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小說男主霍庭深溫〕〔小說主角霍庭深溫〕〔重生之此女不好惹〕〔完美隱婚,老公已〕〔團寵王妃美又颯〕〔離婚后忽然得寵〕〔鳳顏劫:爺的傾城〕〔重生六零我養活了〕〔愛情沒有那么甜〕〔高能廚娘:帶著微〕〔無敵從時空吞噬開〕〔多元宇宙之執劍求〕〔斬寒〕〔逃出世界〕〔天啟王座〕〔回來當醫仙〕〔我真不想做主角啊〕〔首席大人的掛名妻〕〔在美國當警察的日〕〔天降我才必有用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五十八章 人間處處有……套路!【感謝新盟主囶莔囶支持!】
    夕陽的余暉中,五名煉氣士在寨子門外動作慌亂的駕起云,迅速朝著海邊飛去。

    前面兩人抬著那尊被遮起來的寶光泥像;

    后面的一老道和一名年輕煉氣士,攙扶著一名雙腿打顫的王才……

    王才的胸口有一個明顯的拳印,凹陷了三寸,自身法力如潮汐沖蕩,久久不能平復,飛著飛著,就會對一旁噴一口鮮血……

    還好,他已經到達了化神境,這種傷還死……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可能真的會死吧。

    老道連忙喊道:“王才!王才!”

    滿嘴鮮血的王才扭頭對師父勉強一笑,顫聲道:“師父,我沒事,我們是煉氣士……

    師父,咱們以后……不來這個寨子了,行嗎?”

    “不來了,咱們不來了,”那老道頗為動容,“快,咱們找個安穩之地,你趕緊調息。

    還有,你下次吐血朝你師兄吐,為師這件道袍剛置辦沒多久。”

    王才有氣無力地道了句:“是,師父……能給弟子一顆的丹藥嗎?”

    老道嘆道:“為師這只有療傷丹,沒有調氣之丹,你忍一忍,回去打個坐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寨門處,那群村民涌了出來;

    片刻前還都是滿臉嫌棄的他們,此時正雙眼放光地看著這五個人在空中的背影。

    一位金剛大嬸小聲道了句:“他們會飛?”

    “難道,真的是尊神派來解救咱們的使者?”

    “哎,神使別走啊!”

    “快追,快追!”

    有個獵戶大叔怒吼了一聲,寨門處的一群人瞬間向外涌,寨門晃了晃,轟然倒塌。

    那空中五人扭頭一看,齊齊變了面色。

    只見后方烏壓壓一群強男壯女發足疾馳,在地面飄起了濃烈的煙塵。

    像是千軍萬馬在奔騰,一個個口中還大喊著什么;

    “別走!”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他們的聲音太雄壯,喊聲實在太噪雜!

    這老道面色大變,抓出兩張符箓甩出去,空中頓時狂風大作,兩朵白云飛速朝著空中升去,將下面那群追過來的村民很快甩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“師父,他們追咱們干嗎?咱們還沒賣符給他們啊!”

    老道怒罵:“你們是不是又騙人村里面的小姑娘了?”

    “師父,咱們跳了一天,老大一直沒來,想騙也沒機會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!咳咳!”

    那王才顫聲道,“騙不得,絕對騙不得,發個嗲真會死人……噗!”

    “吐那邊!”

    “我咽回去了師父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徒兒。

    快走,為師再加把法力,”那老道再次催法,“這偏僻之地果然多怪事,咱們快去找老大匯合,再說其他!”

    不多時,這兩朵白云在空中越飛越遠;

    下方追逐的熊寨村民無功而返,一個個垂頭又喪氣。

    先是跑了一個海神,又走了一位泥神,晚間寨子所有人聚在一起開會時,都有些提不起精神。

    他們寨子,這么不被神們看好嗎?

    他們都是脆弱的凡人,也都需要保護啊……

    作為兩件事的主要參與者熊伶俐,倒沒被罵,被罰給寨子的老人端茶送水。

    村長看眾人盡皆精神不振,戴了一件李長壽所留大金鏈的這位老人,心底漸漸有了個主意。

    “大家打起點精神,咱們,不還有個海神嗎?

    咱們寨子這些年,出一些天災禍端都是在海上捕魚的時候,打獵一般不會出事。

    依我所見,咱們就為海神立神像,按時祭拜,也肯定能得到庇佑!”

