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陳歌蘇沐涵〕〔娛樂圈最強替補〕〔一代女仙〕〔萌寶1v1:爹地你出〕〔閃婚獨寵:陸少嬌〕〔都市之萬世丹尊〕〔貓系男友太難伺候〕〔娘娘她擅攻心〕〔相思劫了又劫〕〔福運小嬌娘〕〔超奧特傳記〕〔錦繡農門〕〔抱定大佬不放松〕〔這個女配有毒〕〔第一繼承人〕〔紫眸逆天:廢柴大〕〔藥植空間有點田〕〔書穿成傅總裁家惡〕〔寵妻100式:女人,〕〔超級小農夫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六十八章 魔改神通初體驗
    現如今的天庭,已經這么富裕了?

    小瓊峰山體內的密室中,李長壽面露色,看著月老給的賠禮戒指中,那一堆散發著氤氳靈光的上等靈石……

    “不一樣,我們不一樣……”

    李長壽搖搖頭,在那感慨不斷。

    這堆靈石,可直接去仙門外的坊鎮中買來大批寶材,凝練更強的陣基,加固、強化小瓊峰大陣。

    李長壽此前所做的陣法更新計劃,能直接完成三分之一!

    但,這樣的直接花費其實并不合理。

    他完全可以把這堆上等靈石,作為第一筆啟動資金。

    在坊鎮買藥草,將藥草拿回來制作成丹藥,再將丹藥拿去交換寶材、賣成靈石,如此可以源源不斷的產生利潤!

    還沒有中間商賺差價!

    李長壽皺眉思索……

    本體出去搞這些太危險,為了一點靈石寶財賠上性命者多不勝數,個中輕重必須分清楚。

    可,如果紙人可以完成這些危險事項,那就不一樣了……

    四舍五入,不就相當于零風險賺財。

    如果真能如此,自己完全可以雙管齊下——

    讓師父從百凡殿中領取‘仙丹’單,積累藥草;

    自己利用紙人,通過門外的坊鎮收集藥草、售賣丹藥……

    五十年內賺他一個小意思,攢上十幾件仙寶,應該不是什么難題!

    只需要七八十年,自己規劃的小瓊峰,也能填上大半的寶材缺口!

    這樣,不僅自己能解決法財侶地中最缺的‘財’,還能滋潤師父和師妹……

    問題就在于,怎么讓紙人去坊鎮?

    年輕弟子外出,其實是件挺麻煩的事;

    但自己師父卻不在門規限制的范圍,已經成為仙人的師父,找個理由就可外出。

    濁仙也是仙嘛。

    讓師父帶著自己的紙人分身,走出護山大陣,紙人就可遠遠離開,趕去坊鎮買賣交易……

    這就完成了第一步。

    然后才是關鍵的難點——剪紙成人神通本身的局限性。

    雖,度仙門的山門,距離東勝神州比較有名坊鎮較近,也就隔了兩萬多里……

    但李長壽現在最遠控制紙人的距離,只能達到千里遠;

    憑現在的剪紙成人,或者說,原版的剪紙成人神通,無法讓紙人抵達最近的坊鎮。

    洪荒當真太大了……

    完全無法想象,遠古龍鳳麒麟等百族昌盛時,那近乎無邊無際的洪荒大地,又該是多么的廣闊!

    說回正事;

    李長壽坐在那沉思了半日,對‘丹藥生意’做了詳細的統算、規劃,以及風險評估,總算是定下了決心。

    雙管齊下,勤勞致富!

    改神通!

    仙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法。

    等風遁和火遁完成參悟進階,就專心改良剪紙成人神通!

    想要本體在山中不動,紙人去門外坊鎮搞交易,剪紙成人,必須要進行魔改;

    還必須是非同尋常的魔改!

    原版剪紙成人的原理,是將自身的法力、仙力,儲藏在紙人之中;

    紙人化作人形,其實是近似于障眼法,因紙人的材質特殊,自行攜帶生靈氣息,故可以假亂真。

    李長壽成仙后,剪紙成人神通趨于完善,在仙識籠罩的范圍內,可寄托一部分心神在紙人身上;

    如今,當李長壽不去控制紙人時,紙人也會宛若活物一般,可完成施展神通者的簡單指令。

    比如,掃地、除草、按摩、跳舞、簡單的拼殺戰斗,以及某些不可描述的功能選項。

    但李長壽現在需要的,并不是這些效果。

    他想將剪紙成人,魔改為最廉價、門檻最低的……

    身外化身!

