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絕代狂兵李夜風葉〕〔豪門溺寵:總裁,〕〔我言出法隨〕〔漁人傳說〕〔四條土狗〕〔我在三界收破爛〕〔非洲酋長〕〔大國名廚〕〔廢材娘娘你面具掉〕〔蜜愛百分百:霍少〕〔教父的榮耀〕〔豪門第一寵:老婆〕〔斗星者〕〔論咸魚的自身修養〕〔天價小毒妃〕〔我穿女裝能變強〕〔原始族長〕〔玄界修羅戰神〕〔最強妖鋒〕〔異界供奉系統
泉州樂說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五十七章 《功德》【4300字章節弱弱求票】
    這是,在搞什么?

    因仙識被北面的寶光攪亂,李長壽等紙人分身接近寨子,躲在一棵大樹樹梢,方才眺望到寨子內的情形。

    數百個村民圍在了寨門附近,那里搭了個戲臺,幾個身穿道袍的人影在上面跳來跳去。

    有人在此地傳道……

    看清楚寶光的來源,其實是這幾名‘傳道者’身后的一尊泥像;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一笑,紙人化作的中年男人跳下樹梢,立刻就要離開。

    他還以為是什么寶物出世,想著過來撿個漏。

    現在這年頭,哪有這么多寶物可撿……

    這種傳道之事,如果發生在南贍部洲之外,八成就是一些大門大宗為了招納弟子而進行的宣傳活動。

    但如果是發生在南贍部洲之內,不是騙財,就是斂取香火功德。

    這種事倒也不少見。

    那幾名傳道者展露出來的修為,都是化神境三、四階;

    守在那座三尺高泥像旁的老道,展露出的修為在返虛境巔峰接近歸道境……

    總之,是跟自己無關之事。

    紙人雙手掐動法訣,躲在樹后開始施展土遁;

    一段誦唱經文聲隨風而來,傳入紙人耳中、李長壽心底。

    就聽得那經文唱的是:

    “……宏愿證得無上道,許叫西方結菩提……”

    西方教?

    紙人雙手掐動法訣的速度更快了一些,身前地面剛出現少許波紋,紙人就迫不及待鉆入其中;

    跑的比之前更急了三分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李長壽在荒島上的本體也站起身來,施展幻形術化作一條游魚,徑直朝著東方而去。

    西方教可是大因果,不跑在這里等什么!

    沒想到,這里還是南贍部洲西南部,離著西牛賀州十分遙遠,西方教卻已經把收集香火的觸手探到了此地。

    但李長壽這邊剛要遁走,仙識突然在東南方向捕捉到海水之中的異樣。

    大概在八百里外,有一團濃郁的妖氣,此時正朝著那寶光閃耀的方向游動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當即停下身形落向海底,全力隱匿行跡;

    他將還在地下穿梭的紙人也停下了行動,待在地下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有海中大妖被寨子中的寶光吸引?

    這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仔細觀察一陣,這海中的大妖修為相當于真仙境前期的煉氣士,妖氣包裹之下的軀體是一條模樣古怪的大魚,有些類似于毯魟,但身軀較為龐大,長寬都過了百丈。

    若考慮對方藏了修為,不保守估算為真仙境后期。

    濃郁的妖氣下,這妖物身周還纏繞著一縷縷血光,血光如火焰一般;

    這是此物窮兇極惡的標志,殺孽甚重,業障已然現形。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怦然心動。

    當然,他不是對這種奇形怪狀的東西有什么特殊喜好,純粹是看上了這頭大妖身上的業障之力。

    清除這般濃厚的業障,便可賺取不少的功德!

