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霍庭深溫情〕〔傾城時光共相依溫〕〔豪門契約:總裁,〕〔你的愛如星光〕〔快穿攻略男神指南〕〔我在偏執澤少身邊〕〔六零嬌妻有空間〕〔重生成霸總的小嬌〕〔一起捉妖吧〕〔我家大佬是神獸〕〔距離你心尖的暖漾〕〔我是東北出馬仙〕〔忘川花未央〕〔逆天狂妃:邪帝,〕〔公主嫁到之莫少太〕〔直播快穿之打臉成〕〔穿書后大佬把我當〕〔次元法典〕〔黑化王爺的心尖寵〕〔五零之穿成極品他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六十七章 知我者,長壽矣!
    天庭,神威殿,夢天儀前。

    第二次托夢給度仙門弟子藍靈娥之后……

    金甲仙官的心神自夢天儀中回歸,怒氣沖沖抓來一把長槍,咬牙道:

    “他竟不過來!還說在煉丹!

    月老,小仙這就下去拿他上來!”

    旁邊的月老一愣,連忙上前阻攔。

    心底雖然知道仙官也只是擺個樣子,人教道承再小也是人教道承,度仙門未必會將他們兩個天庭小仙神看在眼中,更別說是直接去抓人。

    但畢竟是自己有求于人……

    “仙官不可,仙官不可,這事咱們從長計議,從長計議!”

    月老勸阻了一陣,這金甲仙官總算是‘消了氣’。

    月老問:“那邊是如何說的?”

    仙官道:“他師妹倒是客客氣氣,禮數也周全,言說自家師兄正在煉丹的關鍵時刻,無法分心。

    還問咱們找她師兄有何貴干,若是要緊之事,還請對她說明。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月老頓時犯了難。

    這事可不能隨便說出去,事關自己的名聲,傳到陛下耳中,陛下肯定也會怪罪。

    月老沉吟幾聲,道:“能否再請仙官您幫忙找他師妹一次,小老兒這里多謝了。”

    “月老客氣,也就芝麻大點的事兒!”

    仙官轉身面對著夢天儀,卻是禁不住咧了咧嘴;

    每次托夢他元神之力消耗的不輕,再多來幾次,非要暈在這不可……

    度仙門,丹房中。

    李長壽聽師妹說著剛才見面的情形,叮囑她幾句。

    很快,靈娥愣了下神,又恍惚看到了一片云霧。

    “師兄!又來了!”

    “去吧,”李長壽笑著點點頭;

    靈娥閉目很快就進入夢境,而李長壽則在旁仔細觀察著靈娥的狀態。

    就是睡著了……

    完全沒有道韻流轉,也沒有什么其他動靜。

    李長壽抬手戳了戳靈娥的手臂,靈娥輕‘嗯’了聲,像是半夢半醒。

    ‘天庭不愧是天道定下掌管天地的機構,托夢應該也是某種天道寶物引發的。

    竟然這么神奇。’

    仙識掃過小瓊峰各處,李長壽陷入了思索中。

    背后搗鬼的,未必只是月老。

    月老八成跟此時那個金甲天神一樣,只是個工具人……

    封神劫運遠未到來,天庭剛建不多久,玉帝都必須謹小慎微,玉帝安排的月老,也應該是個膽小之人。

    如今,像三教教主的親傳弟子,上天庭之后,稱呼玉帝為昊天師叔并非陛下,而玉帝必須對道門二代弟子以禮相待……

    人教道承寥寥,背后就是太清老子;

    太清圣人的化身太上老君,已經入駐了天庭兜率宮,玉帝必然不敢算計人教,也沒有算計的動機。

    且,天庭這時還是道門的后花園,西方教的手暫時伸不進去……

    闡截兩教,雖弟子門人互相之間漸漸不合,卻還沒到撕破臉皮的程度;

    人教本就沒多少道承,與闡截兩教也沒有摩擦,他們搞事的可能性也不高。

    排除法做下來……

    難不成,是人教內有高人,覺得人教道承太少,想用姻緣紅繩,讓各家道承內部開枝散葉?

    這跟自己準備用情蠱促一對珍稀靈獸繁衍生息,倒是有異曲同工之妙……

    這個高人是誰?

    度仙門認領的開山祖師,昆侖山修行的度厄真人?

    不太可能……

    作為圣人記名弟子,這位門派祖師也是小心修行,基本沒什么存在感,不太敢承受這般因果反噬之力。

    聽過圣人講道,都可自稱記名。

    想來想去,人教圣人只有一個親傳弟子,有這個閑情、有這份實力和影響力,也敢讓月老出手帶歪人教道承的風氣……

    玄都,大法師!

    大概率是他了。

    但這次是月老想托夢見自己,李長壽聯想到自己此前的異狀……

    現在的情況,很可能是他的姻緣方面,被大法師搞出了一些小問題,月老現身平事。

    ‘我就說,有毒怎么可能,平白無故就對我有好感的?’