    相當于,給自己造一些可以隨時替換的‘紙身體’,在其中存儲一部分仙力,心神入駐、隨意切換;

    紙人化身只要能發揮自己一成或者半成實力,就足夠使用了。

    “要做到這一點,必然會用到煉制法寶的禁制……”

    李長壽沉吟幾聲,這次倒是迅速,很快就敲定了今后十年的修行規劃——

    學煉器,搞神通!

    不會就學,不懂就看;

    自己現如今壽命足夠充裕,煉器之法也該搞起來了。

    “優先鉆研能寄托心神的禁制吧。”

    又將目光放回戒指中……

    這波沒的說,感謝老鐵月老對小瓊峰建設的大力支持!

    除了高品質的仙石之外,李長壽還看到了一堆瓷瓶、葫蘆,里面竟都是丹藥;

    而且,還都是類似于毒龍酒效果的丹藥……

    只能說,不愧是月老,送的丹藥都是如此別致。

    李長壽本想直接將這些丹藥用三昧真炎燒掉,但又猶豫了下。

    太浪費了簡直。

    這可都是月老煉制的仙丹,許多男煉氣士的福音!

    挽救姻緣,幸福道侶;

    仙凡雙用,叔嫂無欺。

    取出一些空的瓷瓶,將這些丹藥分門別類處置好,再將月老的那些瓷瓶燒掉,煉去了月老的氣息。

    “以后留著送禮,或是拿去易物換物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這東西受歡迎,自己也可試著逆向解析出丹方,摸索煉制之法,大量生產,厚利多銷!

    “嘖,財迷心竅可不好;

    厚財也只是為了更好的修道,道才是煉氣士的根本。”

    教育了自己兩句,李長壽也啞然失笑。

    將法寶戒指內的東西,盡數轉移到了自己三只主儲物法寶中,又將戒指封存……

    細細品了幾遍自己跟月老的對話,確定自己的表情、言語不存在任何疏漏后,也就將此事暫時放下。

    自己去天庭還有一段歲月,師父此時也沒抵達真仙境,這些事不必操之過急。

    做完這些,李長壽悄然離開了地下密室,駕云飄出了小瓊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道藏殿在破天峰后山的山腰處。

    李長壽一個來回,也沒引起任何人關注;

    甚至在外殿中常年打坐修行的長老,都懶得睜開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隨后,李長壽就在丹房中,開始了修道新領域的鉆研工作。

    “小師叔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出關。”

    道藏殿外殿中,能尋到的煉器禁制都偏基礎了些;

    若是能讓小師叔去內殿,幫忙記下一些對門內真仙公開的高階禁制,就再好不過了。

    門內倒是不禁止,真仙傳授這些給未成仙弟子。

    李長壽手指敲打著桌面,心底細細盤算著,隨之又想到了一位門內長輩。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。

    自己現如今用的千毒百金爐,就是萬林筠長老自己煉制的,自然可以找這位長老討教煉器之法。

    只是,自己已經在這位長老那得了太多好處,臉皮再厚,也有些不好意思……

    “實在不行,就問問寄托心神在法寶上的禁制之法吧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輕輕一嘆。

    欠下這位長老的人情越來越多,當真不是什么好事,今后都是要想辦法還上的。

    在丹房呆了半日,又摸去了密室中。

    取出幾只紙人,隨手撒在桌面上,這幾只紙人立刻像是活了過來,在桌面上站好之后,開始……

    跳、蹦,打架,跳起了拱背舞。

    李長壽凝神注視,仔細體會,很快就開始感悟……

    不多時,他拿出刻刀、竹簡,開始做第一次關于‘紙人·身外化身進階’鉆研工作的筆記。

    神通創新,就在于不斷嘗試;

    想要完成神通魔改,必須大膽進取、擴展思路,小心求證、穩扎穩打,理論與實踐相結合……

    于是,六年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蔚藍天空中,幾朵白云緩緩飄過。

    度仙門山門前,一身褐色道袍的齊源老道端著拂塵,與守門的仙人言說自己外出之事。

    “齊源師弟,你要出去總共幾日?”

    “大概三日就可回返,心中偶然有所感悟,外出走走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善,”守門的仙人就并未多問,護山大陣打開一條縫隙,讓齊源自行外出。

    齊源道了聲謝,駕云出了護山大陣,朝東海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飛出了大概千里遠,齊源就聽到了一句傳聲:

    “師父,將盒子找一處密地放好,您就去靈礦那邊等著便是,不用太遠。

    三日后我必會回返,您把盒子再帶回去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哎,好,”齊源應了聲,對著袖子小聲問,“不用為師多做什么?”

