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絕代狂兵李夜風葉〕〔豪門溺寵:總裁,〕〔我言出法隨〕〔漁人傳說〕〔四條土狗〕〔我在三界收破爛〕〔非洲酋長〕〔大國名廚〕〔廢材娘娘你面具掉〕〔蜜愛百分百:霍少〕〔教父的榮耀〕〔豪門第一寵:老婆〕〔斗星者〕〔論咸魚的自身修養〕〔天價小毒妃〕〔我穿女裝能變強〕〔原始族長〕〔玄界修羅戰神〕〔最強妖鋒〕〔異界供奉系統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五十九章 熊寨強壯的秘密·偽【感謝新盟主愛愛支持!】
    情況,似乎比自己想的還要復雜。

    靈娥故意露出幾分尷尬的神色,想著這三位大佬早些從這里離開。

    她可不想多管閑事,尤其是跟師兄和師父都不相關的閑事。

    但此時,左右兩位別峰師兄已是在針尖對麥芒,空氣中彌漫著一種焦灼的味道……

    這該怎么辦?

    柳樹下,靈娥搬來的矮桌旁,三個對她來說十分陌生的同門師兄師姐,就在矮桌三面坐著。

    坐在靈娥對面的,是一位面容姣好、姿態端莊的女子,都林峰的師姐,劉雁兒。

    此前便是這位師姐先來的小瓊峰;

    靈娥本以為這位來找自家師兄的新師姐,是跟有琴師姐一樣的‘危險人物’,但聊了一陣,靈娥發現自己誤會了。

    這位師姐找自己師兄,明顯是有正事。

    事情起自七年前那次歷練大會,劉雁兒師姐與同去北洲的王奇師兄一碰生情;

    回山之后,兩人也是飛鶴傳書、眉眼傳情,一來二去,感情愈濃;

    近來雁兒師姐和齊齊師弟就有了同修的打算,他們決定去百凡殿登個記,正式結成道侶,一同在都林峰或小靈峰上修行。

    但誰能想到,劉雁兒的親師弟,也就是靈娥左手邊這位仁兄,都林峰仙苗劉思哲,突然站了出來。

    他反對這門親事!

    這,是一段忍耐了百年的暗戀。

    自劉思哲幼年入門,就是跟在溫柔的同姓師姐身后,喊著‘師姐’、‘師姐’;

    漸漸的,少年有了煩心事,心底住了俏佳人。

    但劉思哲覺得入門尚淺,修為不如自己師姐,保護不了自己師姐,就一直將這份心思壓在了心底,艱苦修行、努力悟道,在門內漸漸嶄露頭角。

    一直到今日,劉思哲在門內當代弟子排位第六,已修到了返虛境第六階,得門派賜寶,有都林峰峰主真傳。

    他想對自己師姐表達心意時,卻眼見……

    眼見自己心愛的師姐,就要被小靈峰的同門牽走!

    劉思哲當即就站出來對師姐表明心意,劉雁兒當時被嚇到了,但立刻婉拒了劉思哲。

    “師弟,我一直將你當最親近的師弟看待。”

    劉思哲心有不甘,不斷追問劉雁兒與王奇之事,私下更是對王奇約戰。

    奇奇師弟……

    小靈峰王奇也是不弱,自北洲回返之后修為接連突破,原本有些浪蕩的心性也收斂了許多,如今剛好也是修行到了返虛境第六階,門內弟子排位提升了許多,到了第八。

    王奇問詢劉雁兒之后,充分尊重劉雁兒的意見,并未答應這場約戰。

    于是,事情就越鬧越僵,劉思哲與王奇也是絲毫不讓。

    這幾日,甚至引發都林峰與小靈峰弟子們的對峙,惹來了門內長老斥責……

    這件事已經必須盡快解決。

    今日劉雁兒前來小瓊峰不為旁事,就是想找當時與他們同行的李長壽,讓李長壽做個證明。

    如此也好對劉思哲解釋清楚,‘雁兒師姐’和‘奇奇師弟’是如何一見鐘情。

    不曾想,劉雁兒前腳剛到,王奇和劉思哲就從后追了上來,成了此時這般兇兇相對的尷尬局面。

    藍靈娥看著這張幾乎快被兩人氣機炸碎的矮桌,心底也是略微有些心疼……

    這可是師兄親手做的。

    “兩位師兄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兩張嚴肅且威嚴的面龐同時看了過來,靈娥頓時縮了縮脖子。

    藍靈娥笑道:“兩位師兄能去一旁等候嗎?