    村里少有的幾名業余煉氣士、熊伶俐的父親剛想說話,卻被身旁那位,村子里罕見的身段窈窕的婦人,輕輕摁了下粗壯的手臂,示意他不要說話。

    很快,熊寨的村民們開始商討該如何祭拜、如何供奉海神;

    當熊伶俐的母親,就是那位窈窕婦人,拿出了海神熟睡時,她畫在了獸皮上的畫像……

    這群村民頓時興奮了起來,夜色中就開始物色弄神像的石塊,將一塊塊大石扛回了寨內。

    夜深人靜時。

    李長壽躺過的那張床榻上,熊伶俐正呈一個大字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隔壁房中,那對夫妻在床邊依偎。

    熊老三沉聲道:“夫人,之前怎么不讓我提醒大家,那是一位仙人,不是什么海神。”

    “祭祀之事,無非是給大家心底一點安慰,仙人哪里會管咱們?”

    婦人輕輕一嘆,“我本是想著讓伶俐能拜這位仙人為師,去學高明的修仙之法。

    但沒想到,仙人醒來就離開了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你不是教我了修行法嗎?”熊老三笑道,“傳給伶俐不也成嗎?”

    “那只是粗淺的煉氣法,哪里比得上那些仙人的功法,”婦人想了想,“我一直想將伶俐送去仙門拜師,但中神州的路途太過遙遠,又舍不得她一路顛簸。”

    “這樣,夫人,咱們要不再要個老二?”

    熊老三嘿嘿一笑,“有了小的,這個大的隨便她出去闖蕩,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討厭,別,孩子在隔壁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去打暈了她!”

    “別,注意點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

    不多時,熟睡的熊伶俐聽到了一些熟悉的噪音,她翻了個身,繼續睡自己的。

    似乎是夢到了白天被族人指責的情形,這位少女輕輕抽泣了幾下,睡的更深沉了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幾個月后,那片草原上。

    一路緊趕慢趕,發現西方教并未追殺自己,又在俗世中溜達了一圈的李長壽,總算回到了此處;

    在這一世父母墳旁做了個簡單的土洞,李長壽就在此地暫住了下來。

    俗世中雖濁氣濃郁,但他近來并無增進修為修行的計劃,在此地暫住也是無妨。

    紅塵行走,繁華盛景,本不該如此匆忙,但他怕西方教找上門來,故一直不曾松懈。

    偌大的南贍部洲,山川錦繡、江河奔騰,卻無一處美景能讓他停下遁法;

    無數城郭部族,在洪荒漫長的歲月刻度下,催生出的無數人文盛景,卻無一人能讓他回首半瞬……

    我心有長生,不慕俗世情。

    盤坐在土洞中,李長壽心底一片空靈,體悟著自身之道,思索著三昧真炎控制威力之法。

    三昧真炎的火種是由精氣神點燃,自己的三昧真炎想降低威力,理論上來說已經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但,可以變化幾個思路。

    比如,回山之后找靈娥幫忙,讓她弄出幾縷精、氣、神出來,由自己凝成火種,而后儲存在自己體內。

    只是靈娥修為尚淺,達不到返虛境,那樣凝出的火種反而太弱。

    太強、太弱,都是不美;

    而且容易把小靈娥搞虛。

    指尖一捻,李長壽掌心多了一縷三昧真炎,他開始思索其他辦法。

    活人總不能被尿憋死,李長壽用了幾日時間,就參悟出了解決之道……

    不用就是了。

    咳,就是只用氣炎。

    氣炎內用元神之力模擬出神、精雙炎的波動,自己此時單單氣炎的威力雖然也挺強,但也不會太過扎眼。

    人生大概便是這般,難有十全十美之事。

    自己的實力提升,遮掩氣息、模擬氣息之法,可蒙騙更高修為的前輩高人,但同樣也留下了三昧真炎這一個小小的漏洞。

    回去之后,要時刻注意此事。

    現如今被真仙握住手腕,對方就算刻意探查,也很難看出自己真實修為如何;

    觸碰到女子就會抽搐的這個病癥,也可找個機會痊愈了。

    在俗世中走了這一遭,李長壽也并非沒有收獲。

    ‘說到賺功德,搞點發明扔在人族,似乎也有功德。’

    摸著下巴一陣思量,很快又否定了自己的這般想法。

    人族之中能賺功德的機會還是相對較多的,比如醫藥、生產工具這些方面,都還有功德可以撈。

    但這么做的前提,是必須自己有足夠的實力。

    憑自己此時的積累,只要一得天道降下大功德、出現異象,必會被六位圣人所知;

    自己最有可能的下場,就是被圣人老爺們看出跟腳,然后抽個魂、解個剖……

    ‘老老實實修行吧。’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輕笑了聲,打消了這些活泛的念頭。

    穩字當頭坐,自可得逍……

    我去?

