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都市之最強仙尊陳〕〔主播好難:老公比〕〔神秘山里漢:辣妻〕〔侯門有卿卿〕〔腹黑四公主的霸道〕〔傲世劍神〕〔親君笧〕〔都市至尊奶爸〕〔謀殺回憶〕〔權臣盛寵〕〔縱刀長嘯〕〔萬古巨頭的養成〕〔銀子太多怎么辦〕〔太上圖騰〕〔全職武神系統〕〔論咸魚的自身修養〕〔惡魔就在身邊〕〔蓋世〕〔無敵之最強神級選〕〔她來運轉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六十四章 在毒道上撒歡前行
    提起丹鼎峰,李長壽最感興趣的,一是即將到手的新丹爐,二就是其上的一位煉毒大家,萬林筠。

    如今李長壽的大半煉毒理論知識、近半毒方,都是從萬林筠所著的幾篇毒經中得來。

    萬林筠乃門內長老,丹鼎峰上的天仙,還是一位喜歡煉毒的天仙,其實力完全不能用修為、法寶來評斷。

    小師妹去東海毒殺蝦妖的那次,李長壽有一層考慮,就是想通過她撒出去的毒粉,吸引到這位大佬的注意。

    這位長老畢竟是門內高人,雖在靈娥手中取走了李長壽煉制的毒粉,接下來并沒有其他動靜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也不敢太主動。

    一個門內弟子,主動去找門內煉毒手法最高明的長老求教,這很明顯會讓人懷疑,這個門內弟子是不是性情陰冷、要去毒殺什么仇人。

    但若是轉換過來,一位門內喜歡煉毒的長老,非要傳授門內弟子煉毒的手段,李長壽給人留下的印象,就會‘淡化’許多……

    主動與被動所產生的些許差異,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與酒烏乘云趕往丹鼎峰時,李長壽心底就在思索,好不容易有一次去丹鼎峰的機會,要不要安排一場跟這位煉毒大家的‘邂逅’……

    不能太刻意,也不能太隨緣。

    如果能在萬林長老那里得到一些毒丹和毒經,當真是再好不過了,哪怕為此得來一部分關注度也值得。

    白云轉過兩處山峰,酒烏負手笑道:

    “瞧,那就是丹鼎峰了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笑著點點頭,看向前方那酒壺狀的山峰,目光流露出幾分期待。

    ‘看這次能不能遇到萬林筠前輩吧,強求反而不美。’

    丹鼎峰上花兩朵,鑄器煉丹各一家。

    這個峰頭之上,煉氣士的數量并不算太多,只有百多人;

    包括三位天仙長老,三十多位真仙、元仙,以及十幾名弟子,其余盡皆是雜役弟子。

    李長壽與酒烏落在丹鼎峰半山腰待客的小院,就有雜役弟子引路奉茶。

    很快,一位身著蔚藍長袍、頭束八卦道冠的男真仙前來碰頭,這位男仙體型稍圓,面露富態,像極了……

    丹藥吃多后遺癥。

    “酒烏師弟,這幾年怎么來這邊少了許多?”

    酒烏嘆道:“唉,總是被派出去東奔西走,片刻都不得清閑。”

    “這還不是師弟你得門內信任嘛!”

    圓臉仙人笑吟吟地說著,看了眼李長壽,就做了個請的手勢,“百凡殿已給了令諭,剛好有幾口閑置的丹爐,我帶你們去挑選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站在酒烏身后,雖比酒烏師伯高大了許多,但也像是個空氣人一般。

    酒烏也為李長壽做了介紹,這位圓臉仙人名為柳飛仙,與酒烏一般也是門內執事,平日里負責處理丹鼎峰的雜務。

    李長壽行禮稱呼一句師伯,柳飛仙也笑著勉勵李長壽幾句,隨后就與他沒了多余交談。

    三人自小院駕云而出,不疾不徐飄往一處幽谷。

    柳飛仙和酒烏一路閑談,李長壽在后眼觀鼻、耳聽心,周圍景色都未多看。

    幽谷外圍有一座大陣,隔絕外部仙識查探,且有一定的防護效果。

    入得大陣內,花香鳥語入鼻耳,處處仙光流轉。

    一片疏林點綴了數十處小樓草屋,此時大半都開啟了屋外的陣法,其內的仙人、弟子,應當都在修行。

    曲徑通幽處,林間伴笑語。

    比起自家小瓊峰,這里確實……看起來要富那么一些。

    跟在兩位真仙之后,尋到了一處陣法遮蔽的大屋;

    柳飛仙很快就關陣開門,能見其內各處堆了些塵土,幾尊丈高的丹爐擺放在角落中,各處還有一些蒲團雜物。

    李長壽一眼就挑中了其中一座丹爐;

    這丹爐本身材質不如原本自己修補的紫金大爐,但卻是嶄新寶物,其內該有的禁制一樣不缺,總體威能,比炸膛的那只高了些許。

    這也算不錯了,畢竟他一個明面上的返虛境弟子,也用不到太好的丹爐……

    一旁,酒烏卻是露出幾分笑意,在旁笑罵道:

    “柳師兄啊,你給的這幾件丹爐,也未免太小氣了些!