    要不要順手殺了這大妖?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飛速思索。

    自己成仙后,底蘊太弱,且寶物并不算多。

    功德是個好東西,而且頗為難得;

    若是縮在山門中修行,不去做有利于天地穩定的好事,幾百年也得不到一絲。

    如果是一門心思的狠人,就要避免被功德加持,從而保證后期不被天道影響。

    但李長壽沒這么遠大的理想,他考慮的問題很實際。

    ——若多些功德護身,自己的安全系數也能更高一些。

    假若自己今后能得到大功德,也不會學各位大佬去培養法寶,必會先搞功德金身!

    有了功德金身,就相當于一道免死金牌,那無論遇到什么劫難也都不必太過害怕;

    到那時,哪怕是圣人要強行拍他,都要猶豫是否虧損數倍于功德金身的功德之力。

    當然,功德金身這玩意極難煉成,需要海量的功德之力。

    到如今,天道趨于完美,能得到大功德的機會已經不多。

    去天庭倒是能有更多賺功德的機會,此前李長壽也考慮過相關事宜。

    先說眼前之事。

    干掉這頭大妖,功德必然不會少;

    正所謂積沙成山、滴水成海,萬事總歸也要有個開始。

    至于,跟妖族染上因果……

    人族與妖族本就是死敵,自己哪怕對妖族客客氣氣,若是有天落在妖族高手手中,也只有被扔油鍋一途。

    對妖族,完全不必客氣。

    但如果考慮到對方可能隱藏了修為,自己也要承受些微的風險……

    此地是南海,并非妖族聚集之地,方圓兩千里也只有這一股大妖的妖氣,有個島嶼上有零星小妖罷了……

    如今水遁、土遁已成,日行十萬里不在話下,自己殺了這東西就立刻跑路去俗世躲著,也不怕會有其他妖族報復……

    且,有能力在保證自己安全的前提下阻止,卻眼睜睜看著這條大魚妖去殺害同族,未免也有些說不過去。

    畢竟他也是兩世為人……

    盡管李長壽對熊寨的生物體是不是同族,持保留態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抱著試一試的心態,李長壽施起水遁,速度比那頭大妖快了十數倍,悄無聲息沖到了距離岸邊百里的一片海域。

    除卻三教仙宗,洪荒之中的遁法大多都挺難尋;

    且如今煉氣士的群體中,重寶輕法的風氣盛行,讓很多人都輕視了遁法的作用。

    算準這頭大妖前行的路線,李長壽袖袍一抖,六只紙人左右飛出,化作不同面貌、不同身形、不同氣息的男女。

    六紙人立刻在海底忙碌了起來,開始悄悄布置水中適合施展的困陣。

    寶傘現在暫時派不上用場,還沒完成升級。

    李長壽則朝著岸邊遁去,與潛藏在地下的紙人匯合,將這紙人收起,再找了一處海邊的樹林藏身。

    閉目,凝神,方圓數百里內風吹草動盡皆入心。

    片刻后,百里之外的海面之上掀起滔天巨浪!

    一座圓形大陣出現在海面之上,將這巨浪直接困住!

    那頭身長百米的大妖未察覺到前路埋伏,徑直撞入了臨時布置的困陣之中,又發現情況不對,立刻開始瘋狂沖撞!

    六紙人分身已從各處現身,沖到大妖身周,各自灑下幾瓶毒粉,用仙力粘附在這大妖身周。

    霎時間,這大妖身周海水變得渾濁不堪,大妖全身各處被迅速腐蝕,妖魂也遭了重創!

    “你們是!何……人……”

    這次,李長壽把最后兩瓶超品軟仙散都祭了出去……

    這頭大妖雖修道境界較高,但抗藥性明顯不如之前遇到的東海龍宮二太子,行動立刻變得無比遲緩。

    李長壽精神高度緊繃;

    六道紙人分身手中毒粉撒完,各自手持寶劍交叉前沖,海水中也出現了一張張被仙光串聯起的符箓;

    劍陣與三昧真炎同時發威!