    李長壽挑了挑眉,但隨之又有些納悶。

    如果有琴玄雅對自己的好感,確實是月老安排的,那為何會安排給自己?

    他莫非,已經被大法師盯上了?

    稍后要好好套套話才行。

    姻緣方面,自己身邊應該有小師妹作為擋箭牌;

    ——這算是師父收小師妹時,自己能想到的、僅有的幾點好處之一。

    “天道造化,當真難以捉摸。

    洪荒之大,吾輩終為蜉蝣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輕嘆了聲,繼續思索化被動為主動之法;

    負手等小師妹醒來,順便開始將周遭各處陣法開啟。

    既然,月老前后左右誰都不敢得罪,想找自己這個最弱勢的一方,施威或者商量……

    那自己,能從這件事中算計到點什么?

    不,不能強求算計;

    見機行事,最好不過相安無事。

    他這個度仙門小弟子,有自己定下的路途規劃,不必非攀旁人高枝,自己把握主動才能安心些。

    不過,若是能與月老留下交情,今后自己、師父和師妹上天,也就好安排了……

    月老管姻緣,天庭肯定人脈極廣。

    自己這次,倒是可以從這方面入手,賣個人情給月老,又要讓月老知道自己故意賣了人情給他,還不能暴露什么……

    確實需要細細處置。

    片刻后,靈娥醒來。

    她略微思量,就對李長壽講述了,月老托金甲天神、金甲天神托她,要轉達給自己師兄的幾句話:

    “月老說,此前他清點姻緣泥人,粗心碰到了師兄您的泥人,讓師兄你的泥人有所損壞。

    月老心底頗為不安,想與師兄見面商談此事,并查看師兄有無異樣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頓時恍然,月老這態度,應該是想找他了卻因果,那就……

    容易操作了。

    靈娥有些緊張,低聲道:

    “師兄,你沒事吧?

    姻緣泥人如果壞了,是不是以后就沒姻緣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,”李長壽搖搖頭,“也罷,與他見一見也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不管如何,對方找上門來,態度也算誠懇。

    自己,只需保持好一個度仙門當代年輕弟子的身份,見機行事就可。

    “師妹,幫我護法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靈娥脆聲答應,動作輕盈地從躺椅上跳了起來,手中握住了幾只寶囊。

    李長壽躺在了躺椅上,掌心扣住兩只紙人,試著讓自己放松精神,慢慢舒展心神……

    果然,漸漸進入了一片云霧迷蒙的夢境中。

    前方有一座在山巔的仙亭,亭中有個身著喜袍的清瘦老人,正對自己躬身做請。

    李長壽發覺自己像是踩在一朵云上,心念一動、駕云向前,與這老人行禮。

    “度仙門弟子李長壽,見過前輩。”

    月老露出幾分苦盡甘來的微笑,“總算是將你盼來了,莫要拘禮,莫要拘禮。

    這是夢境之中,也不好招待,就請坐下相談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含笑點頭,兩人互相做了個道揖,在兩旁各自入座。

    相視一笑,卻是彼此都有了些計較。

    月老想到的是:‘這人,應該挺好說話。’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泛過的卻是:‘這月老,看起來……

    身板倒也不算虛。’

    “前輩,您請直說是何事吧,晚輩知道您事多且忙,也不敢多耽誤。”

    “哎,好,”月老斟酌了一下語言,“咳……最近這一兩年,你身體,沒什么問題吧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笑道:“就是有些發癢,倒不是什么大礙。”

    月老頓時皺眉,忙問:“那,那個……可還有陽氣匯聚,心潮澎湃,蠢蠢欲動……之感?”

    “這個,晚輩倒是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你且稍等,”月老隨手一招,盆栽相思樹出現在手中,“這是靈寶相思樹,我用樹枝扎你一下,看有沒有感覺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很配合的點點頭,心底卻是在思量。

    這夢境果然非同小可;

    仔細想想,似乎也有一些書籍有記載‘托夢傳物’之事……

    相思樹的一根枝丫探向李長壽,李長壽任由它扎了一下,心底頓時泛起了層層綺念,呼吸稍有些急促。

    月老身體少頃,關切地問:“有感覺嗎?”

    “有是有……”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一笑,感受到自己體內那團先天陽氣在波濤澎湃,卻故作皺眉狀,“但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這,這,”月老眉頭一皺,頓時露出了幾分苦笑,“咱們多扎幾次試試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卻咳了聲,連忙拒絕;

    再被扎一下,說不定就真要出事!

    “無妨,前輩,我回去調理調理就是了,我師妹還在身側,不太方便。”

    月老頓時愁眉苦臉。

    李長壽斟酌了幾句言語,就含笑繼續開口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個時辰后。

    天庭,夢天儀之前。

    月老身體一動,醒轉了過來,禁不住扶須而笑,心底一陣感慨。

    他摸了摸袖中,那只儲物法寶戒指,此時已經沒了蹤跡,當下心底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圓滿解決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個不錯的后輩,有大教弟子的風范!”

