁的所懸的大字下,靜靜打坐思索如何解決有琴玄雅之事。

    很多煉氣士都喜歡在自己住所掛些大字。

    像實力強勁、自遠古活下來的大能,喜歡掛‘天地’二字;

    而近幾萬年,煉氣士喜歡掛‘道’字,或者‘大道’二字。

    這些是比較常見的,煉氣士經常會根據各自喜好懸掛大字,比如‘靜’、‘力’、‘玄’、‘妙’這些。

    稍微奇葩些的,也有掛‘回’、‘妹’什么的。

    而李長壽背后帖墻上的這個大字就厲害了,大概,偌大的洪荒,數不清的煉氣士,也沒幾個能與他重樣。

    這是個‘穩’字!

    “師兄!”

    窗外,陣法光壁外,小靈娥正用力揮手。

    李長壽無奈一笑,站起身來,開門關陣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師兄也過來一起喝喝茶、聊聊天吧!

    有琴師姐她……等師兄你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靈娥對他眨眨眼,師兄妹眼神交流一番,已明白是何事。

    ‘師兄,有琴師姐又過來找你了,我應付不來,您親自出馬!’

    李長壽笑道:“剛煉丹有些疲乏,想休息下,看你們玩的開心就沒過去打擾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草屋前,有琴玄雅聞言,立刻向前走了兩步。

    她道:“長壽師兄若是乏了歇息就好,我并沒有什么要緊的事。

    只是閉關太久,在門內閑逛,想來尋師兄多些指教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對有琴玄雅和另外兩人做了個道揖,“多有怠慢,還請擔待。”

    三人各自回禮,王奇與劉雁兒連說無事;

    劉雁兒似乎看出了什么,笑容頗多玩味。

    有琴玄雅那雙眸子此刻十分明亮,一貫清冷的美麗面容上,卻多了一絲絲的猶豫。

    但她終究不是什么扭捏之人,很快就在自己的手鐲中取了一只錦盒,走向了李長壽……

    “長壽師兄,這是我送你的禮物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怔了下。

    他還在等有琴玄雅解釋為什么給他送禮,是有事相求,還是想親自感謝當初的救命之恩……

    結果,有琴玄雅只是這般一句話,將錦盒遞來。

    她那張美若仙玉、毫無瑕疵的臉蛋上并沒有太多表情,但目光深處,藏著些許緊張。

    李長壽:……

    ‘罷了,好感這種事倒也不能怪她,還有月老那邊的鍋。’

    但他必須將一切板正,回歸正常。

    既然無心,就別讓人妹子有太多念想了,這種事當斷則斷,不斷反亂。

    “多謝有琴師妹,”李長壽笑著應了句,將錦盒接了過來。

    隨后,他在袖中摸出了一只鎮壓著靈獸幼崽的法器球,道:“一時倉促并未準備什么,這算是給師妹的回禮吧,還望師妹莫要嫌棄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嗯!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嘴角微微上揚,將靈獸幼崽法器球捧在手心。

    “多謝長壽師兄。”

    一旁,靈娥禁不住鼓了鼓嘴角,卻也沒多說什么。

    李長壽端著錦盒,緩聲道:

    “當年與有琴師妹北洲一行,我也收獲甚多,今后有琴師妹若是閑來無事,也可來小瓊峰坐坐。

    我與靈娥在門內也沒幾位好友,除卻王奇師弟、雁兒師姐,也就酒玖師叔、酒烏師伯這幾位前輩高人。

    有琴師妹若不嫌棄,我師兄妹二人,都可與有琴師妹既為同門,也為好友。”

    聽聞此言,那王奇和劉雁兒頓時明白了點什么,兩人都是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按理說,能得有琴玄雅垂青,對李長壽來說該是莫大的機緣和福氣才是,為何會如此果斷的拒絕?

    王奇恍然大明白,應該是因兩人修為不對等,長壽師兄覺得差了這位首席大弟子太多,所以才拒絕吧……大概。

    而靈娥心底一陣無奈。

    自家師兄這麻煩的性子……

    雖然靈娥也挺開心,師兄能拒絕其他女煉氣士,尤其是有琴玄雅這般的人兒。

    但這也表明,靈娥自己想走進師兄心底,在師妹的臺階上向上邁出關鍵一步,也會有很大的阻力。

    靈娥在旁一陣費解。

    然而,讓幾人措不及防的是,有琴玄雅聽聞李長壽一席話,竟然……露出了會心的微笑!