    我們女子有些話語,不便被師兄們聽到。”

    劉思哲與王奇同時看向了劉雁兒,劉雁兒目光中有幾分無奈與督促。

    頓時,這兩人站起身來,朝著一旁湖邊走去。

    王奇倒是十分貼心,在樹下做了一道法力結界;

    那劉思哲見狀也走了回來,在結界外圍又做了一層更厚、更強的結界;

    兩人視線對碰,空氣中頓時出現了一道道小閃電。

    結界內,劉雁兒頓感焦頭爛額。

    “雁兒師姐,我師兄去了斷塵緣了,最少還有一年才回來。”

    小靈娥話語一頓,提醒道:“您可以去找有琴師姐商議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前去過了,”劉雁兒輕輕一嘆,“有琴師妹正在閉關之中,我也不敢打擾,如今這事只能讓長壽師弟言說一二。”

    靈娥有些費解,“可是,我師兄證明你們是一見鐘情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這師弟就生了一根筋,”劉雁兒苦笑道,“他現在覺得我是拿奇奇師弟做擋箭牌,不想耽誤他求仙之路。

    但我真的……

    唉,這可如何是好,我去酒師叔那邊也問過了,酒師叔也是在閉關。

    長壽師弟如今又不在。”

    藍靈娥剛想委婉的表達,這事跟他們小瓊峰無關;

    但她還沒整理好語言,突然感受到大地似乎在震顫……

    抬頭一看,卻見那兩位別峰師兄,竟已是在草屋前的空地上,互相頂腿‘角力’!

    因門規禁止弟子私斗,若有恩怨需提前報備百凡殿,由門內安排了斷恩怨之法。

    身為門內仙苗,王奇和劉思哲此時都十分克制;

    他們只是將各自左腳前伸,用膝蓋對碰,目光如要擇人而噬!

    劉雁兒頓時抬手扶額,不知該如何示好。

    小靈娥倒是眨眨眼,這種情形……

    跟后山獸圈里面那些靈獸爭奪配偶時,差不多的架勢呢!

    心底輕笑了聲,靈娥心思一轉,已是有了決策。

    她起身走出結界,對著那兩人喊道:

    “不要再打了,你們這樣是打不死人的!

    呃,不是。

    兩位師兄還請注意下,門內禁制弟子私斗,這里也是我小瓊峰之地。

    既然兩位來了此地,不如就按我小瓊峰的規矩辦,不管雁兒師姐最后怎么選擇,你們在此地先決一高低上下。

    如何?”

    這兩人各自跳開,雖然膝蓋劇痛,卻都表現的風輕云淡,各自點頭。

    劉思哲問道:“什么規矩?”

    “我師兄喜愛釀酒,”靈娥微微一笑,“還請兩位師兄品鑒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……

    哐哐兩聲,王奇與劉思哲齊齊趴在了矮桌上,手中的酒壇各自落下,都只是喝下了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畢竟是稀釋后的酒玖御用佳人媚。

    劉雁兒輕輕呼了口氣,對靈娥感激地一笑。

    卻沒有立刻要走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雁兒師姐,我有個法子,或許可以幫你做決斷。”

    靈娥心中無奈,示意劉雁兒靠前些許,在她耳旁輕聲道了幾句。

    劉雁兒皺眉道:“這可以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,若是哪個愿意為了你養另一個人的孩子,那當真是可以托付終身了,”靈娥眨眨眼,“但是記得這事要找人提前做見證,免得師姐您名聲受損。”

    “受教了!

    此事若能成,當多謝師妹!”

    劉雁兒興沖沖地起身,做了個道揖,藍靈娥頓時擺擺手。

    很快,這位師姐用兩朵云,將爛醉的兩位師弟帶去了空中,朝著都林峰的方向駕云而去。

    “真是,什么事都來找我師兄。

    我小瓊峰的大師兄那么閑嗎?”

    藍靈娥輕哼了聲,拿著一方手帕,帶著這張矮桌去了湖邊,細細清洗了一遍。

    要不要喊上師父去都林峰看熱鬧?

    算了,別惹事了,不然師兄回來肯定又要罵自己一頓。

    “臭師兄,了斷塵緣帶上你師妹又怎么了?我還能幫你一起磕個頭呢!