    長壽師侄這次可是立了不小的功勞,門內獎賞,也是讓他來丹鼎峰自行選取一口爐子。

    來的路上,我這面皮可是押出去了,你可別想這般輕易就把人打發了!”

    柳飛仙面色有些尷尬,忙道:“師弟你早說不就是了,來,咱們去另一處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對酒烏道了聲謝,剛想說一句這里的爐子就夠用了,又突聽一聲輕咦自門外而來。

    “長壽?

    來的可是,小瓊峰的弟子,長壽?”

    酒烏一怔,柳飛仙一愣,李長壽心底卻是一喜。

    一縷微風飄過,門外多了一名拄著拐杖的清瘦老者。

    那拐杖包裹著一層銅皮,這老者皺巴巴的面容也有些冷硬,但他雙目炯炯有神,灰白長發無風而動,身上的道袍散發著少許刺鼻的味道……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!

    柳飛仙和酒烏連忙向前行禮。

    酒烏忙對李長壽傳聲道:“這位是丹鼎峰長老!你喊一聲師伯祖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瓊峰弟子李長壽,拜見師伯祖。”

    這老者點頭回應,嘴角顫動著,擠了個……看著十分陰冷的笑容出來。

    那柳飛仙和酒烏齊齊一哆嗦,下意識后退了兩步。

    他們這、這是怎么惹到這位平日極少外出走動的毒仙了?

    萬林筠卻是沒有半點寒暄,直接就指著李長壽,問了句:“狐心丹如何煉制?”

    總算來了,自己幾年前埋下的伏筆!

    李長壽沉吟半聲,低頭保持道揖的姿勢,口齒清晰卻略帶緊張神色,口中說道:

    “按各藥比例,取靈狐心尖血三分,濁目草一分,蜜烏斷魂草二分,鴻羽草一分,輔以屝砦水少許、無垢粉少許……

    以冷火煅凝六個時辰,可得狐心丹。”

    萬林筠長老緩緩點頭,嘴角的笑容變得更……嚇人了些!

    “若加二分尸蘭粉,改幽火煉制十二個時辰,為何物?”

    李長壽答道:“冥狐散心丹。”

    “若去掉蜜烏斷魂草,改加三分丹陽蓮粉、二分飄霜砂,以白明火煉制二十四個時辰,為何物?”

    李長壽沉吟幾聲,這次沉吟的時間卻略長了些。

    一旁酒烏頓時有些著急,連連對柳飛仙使眼色;

    柳飛仙卻是不斷小幅度搖頭,示意酒烏千萬別說話……

    這位長老,扣顆鼻屎,就能毒翻他們兩個真仙!

    門外,萬林筠長老的笑容越發陰冷,雙眼也略微瞇了起來,其內精光閃爍。

    酒烏不斷斟酌話語,他對這位長老當真不熟,但看此時這位長老的表情……

    怎么看都像是要融了李長壽!

    而偏偏,李長壽此時答了句:

    “一顆,無用之丹。”

    酒烏嘴角頓時一陣抽搐,立刻就要向前替他求饒。

    但,萬林筠長老的笑容卻在此時隱去,面露正色,問道:“為何無用?”

    “藥性中和了,”李長壽皺眉道,“白明火本就溫和,且屬中性火,而此時的丹方中寒熱中和,各藥材藥性抵消……

    雖可成丹,卻是無用之丹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萬林筠拄著拐杖向前邁了半步。

    酒烏連忙向前,做道揖行禮,“長老,這個年輕小輩深得弟子師尊看重,若是沖撞了您,還請看在弟子師尊的面子上,多多擔待!”

    萬林筠撇了這矮道人一眼,并未說話,只是繼續看著李長壽,問道:

    “你剛才說了藥性二字,這些明明是毒物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露出少許緊張之色,卻是低頭俯身,說出了那句,已經等待了幾十年、依照這位長老生平事跡得出、最有可能戳這位長老心窩子的話:

    “毒,乃藥之屬;

    一如烹飪菜肴有酸甜苦辣之味,藥亦然。”

    這大屋頓時安靜了下去,柳飛仙扭頭瞪著李長壽,目中也帶著幾分急色。

    瞎說的這是什么玩意兒?