    符陣宛若一條條鎖鏈,從各處鎖住了這頭大妖,符陣威能爆發,封鎮、電擊、冰鎮、炭烤……

    那已經被毒粉腐蝕大半的妖軀,此時已沒了幾分防御之力。

    六道被三昧真炎包裹的仙劍劃過,大妖身上立刻多了六道交錯的裂痕!

    一股股三昧真炎鉆入各處裂痕,以此妖精、氣、神為燃料,火勢四燃!

    大火在海中轉眼包裹了這大妖,后者卻發不出任何慘叫……

    海岸的樹中,李長壽左手五指攥拳,六道紙人分身各持火劍,沖入此妖妖軀各處。

    陣壁內,海水中,火光爆涌!

    海面炸起一根根水柱,幾塊被三昧真炎包裹的殘軀沖天而起,其內妖魂被符陣長鏈鎖在半空,又被涌起的三昧真炎直接吞沒!

    李長壽施展五行遁法,木遁轉土遁轉水遁一氣呵成,身形沖向困陣所在之地。

    待他趕到陣中,三名紙人盤坐在海面上,誦讀度人經、往生咒、消災祈福咒;

    三名紙人在處理海水之中殘留的毒粉,將被污染的海水、不滅的火焰,張口吸入腹中,稍后回收。

    這三昧真炎當真兇猛,盞茶時間,這頭大妖的龐大身軀,已經只剩下海面上一灘灰燼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鉆出水面,心底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。

    三昧真炎的威力太強,自己在門內若是需要用它煉丹,或者旁人突然問自己一句三昧真炎修行如何了,那豈不是……

    這真炎,該琢磨琢磨如何降低威能了;

    最好是威能可控,能隨意調節大小。

    李長壽扔出攝魂珠,袖袍一揚,那堆灰燼和海水被他攝入掌心,團成了一只水球,扔向了空中,輕輕炸散。

    意外的,有些小舒爽……

    誦經聲還在持續,李長壽握住了攝魂珠,查看了下里面的記憶殘片。

    嗯,這大妖果然不是南海來的,它原本生活在西海……

    祖上也沒什么厲害人物,深海妖族因為氣運缺失,一直都扶不起來……

    這頭魚妖殺戮無數,數不清有多少海上的漁民葬送在了它手中,殺之替天行道。

    一縷金光突然在海面上飛起,注入了李長壽手臂;

    李長壽心底突然泛起少許明悟,感覺自身之道多了一份庇護,自己的求長生之路,似乎也變得稍微平坦了些。

    這,就是功德。

    粗略估算一下,大概殺幾百萬只這種殺孽深重的大妖,自己就能凝練功德金身了……

    要不,還是算了吧,在山里不出門就挺好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李長壽眉頭一皺,在這東西的記憶碎片中看到了一點奇怪的東西。

    偷襲村莊,假裝被泥像擊退,回到海中潛伏……

    而后再偷襲其他村莊,假裝被泥像擊退,回到海中潛伏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禁不住嘴角一陣抖動,誦經聲剛剛結束,他立刻收拾起紙人、法寶、寶囊;

    也不去回收陣基,將此地大陣匆匆毀掉,施展障眼法、幻形術,朝著東面瘋狂催起水遁。

    這大妖是西方教的!

    就是跟那幾個在熊寨傳道之人一伙的!

    他們先在那宣傳西方教精義,等大妖過去偷襲,再用泥像假裝擊退大妖展露‘神跡’,從而收獲一批死忠信徒,為西方教提供香火供奉!

    這計策,說下賤肯定下賤,但李長壽沒這么多正義感去拆穿此事,也當真不想與西方教有任何瓜葛。

    西方二圣酷愛度人向西,也在謀劃封神;

    封神劫難前后,很多不必要的道門矛盾,都有這兩位圣人背后謀劃的影子!

    而封神之后,老子一手化胡為佛,又逼著西方教化作大乘佛門……

    這是教運之爭,五位圣人牽連其中!