    真是……

    以后本師妹去了斷塵緣,你不想去也拉著你,哼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度仙門山門西南兩千里處,門內天字第六靈脈附近的一處山谷中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靈娥有沒有闖禍。”

    李長壽打坐醒來,低喃了聲,目中一片安然。

    境界在不斷鞏固,自己的修為雖然沒有提升,但實力卻是肉眼可見的速度增長著的。

    檢查了下周遭放下的蛛網,以及各處示警的小陣,李長壽換了個巖洞,繼續閉關。

    轉眼間,他抵達度仙門外圍便過了一年。

    雖就在山門之外,卻是不想太早回去,除卻守墓的三年之外,他還要考慮路上花費的時間,做好一個返虛境四階弟子該做的事。

    三年多不回門內,各峰的仙苗應該,又提升了一兩個小境界吧。

    自己表現出返虛境四階,跟上主流弟子就行了,既能享受門內弟子大部分的待遇,又能不被門內太多關心注視。

    離著回山的日子越近,李長壽心底就越是有些煩悶。

    俗話說,一分錢難倒鐵憨憨;

    他現在的資產,跟自己的修為境界,嚴重不匹。

    類似的情況倒像是他上輩子玩游戲的時候,搞了個直升大禮包,卻沒可以用的好裝備。

    去哪能弄些寶材?

    小瓊峰的復合大陣想要改造改進,需要大量的寶材;

    自己要提升御敵的手段,也需要大量的寶材……

    要是自己有花不完的靈石就好了。

    李長壽托著下巴靜靜思索著。

    他之前其實打過度仙門靈礦的鬼主意,想從旁邊開一條小小的支脈,那靈石的問題就直接解決了。

    但李長壽覺得這般做委實不地道;

    度仙門好歹也培養了他這么多年,自己現在有點實力了,不想去給門內當打手也就算了,還去投挖自家仙門的靈礦?

    這已經不是薅門派羊毛了,這是直接挖門派的羊肉了。

    “去最近的坊鎮走一遭?將毒丹仙丹賣一些?”

    李長壽稍作思索,又覺得這般外出沒有必要。

    他現在有點懷疑,自己可能是‘惹事’體質。

    渡劫時,他失算了天道會失算,搞了兩遍天劫,又惹來了天罰懲處;

    被天罰劈的重傷,鉆進一條魚體內朝著西面逃遁;

    因為當時察覺到趕來自己渡劫之地的人影,就是從東面而來。

    結果,那么大的一條魚都能被凡人撈去岸上!

    只是遇到了一個熊寨,結果就惹了個海神的名頭。

    當時他是原本的面貌,自己的偽裝盡數毀在天劫之中了;一年前被熊寨建起來的神像,就是他本來面貌……

    這若是主動去牛鬼蛇神混雜的坊鎮,那豈不是要鬧出什么更大的事?

    對了,自己的神像應該倒了吧?

    自己又沒去顯靈,肯定已經倒了。

    李長壽掐指推算,面色一怔,隨后全身被黑線鋪滿……

    這尼瑪!

    咳,小仙男不能爆粗口。

    這怎么回事?

    自己的神像,怎么已經有上百座了?

    香火功德怎么不知不覺這么多了?!比他殺了一條大妖還多了幾成!

    搞什么鬼?

    因為自己身上帶著一些小物件屏蔽天機推算,必須主動推算才可感應到那些‘信徒’拜祭的場面。

    該不會……

    莫非……

    難不成……

    ‘村長(寨主、城主大人)!

    俺知道熊寨的那群人強壯的秘密了!

    他們天天拜祭一位海神!

    拜了這位海神,不只身體變得強壯,每次出海打漁收獲翻倍,族內沒病沒災的,老靈驗了!’

    ‘快!咱們也整一個!’

    腦補出這般畫面,李長壽的嘴角瘋狂抽搐。

    這、這怎么辦?

    他說自己真沒想跟西方教搶香火功德,對方會、會信嗎?

    什么毒能干翻圣人?

    自己現在,是不是已經涼一半了?!

    李長壽頭一歪,張開的嘴里飛出了一只小小的虛影,卻是震驚到元神出竅,但隨之被他用力吸了回去……

    想辦法,必須想辦法!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重生千年前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末日樂園〕〔黑金繼承人〕〔超次元女子監獄〕〔快穿:反派洗白攻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江苏11选5走势图 模拟炒股软件 重庆幸运农场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排列三直选一等奖多少钱 st板块股票推荐 棒球比分7m体育 新西兰4.5彩开奖记录 什么是配资 广东好彩1 nba比分直播新浪竞技 河南11选5走势 炒股软件哪个最好 宝莱特股票 25选7 淑女派对 幸运飞艇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