    她的目光頗為生動,雖沒有太多情緒表露,卻讓幾人都能感覺到她心情十分不錯;

    還不是那種強撐表現出的假笑,而是完全發自內心的開心……

    那絕美的面容上多了一縷嫣紅,讓靈娥一個女煉氣士看了都是怦然心動。

    “真的嗎?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的話語也多了幾分語調。

    連語調,都是開心的語調……

    “自然,”李長壽笑著點點頭,心底卻是一陣納悶。

    他話中的意思這么明顯了,有琴沒聽明白?

    有琴玄雅立刻拱手低頭,定聲道:“今后,請師兄多多指教!

    也請靈娥師妹多多指教!

    我,一定會常過來的!”

    呃?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緩緩出現了幾個問號。

    等會,這個情況,他有點懵……

    另一面,王奇禁不住撓了撓后腦勺,劉雁兒面露不解。

    反倒是靈娥心底泛起了滔天巨浪,目光都有幾分閃爍,心底泛起了幾分同病相憐之感。

    這、這么卑微的嗎?

    有琴師姐竟……竟……與師兄能做朋友就好了,都不求其他的嗎?

    相比這位師姐,自己這個近水樓臺撈不到月的親師妹實在是……

    太幸福了……

    “師姐,”靈娥向前走了兩步,對有琴玄雅做了個道揖回禮,“今后請您多多指點!”

    李長壽禁不住歪了下頭;

    這倆怎么還直接拜上了?毒性傳染了可還行!

    “嗯,”有琴玄雅含笑點頭,眸中有光芒在閃爍。

    她看李長壽面色有些差,忙道:“長壽師兄還請好好休息,待玄雅下次出關再來探望師兄。

    煉丹修行之事,還請不要勉強自身。

    靈娥師妹也是……

    那,我先告辭了。”

    “師姐慢走,常來玩呀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一定!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與王奇、劉雁兒告別,駕云飄然而去,仿佛隨風飛舞的發梢都活潑了許多。

    而王奇和劉雁兒表示受到刺激太大,也順勢告辭離開。

    注視著兩個方向三人離開的背影,李長壽一陣皺眉。

    他實在是,摸不準有毒的路子……

    剛才沒表述清楚嗎?

    以后作同門和好友,不是拒絕那種感情的意思嗎?

    這……

    這是毒入骨髓了吧這!

    “臭師兄,我的禮物呢!”

    李長壽在袖中拿了另一只靈獸球出來,遞給了師妹,站在那一陣懷疑仙生。

    靈娥贊嘆道:“有琴師姐真的好美,修為也好高。”

    “呵,呵呵,”李長壽頹然一嘆,對有琴玄雅略感無力,“能不高嗎?

    就她這性子,這輩子估計是遇不到心魔了。”

    靈娥頓時不明所以,“嗯?為什么呀?不是說,道心不穩,魔障隨時有可能出現的嗎?”

    李長壽仰頭看天,具體也答不上來。

    “命吧,大概。”

    身旁,靈娥已經開始解封法器球,很快就一聲贊嘆,將其內的靈獸幼崽抱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哇!好可愛!

    這是……追命百齒噬金獸的崽崽嗎?謝謝師兄!”

    “嗯,你喜歡就好。”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我有一座巨龍城〕〔萬族之劫〕〔第一序列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不過爾爾〕〔記憶殺場〕〔冷王寵妻神醫狂妃〕〔農家甜寵錦鯉妻〕〔民國盜墓往事〕〔網游之白骨大圣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拉斐爾的復仇〕〔我的徒弟都是大反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好玩的棋牌网络游戏 美国股票查询 南宁麻将13幺怎么胡 云南快乐十分遗漏数 黑龙江省36选七的开奖号码 港王中王开奖结果查询 通化大嘴棋牌刨幺下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号码查询 500万竞彩比分直播 15选5走势图浙江 网上真人棋牌 山西快乐十分电视 广东好彩1最新开奖 股票融资的风险 熊猫棋牌游戏官网 18选7开奖号码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