    這又是什么?

    毫無征兆的,李長壽心底出現了一些細模糊的畫面,自身泛起了一縷模糊的感應。

    那畫面中,一群強壯的男女,在自己腳下……

    跪拜祈福?

    他連忙掐指推算,很快就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這叫什么事?

    那個熊寨,真就給他做了個神像,把他當海神誠心祭拜了?

    天道自生感應,他現在也接了此地香火?

    這多少有點‘強買強賣’的意思吧?

    李長壽搖頭苦笑,最初還并未太過擔心此事;

    畢竟只是一個千人的寨子,弄出來的一個不靈驗的海神,幾個月后發現沒什么作用,自然就不拜了。

    這沾染不上太多因果。

    但很快,李長壽就意識到事情并沒有這么簡單。

    他現在不就相當于,獨身一人,在跟西方教爭奪香火供奉?

    這要是被西方教圣人感應到,直接掐指一算……

    不行,要立刻趕回度仙門,回到太清圣人的地盤!

    上面有老的罩著,也就不怕那兩位,到處給人洗腦挖墻腳的道祖記名弟子了!

    六位圣人中,唯有三清老爺與女媧娘娘算是道祖親傳。

    當然,太清圣人顯靈度仙門,是不太可能之事;

    但只要西方教有忌憚,那就足夠了。

    李長壽立生警覺,身形在土洞之中消失不見,朝著東勝神州而去。

    這一路,比來時要快了許多,路上的精彩也少了許多。

    偶爾撇到山間靈獸,聽聞童子牧歌,也得見一對叔嫂收拾細軟私奔被一群村民追趕,那場未停歇的征戰還是流血不止……

    出得南贍部洲,入東勝神州,李長壽輕車駕熟,一面探查、一面趕往度仙門。

    如此趕了兩日路,離著度仙門還有兩萬里時,他故意放慢土遁速度,符合一名返虛境三階、四階弟子所能達到的極限,慢慢靠近自家仙門。

    進入兩千里范圍后,李長壽總算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能有仙門庇護,當真是人生一大幸事!

    不過,自己說是回家為父母守墓,若是三年都堅持不了,回山之后恐怕也會引起旁人議論關注。

    反常并非好事,一般弟子大多會在俗世多待兩年享受。

    在此地,總算安穩了。

    李長壽在度仙門一處靈礦附近找了個山窩窩躲了起來,準備在這里修行兩年再回山。

    洪荒,真的太險惡了!

    人心,當真太復雜了!

    他明明沒有對熊寨做什么,竟然就被他們供奉起來,強行跟西方教爭香火!

    現在渡劫也渡了,今后必須貫徹在山中老死不外出的理念!

    俗世也是兇險地,人間哪有清平天!

    再去亂逛,他就、就……

    嗯,洪荒誓言靈驗的很,這些心里話,也是不能亂講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師兄!”

    湖邊柳樹下,穿著寬松練功服打坐的靈娥突然睜開眼,呼吸略微有些急促。

    “是夢呀。”

    靈娥輕輕呼了口氣,她剛才打坐不小心睡著了,還夢到師兄被一群強壯的怪人困住,場面十分混亂,師兄眼看就要被摁在地上……

    還好自己感應到了外面有人來,從夢中醒了過來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靈娥抬頭看向自己感應到的人影,那是個有些眼熟但并不認識的師姐,駕云在小瓊峰周遭左右徘徊,似乎在猶豫要不要進隔離大陣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重生千年前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末日樂園〕〔黑金繼承人〕〔超次元女子監獄〕〔快穿:反派洗白攻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大发排列3怎么玩 凯蒂卡巴拉 18选7 新11选5 08欧洲杯新浪体育 3d开奖结果今天试 股票分析师待遇 006足球直播网 股票涨跌幅计算器 北京十一选五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表分析 排列三走势图带坐标 北京股票期货配资 黑暗故事 河北排列7的开奖结果 广西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