    毒與藥如何混為一談!

    而酒烏感覺到一雙目光從自己頭頂落了下來,這矮道人抬頭一看,剛好看見萬林筠那雙狹長的雙眼,以及……

    萬林筠嘴角那僵硬的冷笑。

    老者道:“我借他幾日,可否?”

    “您、您請便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萬林筠點點頭,對李長壽道了句,“你,隨我來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低頭應是,對酒烏和柳飛仙行禮后,緩步離開了此地,低頭跟在前面老者身后。

    還沒走十幾步,那萬林筠長老又扭頭問了句:

    “玉冥丹怎么煉制?”

    “弟子只知殘方,主材為幽冥忘川水三分,最少千年份、最多三千年份的鷹愁蘭花芯兒兩朵……”

    “鷹愁蘭為何必須千年份到三千年份?”

    “藥性哪怕不會相沖、相抵,總不免互相影響,年份太高、藥性太烈,極易破壞丹內平衡。

    弟子看一經文之上有寫,煉丹,并非年份越高的越好,合適最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那經文你是從何處看來的?”

    “道藏殿外殿,有幾個書架上有不少關于煉丹的經文,弟子細細品讀,也琢磨過許多……

    莫非,那些毒經,有您老人家所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不錯。”

    微風帶來的話語聲中,這一老一青的身影消失在了一條偏僻的小路上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酒烏長長松了口氣,擦了擦額頭的冷汗。

    剛剛這位天仙長老并未顯露半點天仙威嚴,但‘毒死過天仙’這五個字,就當真讓人渾身寒毛直豎……

    一旁那微胖的仙人湊了過來,傳聲問了句:

    “這小輩……什么來頭?我可從未見過這般和顏悅色的師伯!”

    “你管這叫和顏悅色?”

    酒烏瞪了眼柳飛仙,剛想回答,隨后想到了什么,頓時一陣搖頭,“別問我,我啥都不能說。”

    柳飛仙頭一歪,眉頭緊皺了起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個月后,傍晚時分。

    李長壽駕著白云,面容平靜地離開了丹鼎峰,朝著自家小瓊峰而去。

    一路毫無波瀾,他回到小瓊峰時,有琴玄雅也早已不在。

    回了丹房,在儲物法寶中逃出了一件兩丈高的漆黑丹爐時,面色也沒什么異動。

    等他開啟周遭各處陣法,施偷梁換柱,以紙人守在此地,自己鉆小孔進地下密室,繃著臉,坐在了書桌后。

    左手在桌面拂過,一只只玉牌、一瓶瓶玉瓶擺滿了桌面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微微一笑,心底感慨萬千。

    總算,榨干了這位長老……的毒經!

    還得了這位長老大批的毒丹靈丹!

    但也因此欠下了個大人情,以后必須要找機會還上,了斷這份因果才是。

    這些毒經對李長壽來說很重要;

    而這些萬林筠長老讓他拿回來,作為‘樣板、參照’的毒丹,更為重要!

    因為這能解決李長壽的一大難題——如何對門內解釋,今后自己萬一要用到的、那些能毒殺天仙的毒丹,到底從何而來!

    直接說萬林筠長老賜下的就是了。

    這世上,哪里有什么白撿的機緣,無非是一場跨越幾年、幾十年的謀算。

    這位毒仙長老……

    心底浮現出了這位長老那招牌式的僵硬冷笑,李長壽的微笑更濃郁了些。

    其實性格也蠻可愛的,醉心丹、毒之道,并無太多心機雜念。

    突然間,李長壽感覺雙股之間有些、有些……癢?

    ——類似于這段時間,經常會出現在咯吱窩的癢癢勁。

    嘶……

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李長壽頭一歪,心底連忙驅散了這位長老的面龐,細細感受著自己的狀態,那股‘癢’很快就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嚇他一跳,還以為自己看《百美老后圖》的緣故,突然有了什么莫名的癖好。

    隨之李長壽一陣皺眉。

    自己這是怎么了?最近身體一直有解釋不清的異動?

    成仙后的仙基,當真要好好鞏固一番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片刻前……

    天庭,月老殿。

    <br /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男神大人太難追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陰山密檔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我!巨龍領主〕〔烈火焚身[巴黎圣母〕〔平平無奇大師兄〕〔詭秘之主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25选5 快乐十分前三直奖金 理财平台图片 澳门即时指数 3d缩水过滤工具手 股票涨跌原因 大白话 30选5 秒速牛牛开奖直播 2012上证指数预测 内蒙古十一选五就是 双色球开奖视频直播 安徽十一选五 7m体球网足球比分直播 湖北30选5开奖 快乐12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