    大羅金仙在這盤棋中,也只是被圣人隨意撥弄的棋子,莫說他這個剛渡劫的小仙人了。

    惹不起惹不起,趕緊溜趕緊溜。

    風馳電掣,李長壽水遁土遁交替向東;

    原本以為自己現在日行十萬里已經是極限,沒想到自己半天功夫就跑出了十萬里。

    潛力這種東西,嚇一嚇果然還是有的。

    上岸,匿行,找個地方補了個妝,將物理手段和術法手段的偽裝備齊;

    這次李長壽化作一文弱書生,朝著東北方向趕去。

    躲在袖子中的右手捏著攝魂珠,李長壽在細細觀察這只大妖的零星記憶。

    不多時,他還真找到了一些更有用的情報;

    甚至,他還聽到了度仙門三個字,就在一個有關三教仙宗的話題中,是旁人對這頭大妖說起的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當李長壽逃出五六萬里時。

    熊寨寨門處,一群壯漢、壯女子百無聊賴,哈欠連天,看著臺子上的這幾人跳來跳去。

    這幾個煉氣士也有些納悶,不斷用眼神交流。

    按理說,他們老大該出現了,怎么一直沒動靜?

    老大睡過頭了?搞錯地方了?

    這段禱祝之舞已經跳了三遍,下面這些單純的村民們也已經看煩了。

    “咳!”

    那老道輕咳了聲,停下誦經聲,先是搖頭晃腦,又用古怪的語調喊道:

    “信奉尊神,可得尊神庇護,刀槍不入、水火不侵!

    王才啊,你來為大家演示一番。”

    被選中的那個年輕人頓時答應一聲,立刻暗中能給自己貼了一張符箓,像模像樣在泥像之前跪拜上香,胸前、身后出現了金色光芒。

    這符箓名為金剛符,算是比較初階的符箓,抵擋俗世兵刃自然不在話下。

    然而,這年輕弟子向前邁出半步,剛要按‘流程’,喊一兩個人上來用刀砍自己;

    但目之所及,念頭一起,心底靈覺狂跳,瘋狂示警。

    看著這滿場,一個個強壯到不像話的人形生物,王才整個人漸漸被陰影吞噬,嘴角抽搐了幾下。

    突然間,他在人群后面找到了一個眼睛紅腫、看起來挺可愛的小姑娘,心底一喜,指著那少女就道了句:

    “這位姑娘,可否上來試試,能否打得動我?”

    “嗯?哦。”

    熊伶俐抬頭看了眼,擦了擦婆娑的淚眼,那小臉蛋分外惹人憐愛。

    但當她擠出人群的一瞬間,王才的雙腿禁不住哆嗦了下。

    這……

    這個……

    “真的要打你嗎?”熊伶俐小聲問。

    “對、對的。”

    王才扭頭看了眼團隊二號人物,那老道瞪了他一眼,這王才只能如此答應,心底不斷告訴自己:

    這小姑娘只是壯了一點,也不過是凡人;

    對,她只是凡人。

    我們是煉氣士,我們……不會怕。

    <br /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能修煉一億次〕〔游戲世界的開掛之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溫燉的小時光〕〔山河遠闊語輕輕〕〔鳳素暖宮城免費閱〕〔重生千年前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神級兵王都市行〕〔蘇茜茜小陳叔叔免〕〔末日樂園〕〔黑金繼承人〕〔超次元女子監獄〕〔快穿:反派洗白攻〕〔醫妃拽上天:邪王
  sitemap
重庆时时5星走势图星 排列三开奖号码 双彩 澳客北单比分 河内五分彩开彩结果历史 3d试机号关注码 双色球3d开奖结果 东北期货配资网 湖北彩票开奖30选5 福彩东方6十1生肖开奖结果 股票融资功能 新浪股票行情 极速快乐十分 她理财12存单法安全吗 极速十一选五 广东十一选五手机版 宁夏11选五开奖前三