    李長壽繼續傳聲:

    “師父不用擔心,弟子只是去坊鎮上賣些丹藥,再買些草藥,這樣可以賺些靈石和寶材。”

    齊源心底一嘆,目中略帶愧疚,卻是遵照弟子的囑咐,飛到了一處山林之中;

    找了個毫無人跡之地,不著痕跡地將懷中一只拳頭大小、四四方方的檀色木盒,放在樹下草窩中。

    做完這些,齊源老道裝作在此地漫步欣賞風景,一縷仙識也在觀察著這只盒子。

    片刻后,盒子打開了一條縫隙,一顆指甲蓋大小、菱形的寶石探了出來,在周圍晃了晃。

    這寶石輕輕閃爍起光芒。

    李長壽的一縷傳音,再次傳入了齊源老道耳中。

    “師父,您先收一下仙識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”齊源將自己仙識收了起來,心底卻是頗為納悶。

    頓時,那菱形寶石不再閃爍;

    一只類似于潛望鏡的‘蘆葦桿’探了出來,朝著周圍看了看;

    緊接著,盒子蓋被輕輕推開,一只淡黃色的小紙人跳了出來。

    這紙人比普通紙人厚了幾倍,個頭也稍微大一些,肩上斜挎著一只小巧的布包。

    它掐著腰,身體來回晃動,一縷縷光芒環繞在它身周;

    轉眼間,小紙人變作了八尺高的清瘦道人,身著青色道袍、長發隨意束起,斜背著一把長劍。

    紙道人氣息輕輕起伏,穩定在元仙境后,又迅速降低為歸道境,隨之便遮掩了起來。

    紙道人的目光輕輕轉動,其內透出幾分靈光,與活人毫無二致。

    拿出鏡子照了照,紙道人低喃道:“相貌總歸還是有些像我。”

    搖搖頭,收起地上的方盒,雙手掐起法訣,身形沒入土地中,轉眼消失不見……

    這,就是李長壽鉆研六年的成果!

    神通·改良測試版·剪紙成人!

    這具紙人,已經算作實際意義上的身外化身;

    但因為李長壽取了許多巧,這個化身其實只是一具空殼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紙道人壹號還有許多不完美之處。

    比如,李長壽不得不將一部分元神之力寄托其內,若分身被斬,他本體元神也會遭到輕微的創傷。

    這點就需要不斷改善。

    為了防備紙人分身被斬,李長壽也是花費了許多心血;

    就如紙道人背上的寶劍,看似是劍,其實是毒藥、迷藥混合催散的法器……

    本來,李長壽此行,并沒有檢驗這具‘壹號分身’戰斗力的打算。

    但人心險惡,露財招災之事,他出門第一次就遇上了。

    離開度仙門附近,他用了半天土遁,趕去了東洲頗有名氣的。

    穩妥起見,他小批、多次,在不同地點、不同收丹藥的店鋪,用不同的偽裝,賣了自己煉制的許多丹藥,還在此地發現了度仙門的幾家商鋪……

    隨后又用換到的靈石,以及那批仙石的一部分,按相同的方式,買入大量的靈藥、毒草、寶材、靈獸幼崽。

    不算第一桶金投入,這次丹藥盈利,大概能有成本的六成,已是相當不錯。

    后面為了掩人耳目,他還在此地擺了半天的攤,將自己練手煉制的法器,以及一些成色不錯的丹藥擺出來;

    擺的價格適中,也賣得了少許靈石。

    然而,已經如此小心翼翼,李長壽發現自己的這個紙人分身,還是被人盯上了……

    離著三天之期還有半日,李長壽悄悄出了這座規模堪比俗世大國國都的‘坊鎮’,駕起云,朝著能施展土遁的林子飛去。

    然而,幾道身影從臨海鎮中跟了出來,各自隱藏修為,悄悄尾隨……

    ‘看吧,這就是洪荒啊。’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輕嘆了聲,駕云飛的更急了些。

    這分身化作的劍修袖口,一只只抓著小劍、瓷瓶的原版神通紙人,正摩拳擦掌、蓄勢待發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重生千年前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末日樂園〕〔黑金繼承人〕〔超次元女子監獄〕〔快穿:反派洗白攻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3d开奖结果双色球 排列三跨度走势图 福建31选7最新开奖结果今天 证券公司给私募基金配资 定期理财不会亏本金是吗 股票配资下啦推a广xialayu 私募基金配资 中国股票指数 天津快乐十分 内蒙古11选5 热血羽毛球 河北十一选五开结果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体彩 本期深圳风采开奖时间 体彩排三近500期走势图 光线传媒股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