    “咳,咳咳,”旁邊的金甲神將腳下一滑,連忙穩住身形,面帶微笑地看著月老。

    剛才的夢境他雖未參與,卻是用他的仙力基礎搞出來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夢中托物,近乎抽干了他的元神之力,尤其是,此前還連續托夢幾次……

    “月老,無事了?”

    “有勞道友,有勞道友了!”月老在懷中拿出了一只錦盒,“小小謝禮,不成敬意。”

    仙官滿臉正氣,斷然拒絕道:“哎,咱們不是那種仙神!”

    “總不能讓您白白相助,小老兒心底當真過意不去,”月老卻是熟絡地說著客套話。

    一個半推半就,一個向前推送,這錦盒很快就進了仙官的袖口。

    月老深深做了個道揖,告辭離開了神威殿。

    那仙官送走月老,一屁股坐在了殿門前,長長松了口氣……

    這仙官整個人,都比半年前消瘦了幾分。

    另一邊,月老心情頗為舒暢,在云上含笑前飛。

    ‘長壽,真是個不錯的后輩啊。’

    這位度仙門弟子,怪不得能得三星拱月,為人方面沒的說,又尊老,又知禮數,還處處為他這個小神考慮。

    一般人見到他月老,三句不離姻緣;

    自己跟長壽談了這么久,卻是完全沒聽到‘姻緣’二字!

    這讓月老感覺十分舒坦。

    長壽那一句‘順其自然’,當真比天庭當差的部分天將,高明了不知多少!

    姻緣說到底,不就是順其自然才得佳偶的事嗎?

    長壽考慮還無比周到,相約立誓讓他這個老人安心……

    就是,后面兩人一起立誓時,這晚輩搞的誓言內容有些啰嗦;

    但仔細斟酌,卻是十分完善,把所有條件和情況,基本都考慮到了。

    立下大道誓言,雙方今后再不提泥人有損之事,月老不干涉李長壽姻緣,李長壽也不對旁人言說這次托夢。

    其實月老來時細細查看了,那泥人被天道之力包裹,已經沒什么損傷,能生成、生長紅繩,功能齊全。

    本來,月老也就是擔心罷了……

    只是沒想到,對方會擔心他月老的立場,尤其是那幾句話,直戳他月老的心窩子!

    他容易嗎他!

    本來就沒什么背景,修為也不算高,自己被玉帝陛下放到了這個位置上,又要向外應付,又要給天庭、天道當差;

    天庭官職比自己大的,他不敢惹;

    官職比自己小修為比自己高的,他也不敢惹;

    有背景的,他月老更不敢惹……

    偏偏,還是姻緣殿這種敏感之地,若起私心,還容易被紫霄神雷直接灰灰……

    ‘前輩,您也是太難了。’

    月老仰頭看著天空,背著雙手,老眼之中滿是感慨。

    萬年月老,艱辛自知!

    而今知我者,多一長壽矣!

    這個度仙門的弟子,若是可以,當真是要引為知己!

    是了,他提到過他師父的故事;

    齊源道友歷經諸多難事,依然不顧周遭非議的眼光,以大毅力兵解化為濁仙;

    長壽是用這個故事,在鼓勵他這個艱難的月老啊……

    今后齊源道友若是想來天庭混個閑職,自己怎么也要出力幫上一把!

    給長壽小友的那些賠禮禮品,當真算不得什么!

    只恨自己準備的少了!

    度仙門,小瓊峰,丹房處。

    李長壽自夢中醒來,飛速查看各處,瞬間就發現小師妹背對著自己,臉蛋紅紅的。

    李長壽低頭看了眼自己長袍……

    嗯……

    一眼難盡。

    夢里被相思樹扎了一下,這個沒辦法,他畢竟也是個正常男仙,并未斬斷自身情念。

    緩緩起身,李長壽不著痕跡的整理了衣衫,將手中那枚不知如何出現的戒指收起,笑道:

    “我醒過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師、師兄,”小靈娥肩膀輕顫了下,頭也不敢回,顫聲道了句,“我、我先回去了……等會我再過來!”

    言罷駕云而逃,卻是頭都不回,頭頂都冒起了一縷縷白煙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頓時一笑,為她關閉周遭陣法,心底卻禁不住吐槽了句。

    真是,葉公好龍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重生千年前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末日樂園〕〔黑金繼承人〕〔超次元女子監獄〕〔快穿:反派洗白攻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快3湖北快三开奖结果 股票发行价格是什么 山东11选5的买号技巧 河南22选5下期预测1注 河内5分彩走势图 安徽25选5技巧 极速赛车开奖记录 江西11选五5中奖规则 北京pk拾官方网址 黑龙江22选五开奖 一分彩人工精准计划 河南快3玩法中奖规则 中国体育彩票7位数怎么看 天天彩选4开奖走势图 天津港股票趋势 甘肃快三形态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